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连坐在陈开旁边的梁栋都是一脸的疲倦,哈欠连天。
  
  “唉,这是怎么回事?”他耷拉着脑袋,不明所以“没有玩什么啊,怎么这么累啊?”
  
  陈开望着他胳膊上的那个红点,是啊,起码贡献了500cc的血,不累才怪。看来天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就像《千与千寻》中千寻的父母一样,因为吃了免费的东西而变成了猪。
  
  “咦,你这里是什么啊?”梁栋说着就去拉陈开一直抱在手里的背包:“别人的包都是去的时候东西多,回来的时候东西少,你的怎么正好反过来了啊?”
  
  “土特产!我刚刚去买的土特产!”陈开语无伦次的说,一边双手使劲的护着背包。
  
  “我们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可以买东西的地方啊!”梁栋说着,小眼里露出狐疑的神色,“你是不是拿了人家的东西?”
  
  “没有啊!”陈开真是佩服他的想象力了,自己总不能说这个包里装的是一只白毛的会说人话的狐狸吧?
  
  “哼,最好不要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梁栋说着扭了扭肥胖的身躯:“不过看你这副模样,也是没有这个胆量!”
  
  “是,是,是啊!”陈开看他不想看自己的包了,松了口气,“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紧紧的抱住怀里的包,透过书包,可以感觉到里面绯绡的体温,他心中一阵按捺不住的狂喜:自己居然认识了一个狐狸精,这是多么炫的事情啊!
  
  回到家里,陈开就不觉得认识了绯绡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了,自己出门一共不到三天,家里已经和猪窝没有什么两样,绯绡回家变成了人也是瞪着眼睛一个劲的抱怨他,什么包里太窄啊,挤死他了,影响他的形象了,陈开只有一边道歉一边打扫卫生,天啊,假如能让他重新选择的话,自己一定再也不要看到这个烦人的家伙了。
  
  又过了两周,天气越来越冷了,陈开上完课刚要回家,就被旁边的同学一把拉住:“陈开,要不要去看美女?”
  
  “什么美女啊?不去!”他摇了摇头,自己自从认识了绯绡,就对美丽的事物没有了兴趣,发现大凡美丽者都不是什么善类。
  
  “你真的是对男人有兴趣啊?”那个男生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上下打量着陈开。
  
  “走,走吧!我们去!”陈开吓得马上站了起来:“在哪里啊?我们系还有美女吗?”
  
  “嘻嘻,跟我来!”那个男生说着就背上书包,拉着陈开走出了阶梯教室。
  
  “你这是往哪走啊?”
  
  “隔壁啊,一班刚刚来了个美女!”转了两下,果然看到一个女孩在走廊里和几个女生说话,远远的有几个男生装作不经意的往她那边看。
  
  那个女孩穿了一件白色的毛衣,长长的头发,正是大学的男生都喜欢的清纯的类型,眉目也很漂亮,可是要是说是什么令人惊艳的美女好像有一定的距离,足以见理科系女生的匮乏。
  
  “喂!杜鹃,你们下课了吗?”拉着陈开过来的那个男生对着那个女生喊。
  
  那个女孩冲他们摆摆手,两只眼睛笑成了弯月,陈开旁边的那个男生接着说:“这个就是陈开啊,咱们系十大风云人物之一!”
  
  “什么?”陈开听了不禁瞪大了眼睛,他开学以来就没有上过几堂课怎么突然就晋升为十大风云人物了?
  
  “你就是陈开啊?”那个杜鹃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透着笑了笑:“我叫杜鹃,办了转系以后听得最多的就是你的事了!”
  
  “和美男住在一起是吗?”陈开笑了笑对她说:“我自己都听烦了,你们说的也不嫌烦!”
  
  说完,背起书包就走了,留下杜鹃一个人,在走廊里瞠目结舌站在原地,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陈开!你给我等着!”她望着陈开的背影,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把旁边的几个同学吓了一跳。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家里那部平时根本就不响的电话响了起来,绯绡在沙发上歪坐着看电视,随手抓了起来:“喂?找谁?”
  
  里面穿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我找陈开!”
  
  绯绡听了笑了笑,两只丹凤眼眯成了缝,“陈开!你交的女朋友吧,快来接电话!”
  
  陈开在一边找资料写论文,听了差点没有从椅子上掉下来,“什么女朋友?不要乱说话!”
  
