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生活在一个想象的空间里,有人称那个想象的空间为异度空间,里面充满玄妙、虚幻和绚烂。只是,如果有一天,当我们再也无法区分现实和虚幻的时候,我们就会走向崩溃的边缘……

  1

  从HongKong返回的飞机上,我思考着寒假论文的写作思路,论文的题目是:谋杀的动机分析。我在想,也许无数犯罪心理学家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探究到罪犯犯罪的最终动机,但是,在很多时候,罪犯真的会有犯罪的动机吗?就好像杀人的人真的会有杀人的理由吗?

  一场寒流,使飞机被迫降落,所有飞机上的乘客都被安排在中途一个小城的旅馆里暂住,也许一天后,我们要改乘火车离开。

  晚上无聊,我上网上打开MSN,呵,竟然遇到了方诺。我像是遇到救星般,开始飞快地敲击键盘。

  “方诺,你们法医系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奇闻啊?我搭的飞机遇到寒流被迫降落,我被困在一个小城!好寂寞啊!等你说说奇怪的案子来解闷呢:)”

  “小叶,你好可怜啊:(好吧,给你讲个够劲儿的个案!”

  “你们法医系这一届是大五,应该开始实地实习了!”

  “是啊。昨天郑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介绍了一个溶尸奇案!”

  “哇塞!溶尸啊!”

  “这可是我听到的有史以来最干脆利落的处理尸体的方法!男死者被一种很强劲的化学药品浸泡过,所以整个肉体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彻底地溶化掉,最后只剩下一副骨架。”

  “可是,我知道,应用电脑的对照技术和容貌还原技术,以及和失踪人口档案的对比,确认死者的真实身份,应该是有可能的啊!”

  “这个厉害就厉害在,那种被制造出来的强烈的化学制剂,已经把人骨给侵蚀变了形,而且完全破坏了人骨的骨制。所以,法医们既无法确定死者的身高身形,也无法确定死者的死亡年龄。”

  “哇!你没说错,这个个案真是够辣够狠的!”

  “看来处理尸体的人一定是对于化学非常了解,甚至是精通的。”

  “那你们现在想到更好的办法来确定死者的身份了吗?”

  “还没有,现在只知道,那副骸骨是在一年前左右被挖出来的,但是,到底死者死了多久,还无法找到科学的方法来鉴定。”

  “方诺,你知不知道,处理尸体的方法到底有多少种呢?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呢?”

  “哇!你要杀人吗?”

  ……

  和方诺在网上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方诺就吵着要去写他的解剖报告了。我下了线,起身去旅馆的大厅里转转。

  旅馆虽小,大厅却布置得很别致,音响里传出优雅的音乐,让旅途中浮躁的心平稳安逸。

  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很帅气的男孩子,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在跟坐在对面的一个女孩子说话。

  我走了过去。

  2

  “喂!给你出一道推理题来看看你是不是够聪明吧。”女孩子操着一口不太地道的国语。

  “好啊。”男孩子微笑着,但是他的脸色却是不太好,很苍白。

  “有母女三人,母亲去世了,举行葬礼的时候,妹妹遇到一个男人,并深深爱上了他。葬礼之后不久,妹妹就杀死了自己的姐姐。现在请问:妹妹为什么要杀死姐姐?”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想再次见到她爱的男人。只要杀了姐姐,再举行一次葬礼,她就可以如愿以偿了。”我就站在他们两个身边,微笑着回答女孩子的问题。

  “天啊!你居然一下子就说出了答案!”

  “是啊,我还知道这是一道非常厉害的测试变态杀手的心理测验题。能够说出答案的人是具有变态心理倾向的人。”我终于找到机会小小炫耀一下我的专业技能。

  “这道题之所以能够测试出变态心理倾向,是因为它折射出变态杀手把人的生命价值看得极低,对于他来说杀人和无聊的时候唱一首歌,看一部电影来打发时间没什么太大分别。”顺着声音看去,居然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正向我们走过来。使我惊讶的是,他居然如此精通犯罪心理学。

  “你好,我叫萧维洛。犯罪心理学博士。”年轻人好像看出了我的惊讶,特意解释给我听。

  “原来如此!你好,我叫叶欣。东方大学犯罪心理学大三的学生。”我欣然与他握手。

  “那你应该是我的学生了。我这个学期受聘到东方大学心理系犯罪心理学专业任教。”

