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每个人都会有忌讳的词语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忌讳的词语,有些人宣称他没有,请打他一巴掌,告诉他不要吹牛。
  比如,有些人忌讳“死”这个字,看到这个字就会赶紧把目光移开,心里想着别的事情好把这个字的黑影冲淡;有些人忌讳“蛇”这个字,一看到它就像是看到一条黝黑的长蛇昂着头,信信地吐着信子,令人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人则忌讳“上吊”这类白惨惨的词汇,马上就会联想起死不瞑目的吊死鬼,如果是晚上,搞不好睡觉就成了问题……
  每个人都有禁忌,这种禁忌其实就是恐惧,这两个词是姐姐和妹妹的关系。
  但古安生老师的忌讳不是“死”,也不是“蛇”或者“上吊”,而是一个名字。
  二、他又看到了那个名字
  8月26日是蒙城中学开学的日子。这一天风出奇的大,天还没亮风就起了,尘土在晦暗的天幕下飞舞,马路边上的杨树连接成一条灰绿色的河水,在风中狂躁的响个不停。
  古安生醒得很早,他躺在床上听着风在阴沉的天色中尖啸,忽然有些心神不宁。
  他坐起来穿衣,惊醒了他的妻子,她睡意朦胧地问:怎么起这么早?
  “今天开学,领导安排我带初一的一个班,我得早点去。”古安生这样回答她的妻子。
  她的妻子翻了个身,继续睡去。古安生穿戴整齐,丁丁当当地打开了防盗门,楼道里的声控灯好像坏了,他跺了两下脚,没有反应,也就算了。对门那扇暗绿色的铁门紧闭,古安生尽量不去看它,这扇门,乃至门后的空间,都隐隐透着不祥,那是套没人住的房子,也许里面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三个月前,里面发生了一起命案,死了一个人。想一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死者来说是个悲剧,对住在死者对门的人家来说同样是个悲剧,古安生每天掏钥匙开门时都觉得时间特别漫长,总感到后背有些发凉,生怕一回头就看到那个被杀死的男人血淋淋地打开门,探出身子微笑着跟他打招呼:古老师,你回来啦!
  古安生用力撞上房门,又不放心的伸手拽了拽,噔噔噔转身下楼。
  6点多一点,古安生已经走进了教学楼正门,门口传达室的小窗后面,打更的许老头将一张脸隐在灰暗的阴影中,面目不清,仿佛在偷眼望他。
  古安生心里冷哼了一声,十三年来,他总觉得这个打更的老头看他的眼神有些阴恻恻的,他对这个老鳏夫也素无好感。
  办公室在走廊的最深处,门半掩着,一个男人背门面窗,正举着一份报纸在看,茂盛的黑发有些自来卷,窗外是尘土飞扬的操场,一个白色的塑料袋盘旋着远远飞来,一头撞在他面前的玻璃上,瑟瑟抖动。
  古安生推开门招呼道,小陈,今天这么早。
  那个年轻人站起来,冲着古安生微微笑了笑,鼻梁上皱起了几道纹:开学第一天,还不得好好表现表现?猪肉都十块钱一斤了,要是搞不好下了岗,真要喝西北风了。
  古安生不信服地摇摇头,你陈全堂堂研究生,怎么会下岗,下岗也是下我们,不过——,他指了指窗外说,喝西北风今天倒是个好天气,一天顶过去五天。
  他模仿了一个讨厌的广告,对方立刻领会了他的小幽默,捧场地笑了。笑过之后,陈全谦卑地说,什么研究生,不过是混了张文凭,我才来几个月,经验浅得像碟子,跟古老师您十几年教龄没办法比,以后还得您多指教呢。
  这番话令古安生极为受用,他微笑着拍了拍陈全的肩膀,踱回了自己的座位。
  坐定后,他点燃了一只香烟夹在手里,另一只手则拉开抽屉,从一个黑皮笔记本里拿出一张新生名单。事先熟悉一下学生的名字很有必要,现在的父母喜欢给孩子起一些标新立异的名字,有些字甚至是从《说文解字》里翻出来的,查字典查不到,智能ABC打不出,万一念错,学生们立刻会屁颠屁颠地四处传扬老师的失误,比世界上任何的广告公司都要积极踊跃。
  古安生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默读下去,忽然,他的目光卡住了,在这份名单的最后,古安生看到了那个名字。
  我刚才已经说过,有一个名字是古安生的忌讳。
  其实,拥有这个名字的学生属实不少,几乎每隔一两届他带的班级就会赶上一个,可即便是这样,古安生每次看到它,心脏还是会不自觉地骤然缩紧。
  看来十三年前那件事所造成的阴影这辈子是无法消散了。
  他看了看那个名字,把表格塞回到抽屉里。
  三、古安生,对不起,我来晚了
  7点半,古安生走进了初一三班的教室,他板着面孔,把两只手背在身后,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严肃是最有威慑力的一种表情,警察、法官、包青天,他们经常严肃,严肃像是长在他们的脸上,这是工作的需要,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他们的威严。
  做为一名教师,古安生更需要威严,现在社会日趋文明,老师们已经逐渐丧失了殴打学生的特权,威严,已经是外强中干的教师们所拥有的最后武器。
  首先点名。古安生展开手中的名单,每一个名字出口,立刻就会得到一声清脆的回应,仿佛向池塘丢一块石头所激起的水声。
  曹秀华……到
  于大水……到
  吴娇……到
  迟宪春……到
  宋扬……到
  ……
  还剩最后一个,古安生迟疑了一下,还是念出了那个名字,不过念得有些囫囵,两个字在他舌尖上浮皮潦草地一滑而过。
  ——李娜!
