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真的有鬼呀!”

  阿惨神秘兮兮地对我说。

  阿惨是我的同事,长得很瘦,经常会说些神神怪怪的事给我听。

  阿惨本名并不叫“惨”,只是一来他整天一脸惨象,二来在他身上老是发生一些惨事,一来二去,大家都忘了他的本名,都叫他“阿惨”了。

  阿惨的运气确实不好。

  比方说有一天,我们一帮人一起下班,走到楼下时,楼上不知道是谁往外扔了一个墨水瓶,不偏不倚正砸在阿惨的头上,害得他到医院缝了三针,后来安全处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却找不到是什么人干的,最后只好贴了几张“不许往窗外扔杂物”的标语了事。

  还有一次他下楼的时候莫名其妙地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摔得鼻青脸肿,事后他说有人在背后推他,但是事实是我们当时有很多人在场,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在他身后一个人也没有。

  类似的情况很多,所以阿惨就渐渐出名了。

  好在他的人还不错,而且也没有听说和他交往的人跟着他倒霉的,所以同事对他倒也并没有什么忌讳。

  不知什么时候起,阿惨就经常和我说些鬼怪的事,我也只是姑且听之,并不理会。

  我这个月的月底要参加自学考试,正在为《工程经济》里一大堆枯燥的术语和公式头疼,他却又来打搅我,当下我没好气地道:“我知道,宁采臣不是遇到聂小倩了吗?

  三部《倩女幽魂》我家里都有呢。“

  阿惨毫不理睬我的语气,急着又道:“是真的!昨天晚上我看到了!真的很吓人!”

  XXX,他还越说越来劲了。真后悔让他知道我对超能力和神秘事件有兴趣。整个办公室只有我认为ESP能力是存在的。

  我继续看书,没理他,以为他会知趣离开。

  谁知道他反而更加凑了上来,低声道:“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多喝了两杯,睡到半夜肚子不舒服,起来上厕所,你猜怎么着?一拉开厕所门,里面……”我叹了口气,推开面前的书,抬起头道:“阿惨,你是多喝了两杯发噩梦罢了。

  你知道我这个月要考试,我书还没看完呢。”

  这已是很明显的逐客令了,但阿惨却好象根本不明白似的,说得越发起劲了。

  “我拉开厕所门一看,妈呀,差点把我吓死!里面有一具女尸,真吓人,她的头被砍掉了,身上全是血。”

  我怒极反笑:“她的头呢?”

  阿惨道:“她的头在她脚前面,还冲着我大叫:还我命来!我哈哈大笑,引得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都扭过头来看我们,阿惨连声道:“嘘,

  小点声。”

  我偏不小声,大声道:“我看你是上辈子干了坏事,害了那女人的性命,今生她来找你报仇了!”

  同事们听了我的话,立即明白了阿惨在说什么,满堂哄笑中又各自干自己的事去了。

  阿惨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过了很久,才轻声道:“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实际上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今天上午我专门跑到宝华山的庙里去求那个老和尚。”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今天上午他真的没有上班。我也听说宝华山上有个老和尚非常神奇,据说有着神秘的法力。

  所以我有点好奇了,问:“你见到他了?”

  阿惨道:“我见到了,不过他不理我。”

  我忍不住笑了,道:“你是酒喝得太多出幻觉,人家当然不会理你。”

  阿惨摇摇头,道:“不,他说我前世作孽,今生该受报应。”

  我愣了一下,在想这究竟是那个老和尚说的,还是阿惨在乱讲骗人。

  阿惨继续道:“我足足跪了4个小时,他才叫我进去。”

  我“噢”了一声。

  阿惨道:“他叫我进去,说本来不应该帮我消解此劫,但见我心诚,并且说我以前也受了不少难,偿了不少罪,所以才肯帮我。”

  乖乖,越来越神奇了。

  我问:“他怎么帮你?”

  阿惨道:“他给了我一张符,又让我喝了一碗符水,说只要今晚把这道符贴在那个女尸身上,她就会转世投胎,不会再来找我了。”

  我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有这样的事?”

