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古城的年代也不是很久,史书记载最早见于清代。
  据老辈们讲,为修建这座城,曾有一对贪官父子被剥了皮,并且剥下的皮被做成了一面人皮鼓,悬挂在城门上,日夜有人敲响,以告诫后来为官者。
  传说是很令人神往的,也很吸引人,总想到古城去亲眼看看。
  第一章寻访乌和
  一个初秋周末的下午,我正在无聊的闲坐看书中,突然,电话铃“叮玲玲”的响了起来。一看电话号码,是欧阳。
  “喂?方伟吗?”
  “恩,什么事?”
  “就你一人?”
  “恩,最近一直是。”
  “那太好了,你先下楼来!”
  “干什么?”
  “你下来就知道了!”
  “好,等我一会”。
  “快点…”
  合上书,我下了楼。一走出楼梯口,我看见一辆“帕杰罗”停在楼下,欧阳还坐在车里正和两个人说话。见我下来,开门走下车,冲我神神密密的说:“我们打算去乌和古城,有兴趣没?”
  我一听来了精神,“现在就去?”我问到。
  “对,我好容易找了辆车,只能用两天,借此机会我们好好玩玩”。他顿了一下,指了指从车里下来的另外两个人,一男一女,看样子年龄不大。
  “介绍一下,这是小李,我们科的实习大学生,叫李晓,这是他的女朋友韩月,乘假期来我们这里玩,我老听你说古城古城的,给他们一讲,他们也有些着迷了,嚷嚷着要看看,今天正好有机会,我们一起去”。
  李晓是个瘦高个子,有1米80的样子,瘦是瘦了点,不过看着挺精神。韩月也不矮,站在我面前几乎和我差不多高,只是一脸的学生气,一看就是刚刚离开学校不久。
  “你好”。
  “你好”。我们相互握了握手。
  看了看天色,虽说是下午5点多了,可太阳仍然老高。天上零零星星的漂浮着几片云彩。这会去,晚上肯定赶不回来,我问欧阳:“你不是打算今晚住在那里吧?”
  欧阳道:“我听说乌和古城附近好像还有人家,我想应该可以借宿的,再说我还带露营帐篷了,走吧。”
  “得,你还准备的挺周到。行了,等我一会,我取个外衣,那里晚上应该很凉。”我说。
  “好了,你快点。”
  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上楼,取了一件外衣后,又冲了下来。楼梯拐弯处,差点和正在颤颤微微上楼的李大爷撞个满怀。
  “什么事情这么急啊?”李大爷问。
  “紧急出差。嘿嘿……”我说。
  “啊?……”
  下了楼,汽车已经发动了。上了车,我对欧阳说:“你开车?行吗?”
  “去!我的驾驶执照都领了快一年了……”
  汽车不一会就开出了市区。一路西行,过了不多久,眼前除了一条黑油油的柏油公路延伸至无尽的天边,路两边稀稀拉拉的长着一些即将枯黄的野草外,没有一丝丝生命的痕迹。西部的戈壁是壮美的,但是对生命来说也是无奈的。只有生命力顽强的沙生植物伴随着荒凉的戈壁滩。
  我出神的看着两边的戈壁。这时,欧阳问道:“你搞考古的,怎么乌和古城以前从没有去过?”
  “恩…”我回答到。“只是在一些资料上看见过。路不是很好走,一直没有机会去。”
  “哦…”
  “听说古城里曾经发现过一面人皮做的鼓,是不是这样?”小李问道。
  “恩,人皮鼓我到是看见过。”
  “真的是人皮做的?”韩月问。
  “是啊,而且鼓身是用两个人的头盖骨做的。”
  “好家伙,谁这么残忍?”
