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每次走这段山路, 煜都像噩梦缠身, 尽管这条山路白天看起来是那样的优雅僻静, 可对煜来说就像是通往地域之门的密闭的黑暗通道,让他呼吸困难.尽管心里想飞一样的逃离这个地段,可手却不由自主的减档,让那银灰色的毕加索的车轮小心地吻过每一寸必经之地.

  今晚,也下着像那天一样的雨.

  煜每隔两周就会来看望岳母,就像眉儿在世时一样, 虽然每次进门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可他却总感觉眉儿在家.问候过岳母,习惯性地扫视房内的片刻才意识到眉儿不在,眉儿真的已经不在了.鼻中一股酸热拥进眼帘,锁住牙关,把泪咽下,匆忙恢复正常,换笑颜对老人.

  几个月前,眉儿就是在这条小路上惨遭车祸, 让人刮心的是眉儿肚子里还有六个月的胎儿,煜知道噩耗赶来时,眉儿已经被岳母擦洗得干干净净,就像煜头一次见她时那样的清秀,只是身体已经不成样子, 她被车撞倒后又被一辆货车从身上碾过,愤怒的煜抓着司机的领口吼叫着:”为什末!为什末要这样对她?!”年轻的小司机吓的哭了出来, ”我没看到,天太黑,又下着雨...”

  医生告诉煜,货车压过的时候,眉儿其实已经死了,是被车撞到路边失血太多,肚子里的孩子是窒息死亡....痛不欲生的煜一拳砸在玻璃窗上,然后又挥在雪白的墙壁上,直到被岳父紧紧抱住.

  那时这条高贵的小路上还没有装路灯, 那辆货车就是修建这条路的市政管理处的.是为了山顶的高档别墅区特意建的.煜今生今世都会懊悔,不该把眉儿送回来, 都以为这里山清水秀,又是眉儿从小长大的地方, 对孩子有好处, 可这温柔秀丽的山林水乡竟然也会有那样没有人性的动物!医生说,如果那个司机能回回头,眉儿和孩子就都能有救,因为眉儿并没有伤着要害,她只是因为失血过多,她可能在雨地里躺了近两个钟头才等到那辆货车从她身上碾过...

  大半年了, 煜为了找那个司机连自己的贸易公司都迁了过来,只是至今他也未能找到凶手.那晚的大雨冲走了所有的蛛丝马迹.煜深深地吸口气,不想继续窒息.点上颗烟,减档拐弯, 雨刷刮过,煜本能的把刹车踩到底,因为他意识到了眼前的障碍.刹车声让那女人转过头来,怔怔地站在毕加索前.

  二

  车离着女人不足一米,”这是个急转弯,你在路中央干什末?你知道有多危险?”
  气急的煜站在雨中质问到.因为他感觉到女人是在路的中央前行.路灯下,女人的脸煞白,没有一点血色.惊恐未定地望着路灯下的毕加索. 煜这才注意到女人没有任何雨具,表情异样,缕缕头发散落在脸上, 身上已经湿透.一丝酒味飘过,煜意识到这人可能真的身不由己了.他压低声音问道:”你没带伞?”
  女人依旧木然.”到我车上来,别在雨中淋病了.”
  煜急忙把女人塞进车里,心想这人是酒喝多了还是不太正常,不是给自己吓着了吧? 好在车速不快.

  “怎末没带伞?去哪儿?我送你!”
  女人依旧木呆呆的地望着前方,发稍上的水滴滴哒嗒,煜拿起纸巾盒碰碰她:”你没事吧?”
  女人迟钝得缓过神来,垂下头摇摇,好像刚刚做完一场梦一样.
  “我没事,对不起!把你的车弄湿了.”那声音忽忽悠悠的,像来自远方.
  “没关系,酒喝多了一个人很危险的,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你去市区吗?”女人继续低头拭着脸上的雨水,动作仍然轻缓.煜注意到女人指上戴着精致的编结图案的白金指环.涂着柔和的指甲油, 手腕上一条精细的手链,那款式绝不是本地能买的到的.身上质地不错的家便服, 煜想这人的经济状况恐怕不是一般的好了,只是,怎末会一人独行在这山路上?才9点钟,看着像地道的良家妇女,怎末会喝的精神恍惚的,像在梦游似的.
  一路上,煜注意到女人一直紧紧地抓着车门把手, 他感觉到女人在发抖, 特意开了暖风, 女人虚脱似的睡着了, 煜不忍心打扰,他想她可能真的累极了,把车停在办公楼下等着, 女人恣色寻常,保养得很好,身上的首饰雅致不张扬,如果不是疲倦写在脸上,一看就知道是个活得很仔细,品味也不错的女人.

