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30 on 21:23

  忽然想起来,自己看了这么多故事, 其实自己也有很多的故事, 有的是有点灵异的,有些不是,却是很感人的。 这些都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和我身边的故事,发生在2000年的九月到十二月之间。

  我还想在这里表达的,就是很多人都看鄙视殡葬工人,认为他们低下,又着着很肮脏的工作,我希望让大家知道,他们(我们)的工作,是很崇高的,以至于没有修养的人根本不能理解这种崇高,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都工作在生命的终点站上。

  我的表达水平可能会差,不过我尽力,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这些都是真的,我从来不骗人。

  2005-05-30 on 21:58

  1,工作的第一天

  2000年九月,是我去殡仪馆工作的第一天,头一天,馆长就给我和另外同去的两个女生,讲在这里工作如何如何苦,如何如何累,还‘大义领然‘的说,“来这个工作,要过三个关,第一关,就是死人关。。。。(后面两关不记得了哈)”我当时就觉得这个馆长真XX没水平,不但没有风范,感觉还故意在那里吓人。我知道我是一定会在这里工作了,所以我来了,就不想要退缩,从来如此,所以,我不怕。

  当时我是一个中专毕业生,本来说毕业要分配工作的,被骗了,于是回到家,打算进政府工作,可是那个局长也搞怪,说什么,要来局里,就要先到下属单位煅练,我就不得不去殡仪馆了,妈妈爸爸都觉得很对不起我,但是为了以后能进局里,我只能忍。女孩子,他们希望我能平安幸福的过一生,就够了。

  我到了“殡仪组”, 是专门负责为死去的人做司仪的工作,包括写挽联(这个我拿手,毕竟我的书法只差两级就是中国顶级水平啦,哈哈哈),摆放花瓶,花圈,为死去的人化妆,换衣服等等。。。当然,还有打杂做清洁的小事情,当然是由我这种小喽喽来干了。

  在听完工作介绍以后(都是些体力活,真受不了)我去看了一场哀悼会,近距离看到了一个死去的老爷爷,当时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可能麻木了没感觉,毕竟我当时才17岁。

  一天下来,满脑子都是哀乐的声音,哭的声音,还有那种福尔马林的味道,这种味道,还会在将来陪我度过接下来的三个月时光,当然,还有我18岁的生日。

  2005-05-30 on 22:37

  2,凋谢

  没想到进馆里的第二天,我就碰上了我这一生以来,绝对不会忘记的一张面容。

  她是一个女孩子,(名字我记得,但是这里就不说了)当时应该是19岁,是车祸死的,出事的时候,她坐在一辆桑塔那的附架使,车子一撞,车门可能没有关好,她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当场死去,我想当时她应该轻的像一只蝴蝶,在空中划过。

  (在这里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坐车上一定要系保险带,不要在车上打闹,大家都认为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 其实当事情要发生的时候,没有人可以control。)

  2005-05-31 on 02:44

  6,发生在眼前的碎尸案

  我们再杀回去,讲点吓人的故事

  杀人碎尸,想必大家都常常听过,恐怖电影里常用的东西。不过真正见过的人,应该不多了,也都是一些围绕着这个工作的人,当然,除非你就是凶手。

  在看到尸体的真面目之前,我只看到了。。。。。。虽然不好,引用当时同事们说的话,就是来了一个“冬瓜人”,我很奇怪什么是“冬瓜人”啊?从来没有见过,于是我就很找死的一阵风冲了过去看,结果。。。。刚开始还没看出来是人,仔细一看,其实只能说是个身体,没有头,没有脚,没有手,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身体,的确很“冬瓜”。周围有很多人,有法医和警察,然后就是工作人员,和我这种看热闹的小喽喽。大家都在议论,说凶手真残忍,把人杀了还分尸,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找到这个躯体的。

  过了一周,传来消息说,死都的其它部分找到了。(不想说人家是“冬瓜人”了)又是一阵风,我冲了过去。看到警察正把这些肢体从一个很恶心的大麻袋里拿出来,具说这个麻袋是在河边发现的,里面装有很多木屑混合着,肢体以经泡得发肿,并且变成紫色了。

