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很巧碰到过一件这样的屋子,但严格来说的话,现在这件事还没有盖棺定论,所以只能把来龙去脉大致讲一下了。

  由于是真人真事,所以以下内容可能令人不适,阅读与否请自行斟酌。

  2011年,我在家乡的一个公司做设计师,那时事业刚起步,自己有很多东西需要虚心向前辈讨教,说是设计师,其实也就是做其他资深老人的跟班,自己也比较勤奋,只要有什么量房、选材料、复尺的脏活累活都自己抢着干,那时我自己在公司同大家的关系处得也非常好,以至于后来在公司里自己也融入了很多年轻人的小圈子,大家伙互相八卦工作上遇到的各种奇葩诡异的经历也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2011年8月初的某天,公司规定下午作息时间为三点上班,那时的我因为中午要趁大家都休息了利用公司的高配置机子做私单,所以夏天一般中午在旁边餐厅点一份中饭,吃过之后就开始在公司作图了,那天也巧,另一个和我关系要好的同事也没有回家,大中午的,室外温度33°,我俩在公司吹着冷气边聊天边作图,好不畅快。

  大约一两点钟的时候,公司来客户了,因为前台客服也留了值班的人,所以我们在设计区各做各图也没有说话,只是打发无聊边做图边听外面谈话,但这一听,问题就出来了。

  听声音是位女士,后来偷看了一眼年纪也就三十出头,发型干练,穿着入时,但说起话来却带着很大的不满和疑惑,事情起由是这样的:她是和自己的三岁的儿子和六岁的女儿一起住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一个交警大队家属院,搬进来也就是全年下半年的事,因为她不是本地人,所以搬来之前就委托我们公司把她的二手房装修了一番,听起来,她的经济条件应该是不错的,不带家具洁具电器什么的只是基础装修就花了十五万,在一个三线城市,这看起来算是中产了;就这样住了有快一年不到,家里出问题了,自从过了清明之后,家里莫名其妙开始丢东西,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也就是手机链啊发箍啊电池什么的小东西,一开始她没注意,但后来时间长了,她觉得奇怪,就问儿子女儿,可能想着是小孩子拿手里玩,玩儿完了就直接扔哪儿去了,但孩子们都说没见过,她也就没当回事,可是后面发生的事就更奇怪了,第一是家里的天花墙皮开始剥落,不是返潮或是老化那种质量问题,而是从厨房位置开始向客厅均匀地掉落,就像被什么东西撕掉一样,齐刷刷的。第二是小儿子因为年纪还小,表达能力不强,但若有若无地大白天,她经常听到儿子房间有脚步声,(她跟女儿睡一个房间)明显是穿着拖鞋拖来地走来走去的声音,开始她以为是楼上的人,但后来她发现如果是楼上的人的话,不应该这声音只出现在儿子那一个房间啊,因为除了那个房间,其他地方她从来没听到过这种声音,后来她问儿子,小孩子贪玩儿也不正经说什么,有时候说没人有时候又说有人,从这时起她才开始紧张起来。

  后来她去我们当地城隍庙一个挺有名的大仙那里,请人家去自己家里看了看,当时拿着什么工具去的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自从去那次之后,家里就出事了。

  大仙说,家里肯定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因为孩子体弱,她自己又是女人,八字太弱,阴气重镇不住那个东西,所以老能出现她所谓的东西无故不见,莫名的声响,但它是想干什么却不得而知,大仙收了她几百块钱之后,从附近奶奶庙让她去请了一个菩萨放在入户门厅那里,说如此如此才可以,她听完所有照做,总之就是朝什么方向拜一拜啊床头位置挪动啊之类的风水一说,跟平时这种风水活动没什么出入。但是,坏就坏在请的那尊菩萨身上了。

  自从大仙走后,可能是心理作用,也可能她开始对家中情况敏感起来,声响什么的不见了,当时她还心想说花了大钱请的果然不同反响,就这么安安稳稳过了几个星期。到了儿童节的时候,所有令她心神不宁的事一下子统统来了。

  先是屋子里开始莫名其妙地漏水漏电,索性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晚上回了家之后屋子已经跳了闸,厨房的水管会滴答滴答的漏水,倒不是水管的问题,因为是可以关严实的,但只要她不注意,水管就又开始滴答滴答了,这是其一。后来的事情才真正让她注意到事情有些不受控制了---孩子在家玩的时候把菩萨打碎了。