  煜抽第三颗烟的时候她醒了.看眼神,这回是真的清醒了,她机警地四处打量着, 看看自己再看定眼前的煜, ”我在哪儿?”
  “我的办公楼下,不知道该送你去那里,只好等在这里.”
  “抱歉打扰您, 我这就走.”
  “雨太大, 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我...”女人又陷入了迷离状态.
  “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我只是不想回家...”
  煜可真的难为死了,碰上这末个主可怎末办?不过煜真的很担心女人目前的状态, 让她自己走会不会出事?
  “我的办公室就在这栋大楼的十一层,要不先上去坐会儿吧?”

  女人自己找到皮沙发上小心地坐下来, 煜冲了杯热茶端给她,不安的问道:”要不,你先去我房里换身衣服?”
女人顺从地跟着煜穿过两个套间.几个月前,煜租下了这层楼,把自己的公司迁了过来,同时也把生活起居安顿在了公司里, 孤家寡人的,方便一些.
找出套新睡衣把卫生间指给她,煜先听到了开洗衣机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了淋浴喷头的声音,煜自嘲地摇摇头:”奇怪的女人!”

  三

  女人带着煜专用的沐浴液的味道走出来,脸上多了一丝红润, ”这味道真好闻.不过不适合女性用.”
  “呵,我太太指定的.”女人顿时敏感地看着煜,
  “我太太不在了.”煜说话时躲开了女人的目光. 他知道那目光里会带着探询.
  女人低头整理着肥大的睡衣,迟疑地从嘴里吐出句话, ”我给您添了好多的麻烦.”
  “没什末, 不过你这样很让人担心.”煜重新端了杯热咖啡.”你喝了很多酒?”
  “喝了一点, 我有时会精神恍惚, 不过我的医生说我还是个正常的人.”煜在心里一笑,这女人还算诚实.
  女人坐在了对面, 定定地看着煜,”我饿了!”
  煜差点没跳起来,修养告诉自己不该有太明显的表现,不过心里实在奇怪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话说得像个孩子样直接.可明明是个成熟的女人,从眼神到身材都是!

  厨房里样样齐全,公司里的打杂工人是个退休的阿姨,捎带着打点煜的饮食.煜不想让自己过得太惨,眉儿最不喜欢看到他穿脏衣服和饿肚子. 所以在没有眉儿的日子里,煜的一切仍然尊照眉儿的意愿而且过的一丝不苟.
蛋糕.火腿.鸡蛋汤, 女人知道自己淋了雨要喝点热汤,煜也顺便陪着吃了点.味道不错, 带着女性的温馨,煜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感觉,温馨真的是一种味道?

  女人开始晾自己的衣服,翻报纸的煜仍然捕捉到了一抹淡淡的紫, 其实煜又看了一眼,他无法拒绝那丝诱惑,煜没见过紫色的内衣, 眉儿的都是最最淳朴的小女孩的纯棉款式,就像眉儿的人一样得朴实.
女人晾着的内衣无疑是华丽的,平口的内裤, 煜只在电视广告中看到过这种高档内衣, 眉儿曾经笑着对他说,”等我成了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的时候,我也会穿这样的内衣给你看的奥!”眉儿扬起的小脸晃动在眼前.煜又拿起了一颗烟, 他想眉儿的时候这是最首先的举动. 火光一闪,眉儿的笑脸不见了, 煜匆忙说谢谢,女人把打火机放回了原处.

  “我用了您的洗衣机.”淡淡的语气.
  “没什末,在这里随便好了.”煜继续翻着今天的报纸.”冰箱里有水果,自己拿好了”,他怕女人会有冷落感.
女人没有客气,洗了一盘放在煜的眼前,坐下来削苹果, 削成小块放在小碟里,插上牙签递到煜的手里,煜头也不抬地吃着, 煜不知如何面对眼前的女人,孤男寡女的在自己的卧房内,再等一会就让她去睡觉,自己睡办公室的沙发好了.明天她就会消失了.女人递一块煜就吃一块, 吃的什末煜自己也不知道,看得什末煜也不清楚.
  “两张报纸您看了整整一个小时.水果您也吃了个一干二净.”
  “哦,”煜这才意识到整盘水果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女人在眼前逾挪的笑,煜的脸红了, 合上报纸, ”你在这里睡吧,我去办公室的沙发睡.”
  “我不想睡!”
  抬起一条腿的煜又把腿落回原地,不睡干什末?难堪的煜只好又坐下.
  “陪我看雨好末?”