  一片沉寂,没有人应声。古安生抬起头扫视了一下眼前的学生,将那个名字重复了一遍。
  学生们面面相觑,古安生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只碳素笔,在这个名字上画了一个圈做为标记,这个圈画得不太规整,心里有一点凉丝丝的。
  他把名单折了两折放进口袋,接下来他准备发表一篇演讲了。美国总统就职时要发表演讲,班主任就职时也要发表演讲,演讲不分高低贵贱,演讲十分重要,开学伊始这段长篇大论的演讲像炒菜前需要放的大豆油,绝对必不可少。
  “同学们,首先要祝贺你们成为一名中学生,这意味你们的人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他这样开场,每年都是这样,他清清嗓子,正准备说第二句,三声清晰的敲门声不识时务地打断了他,他有些愠怒地向门口望去。
  门缓缓地开了,一股冷风随即蹿进了教室,掀起了前排几个学生的笔记本。古安生看到一个瘦削的女孩出现在门口,她两手扶在门框上,笑盈盈地望着古安生。她说:古安生,对不起,我来晚了。
  学生们哄笑起来,女孩对古安生的直呼其名让他们高兴得像小狗的尾巴。
  古安生皱起了眉头,他打量起眼前的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有些土里土气的,他穿着件淡黄色的连衣裙,袖口和裙脚还缀着一些廉价的白色塑料珠子,红皮鞋鞋尖的部位因为掉色已经变成了肮脏的黑色,她长得小鼻子小眼的,嘴角边缀着一颗小黑痔,像是连绵不断的笑容的一颗标点符号……
  古安生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恐惧像冰水一样充满了他的身体。
  女孩笑得更加灿烂了,她微笑地望着古安生说:我叫李娜,十三岁,很高兴认识大家。
  古安生僵硬在讲台正中。他分明看到一股鬼气从女孩的笑容里弥漫出来。
  四、十三年前,古安生22岁
  十三年前是1994年,那时古安生22岁,还是个瘦弱的男生,营养总是不良,肩胛骨突出,一阵风仿佛就能把他吹倒。那年他上大四,即将从蒙城师专毕业,由于平时表现积极,中文系的一位老师将他介绍到蒙城中学完成为期半年的实习。
  蒙城中学是全市最好的中学,也是全省的十大重点中学之一,有着胜过公务员的福利待遇,以古安生的条件与家境,进这所学校绝无可能,但即便是个实习的机会,对古安生而言也殊为难得。
  当时初二三班的班主任是一个叫谢文凯的男老师,这个人现在已经化为泥土,他一生钟爱喝酒,直到香港回归那年把自己的肝脏喝成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从此一醉不醒。当时古安生跟他,谢文凯上课时,古安生就跟着到班里旁听,偶尔也能得到一点讲课的机会,因此对初二三班的学生都比较熟悉。当时那个班共有42名学生,那个叫李娜的女孩是成绩最好的,科科拔尖,嗓子也好,一曲《小背篓》还获得了全市校园歌曲比赛的一等奖,并上了市里的新闻,令他的父母奔走相告了很长一段时间。据古安生所知,她的父亲是钢厂的一个车工,一开口很大比例都是脏字,母亲在街边上卖烤地瓜,眼睛总是被煤烟熏得红通通的,这种家境古安生一般不会太放在眼里,但因为李娜的成绩,古安生对待她还是有些另眼相看,他觉得这个女孩跟自己的性格有点相像。他的家境还不如李娜,那个叫古家沟的村子被围在一片山里,连电都不通,在他的记忆里,那里的黑夜仿佛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时间,古安生从小最大的愿望就是到城市里去,生活在电灯的光辉之中,为此他愿付任何代价。
  他相信自己足够拼搏和坚韧,而这一点,这个叫李娜的女孩同样不缺少。
