甜甜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我小时候经常做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被人埋到土里。腥骚的泥土慢慢填满我的口耳眼鼻,钻进我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长发,玷污了我最爱的红粉公主裙……还不止,我感觉身体痒痒的,是蛇虫鼠蚁在舔舐我的肌肤。一口一口,咬下去,咽下去。我感觉自己像海绵一样千疮百孔。还没来得及腐烂就变成了他们的粪便化作新的泥土。
      每一次我都在尖叫中醒来。记不清父母带我看了多少次心理医生,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渐渐地不再被这个古怪的梦困扰。
      直到上个星期,我接到白戈的死讯。
      我从出生到工作,一直没有远离这个江南小城。除了大学四年基本上都在这个城市生活着。这里有我眷恋的亲人和朋友。我舍不得离去。
      在去殡仪馆的路上,我又看到了那个在街上乞讨了十几年的疯婆子。每一次,她被路人唾弃追撵我都会觉得一阵心痛。她的故事我不甚了解,只是依稀记得她一个寡妇,早些年丢了孩子,便疯了。也没人愿意要她做工,只得沦落街头乞讨为生。每次我看到她,总会施舍一些钱物。不知道为什么,我是由衷地怜悯她。朋友们都笑我傻,但我觉得做了善事后会舒心。
      在追悼会上,白戈的母亲哭得快断气,他父亲这个部队退下来的坚强汉子也哭得老泪纵横。这是我没想到的。
      后来我听到薛辉的描述我才知道白叔叔为什么也那么难过。
      因为,白戈的死并不简单。
      白戈身体一直很好。但是最近不知什么事情总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有时候,朋友或同事冷不丁拍他一下肩膀,他会神经质哇哇大叫跳开老远。也就是近半个月的事。在他死前一个星期,父母总是听到他半夜在房间里哀号“不要过来!呜呜……”“甜甜…...  查看全部内容 >>

    603
    点击查看所有 3 条评论
    • 头像 zxcvbio 1.0cm
      那两个人好坏,不过这个故事好恐怖。

      回复 举报

    • 头像 读者 1.0cm
      小孩子怎麼會埋人?沒說明主角為什麼突然忘記了小時候的事情?

      回复 举报

    • 头像 1.0cm
      哇。顶一下吧。写的还蛮恐怖。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写出来的

      回复 举报

    取消

    幽洞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右手胳膊好疼!
      不过我感觉应该没有断掉,只是被石壁卡住,血液循环不畅。
      如果我要问我现在在干什么,或是为什么被石壁卡住。
      说起来我真是后悔死了……
      下午一点四十分,我和旅游团一起走进这个位于青城后山的水晶溶洞。碧寒之气让燥热的身心顿时镇定。大家交口称赞大自然造物之奇。感受岩顶低落的水滴,欣赏石钟乳千奇百怪的造型。我们一路上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不知不觉走入溶洞深处。
      在经过一个拐弯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片未开放区域被铁锁围了起来。那是一个岔洞,洞口不大,黑黢黢的没有安装照明设备。只有块“危险,请勿穿越”的告示牌。
      通常,告示牌只会激发大家好奇心。大家蠢蠢欲动想看个究竟。
      趁着导游和溶洞管理人员拐弯之际,我和另一个女生,外加三位男士悄悄离开队伍越过铁锁,拖着细碎的步子向前探索。
      在手机幽幽的光线下我看清前方是一个天然岩壁,石壁与我们所站之处间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岩缝。洞穴不知有多深,我们也不敢贸然前行。
      我们几个把脸伸出去,只看到岩缝里更深更浓的黑暗。不知道多深,实在看不真切。我相信就算我们有强光手电筒也照不到它的底儿。
      一阵阵彻骨的寒气不断从岩缝腾起,喷打在我们身上。好冷!
      下面直通地心?还是暗河?又或者是碧落黄泉……
      我有些退缩了。
      “算了,还是出去吧。没有照明设备,小心掉下去了!”那个叫晓兰的女孩子最先打退堂鼓。
      我一向自命胆大,但也绝不胡来:“我也觉得还是出去吧。知道是个岩缝就行了。...  查看全部内容 >>

