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
  
  其实我和大师兄,二师兄早已破了荤戒。我们经常背着师傅一起去化斋。在路上,我们捉到个兔子、野鸡什么的就马上烤来吃,可解馋了!然后再化点儿斋饭带回去给师傅吃。
  
  想想师傅没得荤腥吃着实怪可怜的。于是,我们三个决定今天把兔子肉打碎拌在饭里,让师傅也吃点儿好的。
  
  我们端着混着肉的饭回来后却遍寻不到师傅,这可把大家急坏了!最后在一个小山洞里终于发现了师傅。
  
  见到我们后他大吃一惊,忙将嘴巴擦了又擦,嘴角还留着没擦掉的鸡毛。哦!原来他躲在山洞里烤鸡翅膀吃呢!
  
  “既然你们都看见了,我也不瞒大家了。我太馋了,但又怕你们笑话,所以就等你们出去化斋的时候搞点儿兔子啊野鸡啊什么的吃。”他说得满脸通红。
  
  “师傅,你这样做可太不应该了!走,今晚我请客,吃海鲜去!”二师兄叫道。
  
  3月12号
  
  我们走着走着,大师兄在前面忽然大叫一声:“不好,有妖怪,大家快隐蔽!”
  
  只见师傅兴高采烈地伸着头就跑了上去,“哪有妖怪?快让我看看,长得啥样?快让我看看!”
  
  嘿!这个**竟然对妖精这么感兴趣。
  
  大师兄一马当先扑进草丛,不一会儿就把妖怪捉了出来。
  
  师傅急不可耐地伸长脖子问:“妖怪在哪?快让我看看。”
  
  大师兄伸出手,哦,原来是只蛐蛐精!蛐蛐精背上刻着四个字:永远不死。
  
  但它确实是死翘翘了。
  
  师傅看着蛐蛐精,表情变得很奇异。发了半天呆,突然唱道:“小蛐蛐儿会唱歌,两条须须儿竖起来……”
  
  “我靠!师傅你没事吧?”大师兄问。
  
  “我没事。”师傅说,“没想到这么一只点点儿大的蛐蛐儿也要吃我?!”
  
  “它不想吃你,我问过它了。”大师兄说,“它说它只想泡你!拜托师傅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唱歌,行不?”
  
  “咦?这只蛐蛐精好像有点儿面熟,仿佛从前见过。”师傅说。
  
  二师兄忙说:“对!它不就是《七龙珠》里的界王神嘛!”
  
  师傅说:“你看,它那一对须须儿长得多有个性!悟空,能不能把它们揪下来安我脑门上?”
  
  “好啊!这可是你让我干的,别后悔哟。”大师兄说完就把蛐蛐精的两根须须儿安到了师傅那秃脑门上。
  
  师傅照着镜子,捋了捋须须,美得龇牙咧嘴。
  
  噢,MyGod!
  
  3月28日
  
  越往西走人烟越稀少,已经好几天没化到像样的斋饭了。今天大师兄又只化到半瓶酱油回来。
  
  师傅接过酱油,叹了口气,唠叨说:“喝酱右倒不怕,我天生肤白貌美,脸部皮肤堆积点儿色素也无大碍……就怕悟净,脸已这样黑,再喝酱油怕是再也看不见他了。”
  
  妈的,这个老秃驴又拿我开涮,吃大便去吧,他!
  
  兜吃了这丫的肉可以长生不老,今天晚上我就把他给煮了,给大家打牙祭!至少二师兄不会反对的。
  
  5月5日
  
  真是气死我了!双眼皮了不起啊!那个白面大秃驴,猴骚反斗精,猪头三四五,竟然没事找事就嘲弄我是单眼皮!尤其是那个白面大秃驴,刚刚还冲我抛媚眼展示他的双眼皮,他死定了!
  
  我挑起行李,心想明天就在他的内裤里洒点儿风油精,让他一次凉爽个够!嘿……嘿!
  
  ……
  
  5月8日
  
  今天下雨,大家在亭子里躲雨。二师兄提议打牌,我们就斗起了地主。
  
  大师兄最赖皮,他仗着自己火眼金睛,大家的牌他全看见,不一会儿就赢了我们二十两银子。我们叫他请客买啤酒……等于白说!他最爱攒私房钱,说是一分两分攒到结婚
  
  他怎么不去死啊!
  
  师傅最惨了,连内裤都输掉了!二师兄把他的一条内裤借给了师傅,师傅穿上后就像穿了一条灯笼裤!
  
