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一父子同行,子约有七八岁,前面他们在说什么我没有听到,我听到的时候,儿子正在问他父亲
  “爸爸,什么是妓女院?”
  可能是没有考虑到这么小的孩子会问这样的问题,那一瞬间,父亲表情说不清是错愕、惊奇还是辛酸,那脸孔实在没有词语可以描述,不过,这个父亲还是好父亲,几秒钟以后,他就恢复了平静,然后耐心地给儿子解释,“如果解释妓女院,那么就要先说妓女,妓女呢就是旧社会,一些女的和那些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发生关系从而挣到钱,这样的女人就是妓女,而这些妓女工作的场地就叫妓女院。”
  “爸,我说的不是这个‘妓女院’。”
  “那你说的是什么?”
  “我们老师说让我做纪律委员,我问的是纪律委员是做什么的!”

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