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捏着柔细的皮,雪白、细腻、没有半点暇疵。

  我伸出舌头,顺着这光滑的半圆,往前,在往上,终于,我看见了那棵颤巍巍酱子色的葡萄干似的精华,我轻轻地舔着,欣赏着,多么完美,我甚至看见中间那道沧桑的缝隙。

  一股浓烈的奶香味,让我如醉如痴。

  “好么?”她问,摒住呼吸。

  “真好”,我半闭着眼睛,用手揉着这雪白、饱满的半球,享受着。

  在我的揉搓下,半球渐渐地鼓涨,饱满得几乎要流出汁来。

  “别揉了,再揉要出来了。”她娇喘着说。

  “我喜欢。”我喘着粗气。继续舔着,揉着。

  “快呀,快点。”她开始呻吟。

  “等不及了?”我继续揉着,一边问,我喜欢看她着急的样子。

  “快嘛——”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猛地一口。

  奶香四溢。

  “吃个奶皇包都这么费劲,真是的。”她说,终于松了口气。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