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的安安养了一只小鸭子,每天跟它说话,周日还带它到楼下散步。出门前妈妈叮嘱安安:“要注意安全。”安安认真的说:“放心吧,妈妈。我已经告诉它,现在治安不好,不能跟陌生鸭子说话。” 

●周末,与上幼儿园的孙子到市场买菜。 

一路上,小家伙兴致勃勃,一会儿说小朋友的事,一会儿说小动物的事,一直没住口。可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我忍不住问他在想什么。 

“爷爷,你说老板鱼就是海里的老板吧?”小家伙瞅着我袋子里刚买来的老板鱼问道。 

噢,原来他是在想老板鱼的事。我告诉他:“老板鱼是一种鱼的名字,不是当‘老板’的鱼,是可以用来做着吃的。”“你在家里做饭吗?”我问他。 

小家伙眨眨眼睛,反问道:“我做饭?我做饭谁上幼儿园?” 

●女儿妞妞的小嘴巴可甜了,家里来了客人只要一逗她,她就会叔叔阿姨地叫个没完,还常说“叔叔你好帅啊,阿姨你好漂亮”之类的感叹句,弄得人家满心欢喜。可是自从家里养了小狗“乐乐”,她就把一切赞美之辞送给了乐乐。有时她还会把人跟乐乐比,说“你不如乐乐好看”,让人很是尴尬。 

昨天,我的同事小丽刚烫了头发,下了班来我家闲坐。见妞妞凑上来,小丽就随口问:“宝贝,看阿姨的头发漂亮吗?”我当时担心极了,真怕女儿会说出什么不当的话来。没想到妞妞端详了阿姨一阵,认真地点点头说:“漂亮!” 

我听后刚松了一口气,女儿又开口了:“耳朵旁边的卷卷儿跟我家乐乐的毛一模一样。” 

●友人在一幼儿园当“孩子王”,每逢孩子们乱糟糟得叫嚷、奔跑时,她就扯起嗓门:“怎么啦。怎么啦,你们都疯了!安静,安静!” 

一天,她正上厕所,一个孩子慌慌张张地跑来,使劲地敲着厕所门,大叫:“老师。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语气很是紧张。友人在里面也顾不得文雅了,连忙紧张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老师,你一上厕所,小朋友们全----疯----了!”门外的小家伙气喘吁吁地说,更为可笑的是,为表示问题的严重,小家伙在话中,将“疯”的语音大大拖长了,同时还大大加重了“疯”的语调! 

●前些天,领着五岁的儿子回老家参加弟弟的婚礼。老家有个习俗,在新娘快到新房时,新郎必须把新娘一直抱到新房。因为我弟弟的新房在五楼,再加上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的“恶意阻挠”,结果一路抱来,把我弟弟累得满头大汗,惨不忍睹。 

回家后,儿子有些心事忡忡地对我说:“妈妈,我长大后不想结婚。”听了他这没头没脑的话,我愣了一下,等我回过神来,赶忙问他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想就是不想呗!”在我再三地追问下,他终于吐露了实情:“媳妇太重了,我抱不动。” 

●对门邻里老陈的孩子到幼儿园的第二天,放学归来,蹦蹦跳跳,快活得像一只小鸟。我问他:“林林,识就个字了?”小家伙迷惑地望望我,摇摇头说:“大爷,路上没有掉字的呀,我没拾到。” 

我笑了起来,告诉他:“林林,只要你肯动脑筋,会识字的。”林林点点头,稚嫩的脸上略有所思。 

次日放学归来,林林手拿一张报纸,欢快地朝我跑来,他把报纸递给我,骄傲地说:“大爷,今天我拾到字了,好多好多呢,您看!” 

我感到奇妙极了,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接过报纸,接过童真与童心…… 

● 小女3岁,特别会说话。 

一日,我带她到附近的人工湖游玩。湖边的小草新绿,映着一湖碧水,暖暖的阳光伴随微风拂面,一派盎然春意。小女玩性大发,频频做欢呼雀跃状。 

突然,她见湖面泊着一派鸭形游船,就非要玩。 

于是,我上前问看船人:“师傅,这船怎么租啊?“ 

看船人笑着回答说:“这船是培训中心的,不租外人。“无奈,我正要跟小女解释,突然,女儿对看船人说:“我不是外人,我是女人。“ 

我与看船人相视而笑。 

● 某日夜间,一家人熟睡之际,我猛然醒来,伸手一摸,女儿踹掉了被子,浑身冰凉地蜷缩在我身边。我下意识地把孩子揽入我的热被窝。过了一会儿,孩子的体温恢复到正常,我把她抱到她睡觉的位置,拉过她自己的小被子给盖上了。 

突然,女儿有下子坐了起来,强睁着睡眼愤怒地看着我,然后拉开老婆的被窝钻了进去,还推着老婆的肩膀告诉说:“妈妈爸爸把我的热被窝抢走了,还给我盖了个凉被窝。” 

4岁的小涛被爸爸打了,耷拉着脑袋在家门口转来转去。邻居张阿姨看到了,问他:“怎么啦?”他一脸的苦大仇深:“我要走!这日子没法过了!”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