  警察拿出肢体,放在地上用清水冲洗,冲干净一个部分,就摆放在地上。(由于身体在之前以经拍过照片,被烧掉了,所以只能用这些肢体,大约摆成人形的样子)手和腿脚都被分成两份,最后是头。她是一个长发的,大约不到40的女性,她眼睛是睁开的,脸肿得很圆,和照片上一点儿也不像,还是紫色的。为了方便,她的头发被剪短了,然后继续冲洗,冲洗的时候,我就蹲在她旁边看,离我只有一尺多的样子,看得很清楚,当她的头在地上转来转去的被洗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晕,不过不吓人,因为不是我杀的,真PF凶手,他真变态)

  记忆很深,好像凶手到最后也没有消息,我觉得像这种事情多了,多得是的案件都没有办法破。希望科学再先进点。

  (注,看了我这些故事,各位一定不要觉得我是变态啊!!!我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女子。。。。 )我想告诉大家,这种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根本没有电影里那么精彩刺激,或是看着好玩,它们是残忍杀害的生命,它们发生的时候,不是在开玩笑。

  2005-05-31 on 03:11

  7,爸爸让我再看你一眼

  一想到这个故事,我就有点难过,是一个初中的女生,她的爸爸因病去世了。

  我们有一个告别室,就是在火化之前,所有的亲人朋友,可以站在告别室前面,隔着窗子,目送死者进入火化炉。这是一个很残酷的地方。你看着自己爱着的人,一点一点,越来越远,最后机床一动,这个人就将化为尘土,一切就只有记忆了。

  那个时候,我以经不在“殡仪组”工作了,我被调到了“车间”也就是专门火化的地方,都是些体力活,(至于怎么烧,我学习过全过程,但是因为太弱小,没办法实践,就从来没试过,关于到行业秘密,在这里就不提了)我当时调过去,是因为我普通话讲得好(以前在中专,同学来自全国各地,讲了三年普通话)所以让我去后面广播。 广播的工作就比以前轻松多了,我不用把那些很重的花瓶从一个房间抬到另一个房间,不用做粗笨活了,只需要拿着他们传过来的记录片,广播说,请XXX的亲属到XX室参加告别仪式,请XXX的亲属到XX厅收敛骨灰等等,还有一些杂杂的内容,什么找人找车的,这里面全是男同事,只有我一个小女生,所以很受照顾)

  那天来了很多人,都是来参加这个中年男人的告别式的,我站在室内看着外面的人,那么多哭泣的面孔,发现里面,有一个好小的女生,哭得特别凶。她一边哭一边叫到,我要看我爸爸,我要看我爸爸。。。但是旁边的人都不让她看,可能怕她太过伤心吧。可是她像疯了一样,死拖着要向前去看,一边大声哭闹,都被她的亲人拉到后面去了,在火化前的几分钟,弄得告别室里乱七八糟。她的叫声让我心都碎了,我完全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做点什么。。。这个时候我一个同事忍不住了,毕竟是个男人,胆子大一点,声音也粗一点,他走上前去,对着那帮人大喊:“你们就让人家看一眼吧,如果不看这一眼,她会一辈子遗憾的!”他说得对啊,她的爸爸是病死的,也没有什么吓人的地方,能看爸爸最后一眼,一定是她最大的希望,也许真的会挂念一辈子啊。。。 可惜,我们的话,是不管用的,一直到最后,她都没能看上这最后一眼,没能对爸爸说最后一句话,我真的有点讨厌她的这些家人,虽然是为她着想,其实并没有做一件对的事。

  小时候觉得爸爸好高大,好强什么都懂,有的时候又好凶会骂人打人,再大一点,觉得老爸还是不行,也有很多不懂的,也有笨的时候,觉得自己才有新的思想,于是有的年轻人就和爸爸吵架,生气,其实完全没有必要的,爸爸坚持他的想法,你坚持你的,都没错,只需要不要太年少轻狂,爸爸说的不完全适合这个时代,但是却仍是有一定道理的,有道理的听听,不适合的,我们也应该尊重。 因为当你老了,你爸爸早以去世的时候,你会感叹说,我的父亲真是一个伟大的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2005-05-31 on 03:37

