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鬼附上的床

    lovel...打赏恐怖故事

      经过海选、初试、复试、笔试、口试、答辩等等N关,周首脑终于杀出重围,当上了即将开业的xx市最大娱乐场所的保安队队长。
      xx市曾经是清朝几代皇帝避暑的地方,修建了现已成为世界历史遗产的最大皇家园林。在园林的西侧,有一片占地六百多亩的建筑———玉魁堂,这里是达官贵人藏妻纳妾的场所,多少幽怨、凄美的爱情悲剧曾经在这里演绎。随着时代变迁,乾隆年间达到辉煌顶峰的玉魁堂到了嘉庆时代已经是残砖破瓦、杂早丛生了,不过它仍有它的去处,不少官宦家的妻妾、婢女等人横死暴毙均埋在了这里,时间一长鬼怪故事便蔓延开来,什么半夜听见哭声、看见宫女走过啊等等,不一而足,给落寞的玉魁堂增加了许多神秘色彩。
      文ge期间,一股“破四旧、根除封建迷信、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狂风将玉魁堂连根拔起,几天之间被夷为平地,所有二层以上的建筑全部被拆除,从此玉魁堂三个字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九十年代,在小邓子的带领下,全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柏油路代替了乡间小路、高楼大厦代替了低矮的平房、汽车代替自行车成了人们的主要乘坐工具,就连乡下农村的窝头棒面也一跃成为昂贵的绿色食品,价格曾经一度超过了大米白面。体现尤为突出的是九十年代北京流行的一句话:自行车比汽车快,大姑娘比小伙子坏,棒子面比白面卖得快。
      九十年代一个夏末,一辆奔驰车悄无声息地停在玉魁堂的地界上。一群人下车后东瞧西看,南量北测。几天后,一份报告书放在了市开发办公室的桌面上,香港xx公司投资两个亿,要在玉魁堂原址盖一个大型娱乐场,名字不变,仍叫玉魁堂。
      报告很快就得到了批准,挖槽当天,市委书记、市长...  查看全部内容 >>

    468
    点击查看所有 9 条评论
    • 头像 zxcvbio 1.0cm
      那是什么床呀!太吓人了。

      回复 举报

    • 头像 人狐恋 1.0cm
      太恨了

      回复 举报

    • 头像 lkgk 1.0cm
      悬·····

      回复 举报

    取消

    湘西草鬼婆传说

    lovel...打赏恐怖故事

      一、搬家
      我换宿舍了。
      这是我进入这所大学以来第3次换宿舍。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跟我住在一间宿舍里的人都很反感我,她们去学校反映,要求我搬出去。一开始学校只当是学生之间出了一点小摩擦,辅导员来做了些思想工作,诸如“大家五湖四海聚到一起就是缘分”之类的话,试图平息这些事,但是女生们的抗议越来越严重,学校只好投降。就这样,我换了宿舍,又换了宿舍,又又换了宿舍
      哦,忘了介绍一下,我叫布林,原因是我妈妈姓林。今年20岁,是J大的二年级学生。我长的不难看,但是也不是绝对的美女,换宿舍的原因应该能排除是由于长的丑。我目前没有男朋友,但是不排斥追求者。
      好了,故事就从换宿舍这天开始吧。
      这次我住到了C楼。C楼坐落在学校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J大最近几年响应国家扩招的政策,不断扩大学校规模。原先的校园已经不能容纳那么多建筑了,于是就向外扩张,再扩张,像霉菌一样蔓延。尽管新旧建筑参差不齐,但是领导们的办公楼总是最新的,由于新建筑多在外围,校园的核心也就一再外迁。C楼的位置在体育场的后面。这里原来是个工厂,后来倒闭了,学校就把这块土地买了下来作为学校的一部分。原来的厂房大部分都拆除了,空地被建成体育场。只有两栋楼留下来,一栋是原来工厂的职工宿舍,一个4层小楼,由于不是很破,就重新粉刷一下,在外墙贴了白色磁片,留作暂时的学生公寓,也就是C楼。另一个2层厂房在C楼旁边,被体育学院要去做了仓库和健身房。
      我大包小行李的从3轮车上下来,站在C楼门口。下午4点多了,这个城市的冬天很冷,天黑的也很早,现在已经有点昏暗,许多宿...  查看全部内容 >>

