Ⅰ小镇
  
  那是一个连盲人都会感到恐怖的黑夜,人们早早的就睡下了,也许只有睡眠才会让人们忘记恐惧。
  这个小地方叫阴闸关,是一个在地图上跟本找不到的小地方,地处四川省,属于酆都市辖区,人口不多,稀奚落落的分部在小县城里。
  这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和中国千千万万个小县城一样。听老人们讲,早先的时候,这里还有很多的人家,可是后来渐渐的就越来越少了,原因是一些诡异的事件!
  阴闸关唯一的一个小花园,地方不大,最为著名的是一口明朝时留下的一口古井,其实,这个小花园就是因为有了这口古井才建起来的。
  每天清晨,一个老人就会清扫这里。那个老人孤身一人,老伴早早就离开了他,老人唯一的一个儿子也得了不知名的怪病,身上长满了大钱的印记,最后死了。镇里哪个自称通灵的钱半仙看了说:“哎,老王啊,你儿子前世亏欠人家的阴债太多了,债主们追债都追到今世了!大钱就是他还的债啊!”失去唯一亲人的王老汉只是木然的摇了摇头。
  其实王老汉是一个不错的人,年轻的时候还是先进生产者呢!再后来,他的老伴又死了,谁知道所有的不幸都落在他的身上,所有的亲人都离开了他。老人就把家搬到了小花园旁边住了下来,每天清扫着那里,好象那是他的一个忠实的老朋友,也是他唯一的朋友。
  日子一点一点的流逝,老人这一住就是十多年,日复一日的做着同样的事情。人们总能看到那个拿着一把大扫把矮小的身影。
  直到有一天,那是阴瞒的秋日,老人和往常一样的拿着那把旧扫把蹒跚的挥动着。
  一阵阴冷的风使得王老汉打了一个冷颤,一片暗黄的纸钱飞到了老王的脚下,老王疑惑的看着它,那张纸钱忽左忽右的飞舞着,翻转着,老人的眼渐渐模糊了,它看见那张纸钱的一面好象有字,红色的字,血色的红!但是老王怎么也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
  好奇心使得老人想看看上面写的什么,于是他弯下腰去拣,但那纸钱却随着风飞了起来,落在不远的地方。老人快步的走过去,它却再一次的飞开了。老人有些急了。于是,他就一直追着,不大一会老人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了,是的,年龄是不饶人的,他这个年纪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老人放下了扫把,做了下来。那张之前好象知道老人已经累了一样,也老老实实的坐在老人的不远处。
  不经意间,老人仿佛看见了两张同样的纸钱!老人揉揉眼睛,没错,是两张!老人有些诧异,无奈的摇摇头。
  汗淌了下来。老人拿出手帕擦汗,一小片什么东西落在了老人的脚边,老人感觉到了。没错,老人猜的没错,是纸钱。但是,最让老人惊异的却不是那一张,而是周围的那些。是的,是那些,无数的!
  老人瞪大了眼睛,他也感到了他的那颗已经衰老的心脏疯狂的抖动着。没错,他看到了,看到了漫天飞舞的纸钱,那种暗黄色的,一面写着红字的纸钱!
  老人呼吸的急促了起来,也许他预感到这些纸钱预示着什么会发生,是死亡么。其实,老人并不害怕,象和他这个年龄的大多数老人一样,他并不畏惧死亡,离开世界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但是,这样的场面老人还没有经历过。
  在过了一小会之后,老人渐渐的镇定了。他想找到这些纸钱是从那里来的!于是老人开始四处找了起来。当他走到那口古井不远时,他就象是电影中用蒙太奇手法定格的人物一样,缰在了那里!
  因为他看到了那些纸钱的来源了,是那口古井,那口干枯了已经不知多少年的古井。纸钱从那里喷拨而出!但是,老人又看见在井的不远处的一个人,老人的眼睛湿润了。
  他看到了他的儿子。
  “爹……我已经还了人家的钱了……连你前世欠人的钱我都替你还了……爹……”是他儿子凄惨的声音。
  
