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水鬼的爸爸(一)
  
  沉星怕山爹那双眼睛,特别是他看自己的时候。山爹的儿子死后,他就只剩一条长年相伴的老水牛了。以前,村里人常看见山爹把他儿子放在牛背上,解开缰绳放任他的老水牛在常山上边走边啃,自己卷上一根草烟,跟着老水牛悠闲地漫步。沉星的爸爸见了,就笑他:“喂,同年哪,你那是人放牛还是牛放人哪?”常山这一带的人,都把与自己同年出生的人亲切地唤作“同年”,沉星按规矩还得叫山爹作“同年爸爸”。山爹的儿子与沉星也是同年出生的。同年的人之间比其他人要多一份亲热。
  
  可是山爹的儿子死后,山爹不抽烟了,牵着缰绳走得很慢。往往老水牛走一阵歇一阵,因为缰绳不是很长,老水牛只好在鼻子被缰绳拉疼的时候歇脚,等山爹拖拖沓沓的跟上来。老水牛似乎体谅山爹的心情,很静心地立住,很耐心地等他。沉星的爸爸见了,不再打趣他,招呼也不打就走。
  
  这时,沉星就拽爸爸的手,悄悄的说:“同年爸爸在那边呢!”爸爸也使劲拽沉星的手,低声说:“他儿子死了。他看见你就想起他儿子,心里会难受的。”
  
  “同年怎么死的?”沉星问。
  
  “水鬼拉走的。”爸爸还是低声,“以后晚上可别在水边玩了。”
  
  沉星和一群小孩子听村里年纪最大的四姥姥讲过水鬼。四姥姥对他们说,鬼一般都是怕阳光的,也怕到人多的地方去。淹死过人的池塘或者水库里,都是有水鬼的。水鬼也怕阳光,所以在晚上才出来。意外落水的人一般阳寿未尽,地府里的阎罗王不收。这些灵魂没有归所,就成了水鬼。它们只有找到了替身才可以进入地府,阎罗王才收纳。为了寻找替身,它们经常在晚上浮出水面,骗小孩在水边玩耍,然后在背后用力一推,害死其他的小孩做自己的替身。即使你会游泳也没有用,它在水里面力气很大,那里是它的天下。它拉住你的脚往水深的地方拖。所以,晚了还没有回家的孩子千万别和其他的人玩。
  
  沉星说,四姥姥,我不和别人玩,叫我也不搭理,只在荷塘旁边捉萤火虫,可以吗?
  
  沉星的弟弟毛毛也抢着说,是啊是啊,荷塘那里萤火虫好多好多呢,白天炕见它的屁股发光呢。
  
  四姥姥厉声骂道,你这个野驴子,就知道玩。那也不行,有的水鬼狡猾着呢,头不出水面,看准了你的脚,伸手就把你拉下去了。你们看,山爹的儿子骑在水牛背上都被水鬼拉走了呢,就在那片荷塘里!开始那小子还在叫呢,后来可能是呛到水了叫不出来。等山爹听到他儿子叫匆匆忙忙赶来,只看到一条大鲤鱼模样的东西在水上游,山爹跳下去它就不见了。你们想,山爹水那,都斗不过水鬼,你们这些小娃娃顶什么用?
  
  四姥姥叹口气说,可惜山爹那么一个俊的崽,做了水鬼的替身。
  
  毛毛说,四姥姥,山爹的儿子跟我哥哥是同年,不会害我哥哥的,他可以去捉萤火虫呀。
  
  四姥姥摸摸毛毛的手,耐心的说,鬼不记得生前的事,除了最亲的人他谁都不认识啦。
  
  沉星不敢去捉闪亮的萤火虫了。沉星的妈妈说那些虫子会钻到耳朵里,使耳朵变聋。沉星才不怕呢。他怕的是水鬼,他怕的是山爹那双眼睛。
  
  山爹渐渐瘦了,手像冬天的枝条。老水牛也瘦了,排骨在皮下显出一排一排的蜈蚣脚般的形状,仿佛常山上的那些草还不够它吃饱。每当沉星经过山爹身边,山爹都会痴痴地看沉星半天。有一回,他捧出一把黑的莲子,要沉星叫他“同年爸爸”。毛毛在旁边见了熟透了的莲子,忙不迭吞口水。可他还是扯扯哥哥的手,说:“他是水鬼的爸爸,别叫他!”山爹一惊,莲子洒了一地。正在吃草的老水牛,突然抬头朝荷塘那边奋力的“么”了一声。四姥姥还说过,牛的眼睛可以看见鬼。
  
  第二章 水鬼的爸爸(二)
  