  阿惨认真的点点头。

  我道:“那你今天晚上试试不就行了。”

  他叹了口气,道:“如果这么简单,我就不会来求你了。”

  我道:“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阿惨道:“那个老和尚说,这道符不能由我贴,必须要由一个和此事无关的人去贴才行。”

  我道:“那个老和尚自己不会干吗?”

  阿惨苦笑:“人家肯帮我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能亲自下山?”

  我想了想,道:“那么你是让我帮你去贴这张符?”

  阿惨一脸哀求相,道:“是,这么多人里,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觉得此事匪夷所思,这种事只有在神怪故事中才可以见到,现实中不可能有的。

  阿惨见我不说话,继续哀求道:“求求你了,就这一次,以后我绝不再麻烦你。”

  我倒是好奇起来,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不可能吧?

  我道:“好,反正今天是周末,晚上没什么事,我就帮你看看吧。”

  阿惨大喜,低声道:“好,那你晚上来我家吧,不过……别告诉别人。”

  我没好气:“你以为我会满世界宣布‘我晚上要去捉鬼’?”

  阿惨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父母都不在家。

  下了班我回家泡了两袋方便面吃完,见时间还早,就打开了电脑写了几封信,看看表已经6:00多了,连忙奔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这段时间一直在放《美少女战士》,我可是一集也没有漏过。

  看完卡通片,是6:30,现在去阿惨家太早了点,所以我又去继续写信,等把信都回完,已经8:30了,想想也该出门了,这时候不由有点后悔,莫名其妙地答应下来,真无聊,这世上难道还真的有鬼?

  不过既然答应下来,也只有去一趟了。

  阿惨的家位置比较特殊,在很偏僻的一个地方,不过屋子很大,是一幢三层楼,这是五年前他父亲盖的,阿惨本来和父母一起住在这里,但是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他的父母却离奇失踪了,这件事当时在附近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但警方却什么线索也找不到,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今天是十五,一轮园月挂在天上。

  阿惨家的楼前是一个大院子,我站在铁栅栏门前看进去,整幢楼居然都没有亮灯,冷冷的月光照在院子里,照得地上一片银白,一扇扇窗户就象一个个黑洞,森然看着我。

  在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了那些恐怖电影,什么吸血僵尸、子夜狼人,差一点就逃了回去。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暗暗叹了口气,阿惨一定是一个人住在这么大一幢楼里时间太长了,得了狂想症。我要建议他把一部分房间租出去,这样人一多,他晚上就不会害怕,老是疑神疑鬼得见到什么无头女尸了。

  我按了按门铃。

  门铃一定是接到房间里的,因为从我这里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连按了一会,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忽然觉得有点寒意,不由得往四周看去,四周都是一些大树,风吹着树梢,发出“沙沙”的声音,好象有很多人在黑暗里慢慢地从四周围了过来。

  月光虽亮,但四周也只能看出物体的轮廓,我总觉得在黑暗里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似乎随时都会猛扑过来。

  我觉得毛骨悚然,反手去按门铃,我决定再按一次,要是阿惨还不出来,我就立即回家,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

  但是我伸出的手没有按在门铃上,而是按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我几乎惊叫起来,立即回头,才发现阿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我伸出的手指碰到的原来是他的脸。

  阿惨道:“你来了。”

  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埋怨道:“你怎么这么静悄悄地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阿惨道:“我……我一个人不敢在屋子里,所以刚才坐在那边那棵树下,看到你来才过来。”

  我打了一个冷颤。

  阿惨掏出钥匙打开门,铁门发出“吱呀”一声,象极了恐怖电影里那些可怕的城堡。

  我不由紧张起来。

  阿惨回过头,道:“进来吧。”

  我只好走进去,阿惨回身把铁门反锁了。

  我道:“你怎么锁门?”

  阿惨道:“我不想让别人打搅我们。”

  我没有说话,跟着他往里走,可是一路走过去,四周都是黑黑的。

  我道:“你怎么不开灯?”