  “可是,老师,您看起来真的很年轻啊!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未来的老师。”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老师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很大的皮箱。

  “老师,您快休息一下吧。”

  “你们都是东方大学的啊!太好了。我叫美穗,从日本来的交换生,和我同来的还有我的同学巧子,我们来中国学习中文。”女孩子非常欣然地和我们打招呼。

  “怪不得你的国语说得有些奇怪呢。”那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在搭话,“哥,怎么才把皮箱买回来啊。”

  “萧老师,原来这个是你弟弟啊!”

  “他叫萧维阳,正在读高二。”

  我,萧老师,维阳和美穗,我们四个一起聊了很久。原来我们都是搭承同一班飞机的乘客,都因为天气的原因而被迫困在这里。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原来美穗就要在我们东方大学附近的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汉语,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巧子。而萧老师呢,今年才28岁,从公安大学毕业后,又去了美国进修,一年就取得了博士学位,还在那边做了两年的访问学者,现在要到我们学校任教。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已经在国内外的知名学术杂志上发表过多篇论文,取得了很高的学术成果。维阳非常聪明,属于高智商那类的孩子。

  已经很晚了,差不多晚上11点多了,我们四个人也准备回房间休息了。

  “美穗,你怎么总是看表啊,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我边起边问美穗。

  “是啊,都这么晚了,巧子怎么还不回来啊!我们一起吃完午饭之后,她说要出去逛逛,而我就回房间睡觉去了,直到现在也没看见她回来。”美穗很焦急。

  这时,美穗的手机短讯响了。

  “原来巧子已经回房间休息了,还叫我不要打扰她。”

  “晚安!”

  “晚安!”

  3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通知,我们这一班乘客要改乘火车离开这个小城。上了火车才发现,坐在我旁边的人居然是美穗。

  “嗨!美穗。”

  “嗨!叶欣。”

  “你的朋友巧子呢?”

  “别提了,她这个人总是很任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刚才发了短讯给我,说还要在小城住起天,因为小城有很多艺术品,也有一些古建筑,她就先不回去了。今天早上她跑去看风景了。”

  “那你就不用为她担心了,过两天她会在学校跟你会合的。”我安慰着美穗。

  “劳驾让一下,让一下。”萧老师和弟弟正从火车拥挤的人群中挤过来,萧老师手里还提着昨天买的超大的皮箱。真巧,萧老师和维阳就坐在我们对面。

  萧老师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很重的皮箱抬到行李架上去,嘴里还念叨着:都怪维阳,昨天下午买了那么多东西,把这个皮箱都塞满了,怪沉的。

  火车启动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已经开始谈得热火朝天了。当然谈得最多的话题还是我们的专业。

  “萧老师,维阳都买了什么好东西啊?那个皮箱好像很沉的样子噢!”我笑嘻嘻地问。

  “说到皮箱,我倒想起来一年前我去美国留学时分析过的一个案例啊。”萧老师抬眼看了一下高处行李架上的皮箱。

  “很特别的案子吗?”我满怀期待地看着萧老师。

  “是啊,那个案子最特别的地方是凶手杀完人之后运尸的方法。他出生在美国纽约的贫民区,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做环游世界的旅行,但是由于出身卑微,再加上童年时代受到继父的虐待和侮辱,所以导致成年后的变态心理。于是有一段时间纽约出现了一系列失踪案,后来经过漫长而艰难的取证和调查工作,才发现一系列连环杀人案原来都是这个有着变态心理倾向的年轻人做的。”

  “那他运尸的方法到底有什么特别呢?”美穗在旁边开始迫不及待了。

  “他喜欢旅行,并且每到一处都要杀死一个人,然后把尸体肢解,用他随身带来的保鲜袋和抽气机配合,再把一小块一小块的尸体装到保鲜袋里,就像我们平时保存鲜肉一样,把袋子里的空气用抽气机抽干,里面的肉质就可以保持不腐烂。他最后会把制作好的‘鲜肉’放到他的大大的旅行皮箱里,一直带在身边,无论做飞机还是火车。”维阳说得头头是道的。

  “怎么维阳也了解得这么清楚啊?”我很是惊讶。

  “因为我很喜欢哥哥给我讲一些特别的案例啊,很有趣的。”

  “所以,后来那个连环杀手就被称之为‘旅行杀手'或者‘皮箱杀手'。而且由于他处理尸体的方法很不容易觉察,所以他在几年里一连杀了八个人也没有人发觉,只是那些被害者都神秘失踪而已。”萧老师说到。

  “那他的环游旅行简直就是一个杀人旅行了!真是既刺激又恐怖啊!”

