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一天,一个送快递的年轻男子按响了冯萧萧家的门铃,为她带来了一个包裹。
  这是个20公分见方的小纸箱,用透明胶带缠绕得密密匝匝,托在手中轻飘飘的。
  谁寄来的,内有什么,一概不知。寄件人一栏空白。
  还是签收了。年轻人微笑着说声再见,礼貌地带上门,脚步声在楼道中咚咚远去。
  缠得真结实,冯萧萧被迫动用了剪刀,把纸箱开了个口子,费劲地把手伸进去。那东西冰冷而光滑,仿佛某种冷血动物一样偎依进了她的手心,取出来,竟是一瓶面膜。
  拿在手中打量它。没听过的牌子,从来没有在电视上受过它的骚扰。
  谁会给自己寄一瓶面膜?
  是婚前的某个闺蜜?还是那些没钱打广告而只好采用试用促销的化妆品商?无从猜测。
  冯萧萧拧开盖子倒出一点在手背上,乳白色的浆液里,某种水果的香味立刻四散开来。
  恩,看上去还不错。
  2.
  敷上面膜,像带上一张白色的面具。这样一张脸,如果晚上出去,再一跳一跳的走路,肯定会很有意思,想到这,冯萧萧自己笑起来。
  但马上这笑就让她有了负罪感,她觉得以她现在的处境,是不应该笑得出的。
  半年前她结婚了。那个叫衡生的男人自称是个导演,手指修长,眼神深邃,嘴角上总是挑着一抹笑意。他们是在一个叫动脉的酒吧相遇的,然后她就被迷住了,稀里糊涂地嫁了他。
  她对他几乎一无所知,就嫁了,这个男人具有某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而且,似乎也很有钱。
  但结婚跟没结婚也没什么差别,很快冯萧萧有了悔意。他并不像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三两天回一次家,行踪不定,冯萧萧愤怒地质问他,他狡黠地笑笑,说我是个导演,我为艺术而生,我当然很繁忙。我忙于准备我的新作品,在这个作品里我将探讨人性,很棒的,到时候一定给你看到,你会被震撼的。
  对他的解释冯萧萧将信将疑。但有一次,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告诉她恒生在外面是个到处留情的男人。这个人身份不明,打电话的目的也成迷。
  但他的话还是让冯萧萧无比崩溃,她尝试过跟踪衡生,但每次跟着跟着,他就不知所踪了。
  什么都没抓到过。
  3.
  面膜在干燥,变得柔韧,脸上有了紧绷绷的感觉。
  电视机里,那个叫范冰冰的女明星正在扮演一个妃子,她笑起来真好看,像只狐狸一样。
  冯萧萧换了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对屏幕上那张妩媚的瓜子脸,她心悦诚服,也有些嫉妒。
  她想,如果自己有范冰冰这样一张脸,衡生回家会不会更勤快一点?
  肯定会的,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这半年里,她也不是一无所有,完全像个怨妇似的被动。她也有一个情人,不过这是个秘密。
  如果衡生在外面乱搞的话,那么在某种意义上,她也找回了一种平衡,就像球场上,你进一球,我也进一个,充其是个平局。
  她的情人大学时的一个同学,三个月前他们在街头偶遇,他先认出了她,迟疑地上前打了招呼,然后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喝咖啡,再然后看电影,接着就看到了床上。结束后,她抱着她回忆上学时的往事,他不太踊跃,只笑着说,我就记得你,你这么漂亮,身材也棒,别的一切跟你相比都黯然失色,毫无光彩了,你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看,男人只会关心你的脸蛋和身材。冯萧萧忿忿着朝屏幕上的范冰冰撇了撇嘴,爬起来摸了摸脸上的面膜,已是硬硬的褶褶的了,再看墙上米老鼠状的石英钟,时间刚好。
  她光脚进卫生间,在镜子前揭起面膜,伴着沙沙的轻响,那种势如破竹的手感令人心情畅快。
  然后她无比惊恐的尖叫了一声。
  镜子里的脸陌生又熟悉,尖尖的瓜子脸,是范冰冰。
  4.
  一切都清楚了,那不是瓶普通的面膜,它只是看上去像是面膜,但实际上不是,冯萧萧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
  她发现了它的神秘功效——能让她拥有心中所默想的任何人的脸。只要涂抹到脸上,然后想象那个人的样子,过二十分钟后揭下来就成了。每一次可以维持三个小时,然后逐渐回复原形。
  简直像梦一般不可想象,像哈利波特一样神奇,但这确确实实发生了。
  冯萧萧真是欣喜若狂,她翻出一本电影画报,对照着把张曼玉、刘嘉玲她们都尝试了一遍,对着镜子笑个不停,翻出手机照相。后来,她意识到这是一种浪费,没错,这种奇异的本领应该用到更加重要的地方去。
  5.
  那天午夜,冯萧萧终于在一家酒吧里寻着了衡生的身影。
  当然现在的她已经更换了一张脸,模版是时尚杂志上的一个模特,她相信这张脸对任何男人的诱惑都将是难以抗拒的。
  她来这里是要进行一场考试,不知道衡生能否及格。啊哈,先预祝他走运吧。
  衡生坐在吧台最深处的阴影里,轻呷着手中的波士顿黑啤。身边没有女人,也没有男人,只有他自己,一副闲极无聊的样子,旋转的灯光不时打在他的脸上,反射出一些捉摸不定的光。
  她劈开男人们的层层目光走过去,仿佛不经意般坐在他身边的空位上,尽量变化了一种语调跟他搭讪,说:先生,有烟吗?
