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十分迷信,一件小事都会使他心神不宁。
  一天下班后,他愁眉苦脸地对夫人说:“我的右眼跳了一下午,不知要出什么事?”
  夫人正在气头上,她怒不可遏,大为恼火,说:“跳!跳!跳有什么了不起!你简直像只笨鸟!还是男子汉大丈夫呢!”过了一会儿,丈夫忽然醒悟似地笑着说:“太太,请不必生气了,我已经找到答案了。”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