  阿惨道:“灯泡都坏了。”

  我道:“那就换呀。”

  阿惨道:“没用,换上了用不了两个小时就又坏了。”

  我道:“那一定是这里的电路有问题了,你没有找电工来看看?”

  阿惨苦笑道:“你忘了我自己就是搞电的?我查了好几次,什么问题都没有发现。”

  我没有再说什么,跟着阿惨往里走。

  到处都是黑黑的,只有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可以看出一些物体的轮廓。

  阿惨家的房子很大,走廊足足有20多米,两边有很多房间。阿惨在前面走着,发出“喀哒喀哒”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回荡着,我越走越觉着心里发毛,不知道是真的有还是我的心里作用,我总觉得有一股冷风在吹着我的脖子。

  我的额头渗出了冷汗。

  20米长的走廊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我太注意身后的感觉,不免走的慢了,所以我忽然发现,走在前面的阿惨不见了。

  我大吃一惊,冷汗立即渗透了衣服,我连忙加快脚步向前跑去,一边叫着:“阿惨,你在哪里?”

  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声音在走廊里引起了回声,而且在我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四周一下子黑了起来。

  我觉得毛骨悚然,一时间竟不能思考,没有想到黑暗只是月亮被乌云给遮住了而已。

  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可是我能听见轻微的“呜呜”声,不知道是风声还是哭声,在黑暗的夜里,显得极为阴森可怖。

  我几乎哭了出来,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哭腔:“阿惨……阿惨……你在哪里?”

  我伸出手,慢慢向前摸索着前进,我走的很慢,因为我不知道会碰到什么。等到我的手碰到了墙壁,我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感觉毕竟有了依靠。

  可是阿惨到哪里去了?

  我顺着墙壁慢慢地摸索着前进,手忽然碰到了一个门把手,我转了一下,门开了。

  我慢慢走进去,一边叫着:“阿惨……你在吗?”

  什么声音也没有。

  我在门边的墙壁上摸到一个开关,我把它按了下去。

  那是电灯的开关,可是按下去后电灯只是闪了一下,还不到1/10秒,就又变的漆黑一片。

  可是,在着一瞬间,我好象看到了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又没有看清楚,我好象看到有两个人……或者就是阿惨说的什么女尸?

  我再也不敢向前走,只觉得心跳的越来越快,几乎要跳出我的胸腔,以至于我只能听到我的心跳象雷鸣一样,别的什么也听不到。

  我股足了勇气才慢慢退出房间,关上门,背靠着墙壁慢慢喘气。

  这个该死的阿惨,到底到哪里去了?整幢房子居然一盏灯也没有!

  我再也不敢往前走,慢慢顺着墙壁后退,我想退回到院子里,那里好歹会有些光亮可以让我看见东西。

  我决定再也不来这个地方,再也不理会什么阿惨和鬼怪,人的好奇心实在是不能太多了。

  我刚走了两步,月亮忽然从云层中跳了出来,一轮圆月从窗户里照了进来,我忽然看到在我前面不足半尺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我的鼻子几乎碰到了他的鼻子。

  我一下子惊呆了,整个思想都凝固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清醒过来,耳畔听到有人在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在一瞬间,我竟然没有发觉尖叫声是我自己发出的。

  阿惨正在摇我的肩膀,叫着:“醒一醒,别叫了,没事!”

  我停止了尖叫,心有余悸地问:“阿惨……你……你到哪里去了?刚才……是……”阿惨道:“我发现你不见了,所以回来找你,吓到你了吗?”

  我道:“这个屋子……我……”

  阿惨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一个人不敢呆在这个屋子里,希望那个老和尚的符咒有用,今天就可以结束这一切。”

  他这话刚说完,墙上的挂钟忽然响了,发出“铛铛”的声音,这钟声非常郁闷,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钟敲了10下,可是在钟声停止后,我却清楚地听见了钟摆的摆动声,而在这之前,我根本没有听到过。

  阿惨道:“我们走吧。”

下页(1/2)
33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