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月黑风高的晚8点,学校南墙外小树林,有情况。
  四条黑影正挥舞着铁锹挖坑,挖得乞乞嚓嚓。这个坑从5点多就开挖了,三个钟头,成绩斐然,现在的大小足够放进口棺材了。
  可坑边放着的,却不是棺材。
  细长,虽有几分像棺材但确实不是棺材,比棺材要小得多,那只是口长条形的箱子,大约一米二三长,七八十公分宽,倒退十年东北农村几乎家家都有一对,用来装衣裳。
  这箱子外边包了层灰不拉叽的塑料布,用尼龙绳捆得像个粽子。奇怪的是靠近一头的上方居然插了根白色的塑料管子,约有成人手臂粗细,穿透上盖,直插箱内,直直竖起,活像躺着的人叼着根香烟。
  孟西京率先跳上来,比量了一下这坑的长短深浅,一挥手,像导演似的喊了声停。
  另三个人丢掉手里的铁锹先后爬上来,孟西京示意他们抬箱子,下坑。
  离孟西京最近的莫小康显得有些犹豫,小声问他:“老大,咱不会搞出人命吧?”
  孟西京走到箱子前,趴到管子上听一会,又“噗噗”的冲里面吹了几口气,胸有成竹的说:“放心,保证没事。”
  赵长天也把耳朵帖在管口听了听,嘿嘿一笑:“睡得跟猪似的,还打呼噜呢。”
  梁佩赶紧说:“我听听,我听听。”听了一听,就哈哈的笑起来。
  孟西京看他们几个情绪不错,越发得意起来,吹了声口哨,下了命令:
  “下坑,添土!”
  八条胳膊绷紧,箱子缓缓的沉入坑内,随即被一锹锹的泥土覆盖,它像一具真的棺材一样被埋进地下,只剩下那根管子昂扬的挺立在浮土上,仿佛一只潜到海平面以下的潜水艇。
  四个人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倒拖着铁锹嘻嘻哈哈的走远了。
  谋杀?
  葬礼?
  NO,说来你可能不大信。
  ——这只是个玩笑!
  二
  全是孟西京的主意。
  孟西京19岁,刚刚完成由中学生向大学生的转变,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
  大多数人一填表格就喜欢写自己爱好广泛,但孟西京不这样,他的爱好很专一,他不爱泡MM,不爱K歌,不爱世界杯,唯一的爱好就喜欢整人玩。
  整人,在香港电影里叫“整蛊”,周星驰拍过一部电影叫《整蛊专家》,就是这个整蛊,我们内地也叫开玩笑,都是一个意思。
  本学期是孟西京有生以来大学生涯的处女学期,正因为如此,才差点没把他憋死。初来乍到,为了表现得低调,他只好压抑自己的爱好,只是在开学不久时小试身手,挂了两块小黑板。
  教学楼一块:晚上17:00停电,晚自习暂停。宿舍厕所一块:厕所已坏,暂停使用。
  同学们都很单纯,毫不犹豫的就信以为真了。两块牌子、两个暂停给同学们的学习和生活造成了恶劣的影响,结果孟西京恶有恶报,在写检查中度过了国庆节后的第一个星期。
  经过这次打击,孟西京有所收敛,他潜伏着爪牙忍耐,直到学期快结束之际,他终于憋不住了,他要在放假前搞个大节目,好好的过过干瘾。
  他想出了个不折不扣的大创意,相信除了他没人能想得出来!
  活埋刘壮!
  这个创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相当的绝!
  这是刘壮从一部好莱坞二流电影里学到的桥段。埋了,在挖出来,毫发无损,但吓他个半死,多有意思。
  孟西京把实施日期定在本学期的最后一天,这个日期选得也很科学:刚考完试,大家都闲着没事,搞完了,大家哈哈一乐,就放假回家,你说多好!
  下一步就是找人,找帮手,做准备。
  孟西京早就盘算好了,寝室七个人,除去总导演的自己,再除去做主角的刘壮,剩下的五个人,都要邀请到他的活动中来,可不能冷落了个别同学。
  他先找莫小康、梁佩、赵长天,开诚布公的把计划说了,三个人都很吃惊,也很兴奋,都产生了一试的想法。只是莫小康生性胆小,他推了推眼镜,提了一些技术性的问题,比如:怎么埋?埋多深?埋多久?还有,怎么保证刘壮平安的返回地面?
