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魂术


  十点医院护士小姐准时查铺,她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女孩,剪了一头短发,略施薄妆,很热情地和剑向闲聊她刚进医院时的糗事
  『我记得第一次到医院实习的时候,刚好到一个国中小男生的病房要去照顾他,他因为盲肠发炎刚动完手术。我看到在病床旁有位穿着朴素的女人,就很大声地问候她:「伯母好!」结果你知道吗?她居然是那个小男生的姊姊……我的天啊!这下子丢脸可丢大了!小男生当然也笑翻啦……对了,刚刚来找你的,是你哥哥吗?……』
  真是个天真可爱的女孩。
  不过,剑向仍然必须违逆她在离开前的叮咛:『请早点睡吧!明天见啰!嘻嘻!』
  在寂静无声的昏黑病房中,录像带在剑向的胸口愈来愈沉重,不断提醒他这卷录像带存在的事实。最后剑向终于按捺不住,他迅速自病床起身,决定偷偷离开医院回家。
  记得小弟也买了一台DV摄影机,应该可以播放这卷录像带吧。剑向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对录像带内容的好奇心。
  剑向的弟弟今年二十岁,目前刚分发到新竹湖口当兵。除了长假以外,他并不常回家,而是待在北部朋友的家里打发时间。他对e世代流行的数字产品怀有极高的兴趣,入伍前的工作薪水大多花在时尚的手表、新型的行动电话、PDA或数字相机上。两年前他就为家里买了一台高价位的DVD,至于那台数字摄录像机,则是他服役前耗尽手边所有的钱所买来的。
  剑向一面想着,一面穿好衣服、鞋子,然后轻轻地打开病房的门。他迅速闪身到走廊上,而目光则锐利地观察走廊两头的动静。
  两侧所有的病房房门都关上了,头上的日光灯只打开几盏,也听不到人的说话声或脚步声。
  于是他慢慢走到夜班护士值勤的柜台,一名戴着眼镜、年近三十岁的护士正低头专心抄写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纪录。剑向在对方还没抬起头前,就马上说:『请问一下,』他刚刚在自己的病床上,已经将隔壁空床位上名牌姓名记住了,当下就语调客气地讲出来,『他在几号房?我想要探病。』
  『先生,很抱歉,现在已经过了会客时间。』护士严肃地说:『另外,我记得那位病人昨天早上才办了出院手续。』
  『这样啊?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再打电话和他联络好了,谢谢妳。』
  剑向很自在地离开柜台,往医院出口的方向走去。他的内心则十分庆幸今晚与他开心地聊天的小护士并不在柜台,否则他就必须用另外两种方法的其中之一来设法回家了,成功的机率也会更低。
  抵达医院玄关之后,剑向在路口附近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坐上出租车,向司机说明目的地后,即不发一语地坐在后座沉思。
  司机随口寒暄几句政治性的时事,似乎很有刺探乘客政党支持倾向的兴趣。剑向满不在乎地漫应着,他的右手则隔着口袋紧贴着那卷神秘的录像带。
  大约二十几分钟,剑向到了家门附近,他付过车钱后,一个人在漆黑的街道上走着。
  从一坐上车开始,他就不断想起『噬骨饿魔』洪泽晨的事。当时他在三民分局刑事组服勤初获长官肯定,就碰到了前所未闻的棘手大案。虽然那时候他的工作只是在配合市警局侦查行动的人手调度而已,但由于他从来没听过罪犯侧写技术,对它的兴趣十分浓厚,便一面进行市警局下达的嫌犯筛选工作,一面研究精神科权威李敢当医师所发表的书面资料。
  时隔六年,台湾警界业已不再对罪犯侧写技术感到陌生,然而自洪泽晨后,犯罪行径类似的神秘连续杀人魔却也不再出现第二位,使得这项技术,未能在台湾印证实用,空有援用诸多外国案例的纯理论研究。
  没想到高钦福组长由钟思造一案,竟然会联想到洪泽晨案!