  5月14日
  
  倾盆大雨下了一夜,道路泥泞不堪。
  
  我们在鸡肠小道上走着,浑身沾满了泥泞,白龙马变成了黑龙马。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我们居然还遇到了一个赶路人。
  
  这个人模样悲惨,但看上去还算刚毅正直。他也是满身泥巴,但手上拿的包裹却干干净净。二师兄以为是妖精,便拿着钉耙上前唬他:“嗨!小子,你的,什么的干活?”
  
  那人先是吓了一跳,继而平静地说:“猪头三!我干什么关你鸟事!”
  
  师傅过来问他:“施主,这样恶劣的天气,你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行路,难道不怕吗?”
  
  那人见师傅长得如花似玉,便恭敬地回答说:“长老有所不知,我是一名业务男,为了生活我只能日夜兼程。”
  
  “阿弥陀佛,世间居然还有这么不平等的事情!”师傅心善,竟然落下了热泪。
  
  “告辞了,我还得赶路呢。”那人说完便走。
  
  大师兄拦住他说:“慢着,兄弟!此途妖精众多,你一个人走太危险了,不如阂们一起走吧。”
  
  “和你们一起,这和遇见妖怪有什么区别?你就是孙悟空吧。我的工作可不比你们,碰到妖怪,他不找你,万事大吉。他若惹你,你就一棍子夯死他,还是万事大吉;我可不行,为了销售工作,连妖精我也得找。他如用我的东西,我高兴;如果不肯用我也不能将他打死。有点儿教养的妖精还算好,如果碰到个不讲理的,用了东西还不给钱,我拿他也没办法,我又不能把他打死。唉!难啊!”那人叹道。
  
  “悲惨的同志啊。”我们四人异口同声说,“愿上帝保佑你!”
  
  5月20日
  
  今天晚上,我们师徒四人在一古刹中歇息。
  
  在微弱的烛光下我们谈古论今,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女人这个话题上。大师兄托着下巴,望着佛像若有所思地问师傅:“师傅,记得你曾说过:”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那你给我起个法号叫‘悟空',也就是’悟色'的意思了?唉……我现在真想‘空'一下!“
  
  师傅喝了口茶,慢吞吞地说:“大家再忍耐一下吧,到了天竺……”
  
  八戒抢过来说:“到了天竺又能怎样?成了正果就有得忍了。”
  
  当时我没出声,心想:“二师兄长得那个样,就算不入佛门也得忍一辈子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师傅表态说:“我不会忍一辈子的!毕竟有那么多妹妹对我垂涎欲滴,特别是那个琵琶精,上次差点儿被她得逞,哼!多亏我坚持原则,阿门!”
  
  大师兄问二师兄:“八戒,谈谈你对爱情的看法。”
  
  二师兄说:“爱情就像一条小船,你在船头,我在船尾。我摇着浆,小船在静静的撒满金色夕阳的湖上向幸福的彼岸驶去……”
  
  二师兄果然是一个生性浪漫的猪,说出的话都那么有诗意。整个晚上我一直保持沉默,大家都夸我心如止水,将来定能成佛。我才不稀罕呢,成佛有什么好?还是当妖精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特别是可以三妻六妾……真令人神往啊……好!就这么定了。
  
  第1卷 第二章 天越来越热了
  
  5月25日
  
  天越来越热了,大家都还穿着长袍大褂,特别是大师兄,他一身的毛毛,看了都叫人起痱子!师傅叫我把大家的衣服都改一改,改凉快一点儿。
  
  于是,我把师傅的袈裟改成了沙滩装;把大师兄的虎皮裙改成了今夏流行的韩国露脐装;把二师兄的大褂改成了吊带装。
  
  于是,大家走在路上都沉默着。
  
  6月1日
  
  今天是儿童节,我们走进了一个集市。集市上人山人海,孩子们像小鸟一样,穿着花衣服,快乐地飞到花园里,飞到草地上。看到他们我想起了我的童年……
  
  正当我想得入神,突然,两个小朋友跑过来,指着二师兄大叫:“谁家的猪跑出来了!谁家的猪跑出来了!”二师兄正欲辩解,又跑过来一个小孩,伸手就把二师兄的长鼻子抓住,然后大声叫道:“假的,假的!这不是猪,是野猪超人!我在漫画上看过!”二师兄又疼又气,赶着孩子们到处乱跑。
  
  入夜,大家坐在一起说自己的童年。
  
  师傅先说:“我儿时记得最深的一件事是我五岁那年,跟邻居家的小孩打架,没打过他。于是,傍晚我偷偷溜进他家厨房,见锅里煮着稀饭,就扒出一大块煤球扔进稀饭里搅了搅,然后若无其事地跑回家了。哈,哈,哈……”
  
  大师兄说:“这算什么!记得我五岁的时候,就喜欢玩爆竹。当见到有人上茅房时,就点着爆竹往茅坑里扔。‘轰'地一声,炸那人一屎!嘿嘿嘿……”
  
  二师兄不甘落后地说道:“无聊的孩子!我五岁那年到县里去领全县十佳天真儿童奖的途中,见一青年落水,不假索就奋不顾身跳入塘中,硬是把他给拽了上来!他上来后对我大嚷:你拽我干啥!这是游泳池!”
  