  菩萨像碎了的第二天她就去找了大仙,大仙说菩萨碎了并不是孩子故意的,而是菩萨镇不住那个东西,具体再请就不灵了,只能再换风水为止挡挡煞什么的了,大仙后来给了她一个尺寸,说是让她买铜珠和玳瑁什么的找人串成珠帘,做成800cm左右见宽的帘子安在儿子房间,可以暂时缓解一下情况,她拿着单子照做了,等回家安装完之后,紧接着第三天,又出事了。

  先是儿子病了,发烧,不是高烧,也就是三十七八度的低烧一直持续着,紧接着是女儿得了腮腺炎,不能说话,然后是自己,中暑,天旋地转的。就这样,三个人实在撑不住了,她把两个孩子送到了自己姐姐家里去,让姐夫和自己外甥照顾两个孩子,让姐姐来陪自己作伴,终究是自己的家不是酒店,出了问题不能说换就换,得把问题彻底解决才行,就这样,她第三次找了大仙。

  大仙给她一根桃木梳子,说是让她找人把厨房到客厅吊顶拆开,把梳子用红布包起来放到吊顶夹层里面去。想来想去,她在这里没什么认识的人,就想到了当初给她装修的我们公司了,这不,就自己找来了。

  大概把整件事情来龙去脉听了一下,我自己的好奇心一下子就上来了,当下招呼外面的客服小姑娘进来,跟她悄悄说,让她把当初给这位女士设计房子的设计师打电话叫来,再叫一个项目经理,目前只能先让人去她家里看了实际情况再做决定。

  这不,客服给项目经理打电话,我给设计师打电话,因为关系不错,设计师在电话那头一听是交警大队的客户,当下就在电话里跟我抱怨开了,总之就是不想去,很麻烦之类的牢骚,但没办法这也算是售后服务的一种,半个小时之后,两拨人马在小区门口汇合,当时的时间是两点半左右,也就是一天之中最炎热难熬的酷暑下午,当时我的脑子里还天真的以为只要是有什么灵异的现象,一般烈日当空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一共上楼的有四个人,设计师、项目经理、助理和我,那位女士没有跟来,她约了别家的风水先生,下午见面,所以给了钥匙之后就让我们先来了。

  大概楼层我忘了,也就是8、9楼,上来之后跟普通平层没有区别,一层三户人家,他们家是中间的一户,拿钥匙开门,戴鞋套,进屋。

  这里我需要第二次提醒,当时的天气是盛夏酷暑最热的一天之中最热的几个小时,室外温度已经达到33°+了,就连电梯间楼道温度都能让人汗流浃背,可当我穿着短袖短裤进门的那一瞬间,我全身的寒毛竖了起来。

  是那种寒到头顶的冷,不寒而栗。

  如果说,在去这户房子之前,我一直认为【凶宅】这个词只是存在于老港片中的一个经典符号的话,那么,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把我之前所对它所有的论断全部推翻。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户型是很好的,客厅朝向、采光吐纳,都是很不错的,阳光照进来屋子,如果是我家的话,那没开空调我想我会立马中暑倒地,但,这么一间洒满阳光的屋子在盛夏时节带给我的就是彻头彻尾的寒冷、阴森。进了屋子之后,由于职业习惯,我在每个屋子里都转了一下,看了下屋子的结构,设计师和助理去量了吊顶的高度厚度,项目经理检查了水路开关阀门,120平米的屋子,大家总共用时十分钟,整个过程安安静静,没有人多说一句话,摘鞋套,出门,整个过程总共用时10分钟,看来大家的感觉是一样的,这个屋子里是有很大问题的......