  这样的联想,乍听之下虽然过于突兀,但其实潜藏着令人恐惧的可能性。
  首先,在侦办洪泽晨案时,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钟思造的姓名。也就是说,洪、钟两人完全没有关连。即使两个人都是居住在三民区,他们各人的亲属、朋友,并不存在任何交集。
  现在钟思造被模仿洪泽晨犯罪手法的凶手杀害了--这意味了下列三种可能:
  一、认识洪泽晨的人,模仿了他的手法向陌生人行凶。
  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高。在洪泽晨案中,警方曾访证了认识他的人,但所有人都对洪表现出无法置信的观感,但另一方面,他们对洪的了解也都十分肤浅,因为洪本身即是一个难以与他人亲密的人。
  新闻媒体在这方面亦挖了不少无法证实的消息,而唯一的结论都是洪泽晨没有好朋友,也没有人对他的生活有任何兴趣,直到真凶身分曝光后。
  二、认识钟思造的人,模仿了洪的手法向亲友行凶。
  这个可能性比较高,但却也有无法解释的矛盾。向亲友行凶,意味着与对方存在强烈的利害冲突,案发现场完全找不到钟思造交友关系的线索,也可能是凶手极希望隐藏自己的身分。四○一号房牢不可破的密室状态,更显示凶手必然经过详尽的计划,才有办法以警方尚未能解明的方法动手。
  心思如此细密的凶手,自然会尽其所能地误导警方的侦办方向。然而,他的杀人手法却选择去模仿一个早已枪决的死刑犯,这实在太不合逻辑了。
  三、不认识洪泽晨的人,模仿了他的手法向陌生人行凶。
  剑向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内心就忍不住战栗。这表示--高雄市又将再度陷入连续杀人魔的愁云惨雾之中。那名神秘的凶手,经由报章杂志对洪泽晨案内幕的披露,仿效了他的手法杀害无辜者。
  更让人不愿意继续去想的是,这名神秘人的手法不若洪泽晨那么丧失理智,到处留下可供比对的物理性证据。公寓监视器什么东西都没拍到,可以料想得到的是,搜查小组也不会在现场找到一根毛发或一枚指纹。
  很明显的,钟思造生前约一个月内的怪异行动,是否也能解释为他在被害前受到陌生人的恐吓或威胁?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出自于凶手天衣无缝的计划?
  疯狂与理智兼备的神秘凶手!
  高组长一定也想到这个最终的可能性了,但他忧心忡忡得不愿在搜查会议上提出,只对绍德说,并要他立刻到医院转告,因为他们两人是现在局里有能力独力搜查的优秀干探,而剑向则是唯一对洪泽晨案有过深入研究的成员。
  再想到那卷DV带,所有的线索会有共同的交点吗?
  剑向掏出钥匙,打开家门门锁,钥匙在锁孔内发出只有他能听见的金属撞击声。



  年迈的父母亲已然沉睡,现在是夜里十点四十分。
  剑向的家位于苓雅区和平一路的住宅区内,是一栋四层的透天楼房。这里和高雄市的商圈不同,一过十点,绝大多数的住户都熄灯就寝。剑向由于工作的关系,在下班返家后,所面对的经常是灯火已灭的玄关。
  父母睡在三楼主卧室,而他的房间在二楼,所以即使夜归,也不必担心会吵醒早就进入梦乡的双亲。不过,小弟的房间和主卧室一样都位于三楼,剑向这次回来,就得上去把那台摄影机找出来了。
  在小弟买到那台摄影机时,曾兴高采烈地对剑向说明这台机器的操作方法。虽然剑向对此并不特别热衷,但也曾和小弟一起在某个亲戚的婚礼上拍摄新郎新娘向大家敬酒的过程。
  电视机与录放机都放在一楼的客厅,剑向静悄悄地打开小弟的房门、点亮日光灯,将收到橱柜里的摄影机纸盒整个取出。他抱着盒子,放轻脚步走到一楼。
  录像机架上堆了几卷VHS的空白带,这是剑向用来预约录像Discovery探索频道的『推理探案』节目的录像带。他现在除了想以电视机来检视神秘录像带的内容外,也打算以录像机拷贝一份VHS的带子,若录像带的内容有助于谋杀案的侦办,就明天一并带到局里,以会议室里的录像机播放给项目小组的同仁们看。
  他打开纸盒拿出摄影机及零散的各种附件,从中找出所需要的配件。
  剑向把口袋中的录像带装入摄影机后,便插上外接电源、安装好声视频端子盒、接上AV接线至录放机的输入端,并将摄录像设定播至VCR位置,最后才打开电源。
  将电视机的音量调低,VIDEO频道的黑色混乱视讯不停随微弱的杂音狂乱地飞舞着,有如砂石风暴一样。剑向选了一卷内容可以覆去的VHS带,推进录像机中,并按下录像钮。
