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故事还得从我说起,我是一名自由工作者,当然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我是一个通灵者,说白了就是能和鬼魂交流的人,我平时的日常收入就是靠帮人驱鬼所赚,当然我是以理服鬼,必要的时候也会动用武力的,故事是发生在我在XX市的XX大学的时候。

  早上我和平常一样8点起床,当然第一节课当然就会迟到,所以我并不着急的洗漱完事之后,漫步在校园内,前往食堂用早餐。

  当我走到学校的运动场的时候,看见警车和救护车呼啸而过,我感觉到出事了,我随着警车的警笛声,来到男寝,一打听我才知道,原来昨晚有一个男生,在寝室睡觉的时候突然猝死,今天早上这名死者的室友发现他没来上课,回寝室叫他的时候发现身体已经发冷。

  没过多长时间,校方就把这件事当成一件普通的事处理了,校方也通知了该学生的家长,来拿走他的遗物。

  事情本已经过去了,可就在大家把这件事淡忘的时候,有一个很美丽的女孩来找我。

  那天我上完课,来到食堂一个偏僻的桌子坐了下来,看着《易经》,正当我看着入迷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问我

  “你是天赐吗?”

  我抬起头看见了一个很美丽,很清纯的女孩,因为我根本对男女之情没有任何感觉(至少是那段时间),所以我并没有多想什么,要不我一定会以为我走桃花运了!

  “没错我就是,请问你是?”

  “哦,是就好,我叫雪,冬天下雪的雪,今天找你来我有事求你。。。。。”

  很简单的介绍,但是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我爱过的一个女孩就是叫”雪“。。

  “有事求我?是不是遇见那种东西了?”

  “你怎么知道的?”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好像看见了怪物一样。

  “找我来不是看风水,就是遇见了那种东西,要不找我来干嘛?难道让我当媒婆,介绍男朋友,呵呵···说吧怎么回事,一会我还有事。”

  ”哦,这样啊!”雪听完我的话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喝了一口水,对我说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死去的那个学生,叫陆,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是大学认识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前几天我父母来学校看我的时候,撞见了我们在一起,我父母当时,就强迫我和他分开。。甚至,恐吓陆要是在和我在一起就让校长把他开除了。。。。”

  “又是一个财大气粗的角,等等,让校长把他开除了?这么大的势力?莫非一直传言的和学校校长的儿子有指腹为婚的人是你?”

  “没错就是我,对不起,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断我。。”我眼前这个女孩有些气愤的说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继续吧!”

  “恩,接下来就是他死的事你也该知道了,那天早上,在案发现场我就看见了你,因为警方调查的结果是伤心过度而死,为什么伤心过度,是因为他知道了我和校长的儿子的事,所以。。。。。其实我也很难过,但是我也无能为力,毕竟我已经和校长的儿子发生过关系。。。“

  “好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完全和外表不符”我心里默默的想着,真替那个哥们不公。

  雪继续说道“本以为事情结束了,可是就在前几天,在陆死后的第21天,也就是”三七“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说到这,雪本来粉红的脸蛋,立刻变的煞白。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陆回来复仇了。

  雪渐渐的平复了心情,对我说“一说到这我就感到害怕。”

  “那天晚上我下完课,和校长的儿子也就是雨,吃过晚饭,我和往常一样,去了自习室去看书,一切看上去很平常,和往日一样,可是就当我收拾书,准备回寝室的时候,怪事发生了,首先是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当时自习室还有几个同学,我也没有害怕什么,我以为是雨的电话,当我接通电话的时候听到的声音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声音,仿佛是来至于地狱。。。那个声音对我:说,还记的我吗?雪,我是陆,我好爱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呵呵呵呵。当时我吓的尖叫起来,后来就不记的发生什么事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学校的医务室,雨在我身边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如实的说了出来,雨对我说:没事,都是你的幻觉,没事的。可是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幻觉,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的,当我已经把这件事淡忘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首先是我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怎么看也看不好,我的母亲成天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不要带我走,求求你了。现在雨也失踪了,我很害怕,我怕下一个就是我。。。。。”说完,雪哭了起来。

  我沉思了一会,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这么对陆,你们觉得我会帮你吗?”

