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任务是去商场看看,做一个局部范围的市场调查,看看我们代理的商品的市场潜力有多少。
  可她(女友)却打电话过来了:“喂,系宁!”
  我(主人公)说:“嗯?”
  她说:“今天下午我们放假,侬陪我荡马路好伐啦?”
  我说我要上班啊,跑不出来啊,她“油”了很长一声,说老么劲的闹,又叫我晚上上她家去吃饭,我说不晓得要到多晚啊。
  这时正好财务部送来一叠报表,我双手拿满了东西,没办法,只好把电话切换到免提模式,她的声音顿时飘荡在办公室里:“侬在敷衍我对伐?再敷衍我就把侬的小JJ切特!”
  正在喝茶的老张顿时喷了对面的小王一脸的水,正在整理资料的小赵手一抖,全部资料掉在了地上。老孙笑得从凳子上掉了下来,整个办公室里笑的笑,忍住笑的在偷笑,摇头的摇头,叹气的叹气,表情千变万化。
  我尴尬的站在哪里,一时手上的东西不晓得往哪里放,只好无奈的对她说:“侬表哈搞,小姑娘家庄重点好伐?”
  她很倔强的用很清脆的声音说:“伐莱塞!我就是要切特!一定要切特!”
  哈哈哈哈,办公室里再度爆发出大笑,几个小姑娘脸通红,笑得弯下了腰,几位老伯笑得大声咳嗽。我尴尬到了极点,她的声音还是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哪能嘎吵啊啦,都是笑声?好哇!侬在办公室里快活不出来陪我!切特!切特!全部切特!”
  哇哈哈哈哈,办公室的人实在受不了开始往外逃,我恼怒的说:“好吧好吧,侬要切就切吧!随便侬切哪里!”
  她还是非常认真的说:“不要其他地方,无就要切小JJ!”
  我哭笑不得:“侬有毛病啊!我的小JJ哪里惹到侬了?”
  她哼了一声:“撒宁叫侬每次抱我的时候这个坏东西都顶着我,弄得我哈难过!“
  办公室内外同时爆发出哄然大笑,我无奈的和她求饶:“好啦,我晚上来吃饭啦,挂了啊。”
  说完无奈的挂上了电话。办公室的人看着我,笑成了一团。
  我红着脸走出办公室,走廊里的其他同事看到我都用手捂着嘴,看起来忍得很辛苦,我苦笑着胡乱打着招呼,急忙向财务室冲去。
  走过前台的时候,前台的几个小姑娘嘻嘻哈哈的看着我,用手掌比划着切的姿势,笑得花枝乱颤。
  噢,我的天啊!

4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