  人们在古井不远发现老人时,老人已经离开了人世。他躺在一地的落叶中,手捂在心脏那里,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一种解脱之后的喜悦。后来,医院的人说老人是死于心脏病。但没有知道老人生前的最后一眼看到些什么……
  还有许多人们所知道的,镇子里的一棵百年古树,在树干长出了人脸,是一张男人的的脸,痛苦的表情,还从眼睛里流出了血,鲜血!人们都说那棵树很邪门。后来,那个通灵的钱半仙看过后说那个地方聚集了太所的怨气,以至于从那棵老树上发了出来。阴闸关一年到头都有风,本地的人都能感到刺骨的阴冷风,外来人却感不到,他们都说在这里都感到不舒服,冷!冷!
  象这样诡异的事情还有很多,知道恐怖过程的人几乎没有,有的只是活着的人的一些传言,因为只有死去的人才晓得内容,但是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Ⅱ怪医
  
  在县城的最西面,有一座三层的小楼。但是随着住户一家一家的离开,只剩下了五户人家。
  一楼住着一户很特别的人家。其实,这户也只有一个人,一个单身女郎,肖雨菲。她是个医生,来自大城市,但是大学毕业后自愿的来到了这里,在镇子的唯一的一个小医院做了医生。如今已经三十出头了。
  她的脸很白,是那种只有死人才有的惨白,没有一丝的血色,但是不能否认,她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质,那是一般女人所没有的,虽然岁月不经意的流过,但丝毫也没有在她的脸上刻下什么,反而更给了她成熟女人的美。和她握过手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双冰凉冰凉的手,让人寒澈心底!但说实话,她的确很美,有一种令人销魂的美。但她人很孤僻,为人很古怪,总是穿着一件白大褂,不论何时。更奇怪的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很少离开这里,仿佛是从底下忽然冒出来的!她没有家么,父母呢?人们总是在私下猜测着。肖雨菲几乎从不和邻居说话,也很少笑,因为没有人见她笑过,也许,在做梦的时候她也不会笑。
  每当提起她,人们都会无奈的摇头,带有几分恐惧,她在那间小医院里,医死的人最多!也许是她的医术差劲,但她可是一个名牌医学院的高才生呢!
  奇怪的是,不论多重的病人到她的手里,经她的医治,都会有一阵的好转,原来的病完全的消失了,好的就象常人一样,但很快的,定然一命呜呼。人们在也不敢让她医了。
  所以,每当肖雨菲值班的时候,医院里就静的怕人!
  
  Ⅲ子丑
  
  “子丑啊,那篇《灵幻虚空》你什么时候完成啊,咱们可就指你那篇小说出彩了,你可要抓紧点啊!”那个胖胖的马主编又在催促丁子丑了。
  “恩,好的,那个,快了快了,一周写完!”子丑应付着。
  丁子丑是个怀才不遇的穷秀才,是乡下考进城里来的。父亲早早就去世了,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一双儿女拉扯大,子丑还算争气,考进了城里。现在孤身一人,母亲和姐姐在乡下平静的生活着。由于没有什么关系,人又不是很变通,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称心的工作。他大学里是学中文的,因为自小喜欢写东西。于是在一个小杂志社里找到了工作,当了个小编!也就是现在他工作的这个地方。
  这个小杂志社半死不活的挣扎着,情况是每况愈下。其实,这里就只是靠着子丑苦苦的支撑着,幸好,子丑也不是个挑剔的人,他不想离开这里。他们的主题就是:恐怖故事
  子丑的朋友还不算少,其中一个就是肖雨菲!
  与肖雨菲认识仿佛是天意,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嗜好:收集钱币。
  肖雨菲唯一的爱好也就是这个了,她收集各式各样的钱币,就算是冥币也不例外,仿佛只有在那些花花绿绿中有着自己的世界!
  雨菲结识子丑是在酆都的一个收藏品市场里,这里也是她外出唯一乐意光顾的一个地方。而子丑的这个嗜好并不是自己的,而是父亲的,子丑的老父亲生前的最大嗜好就是这个。老头去世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的那些收藏不会流失,所以,孝顺的子丑也就开始漫漫的培养自己对这些东西的感情了。
  两个人一见如故,谈起收集就很投机,大家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说实在的,另外的一点因素也是因为肖雨菲的美丽和那种气质。子丑第一眼看到雨菲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她就是你要等的人。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认识三年了,给子丑的感觉,除了谈到有关收藏的事情时,肖贵会很感兴趣,其余的时间她会很少的说什么。有关她的身世,子丑知道的很少很少,几乎可以可以等于零。子丑几次约她出来,都没有成功。他对她的了解也仅仅知道她来自那个神秘的小县城,和她的人一样神秘的小县城。
  很意外的,这天,他接到了雨菲的电话。
  “子丑”其实,雨菲的声音和她人一样的冰冷,但是更加显出那种冰清玉洁的感觉。
  “知道么,明天是我的生日,你……能来么?”
  其实,子丑早就想去雨菲的家里看看了,一是为了更多的了解雨菲,另一个因素也想多多的了解一下那个据说很神秘的小地方,也可以增加一下自己的创作灵感。只是一直没有什么很好的机会。
  “是么……,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呢……。那个……,我……一定去的……”过于的激动,使得这个健谈的小伙子有点结巴。
  “那好,明天我到车站接你去……就这样吧”
  她的话语总是那样言简意赅。
  子丑心理默默的想着,还带着几丝舒服的微笑在脸上。
  