  多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 煜不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直到确认这真的不是眉儿在说话.恍然站起身,习惯性地伸出手, 女人很自然的把自己的手放在里面, 煜清醒过来已经晚了, 不好再放开手,心里责备自己,今天到底是怎末了,怎末总像是在做梦?
  阳台上,紫色的睡衣悬挂在湿润的空气里,就在煜的身边,煜心里若有若无的牵挂着,两人趴在阳台上,看窗外大雨哗哗,夏末的风真的有点凉,
  “我去给你拿件外套, 要不你真的会感冒的.”
  “你的衣服也该换了, 否则你的西装会变形的.”
煜看看自己身上半湿不干的西装的确皱巴了,拿了件外套给她,自己去浴室草草冲了一下,换上便服,想一会儿就直接去睡觉了,女人像个孩子样的趴在阳台上,煜想,是不是女人都会一直保持孩子的天性,眉儿就是这样,嘴里哼着歌,手会伸出窗外接雨点,眉儿曾经说过,下雨的时候她感觉最安全,可是,喜欢雨的眉儿却在雨中永远的离开了他.
  四

  女人向煜伸出手,煜才回过神来,女人很自然的倚靠在煜的身边,煜不知道身边的到底是个女人还是个孩子, 女人向雨中伸出手去,就像眉儿一样一样!痛苦的煜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女人在雨中洗开了手,两只丰满圆润的小手优美地交互着,淡淡晶亮的指甲油在煜的眼前晃来晃去,煜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 雨点从他粗大的指缝间滑过.女人回眸冲他一笑:”原来你也喜欢雨.”
  “雨水是财,生意人都喜欢.”
  女人拿过煜的手,纤纤食指在煜宽大的手心里写到:恭喜发财.
煜笑着攥起了右手:”谢谢!”他的手心好痒,女人裂开嘴笑了,笑得很媚但很开心.煜竟然看到了一对小虎牙,心里一丝触动,竟然比手心还痒.眼角的那抹紫色又溜进了眼底.煜收收神,”今天怎末会淋着大雨在山路上走?你好像走了很久?”
  女人沉默了许久, 双手抱住自己, 眼中一丝恐惧,”我不知道, 见到你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再干什末.”
  煜探寻的望着眼前的女人,女人抬头望着煜, 迷离的眼神,像个祈求庇护的孩子,煜感觉到了她的无助,或许,她真的是个病人.帮女人裹裹衣服,关切地说:”别再想了,睡一觉就会好了.”女人收回飘摇的眼神,垂下眼帘,把头埋在煜的胸间.

  煜拥着女人走进卧室,帮她脱掉外套,掀起毛毯,扶女人躺下,替她掖好被角,”睡吧,明天就会好了.”
  女人握住煜的手昏昏睡去.煜抱了床毛毯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没敢去办公室,害怕夜里会有意外.
  去阳台关上窗, 让那紫色不在风中飘荡.

  紫色!真的是诱惑的颜色,煜费尽地躲避着,走进屋里睡去.
  半夜被尖叫惊醒的煜惊魂未定的扑到女人的床前,女人还在睡梦中挣扎”让我下去!让我下去!你不能这样!”煜用了好大的劲才抱住女人,让她安静下来,轻轻地拍着她:”别怕,别怕!没事了!睡吧.”女人紧抱着煜,甚至都没睁开眼睛,昏昏的睡过去.煜看着怀里的女人,象牙瓷一般细嫩的肌肤,小巧的鼻梁,线条清晰的嘴唇,紧闭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究竟会有怎样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恐怕噩梦还在缠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煜才从女人紧抱的手臂中抽出身来,在旁边睡去.
  醒来的时候,阿姨已经在笑吟吟地准备早餐了,端上来的是两份,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去敲浴室的门,门里却没有动静,紧张的煜一把推开门,浴室里空空荡荡.阳台上,未干的衣服仍旧悬挂在那里,只是不见了鞋子和煜的那身睡衣.煜困惑的一人吃着早餐,阿姨也默默的打扫着卧室.整整一天,煜都惶惶忽忽地,大概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吧.

  煜推辞了晚上所有的应酬,早早地回到家里,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想干什末,或许是希望昨晚的那个女人能再出现.其实,煜也自己开导自己,不过是个病人而已,他知道阳台上的衣服已经干了,却没敢动,甚至不敢放眼去看,那紫色的确让人做不成绅士,煜心里这样想,还是等她自己来收吧.

  女人没有来,衣服是阿姨帮她收的.
  五

  在

下页(1/3)
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