    792
    点击查看所有 5 条评论
    • 头像 呐呐、 1.0cm
      小说好短耶。

      回复 举报

    • 头像 啊烧 1.0cm
      挺有意思的。

      回复 举报

    • 头像 粉黛菟 1.0cm
      原来她也是…

      回复 举报

    取消

    墙上血书

    lovel...打赏恐怖故事

      在我们老家那边,有一间上了年岁的小诊所,它的位置比较偏。数十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土郎中入驻其中,为乡亲们看病抓药。而在以前,农村里都不重视教育。当然,那个时候恐怕城市里也一样。全村好几十年才会培养出一个文化水平相对高一点的后生。而那些个后生,绝大多数都借阅过诊所里为数不多的医书,也在不同的时期在那间诊所里坐过堂。所以,那间诊所成了当年村子里唯一代表“知识分子”象征的所在。听说我老爸十七八岁入伍以前,也曾经很荣幸的在那间诊所里当过一年的主人。
      而那间诊所的外墙上,有人用“红泥巴”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字,那些字自打我记事的时候就有了,从小来来往往看习惯了,也从来不曾留意过。也许正如某位哲人所说,最容易被人们忽略的珍贵事物,往往就在我们的身边吧。
      高中时候,我的通灵术已经小有所成了,在近距离下,可以察觉到阴气。高考结束后,我以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分数,勉勉强强选择了一个说好并不好,说烂也烂不到哪去的“鸡肋大学”。鸡肋是鸡肋,可是毕竟是几代以来村里第一个“秀才”。所以我那爱面子的老爸还是把我拉回老家去“披红”。虽然村里大多数人都基本上认识我,也知道我是这代人里唯一一个有希望考上大学的人,但是因为中国自古好热闹,再加上“游活佛”名声在外,所以我这个新“秀才”的到来还是吸引了几乎所有的乡亲来瞧热闹,顺便提上一两面压箱底的“被面”来给我“挂红”,搞的我一阵无奈。
      虽然再一次成了全村的焦点,风光无限,但是长时间被热情过度的众人吹捧和簇拥实在是我不能忍受的,呵呵,看来我这辈子注定只有半夜躲在一个安静的角落码字的命了。拣了个空,我从被挤的密密麻麻的老家里逃了...  查看全部内容 >>

    531
    点击查看所有 4 条评论
    • 头像 LAIFU网友 1.0cm
      该楼已被管理员删除!

      回复 举报

    • 头像 你猜猜 1.0cm
      百分之50是浪漫 百分之25是可怕 百分之25是感人 1楼你还少个呢

      回复 举报

    • 头像 Mine 1.0cm
      额 古代有说宝贝的么?

      回复 举报

    取消

    解剖台上的少女

    lovel...打赏恐怖故事

      在没有转行做品售经理之前,我曾是泰山医学院的一名解剖学讲师。我转行,并不是我在这一行干得不好,事实,我的课得相当出,如果我没有放弃,我想现在大概可以升到了副教授的位置。
      迫使我离开大学讲台的是心理因素,因为,我讨厌死,惧怕死。那是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惧,就像一枚会流动的寒针,从你的脚底心钻入,通过液循环在你的体内游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达心脏,可能是半年,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分钟。同样,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来,但我感觉,它离我不远,它还在某窥视着我,随时等着杀我。
      事还得从三年前的一堂解剖课谈起,对于学生来说,也许这节课是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一课,因为第一次现场全尸解剖总是给极其强烈的印象,我已经强调要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有呕吐了,在之后的三天内,很少有去食堂买食,特别是炒猪肝之类的荤菜。
      这次的尸体是一名年轻女,这在医学院是个异数,因为尸体的奇缺已经了各大医学院校共同的难题,得到的尸体大多是年老病死的,器官都已衰竭。就算这样,全尸解剖课常常还是一推再推。因为按地方的习惯,既使病生前有志愿献医学事业,死者的儿女也往往不允许,认为是亵渎了死者。所以,每一具尸体都是一次难得的实习机会,年轻新鲜的更是极其珍贵。
      女尸静静地躺在解剖台,课开始之前,尸体一直盖着白布,我照惯例向学生讲了注意事项,以及尸解在医学的重要,最后要求他们以崇高尊敬的态度来看待尸体。学生们的眼光既好奇又有点恐惧,但谁也没出声,像是等着一个极其严肃的时刻。
      白布掀开了,学生中间发出几声轻微的唏嘘声。这是一具很年轻的女尸,大概只有二十五六岁,听...  查看全部内容 >>