  千娇百媚,心里对自己的演技暗自称许。
  衡生转过头,嘴角立刻浮现出冯萧萧无比熟悉的那种笑容,像是桀骜,又像是轻佻。他认真地打量她,目光肆无忌惮。他把面前吧台上的一盒七星朝她推了推。
  冯萧萧的心放下了,他没有认出她,那么考试开始了。
  一切都仿佛自然的进展下去。他们就像两个陌生人在缘分的牵引下偶然相遇,然后通过热烈的聊天彼此渐渐熟悉,互相为对方的气质所吸引。冯萧萧挑逗地询问他是否结婚,衡生对此并没有否认,但他的话令冯萧萧感到愤怒,他说:我是一个导演,在我眼中只有戏剧作品,结婚也是戏剧,是戏剧的一幕,当然,这太高深,你未必听得懂,但我相信你会知道的,你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女人。他顽皮地挤了挤眼睛,把一口烟雾吐向空气中。
  6.
  考试的结果令冯萧萧失望,但也在她预料中。
  衡生没有通过考试。他们出了酒吧,衡生直接把车开到了一家酒店。酒店和酒吧一字之差,离得也并不太远。
  进了房间,冯萧萧提出让他先去洗澡,理由是:臭男人先洗。眼看着他去了,悄悄把一个微型的摄影机藏在电视机旁的花瓶后面,镜头正对着那架柔软的大床。床真大,床单深蓝,有海面那么平整,她想,这里待会就该腾起波浪了。
  衡生洗得很快,只一会便大大咧咧地围着浴巾出来,坐在床沿上翘着腿微笑着示意她:该你了。
  冯萧萧迟疑着走进浴室,她只是有些担心那架摄像机会不会被他发现,或者呆会是否正常运转。她特意挑选了这款像素最高的摄影机,过一会床上发生的一切都将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如果不出意外,几天后她将向法院提出离婚,分割他一半的财产,如果他不同意,那么录象带将成为他出轨的有力证据,让他哑口无言,羞愧万分。她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过分的,今天的考验他没有通过,这是对他不忠的惩罚,活该活该。
  她推开浴室的门,没有披浴巾,努力让自己尽量的具有挑逗性。可出乎她意料的是,房间内空空如也,早已没了衡生的影子。
  她计划的一切,完全没有发生,看来她绝不是个好的导演。
  7.
  一个月后,那个送快递的年轻人又一次按响了门铃,这次的包裹更小一些,也更轻。
  打开来,是一张DVD光盘。
  冯萧萧把它放进影碟机,画面上的一切令她震惊不已。
  她看到了他和衡生婚礼的场景,看到了她鬼祟的跟踪着衡生,看到了自己和情人的疯狂,看到了她掀开那张面膜对着镜子尖叫,看到了改变了面容的自己跟着衡生走进宾馆……
  在镜头里,她这半年来的生活竟然是透明的,所有她自认为的隐秘都在画面里。冯萧萧捂住了眼睛,浑身颤抖个不停。
  她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片尾,一个陌生的青年男人出现了。他翘着腿坐在镜头前,手里摆弄着一个白色的小瓶子。
  他的面孔陌生,但那一挑狡黠的笑容冯萧萧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他对着镜头开始说话,一口气说下去。
  “你不用管我是谁,也不用管我来自哪里,不要胡乱猜测,因为你根本猜不对,呵呵,超出你的想象之外。我呢,是个艺术家,也可以说是个导演,我更热衷的还是拍摄,用纪实的方式展现人们生活中最赤裸裸最隐私的一些东西,最真实也最深刻,其他任何人的作品都没法跟我媲美,不信你打开电视机,他们镜头里的东西全都是表演,既虚假,又做作。”
  “当然我有优势”,他扬扬手里的瓶子,“我的面膜很神奇,他可以让我轻易的接近每一个拍摄对象,拍到我想要的一切素材。你还不知道吧,这半年里,你亲密接触的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我,丈夫情人,朋友……你想不到吧,我无时无刻都在观察着你,拍摄着你。”他得意地大笑起来。“吃惊吧,我劝你不要试图记下我的样子,我没有一张脸是真实的。”
  “继续说。后来我突发奇想,如果你得到了这种面膜,得到了可以随便改变容貌的机会,那么你会去做什么?这个想法让我十分兴奋,也很好奇,所以我亲自把一瓶面膜送到你手里。结果你竟然给了我一个完全没有想象到的答案,你真是个能给导演带来惊喜的演员,这个故事因为你的出色发挥拥有了一个无比精彩的结尾,谢谢你。
  他站起来,规规矩矩地向屏幕之外鞠了一个躬。“继续你的生活吧,我将去寻找下一个拍摄对象,至于剩下的那些面膜,送给你做礼物吧。你也可以像我一样拿起你的摄影机,去拍摄你自己的作品,你会发现人性深处的很多东西特别有趣,你一定会着迷的。”
  播放结束,屏幕上一片漆黑。冯萧萧愣愣的,脑中一片空白。半晌,她把目光移向窗外,对面楼一扇窗里,有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正趴在玻璃上往楼下望,神情若有所思。她会有怎样的故事?冯萧萧转头看了看桌上的小半瓶面膜和那个小巧的摄影机,心底陡然涌起了一股冲动……

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