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郭子良醒来之后,感到大脑恍恍惚惚。
  他走出医院,一个人在大街上转悠的时候,一直在想,最近几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因此,当有人在身后突然拍他一下时,他吓了一跳。
  回头看了看,郭子良觉得此人有些面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是谁。
  对方十分热情地说:“子良,你不认识我啦?”
  “你是……”
  “我是段甫啊!”
  郭子良陡然想起来,这是他高中时代的同学。他拍打着自己的额头,说:“你瞧我这记性!”
  “听说,你考上师范学院了,毕业了吗?”
  “早毕业啦。”
  “在哪儿工作呢?”
  “过去一直在教书,最近生病了,闲着呢。”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段甫。他发现他衣领的纽扣从里到外都被剪掉了,而且做工很粗糙,是用最大针码缝制的。
  “哎,我们三里河中学正好缺一个初三语文老师,正招聘哪,要不你来干吧?我现在在那里当校长。”
  “那可太好了。”
  段甫拉起郭子良的胳膊,说:“走,现在我就带你去。”
  就这样,他跟着段甫走了,一直朝北,不知不觉走出三四里路的样子,出了闹市区,前面出现一条浅浅的小河沟,没有桥。河里放了几块垫脚石。
  段甫回头说:“这就是三里河,水不深,踩着这些石头过来。”
  说着,他伸手来拉郭子良。他的手很凉,郭子良敏感地避开了,垂头盯着脚下的石头,一边小心地踩上去一边说:“没问题。”
  段甫伸手时,露出了里面衣服的下摆。郭子良眼尖,从水面的倒影看到,那好像是一件蓝色的缎面棉袄,没扣子,对襟处是用布带子系着的!他倒吸一口凉气,猛地抬起头来——那不是死人穿的寿衣吗!
  段甫见郭子良站在那里发呆,就拽了拽他的胳膊,说:“你发什么愣?走哇!”
  “你,你里面穿的是……什么衣服?”
  段甫掀起外罩,露出里面的蓝色毛衣,织的是元宝针。接着,他又掀起一层,下面是一件白棉线秋衣。
  “怎么了?”段甫问。
  郭子良把这个阴影掩盖住,“嘿嘿”笑了两声,跨过河去。
  又走了不远,就到学校了。校门前有几棵大松树,把校门遮了起来。绕过松树,看见两扇铁栅栏大门。
  2 
  郭子良糊里糊涂地在三里河中学上班了,教初三(1)和初三(2)两个班的语文课。
  当天,段甫就召开了毕业班教师全体会议,他说:“郭老师除了担任初三(1)班主任,还任学年组长。现在,我们这个班子又齐了,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兑现我们的承诺——毕业百分百!”
  三里河中学的管理实行全封闭式。所有的教职工都吃住在学校,平时不能随意离开,有一套严格的请假制度。
  校园很大,有教学区、办公区、住宿区,还有一个很空旷的操场。
  尽管这个学校和别的学校没什么两样,但是,郭子良总觉得它哪里不对头。
  比如说,教研组并不在一起办公,而是每人单独一间办公室。更奇怪的是,每个办公室的门上都镶着一张房间主人的黑白照片,那些照片都是放大的。惟独郭子良的门上没有。
  由于教师宿舍没有空床,段甫就安排他临时住在办公室,里面有一张简易钢丝床。
  还有,食堂里的馒头都干巴巴的,而且都印着红点,这也让郭子良感到有些古怪,而大家却吃得满嘴喷香。
  更奇怪的是,学校没有电。段甫说,因为费用问题,电业局和他们学校闹矛盾,把电停了,正在交涉。为此,教务科临时制作了一批照明物品。自习的时候,每个学生课桌上都有一盏灯,有的是小玻璃灯,有的用一只小碗或小碟装油,点一根棉花捻儿。学生们就在这蝇头小火的光亮下,刻苦攻读。晚上,校园里漆黑一片。各个教室里透出的光亮,如鬼火一般,昏黄暗淡,摇曳不定。整个校园静悄悄。
  就寝的钟声一响,所有的师生就像听到了防空警报一样,立即丢下手里的东西,匆匆忙忙退出教室,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第一天晚上,大家都回了宿舍之后,郭子良感到了孤独。
  宿舍区被铁栅栏围着,有一个小小的令人压抑的门,有保安把守,那里面似乎是一个禁区。郭子良甚至觉得,他和其他人是隔离的。
  他一个人来到了操场上。操场四周种着松柏,茂密、凝重、阴森,在夜晚,看不见树影,只现出黑黝黝一片。他的全身像被无数冰凌穿透了一样凉。
  正凝神观望的时候,他发现树林前有一个黑影,他无声地忙碌着什么,好像抱着一个水管在奋力灭火,水的巨大冲击力使他微微摇晃,他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其实,他手里什么都没有,面前也空空如也,很像在表演哑剧。
  郭子良轻手轻脚地走上前,看清是仇忠厚。这个人是段甫的外甥,在后勤管理舍务,兼初三(2)班副班主任。
  在这黑糊糊的夜里,在这没有人迹的地方,仇忠厚莫名其妙的行为让郭子良感到有些恐怖
  他在干什么?