  赶紧跑过来接了电话:“喂?哪位?”
  
  “我是杜鹃啊!你还记得吧?能来学校一趟吗?去系里的那个小会议室!我有急事找你!”说完,还没有等陈开回答就挂了电话。“”这个女的怎么这样啊?“陈开抓着话筒,看了一下表,已经快九点了,只好穿了衣服急匆匆的要出门。
  
  “你这要去哪里?”绯绡见了奇怪。
  
  “去学校!”陈开回头看了他一眼,“一会就会回来!”
  
  “陈开,这么晚出去路上要小心啊!”
  
  “知道了!”陈开觉得这个家伙越来越鸡婆了。打开了门走入苍茫的夜色中,这么晚了,她找自己什么事呢?只觉得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到了学校,虽然有些晚了,校园里在路上闲晃的学生还是很多,陈开一路走到教学楼,上了三楼,里面的走廊漆黑一片,伸手按了一下开关,灯还是没有亮,不由觉得奇怪。
  
  只好摸着黑找到那个小会议室,从外面看里面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门上的玻璃在黑夜中闪着光。
  
  他看看没有人的样子,回头就要走了,那个杜鹃估计是在和自己恶做剧吧?
  
  “陈开!是你吗?”后面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拉开了一条小缝,把陈开吓了一跳。
  
  门里有人冲他招了招手,陈开见了小心翼翼的问:“是杜鹃吗?”
  
  “对,进来吧,就差你了!”一个声音自黑暗的门中传来,陈开看了看那个一片漆黑的会议室,状着胆子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了才发现里面不只一个人,好像能有七八个人的样子,围着桌子站了一圈,在黑暗中看不清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啊?”陈开失声叫了起来,难道自己得罪了什么黑社会?
  
  “嘘~”旁边有人对他说:“都是同学,不要怕,我们今天来玩一个游戏!”
  
  “什么?什么游戏要在这里玩?捉迷藏吗?”
  
  还没有等到回答,陈开突然觉得眼前一亮,有人划着了火柴,点着了一根蜡烛。烛光照在秉烛人的脸上,是杜鹃,一张脸被烛光照得忽明忽暗。
  
  陈开看了她的脸,黑暗中看来飘飘忽忽,分外的吓人,觉得这蜡烛还不如不点。
  
  “我们玩的游戏叫做‘百鬼夜宴’!”她说着,伸手拿了一根蜡烛塞到陈开手里。
  
  陈开借了烛光发现屋子里的人都很面熟,好像都是和他一个系的,每个人手上都是拿了一只蜡烛,脸上全挂着一副好笑的表情,看来没有人当真。
  
  “这,这个游戏还是不玩为妙~”陈开嘟囔着,这个游戏听来就不怎么样啊?尤其是他最近好像接触的死人都比活人多了,实在是害怕真的招来什么怨鬼。
  
  “哎呀,就是一个游戏而已吗,这么多人,我们今天来试一试!”那个杜鹃说着就把所有人的蜡烛都点亮,烛光辉映中,陈开发现来的人都是男的,看来系花的魅力还是不小。
  
  “过来啊,你不要站在门边!”杜鹃回头冲陈开招手。
  
  陈开无奈中只好端着蜡烛走了过去,这才发现圆桌上摆了一张黄色的纸,上面扭扭曲曲的画满了红色的符,看到这种东西,他的心不由一紧:“喂!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符纸啊!万一真的招来了什么用来保护我们的!”旁边的杜鹃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说。
  
  “这个可不是什么瞎玩的东西啊!赶快回宿舍吧,没有事玩这个干吗?”陈开指着那张铺在桌子上的符纸,“还有这个,也不是乱画的啊!”
  
  “这个是我找了书画的,怎么能说是乱画?”旁边的杜鹃一脸的不悦。
  
  “你画的?”这难道还不是乱画吗?
  
  “哎呀,废话少说!我们每个人讲一个有关于自己的鬼故事,讲完了就吹灭蜡烛,看看传说是不是真的!”
  
  “你是想找了什么出来吗?”陈开望着杜鹃,一脸的坚定表情,似乎还充满期待,她怎么这么执着?
  
  “没有啊!好奇而已!”杜鹃说着回头冲他吐了一下舌头。
  
  陈开见她这么坚定也不阻拦了,只希望他们没有招来什么东西才好。
  
  “我们开始吧!”杜鹃说着端着蜡烛捅了捅旁边的男生,“你先来,我最后一个!”
  