    621
    点击查看所有 3 条评论
    • 头像 zxcvbio 1.0cm
      好可怜不过也好恐怖。

      回复 举报

    • 头像 只为你欢笑 1.0cm
      没感觉到有什么恐怖的,,就是有点恶心

      回复 举报

    • 头像 zxcvbio 1.0cm
      不是太恐怖

      回复 举报

    取消

    邻居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运气不错!这么快就能找到新房子。价格便宜,小区绿化也不错。最关键的是:房东提供一个冰箱和一个雪柜,这下不用总是跑超市了。吕菲一边拖着黑黑的大行李箱爬着楼梯,一边想着。
      就是楼层高了点,6楼,又没电梯。嗐……想那么多,就这个价钱,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3楼。现在是周二下午3点,大家都去上班了吧。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旧式开放型的楼梯阳光通透,很像孩提时厂里生活小区的红砖楼房,弥漫着一种让人特有归属感的气息。
      累了。小菲放下箱子伸了个拦腰。
      刚把胳膊放下来,就看到身边站着一个消瘦的中年男人,目光浑浊,胡渣稀拉拉的爬满下巴。
      着实把小菲吓了一跳。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小姐你是刚搬来的吧,我住6楼27号,姓周。”中年男子语气温和,彬彬有礼,削弱了突然出现的不适感。“要我帮忙提箱子吗?”
      小菲看他没什么恶意,出于礼貌报以微笑道:“这么巧,我住6楼28号,刚好在你隔壁呢。”
      “我听房东说了,隔壁房租出去。那天你来看房子的时候我看到你了。”周先生眯着眼睛,牵强的把嘴角拉向两边,感觉像是在微笑,但明明就只是牵动了那张老朽的脸皮。笑得让吕菲很不自在。
      “你是直接通过房东租的房子?那应该比我租的便宜。我是通过中介找的。对了,我姓吕,名菲。刚到这边工作,以后还要麻烦您多关照。”吕菲伸出右手与周先生礼貌地握了一下,被一手老茧摩挲的怪难受。
      “我叫周军,你叫我老周也可以。”周军也不容小菲推辞,直接拎起她的箱子上了楼。
      这是吕菲...  查看全部内容 >>

    657
    点击查看所有 3 条评论
    • 头像 1.0cm
      好恐怖…

      回复 举报

    • 头像 人@世间 1.0cm
      真的假的?我就不相信一个女人胆子那么大!乱编的吧?!

      回复 举报

    • 头像 T-34-85 1.0cm
      你们家一氧化碳有味啊,笑死

      回复 举报

    取消

    婴灵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唔……嗯……嗯嗯……”

      快了,就快出来了……加把劲!

      这一刻,我觉得我的灵魂就快随着额头的汗水与胯下的鲜血离我而去。

      是个儿子!

      好歹,我熬过来了。总算把孩子生……也许是挤了出来。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19岁就经历生产之痛。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没有男人陪伴的情况下生孩子。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学校的卫生间把孩子生在地板上,用美工刀割断脐带,用马桶的水洗净血污。

      但,人生就是由一个又一个没想过组成的。

      Whatever。

      接下来,我看着这个沾满黏液,丑陋的像个核桃的小崽子。心里打起了鼓。

      我该怎么办?把你抱到郑俊的课堂上,一把扔在他的讲桌上?还是把你放在垫着丝绒铺满花瓣的篮子里送给他老婆当作惊喜?也许,能用你换一笔生活费呢……

      我不会这样做。孩子,如果你了解我,这个在厕所用双腿把你挤出来的女人,你该知道我可不是那种没见过市面的小女生。如果把你带出去,虽然能毁了那个不负责任的色鬼老师,但老娘还要名声呢!

      对不起了,宝贝,下次投胎看准了再投。

      当我把一张张浸湿了的面巾纸盖在婴儿脸上的时候,我心里确实有点难过。幸好事先用纸团堵住了他的嘴,不然他稚嫩的哭喊大概会让我放弃这种有点点残忍的举动。

      第十张面巾...  查看全部内容 >>

    423
    点击查看所有 4 条评论
    • 头像 zxcvbio 1.0cm
      又吓人又恶心呀

      回复 举报

    • 头像 享成 1.0cm
      吓人额...