  回程的车上,设计师给我从头到尾讲了更多我所不知的关于这间房子的故事

  大约是2004年,当时公司刚成立起来,人还不是很多,老板也是靠关系起家的,来公司装修的也多半是大客户大领导之类的关系人物,那时有一位客户,身份呢,是我们是周边一个地级市的交警大队队长,因为要照顾到孩子上学,所以他给孩子买了一户房子,由老婆陪着一大一小在我们市安顿下来,当时的大队长找到了我们公司,特别说明要豪华精装,老板不敢怠慢,自己亲自上阵把关质量,但具体是谁设计的就不得而知了,工期为半年;要知道,在05年,花十万装一套房子是很大的事情,就这样,半年之后,工程圆满结束。这是第一次。

  过了三年,也就是2007年,现在的这位设计师刚去了我们公司上班,有一天,来了一位上门客户,三十左右的女人,进来之后是这位设计师招待的她,两人大概交流了一下设计理念就由女人开车一起去了交警大队,(这件事的前提是设计师不知道公司三年前装修过一户交警大队的房子,这个女人也不是大队长的老婆,公司没人认识她)来了屋子里,她先是一愣,这又不是新的毛坯房,屋子已经装修过了,而且维护也都很好,家具也很新,一看就是大手笔装修过的,但女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把房子所有的东西全部处理了,我一件都不要,就连墙皮也给我铲掉,你们要的话都给你们,连带家具。”量房,交流都很顺利,回去的路上女人就给拿了三千块钱的装修押金,让她回去开始做方案,只不过设计师觉得这么新的一个房子全部推掉太可惜了,回去就跟客服部经理聊天的时候说了这件事,当时客服经理也是公司的元老之一,之前第一次装的时候他是知道的,当时心下就犯嘀咕,不会是三年前老总亲自装的那间吧,等第二次去复尺的时候就一起跟车去了,去了以后着实惊讶坏了,这明明就是三年前的那家啊,只不过主人换了。回去之后就把这件事跟老板汇报了,老板也没说什么,总不能因为之前是自己装的现在换了主人了就不给人家好好装啊,一样的质量保证,一样的按期完成,半年之后,那个女人住了进去。记住,这只是第二次。

  又过了三年了,2010年了,公司有天来了位客户,女的,年纪也就三十出头,发型干练,穿着入时。。。对,你没猜错,就是我们开头的这位女士。

  有时我们的设计师,两人一碰面,她就说我这有一二手房子,得装一下,让他跟着去量房,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就一起开车去了,但谁成想,这一路上越走心里越是奇怪,因为这条路是在是太熟悉了,就是朝着交警大队在开!

  他没有猜错,果然还是同一户房子,这次的要求跟上一位第二次的那个女人的要求一模一样,全部推掉重做。没办法,硬着头皮重新再来吧,虽然脑子里带了一堆疑问,可总不能以此拒绝吧。

  回去之后找了老板,把事情又说了一遍,这次轮到老板脑子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想不通啊。后来半年装完大家也就成了朋友了,有一次这个女人请设计师吃饭,在饭桌上设计师硬是没忍住,就把自己的疑问一股脑地问了出来,女人听完,就把她所知道的全部内容告诉了设计师。

  之前的第一任主人,也就是大队长老婆和孩子,在房子里住了两年,不知怎么回事,老婆得了癌症,晚期,特别快,从发现到去世总共没半年时间,就死在家里的,儿子最后被大队长接回了老家。后来过了三年,大队长又找了一个年轻女人,也就是第二任妻子,把这件空着的房子给了她让她住,就简单说了下是前任老婆住过的。这女人就找我们公司装修,装完之后一个人住进去,两人在一起三年也没有过孩子,三年之间也挺好的,可就在这第三年的时候,出了大事了---女人失踪了。

  现在的这个业主就是这么说的,“失踪了,没了,谁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死了跑了被拐走了不知道,反正就是这么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后来没办法这房子就一直空着,直到现在的这个女人,她是大队长的情人,哦,现在应该叫局长了,升职了,因为职位关系而且上一个女人也只是失踪并没有死亡消息,所以两人没法结婚,但这个女人给他生了个儿子,自己之前带着一个女儿,因为要来我们这边上学,没办法,他们那边教育条件太差了,就让她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暂时先住到这边来了。但因为觉得这是之前两任住过的房子,太晦气,她也就像第二任一样全部推翻重做,巧的是,不管怎么找,都一直是我们公司做的,也许,我们公司算是我们市比较有口碑有规模的大型装饰公司了吧。

  就这样,等她一直住进去到现在,房子出事,用设计师自己的话说,唉,又是一个三年之期来了。

  后来,2011年年底我就辞职了,再也没有回去过,也没有听过关于那个房子的消息。

  到今年,正好又是第三年到了,希望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们都还好吧.......

  给你们放一张这个小区的平面图,也算是证明真实性吧。

  凶宅</p>
                                    <div class=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