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文老师姓马,咬词不准。

  他请了一天假。回到办公室,同事们问他家里有什么事情。

  “昨夜我老婆发骚了。”

  同事们有些不解,是否发烧读成了发骚?

  马老师立即解释:“真的,昨夜我老婆真的发骚了,骚得很厉害,骚了一个晚上,就是不退,把我活活给折磨死了。”

  看到马老师一本正经的样子,同事们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谁知,马老师又补充了一句:“我没说假话。不信的话,你们去问我老婆。”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