  我想:他们的童年也太灰暗了吧!我小时候最多也就是放些毛毛虫在女生的文具盒里罢了。
  
  6月7日
  
  今天师傅被当地官员请去赴宴,鸟官没有请我们三个,真气煞我也!
  
  临走时,师傅向我们每人借了五两银子,说是回来打轿用的。
  
  他走后,猴哥提议我们三个今晚到镇上去逛一逛,但各走各的,明儿早上再在这儿汇合等师傅。
  
  于是,我找了条小路溜达到镇上。镇上非常热闹,酒楼鳞次栉比,歌舞升平,好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这边有赌场,那边有桑拿房,那头有网吧,这头有发廊……
  
  咦?那座亮着红灯的小楼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待我前去一看。
  
  走近一瞧,楼上有块匾,上书:“青花玉柳楼”。
  
  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几个浓妆艳抹的美眉拉上了楼,强行将我推入一个包间,逼我交出三十两银子,然后找来个异域美眉狠狠地收拾了我一个晚上!
  
  凌晨四点,我怕被师兄们怀疑就早早起床,回到了约定地点。还好他们都还没回来,洗漱完毕,无意间发现自己眼圈发黑,唉,昨晚那个过了!
  
  五点半,二师兄回来了,显得很疲惫,眼圈也是黑黑的。我臼他:“二师兄,昨晚干什么了,怎么搞得如此憔悴?”
  
  “唉!甭提了!昨晚进城遇到一帮老同学,非拉我去喝酒。喝完白的喝啤的;喝完啤的喝红的……这才如此狼狈!”二师兄说。
  
  六点半,大师兄也回来了。一回来就甩着手说:“你说巧不巧?昨晚进城遇到一帮老同学,非拉我去喝酒。喝完白的喝啤的;喝完啤的喝红的……简直把我搞傻了!”
  
  七点半,师傅回来了:“一群玩命之徒!喝完白的喝啤的;喝完啤的喝红的……搞得我狼狈不堪!”他说。
  
  然后我们不再多说,收拾完行李就上路了。
  
  进了城,快到青花玉柳楼时,我低着头,假装没看见,生怕被小姐认出来,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就快要走过去时,就听楼内锣鼓喧天,一条大红绸子从楼顶挂了下来。上写
  
  “热烈庆祝大唐高僧及其三个高徒光临本楼,并满意而归!”
  
  糗死喽!
  
  6月11日
  
  路漫漫,其修远兮……
  
  我感到自己快撑不住了,要歇歇了。可是那头超级白面大秃驴成天骑在马上,哪里会体会到我挑行李的感受!
  
  我把行李往地上一撂,说:“我不走了,太累了!”
  
  大师兄和二师兄见我不走了,也都坐了下来。大秃驴下了马,走过来,用他肥嫩的手掌抚摩着我的头说:“悟净,我知道你挑行李很辛苦,但没有办法呀。你不挑,它们自己又不会走,而且这些行李是经过精简又精简的,东西少得我现在都能背出清单来。”这只野驴还真背了起来:“我们的围巾共40条,帽子70顶,沙滩鞋 20双,运动鞋20双,登山鞋20双,皮鞋20双,鞋拔子4只,鞋油4管,皮带84条,西服4套,袈裟4套,裤腰带40根,牙刷44只,刷牙杯10个,牙膏1200管,剃须刀80把,洗面奶60瓶,增白霜60瓶,防晒霜60瓶,面膜60瓶,睫毛夹4把,眉毛刷4把,口红8只,粉饼4只,彩电1台,影碟机一台,健身器一台,芭比娃娃4个,《七龙珠》一套,《蜡笔小新》一套,《花花公子》105本,PS2一台,一级片1500盘,四人内裤共2条,袜子共3双,毛巾共1条,洗脚布共1条。”
  
  他终于唠叨完了,其实这个老玻璃还漏了一样,

下页(1/8)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