    342
    暂时没有任何评论
    取消

    世界上1个最恐怖最诡异的童谣

    a8249...打赏恐怖故事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买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泣来,-
      十兔子问他为什么哭?-
      九兔子说,
      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你能看出什么端倪吗?-
      这是一件密谋杀兔事件。-
      -----------------line--------------------------------------------------
      1、首先,兔子也是有阶级的,大兔子病了,要治它的病,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牺牲一只兔子做药引。-
      2、病的是大兔子,五兔子却突然死了,显然是被做成了药引。-
      3、“买药”其实是黑话,因为实际上只需要一些简单的草药,主要是药引,所以这个“买药”指的是去杀掉做药引的兔子,三兔子是一个杀手。-
      4、做药引的为什么是五兔?因为哪只兔子适合做药引是由医生决定的,二兔子就是医生。-
      5、可以推出,二兔子借刀杀兔搞死了五兔子,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解呢?可能是情杀,因为一只母兔。-
      6、谁是母兔呢?想一下,女人爱哭的天性,所以九兔是母兔。九兔知道了,所以才哭,因为她爱的是五兔。-
      7、“六兔子抬”,这明显是病句,一只兔子怎么抬?他显然是被抬,因为他死了,所以才会被抬。抬他的两只兔子随后一个挖坑,一个埋尸。没错,抬他来...  查看全部内容 >>

    801
    点击查看所有 14 条评论
    • 头像 小四、、星空 1.0cm
      说实话哈。。。这个童谣早看过了。。。也会背。。。。仔细想想真的很吓人呵

      回复 举报

    • 头像 zxcvbio 1.0cm
      好高明的兔子

      回复 举报

    • 头像 熏荫草公主 1.0cm
      绕来绕去,头都绕晕啦。什么

      回复 举报

    取消

    50个恐怖故事,你能看懂几个?

    a8249...打赏恐怖故事

      1、年龄
      
      我搭上了一列特快车,大概在还差10分就午夜12点的时候,在中途站有一名男子也上了列车,他在车门关闭后,像是突然回复意识一般,开始左右环视着周遭乘客的脸。
      
      “恕我愚昧,请问您今年28岁吗?”他如此的向我问道,“是的,不过您怎么知道呢?”
      
      我如此反问他,但被他无视,只是自顾自的和别人说话。
      
      “您今年45岁吧?”
      
      “是没错。”
      
      “您是62岁吗?”
      
      “你怎么知道的?”
      
      一直和看似不相识的乘客群重复着诸如此类的对话,看来这名男子,似乎有着只要看着别人的脸就能知道其年龄的特殊能力。
      
      此时到下个停车站还有15分钟左右的时间,全车箱包括我在内的乘客都对这名男子投以好奇的注目眼光,一直到他问到最后一名女士。
      
      “您是50岁吗?”
      