      回复 举报

    • 头像 人狐恋 1.0cm
      你是不是什精病呀

      回复 举报

    取消

    牙齿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我的姐姐很美。

      长发飘飘,五官精致,肤色均净。从小到大,她都是周围男生热议的话题。

      尤其是她的笑容,天真得不像一个二十六岁的女人,像个天使。

      我还有个小弟,也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帅哥。比当下很多影视红星之流不知好看到哪里去了。

      小弟一直很怕大姐,虽然大姐从来没有打过他,更没有欺负过他。但是当小弟还在襁褓之内的时候,一看到大姐就会哭。见一次哭一次。也许真的有宿命一说吧,虽然相差不过六岁,但小弟和大姐的关系就没有亲近过。

      刚才说什么来着?哦,我说大姐很美。确实很美,从我女性的角度来说,模样能让另一个女人嫉妒的自然是美人。

      但是大姐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父亲知道,母亲也知道。至于小弟,我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有人说,最美的笑容应该露出八颗牙齿。大姐恰好有最美的笑容。她的牙齿洁白闪耀,令人惊艳。但是如果你有幸看到她张开嘴一定会被吓倒迷走神经短路。因为——大姐的磨牙几乎都分崩离析,龟裂残缺。

      这便是大姐需要定期补牙的原因。好在父母共同经营一家牙科诊所,补牙倒也方便。

      姐姐的磨牙耗损得这么厉害,完全是父母一个难言的苦衷。因为,从小姐姐就喜欢吃骨头(不是啃),不论什么动物的骨头,她一定要细细咀嚼,用牙齿把他们磨成粉捣成浆。然后心满意足的咽下。早些年,父母没太在意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邪恶的端倪渐渐浮出水面。
    查看全部内容 >>

    594
    点击查看所有 2 条评论
    • 头像 鬼12138 1.0cm
      我才知道小弟弟为什么哭

      回复 举报

    • 头像 1.0cm
      恶心啊啊啊啊啊

      回复 举报

    取消

    瘦身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亲爱的,你是不是瞒着我吃减肥药了。”老公面带笑意地对朱敏说着,一边放下手中的行李,“怎么老公才走半个月就瘦了那么多。为我消得人憔悴啊?哈哈。”

      “去你的。老娘已经放弃减肥了!”朱敏娇嗔着一拳打向李兵的胸口。

      “我是认真的,好老婆你真的瘦了啊。”

      朱敏撇了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从上次吃了那个什么‘美速康减肥胶囊’引发心脏衰竭之后,我就发誓再不碰减肥药了。”

      李兵也不争,笑了笑,进内屋去了。

      朱敏转过身望着穿衣镜,两手捋顺了衣服卡住腰,收腹挺胸。真的瘦了吗?奇怪。她觉得镜子里那个女人还是丰满有余韵味不足的典型啊。

      这天下午,闺蜜晓丹约朱敏一起喝茶,刚一见面,晓丹就两眼放光:“我说敏敏,你是不是找到什么新的减肥方法了,竟敢藏私不跟姐们儿分享!看我不收拾你。”

      朱敏一边躲闪晓丹的“霹雳挠痒手”,一边笑道:“我才没有。没吃药没节食……真的,哎哟,妈呀……哈哈……别挠了!”

      “亲爱的,你快告诉我你怎么减肥的嘛,你看我这奶油肚……”

      朱敏半信半疑的看着晓丹:“我真的瘦了吗?我这个月胃口出奇的好,随时都在吃东西。怎么可能瘦?”

      晓丹看朱敏不像开玩笑,于是也不闹腾,拉着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怎么回事。该不会是有什么病变吧?亲爱的你真的瘦了不少啊。最近有去称体重吗?量腰围?要不然去检查一下,别是癌症,或者会不会是怀孕了?”
    查看全部内容 >>

    378
    点击查看所有 1 条评论
    • 头像 丢丢 1.0cm
      不好看!实在是无聊

      回复 举报

    取消

    深吻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灯红酒绿。酒吧一条街是这个城市的夜场精髓所在,特别是周末,香车美人如同从地底钻出来一般,把整个区域填得水泄不通。空气中弥漫着的是脂粉混合酒香,也许还有因快感而雀跃的荷尔蒙。