  最后一条他尤为关注,莫小康很谨慎,他怕不小心把刘壮搞死了。
  他的顾虑很有道理,他们都满了18岁,真把刘壮搞死了,都得陪着他一起上路。
  孟西京给他们宽心,说:“我给他插跟管子,保证没事儿,再说就埋几个钟头。”
  看莫小康还有些不放心,孟西京猛的一拍瘦巴巴的胸脯,打了保票:“你们就放心吧,搞死了算我的!”
  三
  考完了试,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没有下雨,晴空万里,天气好极了。
  箱子、绳子、管子、板车,孟西京早就一一搞定,当日下午便将一应道具运至小树林。
  然后,就是请刘壮吃饭了,就定在学校门口的天水冷面馆,工薪消费,经济实惠。
  刘壮高兴的来赴鸿门宴了,有人请吃饭谁不高兴?没想到他酒量竟如此不济,两瓶啤酒就放倒了,一头扎在菜盘子上,不知不觉间就用菜汤锔了个油。
  孟西京一声令下,动手。
  一切顺利,没用三个小时,刘壮就躺在小树林的地底下跟蚯蚓为伴了。
  按孟西京的方案,到半夜12点时再把他刨出来。
  返回寝室,不到9点钟,孟西京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两趟,仍旧兴奋,不过他也有点担心,他最担心的是刘壮酒醒了,会不会吓得尿裤子,真要尿了裤子可就有点过了,传出去,身败名裂,保不齐那小子会翻脸的。可转念又一想,也不至于,刘壮平时嘻嘻哈哈的,胆子大,脾气也不错,他的性格是禁得起开玩笑的,两个人还对床,关系最铁,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也正是孟西京选择埋他而非别人的根本原因。
  孟西京躺在床上继续思考计划的下面步骤,突然抻长脖子问上铺的莫小康:“大宝小宝呢?怎么还没回来?”
  莫小康挠挠脑袋,困惑的摇摇头,看梁佩。
  梁佩正手握两块黑乎乎的哑铃,曲折曲折的锻炼肱二头肌,呼哧呼哧的说:“不会是回家了吧?他们家把这对双胞胎当宝似的,尤其是他奶奶那老太太,隔三差五就往这打电话叫他们回家吃饭。我离电话最近,最倒霉。”
  赵长天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孟西京一听,觉得有点不妙,按他的打算,这件事全寝室7个人都得参与,尤其是大宝小宝,是作为观众出场的,到时候,要当着他们的面挖出箱子,放出刘壮,叫他们目瞪口呆,双双傻眼。孟西京就是这样设计的,这样才好玩儿,才有戏剧效果。可这两个家伙早不回家,晚不回家,要是偏赶上今天回家,活动效果可就难免要打折了,那多扫兴。
  他暗自后悔,怎么忘了提前跟两个人打声招呼。
  亡羊补牢,他赶紧给大宝打电话。
  “大宝,干嘛呢?”
  “上网呢。”
  “在哪上网呢?”
  “海赢。”
  孟西京松了口气,海赢网吧就在学校南门外边,一墙之隔,虚惊一场。
  “小宝呢?”
  “也在啊,老大,你有事儿啊?”
  “没什么事,早点回寝室,一会领你们看个节目,保准你们没见过。”孟西京现在还不打算透露风声,他要把悬念保留到12点的现场直播。
  那边“哦”了一声,挂了。
  四
  11点半了,大宝和二宝一个宝也没回来,孟西京被欺骗了,十分生气。
  再打电话。
  大宝懒洋洋的在电话里说,包夜了,今晚上有帮战,胜者的奖品是一柄天魔战刀,他还说,今天就是他奶奶亲自打电话来叫都不好使了。
  说完就挂了。
  帮战、天魔战刀,他说的是一款网络游戏。
  孟西京肺都要气炸了。
  “出尔反尔,一对小人,难怪托生到一家了,早知道就埋这两个东西了,埋他们两天两夜,吓死两个兔崽子。”孟西京恶狠狠的骂了一通。无奈,只好临时改变计划,带着在场的莫、梁、赵去挖刘壮。
  解铃还须系铃人,也挺好,不他妈要什么观众了,孟西京安慰自己。
  虽然就要放假了,但管寝室的大爷很敬业,宿舍楼早熄了灯,大门也锁了,不过这难不倒孟西京,他们有自己的绿色通道。
  ——窗户。
  他们住一楼,107,得天独厚。
  窗户上虽然安有铁栏杆,但经过他们的处理,早在一年前就不防盗了。
  11点50分,他们翻墙而出,赶往小树林。
  天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忘了带手电筒,只能磕磕绊绊的走过去,几把铁锹拖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躁音。
  快到了。
  远远的,一团漆黑里,孟西京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究竟是哪里不对劲,还说不上来。
  又过了两分钟,走近了,他终于意识到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了。
  管子没了!!!