  雪有些失望的看着我,然后对我说”求求你,帮帮我,我知道对不起陆,但是我真的很害怕,我还不想死……。”

  我看着一脸泪水的雪,突然有些心软。

  我想想了说道“人死之后,有的会去投胎,有的会因为留恋人间的事情,迟迟不走,而陆,就是因为放不下这件事,才不去投胎,现在他的心里,对你有爱,对你又恨,所以他对你身边的人下手,而迟迟没对你下手,不过,看来他的怨气还没有消,要不你的父母和你那个男朋友应该早就没事了,看来他还会有动作的。”

  “啊!那我该怎么办?求你救救我,帮帮我把,我不想死啊”说完雪,又放声大哭,两次哭声,已经吸引了很多学生的注意。

  为了结束这尴尬的场面,我对雪说道”鬼魂最厉害的时候就是在‘七七’以前,如果他真要你的命的话,会在这之前动手,我会尽量在这之前想办法救你的,所以你现在先回去,从现在开始,不要单独外出,尤其是晚上明白了吗?”

  雪看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当她刚要起来离开的时候,我叫住了她

  “你把这个带着,这个护身符是开过光的,也许关键的时候会救你的命,记住一定要随身携带,包括洗澡的时候”

  雪接过我给的她的那个护身符,死死地攥在手上。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渐渐的感觉,我有些后悔,后悔不该接这个事,因为我感觉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也没办法。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努力去做,谁让我一是男人了,说道要做到啊。

  看着窗外渐渐黑了下来,我合上放在桌子上的书,闭上眼睛回忆着刚才雪对我说的话,就在这时,我听见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你不要多管闲事,我不想要你的命。

  我猛的回过头,看着后面,差点把后面的那两个女孩子吓的哭出来,我缓了一下心情,慢慢的站起来,心里说道:我没去找你你倒来找我。好,我陪你玩下去,这件事我管定了。

  我决定首先去陆的寝室去看看,这就叫做不如虎穴焉得虎子……

  我站起身子,大步的走出食堂,虽说现在是夏季,但是一出食堂,我就感觉到了一阵凉风,不应该说是一阵阴风向我吹来,即使在炎热的夏季,我也吹出了一身冷汗(虽然我是一个通灵者,但是毕竟我也是个人,害怕是常情)。

  事不宜迟,我决定不管遇见什么情况,今天这趟虎穴我必要要闯一闯。

  到了陆的寝室楼,我托关系进到了案发现场,也就是陆死亡的那个房间。

  陆的寝室和其他的寝室在构造上没什么区别,也是4张床位,上面是睡铺,下面是电脑桌。不同的就是,在陆死后,这个寝室就已经没人住了,到处落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我进了门之后,我并没有开灯,之所以我没有开灯,一是鬼怕见到光,开灯的情况,鬼魂不敢轻易出现,二是一个刚死过人的房间,长期没人主,突然亮起了灯,我怕不知情的同学吓死,那我就是千古罪人了,毕竟我是托管新偷摸的进来的,能不让别人发现就别发现了。

  我仔细的常看陆的房间,据了解陆的床位是靠在窗户右边的第一个床位,我爬上陆生前睡过的床铺,看看能发现什么线索,看看陆到底想干什么,。

  有的读者会问:"为什么你要去陆的寝室呢?"