      罗恩在把Q7的钥匙扔给门童之后,一头扎进了这家新开的“sin pub”。听老钱几个哥们说,这家新场子的妞都是些生面孔,质量还不错。对于夜场小王子罗恩来说,新鲜比什么都重要。这条街里混得久了,场子里那几个小蜜蜂也都见识够了。是时候来点新鲜货色。

      pub不算大,但是生意却异常火爆,大约是老板面子大,竟然能把旁边一向人满为患的“苏荷”、“芭比”的熟客都拉过来而不起纷争。入口处玻璃地板下的光带好像一根欲望的导火线,牵引着红男绿女走向释放的彼端。

      进到pub里面,罗恩要了杯“冷焰”,红白相间共7层,入口冰咧回味辛辣还夹杂着玫瑰的芬芳。

      味道不错,正好可以保持清醒看看有没有什么顺眼的货色。罗恩抿着酒目光游离在场子里一个个妖娆的身影。有几个看上眼 ,可惜身边都围了一堆男人;有几个女人眼神涣散地在舞池中扭动着蛇腰,一看就是磕了药;还有几个穿着一步裙,细带背心的女人烟视媚行于吧台和酒桌之间,那是在找金主的职业女性……这些都不是罗恩感兴趣的。

      扫视几圈下来,他的目光锁定在靠近舞台右侧的卡座里一个默默啜饮的女孩子。大波浪长发,嘴唇如同釉彩般闪耀着诱惑的光泽,不时扫视人群的眼光透露了她内心的纠结。

      就是她了。

      罗恩大咧咧的走到那女孩面前:“不介意的...  查看全部内容 >>

    522
    点击查看所有 5 条评论
    • 头像 浅浅的悲伤 1.0cm
      很好啊

      回复 举报

    • 头像 在啊 1.0cm
      没看懂啊,结尾啥意思啊

      回复 举报

    • 头像 浅浅 1.0cm
      文章很好,结局出人意料

      回复 举报

    取消

    桥上漂亮的花裙少女

    lovel...打赏恐怖故事

      入夜灯光,我百无聊赖地穿过桥,远远遇到一个漂亮的花裙少女迈步来,清纯可爱诱人。当我走近,她凄美的脸上突然吡然一笑,嘴动了动说了句什么。接后就动作一变,向我移来。她移的很轻,很轻,好象踩着树叶,一股寒气升上我的额头,那不是移,是在飘,轻轻飘飘,心突突跳的我……她是飘过来的,不是走。我步不会走了。
      
      她飘到我耳衅,几乎感觉到她的气息,细细长长的秀发,几缕飘落到我的蓝色的西装上。她抬起手,伸到我的脸庞,轻轻地抚摸被酒精热的脸。轻轻的象柔软的沙,舒服醉人。我被吸引地,禁不住向前靠了靠,触到她的乳房,碰到她的皮肤。她厌恶地推开了我,狠狠的,把我弄得差点翻倒。接着她好象想想了什么,醒然转身,蹦蹦跳跳,跑向远处一片绝色的草丛,一会儿就消失在一个拐角。
      
      第二天,我急忙找到最好最好的朋友,问他是怎么加速。他们说我疯了。
      
      没有人告诉我是怎么加速,因为那天之后,再也没有人遇到那个女孩。
      
      我在C城的一家外资银行工作,每次都要经过那座桥回家。回家就熄灯睡觉,第二天就匆匆上班,紧张的忙碌工作。
      
      我除了喝点酒,基本上每天都能在同一个时间路过那座桥,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何况,我在这个城市呆的久了。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个鬼吗?哼!我决定以后,继续从那走,说不定,再遇到一次,我就对她不客气。
      
      可是事情一点也不象我想的那样,漂亮的少女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蒸发了。再也没有出现,同事都说我是一个前无古人的疯子
      
    ...  查看全部内容 >>

    396
    点击查看所有 13 条评论
    • 头像 shit 1.0cm
      有没有人审核啊?这是什么啊???

      回复 举报

    • 头像 一束阳光 1.0cm
      写的什么玩意儿,只有他自己知道吧,垃圾作品

      回复 举报

    • 头像 汤增起 1.0cm
      好的鬼故事去那了?