  晚上孩子们不再出来捉萤火虫,无数明亮的灯在荷塘上空漂浮。
  
  沉星在大白天经过荷塘时,也会胆战心惊。他隐隐感觉到大鲤鱼一般的东西在水下游动,等着他的脚靠近水边。他心想,水鬼拉同年的脚时,那条老水牛是不是发现了?后来他又笑自己傻,即使老水牛看见了,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关于水鬼的哭声的事情是先从洗衣池边的们洗衣时传出来的。兰姨在沉星家里喝茶时跟他妈妈讲起了这件事情。沉星也坐在旁边。
  
  兰姨说昨晚有人听见荷塘边传来了嘤嘤的哭声。
  
  第二天,这件事情在村子里爆炸了,因为又有几个人听见了水边的哭声。有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出了屋,远远地望了荷塘,发现萤火虫中有一团黑的影子。那个说那团黑影就在山爹的儿子淹死的地方,哭声很丑。
  
  那天开始,许多人见了山爹,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他身上有晦气,谁挨了就会倒霉。有人远远地对山爹叫道:“你家孩子阎罗王不收呢。他天天晚上在荷塘边哭,你还不知道吧。他没有归所哪,成了野鬼!叫个道士来作作法吧。我不是嘴烂乱说话,我这也是为了你的崽好,为了大家好。”山爹站住听了,老水牛也站住听了。山爹什么也不回答,扯一下缰绳,骂他的牛:“吃草吧,看你瘦得!”
  
  四姥姥给一群小孩子讲鬼故事时说,其实山爹挺可怜,儿子刚出生就死了人,现在儿子死了,只有老水牛陪他了。可那水牛恐怕也要饿死,山爹根本没心养牛,他挂念着儿子呢。
  
  第三天的里显得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晚都要宁静。许多人在这个里做了又又甜的梦。沉星梦见自己站在荷塘边,漫天的萤火虫提着灯笼寻找因贪玩晚归的孩子。山爹捧着黑得发亮的莲子,跪在沉星面前,要他叫“同年爸爸”。沉星张了张嘴,却叫不出声来。而山爹仿佛听见了,满意地点点头,双手松开,黑的莲座先恐后地滚落下来。沉星接住的却是闪着微光的萤火虫。
  
  太阳再次升起来,沉星刚睁开眼睛就听见外面吵吵闹闹。仔细一听,才知道昨晚山爹在荷塘淹死了,同时淹死的居然还有那条老水牛。
  
  整个村子又沸腾起来,人们纷纷议论:水很好的山爹怎么就被淹死了呢?昨晚没有哭声,难道是因为水鬼找到了替身?老水牛怎么会淹死?
  
  四姥姥说,肯定是水鬼在作怪。
  
  沉星问四姥姥,同年怎么会拖他自己的爸爸下水呢?
  
  四姥姥说,哎,可能他们想一家团聚吧。
  
  沉星又问,为什么是一家团聚?
  
  四姥姥说,山爹的人生下孩子不久,就失足掉进荷塘里淹死了。
  
  沉星又问,到底是谁想团聚?同年?山爹?还是那个人?
  
  四姥姥惊愕了,声音颤颤地说,小娃子,你怎么有这样的猜想?
  
  沉星抓住问题不放,四姥姥,你告诉我,到底是谁?
  
  四姥姥混浊的眼球渐渐放大,仿佛要从眼眶里爆裂出来。她伸出像她的脸一样苍老的手拍拍身边几个年少的单纯的脑袋,有些忧伤地说,孩子们哪,那个人怎么会害死她的儿子呢?虎毒不食子啊。山爹的儿子怎么会害自己的父亲呢?有些害人的鬼,在我们人里面,在我们人的心里面!
  
  第三章 将军坡遇迷路神(一)
  
  楚楚把菜都摆上桌了,一向很准时的金伯还没有回来。金伯的儿子三湘和儿媳楚楚很着急,在门前的小坡上向常山那头张望,逢路过的人便问是否碰见了金伯。月亮点亮了自己,又点亮了常山周围百姓家的灯。金伯还是不见半个影子。桌上的饭菜都凉了,三湘和楚楚仍没有提筷子。
  
  四姥姥刚好从地里掐韭菜回来,听他们小俩口慌慌张张说了这事,便小声地说,金伯恐怕是遇上迷路神了。楚楚问,迷路神是神仙吗?那就保佑我爹爹平安无事。三湘接口说,是呀是呀,我爹爹如果有什么事,我家的牛谁天天来看哪!
  
  四姥姥说,迷路神可不是神仙,是鬼呢。如果在比较晚的时候你还在荒山野岭赶路,并且还有心事的话,就很可能碰到它。或许你爹爹走路太急,没怎么提防,中了迷路神的法。
  
  中什么法?三湘一惊,急忙问。会不会要我爹爹的命哪?
  