  “仇老师……”郭子良低低地叫了一声。
  那个人还在继续无声地忙着,似乎是一个不真实的幻象。当郭子良再靠近一些时,这个人影却飘然一闪不见了。
  3
  郭子良发现,这个学校里所有的人,都似曾相识。
  教英语的是个漂亮的女教师,叫黄菲,也是他的搭档——初三(1)班的副班主任。郭子良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热切中好像还有一丝丝哀怨。郭子良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
  奇怪的事接连不断地发生:
  第二天早晨,段甫发给郭子良一本厚厚的教案,说教学计划和教学进度都在上面,让他拿回去看看,并要求他做好期末总复习计划。郭子良翻开教案,第一页是隶书体的几个大字:向学校承诺,向家长承诺,向社会承诺——毕业百分百,合格率百分百!下面是一行小字:2000年7月26日。
  原来这本教案是合订本,教案的主人是从初一跟到初三的连任教师。而今是2003年5月,毕业班已经到了冲刺阶段,他为什么走了呢?当过教师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谁都不会轻易离开的。
  他仔细翻看了整本教案之后,愈发惊诧:这本教案的主人和自己竟是如此心灵相通!无论是教学步骤还是板书设计,都如自己出手一般!他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个素未谋面的知音!
  他推开教室的门,学生们已经坐好。
  他走到讲台前的时候,班长李放喊了一声:“起立!”
  学生们齐刷刷站了起来,齐齐地喊了一声:“老师好!”
  他点头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将左手伸到讲台的左上角,拿起了一根粉笔,准备讲课了。他是个左撇子,一直用左手写板书。就在他把粉笔拿到手之后,突然打了个冷战:是谁把粉笔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讲台的左上角?是谁如此了解他这个罕见的习惯?
  而且,这些学生的起立和问好都是他的一贯要求。现在,很多教师已经不用这种形式了,而他依然很重视师生之间的这种传统礼节。
  他朝下面扫视了一圈,一张张幼稚的面孔,一双双纯洁的眼睛,都在望着他。他想不出,哪个同学跟诡异与阴谋有关联。
  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总复习”三个大字,然后把印好的习题发给大家,就在门口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这个角度,便于观察每一个学生。
  这个班总共有52名学生。郭子良静静打量着他们的脸,越来越感到,这些孩子好像都是从他记忆中走出来的一样——李放,个子很高,不苟言笑;文娱委员戴离离,长得像日本卡通片里的美少女一样。头上梳着两个小抓髻,抓髻下面飘着一缕长长的散发。大眼睛,小嘴巴,长得十分精巧。宣传委员冯季,小胖子,寸头,前门脸还留几根刘海……
  郭子良对这些学生没有一点的生疏感,甚至不用特意去记每个人的名字。
  4
  下课以后,郭子良来到多功能厅。其他几科教师也在。这里几乎成了他们这个小团队的俱乐部,大家有事没事都愿意聚在这里。
  几个没课的老师正在闲聊。教数学的刘海生是个中心人物,他一脸正经地坐在那里,扫视一下众人,说:“你说咱们老祖宗,为什么把名字都起成三个字的?一个字多简单。”
  “一个字那是姓。”教物理的徐庆义说。
  “那就把三个字的都改成两个字的——你就叫徐庆。”然后,他看了看教体育的李全宝,说:“全宝,你以后就叫李全得了,都三十多岁了,还宝什么呀!”
  李全宝说:“还没说你自己呢!”
