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网12月18日报道 因2岁多大的女儿涉嫌遭猥亵,郑女士向派出所报警后,这名男邻居没得到法律制裁。今天中午,郑女士抱着2岁女儿再次到海口港家属区派出所报警求助。然而让郑女士意想不到的是:值班民警担心小偷进入派出所内偷东西,竟然要紧锁着派出所的大门才敢睡觉。
  
  郑女士说:“连派出所都紧锁大门防小偷,我们平常老百姓的家里就更让人担心了!”
  
  2岁女童涉嫌被猥亵   嫌疑人没有受制裁
  
  今天上午,郑女士向记者投诉,一位男邻居猥亵了她的女儿。他们报警后,民警建议协调,这名男子至今没受到制裁。
  
  据郑女士介绍:她家居住在海口滨海大道爱华小区某幢宿舍楼的7楼,12月11日下午6点多钟,她把2岁多大的女儿从幼儿园接回家,自己在厨房里做 饭,让女儿独自到9楼的一位邻居家玩耍。当时邻居家里人或做饭或做作业,也没有人跟她玩。邻居见到郑女士的女儿在9楼的走廊上玩耍了一会儿后就不见了。
  
  晚上10点多钟,郑女士给女儿换裤子时发现:女儿的外阴部红肿,郑女士当即问怎么回事?女儿告诉郑女士:住8楼的哥哥干的!
  
  郑女士十分气愤,当即抱着女儿来到8楼的一户人家,找到了一位年仅23岁、被女儿称为“哥哥”的陈姓男子。郑女士要求这名男子一同去派出所接受调查。
  
  当晚,海口港家属区派出所民警接警后把这名男子和郑女士母女带到了派出所。随即,民警叫郑女士带女儿到医院检查。郑女士女儿检查的结果是:外阴有炎症,医生给了其开了一些消炎药。
  
  郑女士持此检查结果,强烈要求派出所民警对涉嫌猥亵的男子陈某进行法律制裁。
  
  民警要双方协调   受害者家属拒绝赔偿
  
  然而令郑女士意想不到的是: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陈女士再次到海口港家属区派出所询问情况时,民警对郑女士说:涉嫌猥亵的男子陈某的家人已向警方提 供了一份材料,此材料证明陈某曾于2004年患精神病去医院治疗过。因此,民警建议郑女士与涉嫌猥亵男子的家人进行私下调解。涉嫌猥亵的男子陈某随后被民 警放回了家。
  
  随后,郑女士与这名男子的家人调解,对方只肯赔偿3000元左右。郑女士认为这样的赔偿太少,要求民警按法律程序办事,严惩猥亵者。
  
  郑女士抱着孩子伤心地说:“这件事对孩子的刺激很大,这几天晚上,孩子经常在梦里喊痛……”
  
  记者随后找到涉嫌猥亵的男子陈某的家里。陈某正坐在家里看电视,其父母拒绝接受采访,要求记者到派出所了解情况。
  
  母女再次报警遇怪事   派出所中午大门紧锁
  
  今天中午11点多钟,郑女士抱着孩子再次来到海口港家属区派出所报警。然而郑女士与记者来到派出所门前看到:派出所大门紧锁,从铁门往里看,没看到民警上班。郑女士按了几次门铃,里面没有人应。记者与郑女士都感到很奇怪:大白天,派出所里怎么没有人值班呢?
  
  随后,我们围着派出所找了几圈,看是否有其他的入口,结果找了10多分钟都没找到。此时,有人发现派出所一个房间里有人影晃动,于是,郑女士再次按响派出所门前的门铃。一名警员站在一扇窗口前问有什么事情?记者回答是采访。这名警员走到门前开了门。
  
  对话民警
  
  “不关门小偷进来怎么办”
  
  记者问:“大白天,派出所为何紧锁大门呢?”
  
  民警回答:“我在里面休息……”
  
  记者说:“休息也不应把派出所大门给锁上,如果有人来报警求助怎么办?”
  
  民警回答:“不关门?小偷进来怎么办啊?”
  
  记者问:“这里是派出所,民警还怕小偷吗?”
  
  民警回答:“你以为当警察就不用当心小偷吗?……”
  
  记者随后在派出所公示栏里看到,这位开门的民警姓陈。记者向陈警官提出采访2岁女孩遭猥亵案件的侦办情况时,陈警官称:此案件正在立案侦察过程中,不能向记者透露。
  
  记者问:“既然还在侦察过程中,还没有结论,你们为何动员孩子的父母与涉嫌猥亵男子的家人进行私下协调。”
  
  陈警官称:民警这样办案没有过错。
  
  最后,陈警官承认涉嫌猥亵男子的家人曾提供过该男子患精神病的医院证明,但他不肯给记者看。
  
  (本文来源:南海网 作者:聂元剑)
  报警

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