  他一边对照使用说明书、一边回想小弟说明过的记忆,盯着液晶屏幕显示的讯息操作放影状态的设定。
  在按下PLAY键之前,剑向仍没有忘记拿出笔记本放在一旁,准备一面观看影带一面记下所看到的画面以及声音。
  电视屏幕在放影后几秒钟后,开始出现彩色的场景,镜头面对的似乎是一个房间的墙壁,画面有剧烈的晃动,好像有人正要把摄影机提起。剑向可以听见有一个男人在说话,但声音既微弱又模糊,也有女人的声音,好像是在笑。
  剑向稍微把电视机的音量调高。
  『……好了没有?好了吗?我要开始啰!』男声说。
  『再等一下嘛,人家还没好啦。』女声相当悦耳,她的心情似乎十分开心。
  镜头随即一阵旋转,画面上出现一个年轻女孩的上半身,她穿着一件白色上衣,坐在一张矮桌后方,正在拨弄额前的刘海,她的眼睛向上看着自己勾动发丝的手指。
  『哎呀……开始啦?』
  『大小姐,我等得快变成化石啰!』
  『好嘛!』女声娇嗔说。
  然后画面上的女孩坐正,眼睛直直盯着镜头,表情仍然是喜悦的,剑向总算才看清楚她的容貌。她的年龄应该不超过二十四岁,留有一头长发,脸型是小巧的瓜子脸,双眼则澄澈清明,显得既慧黠又惹人喜爱。
  『告诉我,妳的家住在哪里?』男声问。他应该是手持摄影机的人。
  『高雄。』
  『高雄的哪里?』
  『嗯……你不是知道吗?还问我。』
  『我就是想再问一次嘛!』
  『好啦,高雄的……嘻嘻……我住在这里啊!』
  『妳真的想住我家啊?』
  『……不行啊?你是不是不欢迎我呀……』
  『妳来了我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过分!哼,我要你现在就没有好日子过!』接下来是一阵笑闹。
  『今年几岁啦?』男声接着又说。
  『秘密。』
  『身高呢?』
  『秘密。』
  『体重呢?』
  『秘密。』
  『那三围呢?』
  『秘密。』
  『怎么全是秘密啊?』
  『人家才不跟你说哩。』
  『那我只好改天偷偷地调查啰!』
  『你要怎么查啊?』
  『不告诉妳。』
  『喔,你好坏哦。』
  『那妳告诉我,妳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呀……很好听很好听哦……叫作张、织、梅。弓长张,牛郎织女的织,踏雪寻梅的梅……嘻嘻……可以叫我梅梅唷。』
  『妳是织女哪,那现在要找牛郎吗?』
  『大色狼!』
  剑向按下摄影机的暂停键,此时屏幕停格在张织梅伸舌头扮鬼脸的画面上。
  从对话来看,这卷录像带的内容好像是情侣之间的摄影游戏。不过,引人深思的是,手持摄影机的男性一直没有出现在镜头前面,所以还不知道他的长相为何。说不定这个男的就是钟思造,而画面上的女孩则是他生前的女朋友?
  根据公寓住户的证言,那个女孩子的年龄正好是在二十岁上下,而且留着长发,有双乌黑俏丽的大眼睛,身材也相当纤瘦,这和录像带里的张织梅条件大致相符。而且她在拍摄录像带时,亦恰恰穿着白色洋装。
  虽然四○一号房里也有一架DV摄影机,可惜要由拍摄画面证明是哪台摄影机所摄,却完全办不到,最多也仅能从画质判断出摄影机的分辨率而已。
  更何况,就算真的能证明是哪一架摄影机,也不代表那个男人就一定是钟思造--只能说,很有可能。剑向继续检视后续的内容。
  『妳很讨厌色狼吗?』
  『那当然!』
  『但我是色狼耶。』
  『你又不一样。嘻……我的脸突然好红喔。』
  『梅梅,说说妳的兴趣好不好呀?』
  『兴趣啊……看电影啊、唱歌、逛百货公司、买衣服……对哦!你上次不是说要陪我去新堀江吗?食言而肥!』
  『梅梅,这周六一定会去。可是,妳衣服还不够多啊?』
  『谁教你要问我的兴趣哪!而且现在早就换季了耶。』
  『好嘛、好嘛。』男声说:『接下来,请梅梅献唱最喜欢的歌。』
  在屏幕里,张织梅清一清喉咙,开始发音。
  请你珍惜我,
  待在这里不要离开。
  只要能够相爱,
  我愿完全奉献。
  我希望你说我好可爱,
  希望你内心真的这么想。
  啊!好极了,
  请你接纳我的心--
  这首歌的旋律不知在何处听过,而陌生的歌词则藉由张织梅柔软的声音沁透剑向的心扉。他虽注意到了先前『现在早就换季了耶』这个关键句,仍不知不觉浸入张织梅如呢喃、如细语的美好歌声之中

下页(1/10)
8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