  四姥姥抬起旧筷子一样的手打了三湘一个嘴巴,生气地说,你这个乌鸦嘴!你是不是盼着老头子死啊?迷路神倒没有水鬼,吊死鬼可怕。在你最熟悉的路上最容易遇上。
  
  那又是为什么?楚楚有点害怕,想回屋里去,却抑制不住好奇心。
  
  要是在不太熟悉的路上,你就会细心的看路,生怕走错。这样,迷路神很难使你中法迷路。要是在你走了千百遍的路上,你根本不想哪条路是对的哪条路是错的,左脚还没有放下右脚就跨出去了。等你突然发现前面的路不对劲,就晚了。四姥姥抖抖手,泥巴从韭菜上掉落下来。三湘啊,你去叫几个胆大的男子汉一起去找找吧。让你媳在家歇着,她胆子小,容易吓着。千万别大声叫喊你爹爹的名字,晚上容易把人的魂给喊走的。
  
  四姥姥走后,三湘带几个人上常山那头去了。几个电筒光晃来晃去,像新坟上的长明灯。半时分,他们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第二天早上,楚楚在屋前的地坪里发现了躺倒的金伯,脸极度苍白疲惫,头发和眉毛上满是霜,乍一看来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可金伯还不到五十岁哪。楚楚以为他死了,吓得腿软,扯开嗓子喊救命。几个早起的邻居连忙赶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楚楚却发不出声来,只是伸手指着地坪。邻居们这才看见躺着的金伯,七手八脚将他抬进屋,有人拇毛巾擦脸,有人跑去荷塘那头喊赤脚医生
  
  沉星的妈妈扶着楚楚进卧室。楚楚见三湘仍闭着眼睛,放声边哭边骂,你这个懒死鬼!爹爹都快死了,你还睡觉!三湘答应了一声“哎”,仍不挪动身子。楚楚拾起扫帚要打。沉星的妈妈忙拦住,说,他可能是魂魄被迷住了。楚楚一惊,手足无措。沉星的妈妈上前去,把他放在心口上的手移开,然后小声地唤“三湘,三湘”。三湘缓缓睁开眼,意识清醒了些。
  
  你刚刚被迷住了。沉星的妈妈说。可能是昨晚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三湘说,我听见你们吵吵闹闹的,还听见楚楚喊我,可是就是起不了身,手也动不了。
  
  快去看看爹爹吧,楚楚差点流下眼泪来。
  
  爹爹回来了?三湘急忙爬起来。
  
  灌了碗热汤,金伯咳嗽了两声,脸部表情才舒展一些。兰姨把围观的众人推出门,说,让人家休息休息,等人家精神好了再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四章 将军坡遇迷路神(二)
  
  当晚,许多人吃完饭就来三湘家看望金伯,有的甚至还端着饭碗夹两筷子菜就过来了。一群小孩子也闻讯赶来。他们可是有目的来的,毛毛兴奋地叫伙伴:“听鬼故事去咯!”
  
  沉星走进拥挤的屋内,金伯正在向坐在边的四姥姥讲述昨晚的怪事,旁边已经围了一圈大人和小孩。
  
  金伯的身体还很虚弱,说话的声音不大。
  
  我也纳闷呢,在那条道上走了几十年,没想到还有迷路的时候!在常山后面的将军坡那里,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个岔口。我想不对呀,这里哪来的岔口?肯定走错了,我骂我自己老眼昏,走了几十年的这条路居然还走错。我转过身来要回到原来的路上去。可是我一转过身就傻了
  
  金伯的话卡住了。大家忙问,怎么了怎么了?沉星不知道他们是问那条路怎么了,还是金伯怎么卡住了。金伯抖抖瑟瑟的伸出手,接住楚楚递过来的热汤喝了。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仍心有余悸。
  
  他妈的!我转过身来一看,居然也是岔口!将军坡那块我还不熟悉吗?树高草多路直,从小时侯放牛开始到现在,哪条道走向哪儿比我的十个手指还清楚。这不是邪门么?
  
  那你怎么办?有人怯怯的问了一声。
  
  能怎么办?我只能硬着头皮选了条路就往回走。我想,这么巴掌大的将军坡,还能使我迷路?就是乱走,也会走出这巴掌大小的地方吧。
  
  四姥姥在旁边插上一句,完了,中迷路神的计谋了。
  
  金伯接着自己的话头说,我回身走了一小段。咦?前面又是一个岔口。没办法了,又选了一条道走,除了这样我还能怎样呢?走了一小段,还有一个岔口!这下我心慌了,月亮都出来了,我得准时回家呀,家里那三条水牛还在水塘里呢。我得在吃晚饭前把它们牵回牛棚呀。我又急又慌,往前走也是岔口,往回走也是岔口,左边道右边道都试了,好像路的两边都是无穷尽的岔口,根本就没有将军坡的那种直路!可我抬头一看,我在将军坡啊,常山顶就在前面呢。我低头一看,那个将军坟就在不远的松树林里呢,我小时侯还在上面打过滚!可是这路怎么走怎没是。
  
  四姥姥

下页(1/6)
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