  “我就叫刘海,刘海砍樵的刘海,还缺一个胡大姐。”说着他的眼睛溜向生物老师胡淑秀。
  胡淑秀笑着骂道:“老白毛,看我干什么?”
  “你比我大三岁,大就大点儿吧。”然后他怪腔怪调地唱起来,“胡大姐,我的妻!……”
  室内笑成一片。
  刘海生的眼睛又落在教化学的俞老师身上。俞老师叫俞火哉,快退休了。刘海生说:“你也扔了那个姓,干脆叫火哉吧。”
  此言一出,好像突然撞到了一个黑暗的秘密上,大家如同听到了一句什么可怕的咒语,都瞪大了惊骇的眼,脸也似乎变黑了。
  郭子良打量着这些老师,迷惑极了,同时也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惧感。为什么大家听到“火哉”两个字就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呢?
  这时,仇忠厚推开门,对李全宝说:“李老师,下午的体育课别上了,上数学吧。”说完,就关上门离开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大家终于从刚才那莫名其妙的气氛中恢复过来。李全宝冲着门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
  5
  开始,郭子良尽量回避黄菲的眼睛。因为他和她没有任何关系,过去甚至都不认识。可是他发现,他想接近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这天早上,郭子良走过那条长长的走廊,去班里上课,经过英语室时,黄菲开门走出来,她朝他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出去。
  在楼梯拐角,有个四十多岁的女清洁工在扫地。她一眼一眼地朝郭子良看,那表情好像含着一丝丝的惋惜,似乎想向郭子良暗示什么。
  郭子良敏感地问黄菲:“她是谁?”
  “侯淑芝啊。一个临时工。”
  “她也在学校住吗?”
  “不,全校只有她一个人,白天来,晚上走。”
  走出办公楼,郭子良忽然有个想法,那就是把心里的疑惑全部说出来,向黄菲探探底。但是犹豫了半晌,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没有勇气戳穿一层神秘的窗户纸,他害怕突然目击里面的场景。
  中午,大家一起聚在多功能厅,商量照毕业相的事。
  段甫说,这件事学校就不统一了,由各班自己决定。而郭子良认为,毕业相一定要照。黄菲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但是她承诺她来找摄影师。
  果然,下午她就把摄影师找来了。学生们跑来跑去把凳子搬到操场上。段甫坐在第一排正中间,郭子良和黄菲坐在他两边。
  摄影师把一架老式照相机支好之后,就把头钻到了黑匣子里去捣鼓,一会儿,又把头伸出来,朝郭子良喊:“郭老师,身子坐正一些!”
  郭子良正了正身子。
  摄影师再次把头钻进去,看了一会儿,又钻出来,朝郭子良喊:“郭老师,把眼镜往上推推,反光!”
  郭子良就朝上推了推眼镜。
  摄影师把头伸进伸出几次,终于喊了一声:“好了,注意!”然后,把手里的胶皮囊一捏,只听那黑匣子“咔”的一声响,接着,摄影师笑吟吟地对郭子良说:“郭老师,好了!”
  郭子良感到有些奇怪,几十个人照相,而那摄影师只盯着他一个人,好像给他照单人相似的。
  临走时,摄影师说一周以后到照相馆来取相。
  晚上,上完了自习课,郭子良返回住处。
  他的办公室在最里头,走廊狭窄而幽暗,他的脚步声显得很响。
  两旁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黑白的标准头像一字排开,静静注视着他,十分人。刘海生,徐庆义,李全宝,胡淑秀,俞火哉……
  他昂起头,故意不去看那些照片。
  走着走着,他的鼻孔里突然钻进了丝丝缕缕的难闻气味。他慢慢停下脚步,仔细嗅了嗅,好像是一股燎猪头的味,还掺杂着腐臭。
  这办公楼里不可能有人燎猪头啊!
  他警觉起来,壮着胆子凑近各个办公室的门缝,使劲抽动鼻子,似乎每个门里都有这种味道。那些照片上的人依然死死盯着他。
  他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大口大口喘气。
  他感到这所学校越来越怪异,像一个醒不来的噩梦。
  他想到了两个字:走人。远远离开这里,回家去,那么不管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祸及自己了……
  可是,他又放不下那些无辜的学生。
  6
  这天下班前,郭子良召集年级的几

下页(1/3)
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