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个星期要考试呢——”
  
  “我现在就想见你!”
  
  隆一的父母去了宴会,家中只是个空局。
  
  她不知是隆一把她骗来,抑或是她骗隆一来找她。
  
  隆一着魔似地,非常饥渴地在她身上搜索,好象亚当要在夏娃身上寻回自己的肋骨。——悦子忽然很奇怪她想起的竟是“天国”的比喻,而不是“地狱”。
  
  两件年轻的身体在年轻的床上……。
  
  他俩做了三次。
  
  悦子觉得是她十七年来最充实的一个晚上,并且因为这是自己铺排的关系,特别满意、开心。可以与“V”告别了。
  
  她跟她的小朋友同学们完全不同了。谁耐烦一百个贴纸?
  
  她连早上刷牙时,牙刷都沾了一点血。
  
  有了一个最亲密的爱人!——他将是击鼓手、经济学家!多值得骄傲。
  
  考试时,也是笑眯眯的。
  
  走路的姿势不同了。大腿也结实了。
  
  长大了。
  
  隆一是她的“相手”。
  
  隆一最近天天跑步,他在这个月的二十日,参加“鬼太鼓座”成员募集面试,要做击鼓演出,让资深的团员评分。他们只招收两名新人,但投考的有八十几人。
  
  悦子悄悄到来时,隆一正穿着背心短裤随着音乐节拍演出一段。他看来已练习了很长时间,所以节奏感强,挥动鼓棍,每一下,力都自他贲张的肌肉冲出去,击在鼓上,也击在充满倾慕的悦子心上……。
  
  演出一完结,大伙给他鼓掌。
  
  头上缠着白毛巾的隆一向评判们鞠躬致意。
  
  他一身一脸的汗珠在大太阳下闪烁着,眉毛更浓了。
  
  悦子还没上前。一个女孩已在他身旁,为他擦汗。隆一把头巾一扯,汗飞溅到她身上,她甜甜地笑。仿佛汗是甜的。
  
  他仍同她好?
  
  ——他仍同她好?
  
  悦子也冒出一身冷汗。为什么?他明明是我的!为什么他不同女朋友分手?
  
  她集中所有力气去许一个心愿,但,原来是不长久的。比生命消逝得还要快。
  
  悦子忽地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省悟了。她需要一些助力。去除眼中钉!
  
  她马上赶到涉谷站,朝义犬“八公”铜像飞奔。
  
  左看,右看,心焦如焚。人呢?
  
  太慌乱了,——不知那人似乎已经在等她……。
  
  她一见,插翅般飞过去。他微笑,扬扬手中另一本“地狱护照”,什么话也不必说。
  
  “日行一善”的“天国护照”只是短暂的游戏,很快便不流行了。——但“地狱护照”是长存的。
  
  只要世上有人爱,便有人恨。
  
  只要有这种矛盾,“地狱护照”便千秋万代地流传。供不应求。每个渴求的人都变得勇敢,泥足深陷,不能自拨。
  
  他知道,她血液中,嗜杀的因子已经成长了。她渐渐习惯了以一条又一条的生命来换取世上最简单但最复杂的东西。
  
  她一次比一次冷静、狠辣。除掉的生命也一次比一次贵重。无法回头。悦子跑过去。
  
  ——为了爱情,为人爱人,为了要他做我“唯一”的爱人。

上页(2/2)
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