      “是的,不过还有五分钟就51岁了!”那名女士如此微笑的回答道。
      
      霎时,那名男子的脸色铁青,仿佛震撼到无以复加。
      
      2、外遇者
      
      有个之前一起工作的前任工作伙伴最近转职到我的所属职场工作,因为彼此都是已婚男人,从以前就常一起出去游玩或喝酒谈天,于是便约他去附近的茶馆叙叙旧。
      
      我问他:“最近在干嘛,在赚什么黑心钱啊?”他闻言...  查看全部内容 >>

    612
    点击查看所有 39 条评论
    • 头像 我嘞个去 1.0cm
      就第一看不懂啊,求解

      回复 举报

    • 头像 来福岛网友 1.0cm
      一个看不懂……对着评论又看了一遍……真的是可怕又心寒……两个杀母亲的,一个杀儿子的……太可怕了。

      回复 举报

    • 头像 sdds 1.0cm
      第十六个,12月65日。。。九月33日。。。。

      回复 举报

    取消

    催眠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我冷不丁的一句话吓了方世阳一跳。
      “你胡说什么!”他义正严词,他试着用义正严词的态度来掩盖着什么。
      可我也是见过风浪的女人,怎么会被他这点小伎俩吓到。
      “老公,你别忘了,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爸爸的恩赐。要是你敢背着我勾三搭四,你就等着净身出户吧。我保证我的律师能够让你一分钱也拿不到,信不信?”我一边得意地欣赏着我的新色指甲油,一边皮笑肉不笑地对方世阳说道,“我知道,你还在记恨我上次跟人一夜※情的事。可我不是说了吗,那是你那段时间长期不在家,我喝多了才出事儿的。说到底,还是你冷落了我。能怪我吗?”
      他明显有些手足无措,失神地望了我一眼。
      突然,迎面灯光闪烁,一辆Mazda6失控向我们撞来。
      轰……
      
      
      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觉得醒来的时候四肢绵软,好像身上缠满绷带。
      是医院,看布置应该是加护病房。
      我想开口说话,但喉咙干得厉害。
      困,我迷迷糊糊又睡过去。
      不知醒了又睡了几次,我感觉有人围着我打转,医生护士还有个熟悉的身影。我头疼的厉害。一时想不起。
      好像,那人在我耳边呢喃着什么。
      终于,这次我醒来的时候那个身影正坐在我的旁边。
      那是佟兵。丈夫的死党,跟我关系也还不错,省医院的心理医生
      他见到我醒来显得很高兴,但随即面色陷入阴沉。
      “水……”
      佟兵贴心的帮我把床架摇起来...  查看全部内容 >>

    855
    点击查看所有 7 条评论
    • 头像 rita 1.0cm
      看了这个故事我只想说,特码的狗男男

      回复 举报

    • 头像 zxcvbio 1.0cm
      那个男人真坏,不过这个故事好恐怖。

      回复 举报

    • 头像 乱弹一气 1.0cm
      他即使把他孩子杀了有能说明什么

      回复 举报

    取消

    螺丝起子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也许你曾听过有一种鸡尾酒叫“螺丝起子”,但在米道市,它却不是招人待见的名字。
      
      当然不是酒的味道不被这里的人喜欢,而是因为一个杀手。
      
      一个专在夜间偷袭、残杀路人的杀手。
      
      根据现行的案件分析,这个凶手是一个无差别杀人者。受害人群并没有明显特征关联。
      
      只是死法都一样:被人用螺丝起子戳穿太阳穴。
      
      谁也不知道凶手是男是女,只能根据凶器把ta称为“螺丝起子”。
      
      凶手干练、狠辣,从来不留下蛛丝马迹。而且专找没有天网监控的僻静小路下手。有几具尸体都是过了几天才被人发现,被流浪狗和老鼠噬咬得惨不忍睹。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用在米道市完全很贴切!因为最近除了“螺丝起子”在犯案之外,竟然冒出几个模仿“螺丝起子”行凶的屠夫。作案手法刻意模仿“螺丝起子”,享受着杀人的快感同时又把责任推卸给别人。
      