  女孩李娜的生命终止于那一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太阳落山之时,她从六层教学楼的顶端坠落,经过历时一个月的调查,结论是跳楼自杀,她的父母歇斯底里的大闹,不接受这样的说法,但没有人强迫他们接受,闹了半年,他们也就消停了。夫妻俩眼睛里的光芒熄灭了,从那时起跟人说话总是慢半拍。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像一瓶墨水倒进流淌的河水中一样没留下什么痕迹。学校就是那样,一批人来,一批人走,循环不息,女孩的死渐渐被人们遗忘。
  女孩的死因古安生一清二楚,当然不是什么自杀。
  女孩的死成全了古安生,那一天成了他生命中最大的一个转折。
  五、他要同他做一个交易
  那段场景在此后的十三年里,无数次重现在古安生的噩梦中。
  1994年5月16日,那个周末的黄昏,放学铃响过半个钟头后,学生纷纷作鸟兽散,整个校园像散场后的电影院般空空荡荡。古安生在办公室整理完当天做的笔记,感觉室内的空气异常憋闷,决定到楼顶的露台上去吹吹风。
  教学楼是学校最高的建筑,共六层,楼顶是一片宽阔的水泥平台,视野极好,凭栏可以远眺学校后东山公园的湖水。连通露台的那扇门原来是锁的,可经常有学生用石头将锁砸开,偷偷跑到上面去玩闹,次数多了,学校也就懒得锁了,任其敞开。
  古安生爬到顶楼,那扇木门虚掩着,他刚要伸手推门,听到露台上隐约传来说话声。
  经常有学生跑到上面来早恋,或者抽烟,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古安生提高了警惕。
  他没有贸然开门,而是把一只眼睛贴在门缝上往里窥视,露台远离他的一侧此时正站着三个学生,两男一女,仔细分辨,他都认识,两个男生里,高高壮壮的是初二一班的,好像叫何东,一脸红色的粉刺显得十分凶蛮,据说是市里一个大制药企业老总的公子,古安生经常看到一辆黑色宝马车到学校接送他,那辆车全校无人不知,享有特权,可以长驱直入停泊在教学楼前的花坛边,如果楼门和教室够大,这辆车没准都能一路开到讲台上。稍微矮小的男生古安生更是熟悉得很,那是初二三班的栾胜,学校栾校长的儿子,栾校长看起来文质彬彬,可他这个儿子霸道得不得了,几次打架都亮出了菜刀,而且一亮就是两把张小泉。
  女孩是李娜。她的表情说不清楚,似乎有些厌恶,又仿佛有些恐慌,看样子她想离开,但两个男生每次都拽着她的袖子把她拉回来。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古安生产生了兴趣。
  离得有些远,他们的对话只能分辨出一些零碎的片段,但听了一会儿古安生基本明白了,那个何东像是想跟女孩处对象,栾胜看上去像是何东的小跟班,在一边帮腔。古安生弄明白了剧情,心里感慨城市里的孩子营养真是好,十三四岁就知道发情了。
  古安生听到何东说,你跟谁不好,非要跟那个丧家狗小杂种,他哪里能跟我比?
  然后是李娜的声音,很尖利:你不要造谣,我哪里跟他好了?再说你的嘴巴放干净一些,谁是狗谁是杂种,说不定谁更像呢。
  咦?出现了一个第三者?古安生饶有兴致的回忆了一下,何东嘴里的丧家狗可能指的是班里一个叫白燕彬的男孩,那孩子长得白白净净的,带两分书卷气,成绩也不错,据说无父无母,是个孤儿,从小跟着奶奶长大,平时总被一些流里流气的男生欺负,但李娜好像跟他走得比较近,有几次放学后古安生看到他俩肩并肩走在一起,但是不是早恋,还真不好说。
  令古安生吃惊的是,栾胜毫无征兆的出手了,他蛮横地抽了女孩一巴掌,女孩被打懵了,愣了一下,随即她缓过神来,哭喊着跟栾胜撕打起来。
  古安生觉得有必要管一管了,他起码也算半个老师,得体现老师的威严。
  他咣地推开门高喊了一声,住手,你们干什么?大步朝着三人走过去。
  遗憾的是,古安生过高估计了自己的震慑力,他以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镇住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谁知道他大错特错,他看

下页(1/4)
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