  我在这里解释一下:一般人死后,会因为某件事,没有解决而留在人间,不能投胎,这样的魂魄,我们就管他叫做孤魂野鬼,而这样的魂魄,最会出现的地方,就是他死去的地方,通常我们把他叫做"回魂地",当然也有特殊情况,这次来陆的寝室,说实话我还真不想遇见陆,毕竟我还不知道陆的怨气有多大,我有没有把握收了他。

  言归正传,刚到陆的寝室,一切都很正常,四周也很安静,当然指的是我所在的房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当我一无所获,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陆的桌子上有一个大大的手印。

  我慢慢的走过去,仔细的看着那个手印,桌子上,厚厚的灰尘上,赫然的印着一个鲜红的手印,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鬼手印,那么这说明陆已经回到这个房间了,因为我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手印。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倒霉,怨鬼当中,如果,遇见能印出血手印的鬼,那说明这只鬼的怨气太重,就是十个像我这种水平的通灵者,也难以应付。虽然我是经常和鬼魂们交流,我的家族世代拥有这种能力,但是在没带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冒然的与一个怨气这么强的鬼,正面交锋,我也是九死一生。

  我的直觉我的大脑告诉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否者,有可能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祭日了。就当我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背后已经站着一个人,那就是陆。

  我没有着急的转身开跑,而是闭上眼睛,慢慢的向后退去。鬼是没有实体的,即使你撞上了他也会像撞到了空气一样,之所以我要闭上眼睛,是因为我不知道陆现在变成鬼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别没被他害死,反到被他吓死,那我就是太冤枉了,当我慢慢的退到门口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身体已经慢慢的麻木,四肢完全不像我的一样,根本动态不得,照这么下去,我想我的魂魄会慢慢的离开我的肉体,到时候,我必死无疑。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吗?要不是把那个定魂项链给了雪,我也至于这样。

  就当我绝望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身上还带着一张"驱鬼符"虽然不是什么值钱法器,但是也能够救我一命。

  我集中精神,渐渐的把麻木的感觉驱除掉,等到一恢复,能动的时候,急忙从兜中拿出"驱鬼符",咬破自己的左手食指,把血涂到符上,贴到门上,然后迅速的打开门,飞一般的离开了陆的寝室,还好我的血加上"驱鬼符"暂时的把他困在了房间,但是我还是飞快的离开了那里,当我出寝室楼的时候回头望了望,我死里逃生的那个寝室的窗口,黑洞洞的窗口,并没有什么特别,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第一次和陆接触,我就在黄泉路上路上溜达了一圈,看来这件事真的很棘手……。

  从陆的寝室出来后,我看了一下时间,9。17分,我看时间还早,我就决定去我在这所大学的一个朋友那,当然我这个朋友也是一名通灵者,我觉的这件事我应该找个帮手了。

  介绍一下我这个朋友,我这个朋友,和我一样是一名通灵者,如果说我是先天有这种能力的话,那么我这名朋友,就是那种后天自学成才。他真名叫做紫晓,看名字像是一个女孩,但是他确实是一个足足有120公斤的胖男人,因为他很胖,所以我们都叫他胖子,他因为和我一样,成天和那种东西接触,也很少有朋友,所以我们就臭味相同,成了很好的朋友,甚至是生死之交。

  不一会,我来到了胖子家楼下,他所住的房子离我们学校并不远,也就是走路5分钟。

  到了楼下,我先打了个电话,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在家,免的浪费我体力和时间爬上15层的高楼。

  电话接通了,确认胖子是在家,我便上了楼,一进他的屋子,我就又闻到了那股很浓的檀香味。

  “你怎么今天有时间到我这来?”胖子把我请进屋子后味道。

  “哦,是这样的,我今天接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这件事害的我差点把小命丢了。”

  “噢?让你把小命丢了?快说说是什么样的事?”

  胖子和我一样,一听这样的事,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我喝了口胖子给我的可乐,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等我讲完之后,胖子的双眉,紧锁在一起,思考着刚才我说的话,过了一回,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对我说:“这件事真的很棘手,首先你有灵光护体,按道理说那个东西是不能靠近你的,更别说能通过大脑给你传话,第二,是鬼手印,一般的鬼魂,能留下的也就是普通的黑色的手印,而这个却留下了血手印,说明他怨气真的很重,第三就是,他竟然能把你的灵魂锁住,差点要了你的命,看来他的怨气实在太重了,说句不吉利的话,你要是在查下去,

下页(1/3)
31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