  Ⅳ初见
  八月十七日,明天,肖雨菲的生日。
  子丑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个日子。很随意的,在台历上上八月十七那天重重的画了一笔。
  “鬼节”这样的两个字出现在子丑的眼前。
  “怎么这么丧气”暗自的纳闷,又仔细的看了看那本台历,阴历七月十五,没错,那天是鬼节。
  这就是了,哎,应该给父亲烧纸了,心里说着。
  子丑慢慢的仰在了舒服的转椅上。
  
  
  去阴闸关的班车一天两次。子丑选择了晚一点那一趟车,白天匆匆处理完稿子,就匆匆的赶往车站。
  天气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的,傍晚,原本晴朗的天幕却给了人们了一个意外,斗大的雨点急匆匆的落了下来。
  
  车里的人不多,大多是阴闸关的人。
  子丑做在靠近窗户的一个位子。雨没有停的意思,雨势到是小了许多。
  看着窗外模糊的影影绰绰,心中不知怎么的有种伤感的情绪,“都是这鬼天气闹的”子丑安慰自己,因为一会的约会是件美好的事,不应该因为什么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车里的其他的乘客大都低着头,连临座的中年妇女怀中的婴儿都安安静静的,出奇的老实。但却瞪着眼睛惶恐的看着子丑,象是见到了鬼魅一般。那种眼神不象是来自一个襁褓中的孩子!他的母亲低着头,不知想着什么。
  子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裹紧了雨衣。
  颠簸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子丑感觉是那么的突然,不,应该说没有感觉到,仿佛这是突如其来的死亡。
  “喂,到站了,该下车了,你!”司机那沙哑低沉的声音象一把长满了锈的刀子一样,切割着子丑的耳朵。
  “哦……好的……好的……对不起……”
  子丑终于在胡乱的思维中挣脱出来了。
  “呼~~~~~~~~~~~”子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于是拿起了雨伞,当他起身要走的时候他发现,车子里的乘客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点声息也没有,象鬼一样的消失了。
  子丑打了个冷颤,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快步的下了车。
  “咣铛!”
  子丑刚刚下车,车门就关上了,轰鸣着离开了。手中拿着雨伞,仿佛给扔到了另一个世界里。
  “你来了!”一个熟悉的,阴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哦,是的,刚刚下车。”子丑条件反射一样,回答了来人的话,他知道那人是谁,除了她还会有谁在这种夜晚这种天气来车站呢?
  子丑费力的凝聚了视线,雨幕干扰了人的视线。原来,就在不远的地方,是一面白色的墙,肖雨菲依然穿着她那件白大褂,而且,她拿的是一把白色的雨伞!
  难怪,子丑没有注意到她。
  “等了多久了,真是的,这样的鬼天气,还让你来接……”
  “没关系,你是我的客人么,不是么?”
  “呵呵,这是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子丑迫不及待的把一个小小的用彩色的包装纸包着的盒子塞给了雨菲。
  “谢谢,真的。”雨菲的语气还是冰冷的,平缓的,没有什么色彩,虽然是感谢,但还是那样的。
  “我们走吧!”
  “好的,你家离这远么?”子丑问道。
  “不远的”雨菲道,“但我们现在不回家”
  “什么,不去你家?”子丑很奇怪,难道有什么特别的节目?
  “去医院。”依然是没有颜色的回答。
  “医院?”丁子丑更糊涂了,他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她的思维方式也许很特别。
  “是这样的,医院今天临时通知我,让我值夜班。没办法,只好在医院给我过生日了,你说好么?
  “你一个人值班?医院怎么可以这

下页(1/3)
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