  那个男生点了点头,开始讲故事了:“我知道十年以前,听说有个女人在这个会议室上吊,死后尸体几天才被发现,有一次,我和同班的同学来这里布置会议室……”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陈开听得一愣一愣的,十年以前?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教学楼建成好像都没有十年啊?他抬头又看了看天花板,只有感烟器是突出的,拿这个上吊似乎有一定难度!
  
  可是旁边的人都是一惊一吒的,那个男生绘声绘色的说完了,张嘴吹灭了手上的蜡烛,圆桌上有一点暗了下去。
  
  后面的人接着讲,一个比一个吓人,虽然一听就是假的,可是在这个黑暗的屋子里说这个是有些可怕,后来陈开都有些坐不住了,随着蜡烛一只一只的熄灭,仿佛真的有东西正从屋子黑暗的阴影中走出来,一步一步的接近他们。
  
  “喂!到你了!”旁边的男生推了一下陈开,现在只有两根蜡烛是亮的了,自己手里的和杜鹃手里的,那个男生的脸,仿佛都被黑暗吞噬了一半。
  
  “好的!”陈开顿了一顿,鬼故事?要和自己有关的?只能讲讲绯绡了,他在这方面可是有亲身体验啊!
  
  周围的人都是带着一种恐怖表情看着陈开,又有一根蜡烛要熄灭了,陈开要讲什么故事
  
  “咳!”陈开望着周围黑暗中一个个凝重的脸,清了清嗓子说:“我要讲的故事可是我自己的经历,绝对是真实的!”
  
  “那个,那个!”他还在想要怎么开头,旁边就有人在说:“快点~”
  
  “那个,我认识一只狐狸精!”话一出口,换来死寂一般的沉默,过了一会儿黑暗中就有人憋不住笑出声来。
  
  “是真的!我真的认识一只狐狸精!”这次换来哄堂大笑。
  
  “太好玩了!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恐怖故事,原来是个笑话!”“好好玩哦,现在还有人看《聊斋》啊?”“狐狸精是美女吧?”
  
  “你们听我说啊!”陈开说着大叫一声,这一叫不要紧,气浪把手上的蜡烛“呼”的一下就吹灭了,陈开颓然的看了看蜡烛,一副气馁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我的故事讲完了~”
  
  “哈哈哈,笑死了……”“太好玩了!”
  
  周围的笑声还是不绝于耳,恐怖的气氛一扫而光。
  
  难道只有血腥吓人的故事才是鬼故事吗?自己和绯绡的真实经历却只能博人一笑?
  
  “喂!到你了!”陈开没好气的捅了捅旁边的杜鹃,现在就剩杜鹃手中的一根蜡烛还亮着了,她正捧着那根蜡烛趴在桌子上笑的上不来气。
  
  “好好好!我说!”杜鹃说着双手拿着蜡烛,闭着眼睛开始讲起了故事:“有一个小女孩,从小就没有爸爸,一直和妈妈在一起住,每次她问妈妈爸爸到哪里去了,妈妈都不回答她,后来,连妈妈也走了……”
  
  “……小女孩最后终于见到了爸爸,她的爸爸,原来一直守护在她旁边!”是个冗长没劲的故事,可是在黑暗中经她说出来,倒是很感人。周围的人都默不作声,这个故事完了最后一根蜡烛就要熄灭了,会有什么出现呢?
  
  杜鹃讲完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鼓足勇气吹灭了手中的蜡烛。
  
  至此,整个房间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有什么吗?”陈开问周围的人。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果然是骗人的,看来唯物主义比较正确!”
  
  “怎么样?”陈开问旁边的杜鹃,“把灯打开吧?”
  
  “唉,好吧!”她叹了口气,语气中是深深的失望。站起来打开了灯。
  
  灯光亮的刺目,陈开马上眯上了眼睛,在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似乎有个黑影蹲坐在那个圆桌上,似乎是个男人的背影。恐惧的感觉一下就攫住了他的心。
  
  “啊!什么东西?”他吓了一跳,一下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什么阿?不要吓人!”旁边的同学被他的叫声也吓得不轻。
  
  陈开从地上一下爬起来,那个东西是什么?他绝

下页(1/6)
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