      回复 举报

    取消

    笔仙

    lovel...打赏恐怖故事

      前言:当笔尖在雪白的纸上突然停止时,唐突的尖叫响彻整栋大楼,并不是所有的游戏都可以去玩。
      1
      请神容易送神难。
      
      不安跳动的烛火,照射着本来就不大的房间,黄色的烛火照射在四个人的脸上,有种道不出来的异样。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张小荟本来甜美的嗓音在此时显得刺耳难听。
      四周一片寂静,静的每个人都能听见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还有那轻微的喘息声。
      宿舍当中两个胆子小的躲在了一边,两个稍微胆大的女孩正在玩着大学生当中比较流行的灵异游戏——请笔仙。
      对于年轻人来说,从未尝试的灵异游戏可能吸引力更大,而且请笔仙的步骤,工具也比较简单,工具为一只书写流利的笔和一张白纸(据说白纸越大越“灵验”), 求仙者将白纸两侧分别书写“1、2、3、4、5、6、7、8、9、10”和“唐、宋、元、明、清、近”,另两侧书写“男、女”和“是、否”,将纸平放后,两人双手指交叉并共执笔,游戏规定不允许以肘或腕作支撑,需保持悬空,笔垂直于纸面任何一点准备开始。   求仙者重复念诵请仙之词“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良久,笔开始神奇移动,求问者开始发问,比如“我能否考上大学”、等等,笔会向一个方向划着圈走,发问事项不断重复间,笔会向答案方向逐渐靠拢直至走到其中之一。得到答案后,需要恭敬地念诵咒语送走“笔仙”
      等了好一会儿,林沫沫有些不耐烦:“搞什么嘛?这么久还没有动静,这个游戏到底准不……”说到这里,林沫沫突然直直的盯着停在白...  查看全部内容 >>

    540
    点击查看所有 6 条评论
    • 头像 1.0cm
      不错,挺好看的。

      回复 举报

    • 头像 忙里偷闲 1.0cm
      板凳:有道理,定一下

      回复 举报

    • 头像 LOGO 1.0cm
      不好玩,玩一下就要命的

      回复 举报

    取消

    恐怖的白衣丫鬟

    lovel...打赏恐怖故事

      我把一杯泛着碧绿色的清茶放在几上。
      
      他正微合着双眼,惬意的斜倚着凉椅,额上有几粒晶莹的汗珠。
      
      午后的风轻柔而温暖,湘妃竹帘起起落落。偶尔会飘进来游曳的柳絮,粘在墙角的挂毯上。兽鼎浮起淡淡的烟雾,龙涎的香气。
      
      有一只蝴蝶落在窗上,懒洋洋飞倦的样子。我挥手赶走它,支好窗棂。窗外的庭院静悄悄,阳光肆无忌惮的照耀着。
      
      初夏的午后,沉默宁静,像是整个世界都停止了转动。
      
      我轻轻走到他身边,用手帕拂上他的额头。他总是这么漫不经心睡在风口,像个任性贪凉的孩子。
      
      忽地他抓住了我的手腕一拉,顽皮的睁开一只眼睛,我猝不及防,整个人落入他怀中。他身上有种淡淡的木樨香气。
      
      “不要,别人会看到的。”
      
      他坏坏的一笑松开了我,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我赌气向门口走去。“别走,我还有事呢。”
      
      我只好转回去,他已经跳下地来,整了整衣服。
      
      “磨墨,我要写字。”
      
      浓黑的墨散发出柔和的味道,在石砚中心聚了小小的一洼。他拿起笔来,却歪头望着我。
      
      我低下头去,微微一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喜欢书画,喜欢那种挥洒自如的潇洒。但我不识字,作为一个丫鬟,我的人生有太多的不圆满。但我至少可以向往。
      
      他...  查看全部内容 >>

    441
    点击查看所有 4 条评论
    • 头像 来福岛网友 1.0cm
      根本就不是恐怖故事啊

      回复 举报

    • 头像 2112123 1.0cm
      很美嘛 不恐怖

      回复 举报

    • 头像 恨愁落花飞 1.0cm
      悲情故事啊,放在爱情里多好,为什么放在恐怖故事里……

      回复 举报

    取消

同时按下键盘 CTRL+D 会有惊喜发生!

Hold住 搞笑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