  “不是残忍,”我笑了,“这还有个典故呢。”
  “哦?说说看?”小李和韩月来了精神。
  “传说而已。正史可没有记载。仅做参考,呵呵…”我说。
  “相传古代有个皇帝,一次做梦梦见在西部巡游,在荒芜人迹的沙漠中,忽然看见一片绿洲,清水环湾,一条小河向西流逝,旁植四棵参天大树,浓荫掩映,奇怪的是树上还挂着金光耀眼的皇冠、玉带。小河旁边有一左宏伟的城池,真似天上神仙境,人间帝王家。当他醒来后,非常高兴,觉得梦中之境必是龙游圣地。即令按梦里的情景绘图,派人四处查访。终于,在西部的一个边陲发现了极似梦中情景的一个小镇。尤其另人吃惊的是,在小河旁边的一棵参天大树上,悬挂着一只草帽,缠着一根草绳,和皇帝梦中的情景恰成附会。于是皇帝龙颜大悦,立即拨了一笔巨款,派一对大臣父子负责在此地修建和京城一样的城池,以备皇帝巡幸居住…”
  “没想到,这对父子来到西域后,看到这地方远离京城,偏远荒凉,顿时起了歪念头。他们私下里一合计:这里这么荒凉,皇帝日理百政,哪有工夫来这里巡幸?于是他们见财忘法,把大比的巨款吞没,只修建了不到一里见方的小城池,便回京城交差了。”
  “人算不如天算,一年后,皇帝派遣一位钦差大臣去西北办事,路过此地,顺道参观了一下这座钦命建造的城池。这一来,便揭开了这对贪官父子的真面目。皇帝听后,大为震怒,立即降旨把这两父子处死,并从他两人的脊背上拨下一整块皮来,做成一面人皮鼓。还颁令把它永远悬挂在古城的城门上,日夜敲响,作为维护皇威,惩戒贪官的警戒。”
  说到这里,我看了看表,已经下午7:20了。快要落山的夕阳越来越红,余辉照在小李和韩月的脸上,欧阳专心的开着车,眼睛呆呆的看着前方的路。他们好像还沉静在这凄凉的传说里,脸上的神色飘忽不定。
  “喂!”我拍了拍小李的肩膀。“想什么呢?”
  小李和韩月同时吁了一口长气,回过神来,“想不到乌和古城还有这么个来历,有意思……”小李说。
  “有意思?吓人!…”韩月嘟囔着。
  “吓人?嘿嘿,传说而已。怎么,不敢去了?”我打趣的问韩月。
  “谁说不敢,我是专程来看看这座古城的。”韩月嘴还挺硬。
  “那好,害怕时***妈可不在跟前哦?”我笑着说。
  “哈哈……”小李和欧阳都笑了。
  “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边涌起了几团乌云。车还在向前开着。不一会,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口。衬映着夕阳的余光,我看到远处西北角隐隐约约好像有个小村庄。欧阳慢慢的把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他走了下去,看了看前面的路,回过头来对我说:“怎么会有岔路口?走哪条路?”
  “没有路标?”我下了车。
  “没有,怪事。我来时问了小张,他说这条公路没有岔路啊。”他说。
  “他去过古城?”我问。
  “没有。”
  “这不就对了,他没有去过,怎么可能知道有没有岔路?”
  “这条路他经常跑的…”
  “好了,前面不是有人家么,去问问路吧。”我说。
  “恩……”
  我们返身上了汽车,正要开,突然看见不远处好像来了一群什么东西,后面还有个人。我对欧阳说:“正好,来人了,去问问。”
  “好!”
  我们下了车,朝着来人走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放羊老汉赶着一群羊。老汉没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他那群羊,整个羊群黑压压的一片,竟然没有一只白颜色的。老汉看我们来,停住了脚步。
  “老人家,这里有座乌和古城,你知道怎么走吗?”我问到。
  “乌和古城?…乌和古城…我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地名啊…”老汉喃喃的回答。
  “哦,对了,那里当地人叫破老城。”我说。
  “哦…,你说那里啊?就在我们村子的东北面大概十五里的地方。有些破城墙,破城墙里有一些破房子,我有时候放羊还在那里路过,不过没有进去过,好像几百年都没有人了。不知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古城?”
  “对对,就是那里。”我高兴的说。
  “这么晚了,你们去那里干啥?”老汉问。
  “我们去玩。”
  “玩?那里白天一个人去都阴森森的,你们想见鬼啊?呵呵……”老汉笑了,露出一排稀落、焦黄的牙齿。
  “鬼?嘿嘿,我们人多,不怕。大爷,路怎么走啊?”
  “就这条路,”老汉指了指靠右的路。“往前走大概三里,有一个岔路,继续走右边的土路,再走八、九里,就看见了。”老汉说道,“不过,小伙子,我看你们还是明天白天去吧。路可不好走啊。”
  “谢谢你,老人家。我们上车商量商量。”我说。老汉赶着羊慢慢的向小村庄走了。
  我看了看身边的欧阳,他正看着那群黑羊,不知在想什么。“走吧?看什么呢?羊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欧阳好像很疑惑的看了看我,然后“恩”了一声。
  我们一起上了车,我对小李和韩月说了说路,商量着下一步。我看见欧阳还在看我,我笑骂道:“你撞鬼了?发什么神经?”