  8,就交给你们了

  上面讲了关于爸爸的,接下来还是讲一个和妈妈有关系的吧。这是一个普通的故事,一个老妈妈因为年老,很安详的去世了,没有痛苦的。

  她有一个很孝顺的女儿,女儿也有40岁了吧,很有涵养,不像大部分死者亲属那样,视我们是下等人,远远避开我们。当时老妈妈被安排进了一间小屋,放着很多鲜花在她的周围。(说一下,这里我们大都用菊花的,所以,送人的时候,不要选错花哦)那还是我在“殡仪组”时候的事,那天不忙,人很少,老妈妈被送过来,暂放几天,悼念会和告别式是过几天才安排进行的,当时我闲着也是闲就,就跟着他们去停放遗体。看着老妈妈被小心的放进水晶棺以后,她的女儿一边叮嘱着工作人员若干事项,一边不停的说:“妈妈是个好人,是个好母亲”“真没想到她这么快点离开我了”等等。。。之后她忽然发现了站在旁边的我,本来我看着就小,加上当时穿着背带裤(汗一个),就更小,于是她说:“你是哪家的小孩,到一边儿玩去吧,这没什么好看的。” (再汗)我说对不起,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于是指了指胸口上的一块工作牌。

  她惊讶极了,(我习惯了,很多人在看到我后,都很惊讶)然后她马上很高兴,她说:“太好了太好了,把妈妈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她这句话的份量很重,我忽然间感觉到自己肩负着一种责任,我知道她怕那些看起来粗粗的男工作人员工作不够小心,我真的很高兴她这么相信我。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最后很不舍的离开了。

  我一个人看着水晶棺里的老奶奶,很慈祥的样子,她真的是个好妈妈,我能感觉到。

  2005-05-31 on 04:10

  9,我的耻辱

  在这样的地方工作,被骂是家常便饭,动不动就有人骂你,这些人有的是因为亲人死了太过伤心,没有地方发泄,有的,是因为太难受于殡仪馆这种黑色死亡的压抑感,而有的,只是想显示他们的比我们更高尚,他们没有做这样“低下”的工作。(当然,这种人其实最恶心)

  我从来都是保持无所谓的态度,不会和这些自认为更有修养的人计较。 但是,有两次我记得很深刻。一次是国庆节的文艺活动,另一次是恶性侮辱事件。

  第一次的国庆节文艺活动,我是两名主持人中的一个。我本人最不喜欢参加这些活动,所以当时也是相当痛苦的。(不过那几米长的画是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每天下午画出来的,这个我很喜欢,也可以摆脱累人的工作,在工作间里画画,并且可以随意使用各种美术用具)好不容易主持完节目,我觉得难过极了,因为我没有准备过,所以说错好几次,还是我生平第一次主持节目(不管在哪里),我虽然不在意,但还是少少对自己有些不满。 我们馆里请来了记者,我竟然听到记者发表言论说:“真没想到现在的殡葬工人还有这个水平,组织这样一个文艺会,真是很了不起了!”我当时就差点没从桌上摔下来,天哪,他这也太看不起我们的水平了吧,虽然我当时只是中专毕业,但至少书法绘画,还是有资本的,书也看过不少的,当时真想去扁他们,当然,我是“淑女”嘛,想想就算了,还是没出手滴。哈哈。

  第二次就不爽了,是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那天天气不好,也许人心情也不好。存房的大姐又不在。我和我的好友同事当时在帮一位中年女人办存放手续,她的妈妈刚刚去世了。我的同事在填写表格(她的字漂亮嘛),我在边上看,那个女人也轻轻的回答我们的问题。结果她的老公这时候来了,想起这个人我就恶心他,他在外面等了一下,就不耐烦的按喇叭,大叫到,快点快点,女人只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我心想,这个老公是怎么当的,自己妻子的妈妈死了,多多少少,应该更加温柔一点,体谅一下这种悲伤的心情他,他还大呼小叫的。大家不管他,继续工作。结果他更夸张了,大吼到:“你们

下页(1/6)
6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