      但是,山寨始终是山寨。真正的“螺丝起子”还没被抓住,几个拙劣的模仿者倒是锒铛入狱。
      
      还有两个更倒霉,撞上真正的“螺丝起子”,暴尸街头。这也是唯一一次“螺丝起子”杀害的有特征关联的两个人。
      
      虽然目前来看“螺丝起子”是个完美的杀手,但是也会有出纰漏的一次。那个死里逃生的人就是刘佳虎——现在正坐在病床上回答警察问话的男人。
      
      “刘先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回答我们的问题吗?”
    查看全部内容 >>

    477
    点击查看所有 4 条评论
    • 头像 erisa 1.0cm
      结局太令人意外了!写得很棒啊,

      回复 举报

    • 头像 人狐恋 1.0cm
      太恐怖了我一定不会去

      回复 举报

    • 头像 只为你欢笑 1.0cm
      不恐怖啊,,不过故事的悬念还可以

      回复 举报

    取消

    噩梦!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在上学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梦其实是各种各样的。
      有的,是每晚一个新鲜的梦;有的,是一晚几个不一样的梦。
      我不知道我的梦到哪里去了。是否像一盘卡壳的磁带,反反复复只播放那么一段。
      这二十四年来,我每晚都只做同一个梦。
      梦的内容单调、血腥、恐怖……后来变得麻木。我已经习惯了在汗湿的床单中惊醒。
      那个梦,我很少一次做完,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反复重演,我已然能够将各部分片段拼凑成一个完成的故事
      七个瓦罐,七位少女,一一被做成人彘。
      剁掉四肢,剜去眼球,铜汁灌耳,割舌破声……继而盛入罐中。
      七个瓦罐,七位少女,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听,有口不能言。
      却又还活着。
      悉悉索索,是她们残缺的身体在罐中扭动的声响。
      一个黑衣女人出现,她伸出玉藕一般的胳膊和葱白一样的手指。轻轻一比划,便将七个瓦罐变换了位置。
      一个瓦罐居中,其余的围绕它安置在六个方位。
      黑衣女子走到居中的瓦罐前,掰开少女的嘴,硬生生将一块灵牌插入她的口中。
      少女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徒劳无功。只是落得个唇角开裂,鲜血横流。
      那牌位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也看不清上面究竟写了什么。隐隐约约只记得有个“叶”字。
      其余六个女孩的嘴里分别被塞入了手掌大的蜘蛛、蟾蜍、蜈蚣、蝎子、蝙蝠……还有一个少女口里被塞入一条赤白环纹的蛇。她们的嘴都被银丝线牢牢的缝了起来,那些毒虫就在她们嘴里严严实实地关着,好像一个个肉匣子。
      ...  查看全部内容 >>

    603
    点击查看所有 7 条评论
    • 头像 結尾不好 1.0cm
      前世到底是什麼仇恨?那幾個人為什麼這樣死?都沒說出來!

      回复 举报

    • 头像 zxcvbio 1.0cm
      那她怎么解释

      回复 举报

    • 头像 zxcvbio 1.0cm
      好恐怖,幸好我不是这个故事里的人。

      回复 举报

    取消

    糖婆婆

    尼古大王打赏恐怖故事

      我七岁那年,小镇上搬来一户人家。确切的说,是一个半身不遂的老婆婆和一个照顾她起居饮食的大婶——许妈。
      没有人知道她们是从什么地方搬来。只是听说那老太婆姓冯,文革里死了男人,饥荒中又没了孩子。据说她们买的那户人家搬去了城里,所以急急地把老屋卖了。几乎是一夜易主。
      我当时很是羡慕那户搬走的人家,很是想看看城里人吃的什么,穿的啥样。但这个愿望,还没来得及变成渴望,我的注意力就完完全全地被这个老太婆吸引住了。
      因为她每天就倚在窗户边儿上,旁边放着个稻草棒子,上面插满了各色各样的棒棒糖。
      她和许妈就靠卖糖维持着生活。
      那个时候,正是零食奇缺的年代,更何况在我们那种偏远小镇,一个卖棒棒糖的理所当然吸引了整个镇子的孩童。加之这冯老太做的棒棒糖味道奇佳,不似那街头的糖人永远甜腻腻只有一股焦糖味儿。这棒棒糖一个颜色一个口味,有的是樱桃,有的是橘子,还有的是桂花……
      三年下来,大家都不叫她本姓,反而叫她糖婆婆。
      糖婆婆为人随和,有的孩子想吃糖又没有钱,只需帮她打几桶井水或是帮那许妈浇浇菜园子便能换的一个糖棒儿。
      即便是这样,镇上还是有少数几个孩子没吃过她的糖棒儿。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父亲被城里一家钢铁车间招去做了工人,母亲也跟着过去找了些散活儿做。于是只剩我和年迈的奶奶在镇上生活。奶奶是个神婆,早年就靠给附近居民做做法事挣钱糊口。但是现在年纪大了也患了白内障,看什么都糊糊的,家里生活费靠父母寄钱过来也够了,她便安心在家给我做做饭照顾我生活。只是偶尔会应邀去收惊,起个乩什...  查看全部内容 >>

    396
    点击查看所有 12 条评论
    • 头像 来福岛网友 1.0cm
      蛇年哪里来的2月29

      回复 举报

    • 头像 来福岛网友 1.0cm
      不错啊!继续努力。

      回复 举报

    • 头像 zxcvbio 1.0cm
      恐怖,结局出乎意料。

      回复 举报

    取消

同时按下键盘 CTRL+D 会有惊喜发生!

搞笑图片 搞笑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