  “……”过了几秒,欧阳问我:“你不觉得奇怪?”
  “奇怪?奇怪啥?”我问。
  “那群羊啊。你看大概有多少?”
  “几百只吧,都是黑的,那有什么,少见多怪。”
  “怪就怪在这里,除了你和那个放羊老汉说话,你还听到什么没有?”
  “没有啊?……”我说道。突然,一股莫名的凉意从我的后脊梁传到脑后。
  “……你说?……”
  “这么一大群羊,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确实,我才想到,刚才,我光顾和老汉说话了,没有注意羊群。这么一大群羊,走路居然没有一点声音!我见过羊群,那“咩咩”的叫声是很醒目的,今天居然碰上了一群哑巴羊…?!
  “大概野外遛了一天,都累了,没精神叫了。”话说出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欧阳摇了摇头,把汽车发动着。
  “更奇怪的是,当我看着羊群时,我发现所有的羊都在瞪着黑黑的眼珠子看我…”欧阳沉吟着。
  我回味着欧阳说的话,随眼又往老汉离去的方向一瞥,奇怪,刚才的放羊老汉和那一群羊竟然好像突然消失了。我吃了一惊,走路哪有这么快的?我转过头问欧阳:“刚才你看那放羊老汉朝哪边走的?”
  “朝那边……”欧阳也呆了。“奇怪…”霎时间,欧阳脸上流露出一丝的恐惧。小李和韩月对望了一眼,也朝那边看着。渐渐的,他们脸上也显现出了紧张的神色。
  天边最后的一点余光已经消失,戈壁的黑夜仿佛来的相当快,转眼间,黑暗已经笼罩了整个大地,只有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在忽明忽暗的闪着。四下里死一般的沉寂,我好像听到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欧阳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怔怔的看着前方。小李和韩月相互偎依在一起,也是无言。
  由于工作性质的缘故,我从来都不信邪,也从来没有碰上过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今天可是个例外。
  过了一会,欧阳转过脸,对我说:“还去吗?”
  “你说呢?几百公里都跑来了,你想放弃?”我说。
  “……”
  “你们两呢?”我对小李和韩月说。
  小李看看身边的韩月,眼神犹豫不定。韩月看了看他,又望了我一眼,好象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口,低下了头。
  “别自各吓唬自各了,我们四个人,有什么好怕的?”我一咬牙,说道。“开车吧。放个音乐,轻松轻松。”
  欧阳犹豫了一下,看到小李和韩月没有反对,慢慢开动了车。
  第二章午夜惊梦
  车里响起了凯尼金的萨克司名曲《回家》。伴随着清谈的音乐,不一会车子开到了刚才放羊老汉说的岔路口。顺着车灯往前看,一条窄窄的土路弯弯曲曲的伸向前方,两边的蒿草有一人多高,随着清风的吹过“哗哗”的摆动。车子颠簸着开进了小路。除了车灯照耀着的前方一片通明外,四周好像被浓墨泼洒一样漆黑,刚才看到的远处星点的灯光已经消失。
  车子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后,路边的蒿草渐渐稀少,又走了一会,路边不远处出现了一棵棵枯死的胡杨。早已干枯的树干在车灯的照射下更显得张牙舞爪,狰狞可怖。看看车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突然,车子微微的抖动了一下,发动机发出了一阵异常的声音,“啊!”韩月惊叫了一声,我们吓了一跳。
  小李急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韩月颤抖着指着车前面,“刚才前面有个人影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我们一起顺着她指的方向看,除了一道车灯照着的小路,什么也没有。
  “看花眼了了吧?”我问到。
  “不会的,我真的看见了!”韩月焦急的说。
  我看看开车的欧阳,他也是一脸的迷茫。
  “去,别人都没看见,怎么就你看见了,欧阳开车,他还会看不到前面的东西?再别胡想了!人吓人,会吓出事来的,这里那有什么人啊?连鬼影都没一个。”我说。
  “发动机好像有毛病了…”欧阳一边说,一边慢慢的把车子开到了小路边上一棵枯死的胡杨树下。
  “见鬼!”我咒骂。“下去看看吧?”
  “这……”欧阳犹豫了。
  “靠,你是不是男人啊,有什么害怕的?”我不耐烦的说,“我和你一起下去。”
  我打开车门,走了

下页(1/5)
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