  ……

  我们一路上聊得真是很投缘啊!

  终于到站了!下车的时候,我看萧老师那么费力地抬着那个大皮箱,就主动献殷勤帮他一把,毕竟是我的老师嘛。谁知,一不小心,手被皮箱底部的一个扣环给划了一下,血一下就流了出来。萧老师还很不好意思,连忙帮我看伤口。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口子而已,血却流了不少,红乎乎的一片。哎!在老师面前,我真是不给自己撑门面啊。

  4

  转眼,开学两个月了,我和萧老师不仅是很好的师生关系,而且在私底下还是很好的朋友呢。我和BF林邈也同时成了萧老师家的座上客,原来林邈的主治心理医生医生居然是萧老师大学时的学长呢!而且我们在火车上遇到的美穗居然和我的好朋友青竹是同一个系的同学呢,她们都在师大中文系主修中文。更令人惊奇的是,维阳竟是青竹弟弟的是同学。只是青竹的弟弟多年前失踪了。这世界有时就是这么小,总是能遇见和自己有关系的人。

  生活还是在平静中慢慢流淌,而惟一让人不安的是巧子的失踪。在小旅馆和火车上时,美穗就一直在担忧巧子,当时巧子也发过短信给美穗,我们一直以为,巧子只是有些贪玩,很快就会回到学校读书。可是自从小旅馆一别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巧子的消息,也再没有人看到过巧子。后来美穗还报了案,但是警察局至今没有任何关于巧子的消息。

  这天是维阳17岁的生日。萧老师约了我和林邈一起给维阳过生日。同来的还有美穗,青竹,陈医生和我的表哥黎威。表哥黎威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他们队里不久前聘请萧老师协助破案。而身为队长的表哥当然也就和萧老师成了同事兼朋友了。

  我们一大群人聚到一起,决定吃火锅!因为吃火锅的氛最热闹了!

  “大家要多吃一点啊,这些好吃的东西可是维阳亲自采购的,还买了那么多酒,大家今天不醉不归啊。”萧老师今天情绪非常好。

  我坐在一边漫不经心地随便吃了口菜,我不太喜欢吃火锅,因为我向来不喜欢吃牛肉和羊肉。可我又不能说,如果说了,难免会破坏情绪。我索性张大眼睛四处打量萧老师的家。虽然来过好几次了,但是还难得有这个空闲的机会可以好好观察一下萧老师的家呢。

  萧老师的家布置得很特别,100多平米的房子,后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园子,萧老师还在里面种了一些花花草草的。不过最吸引人的是客厅的一角摆放了一个很高很大的花瓶。花瓶口几乎要顶到房顶,足有两米高。花瓶上画着唐代仕女图,古典而华丽。

  “最近有没有什么棘手的案子啊?”萧老师一边吃着火锅,一边和黎威表哥谈论着。

  “还不是那个断指案啊。一个老伯,拣垃圾的时候,居然在垃圾箱里发现了一只残缺不全的人的手,指头都被砍断了,零零落落的。”

  “喂!萧老师,你们就不要再说工作了,今天是维阳的生日,我们的小寿星可要等不及吹蜡烛,吃蛋糕了。”邈一脸欢喜地建议到。

  “好,在吃蛋糕前,维阳去从冰箱里再拿些肉片来。”萧老师吩咐道。

  大家今天都很高兴,吃了很多东西,尤其是肉,每个人都大吃特吃到脸发红。

  在要离开的时候,我、邈和青竹因为顺路,所以一起走。我忽然发现,青竹有些失落。

  “青竹,你怎么了,我觉得你好像有些心情不好啊。”

  “是啊,你看出来了?今天是维阳的生日,我还记得当年维阳和我弟弟青鹏在一个班读初中,他们两个是很好

下页(1/3)
38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