  那根竖在浮土上的白色管子没了!
  那根连接刘壮嘴巴与氧气的管子没了!
  那根作为维持刘壮生命唯一通道的管子没了!
  也就意味着,刘壮的小命也没了。
  莫小康一语成拮,真把刘壮给玩死了。
  孟西京脑袋里一声炸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随即他跳起来,操起铁锹,疯了似的扑上去开始挖,嘴里还不住的呜呜叫着,听不清念叨些什么。
  其他三个人都没动,只是傻傻的看着孟西京,看样子是吓呆了。
  手忙脚乱的挖了一阵,孟西京突然停下了,他回过头,竟然一脸白痴的表情
  “没了,没了。”他语无伦次。
  三个人慢吞吞的围上来。
  的确没了,孟西京指的是箱子,箱子没了。
  埋的时候,他们只是在箱子上薄薄的敷了层虚土,箱子上盖距地表顶多也就是20公分厚,现在孟西京挖了足有半米深,连个箱子毛都没有了。
  又挖了几锹,还是。
  箱子,连同生死不明的刘壮同学,一起不翼而飞了。
  相对于挖出箱子,看到里边横陈着满脸青紫、双目暴突,胸口在临死前被挠得血痕道道的刘壮尸体,什么都没有倒是个稍微好一些的结果。
  不过,所谓稍微好一些是相对的,绝对来讲,仍然是严重的。
  搞不好,刘壮已经死翘翘了!
  大脑暂停了,时间暂停了。
  枪声!砰!子弹穿过脑子,炸飞半边脸,脑浆迸裂,眼珠子甩出几米远……孟西京仿佛看到自己已经躺在刑场上,成了被正法的杀人犯。
  他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五
  孟西京软软的接起电话,忽然,他像被打了兴奋剂,暗淡的双眼一下子明亮起来。
  他听到大宝在电话里哈哈大笑,旁边似乎小宝也在哈哈大笑,边笑边骂他是一种可爱的动物——猪。
  孟西京脑子里电光一闪,恍然大悟,一阵愉悦感传遍全身。这种大难不死,绝处逢生的感觉太美妙了,他又活了。
  孟西京猜对了,正是大宝干的。
  大宝在电话里说,箱子是被他跟小宝挖出来的,他说早在十天前就偷听到孟西京的计划,他决定将计就计,好好玩一玩孟西京,上阵亲兄弟,这种好事他当然忘不了弟弟小宝了。
  他们花20块钱跟收破烂的租了辆板车,搞了两把铁锹。
  埋箱子时他们就埋伏在小树林外边。
  孟西京他们前脚走,哥俩后脚就把刘壮的箱子挖出来,抬上板车转移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孟西京心服口服。
  “那刘壮现在在哪?你们把他放出来没?”他在电话里问大宝。
  大宝嘿嘿一乐,“放出来多没劲,要玩就玩到底嘛,我们换了个地儿,又把他照原样儿埋啦,咱继续玩,你要能找着给挖出来,我们请大伙吃饭,否则你请,难度是有点大,不过我会提供线索的。”
  孟西京哪还有兴趣继续玩,刚才差一点把苦胆吓破了,他赶紧说:“算了算了,不玩了,算你俩狠,赶紧把刘壮弄出来吧。”
  电话里大宝似乎有些扫兴,怏怏的说:“你这人真没劲,我们蹬那么长时间板车,还有挖坑,挖了两个多钟头,胳膊都要掉了,白玩了呀?”
  “别废话,赶紧把刘壮弄出来。”
  “我们俩没劲儿了,要弄你自己过来弄吧。”
  “远不?”
  “不是一般的远。”
  “那你俩先回来,领我们过去。”
  “太远了,我们走不动。”
  “打车,我给你们报销还不行吗?”孟西京几乎用喊了。
  “等的就是这句话。”电话里大宝得意的笑了。
  孟西京挂断电话,长出了一口气。莫小康他们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恨恨的说:再他妈也不陪你玩儿了,差点吓尿裤子了。
  可一直坐等到凌晨三点,两宝也没有出现,孟西京一拍大腿:上当了。他估计大宝他们早就把刘壮放出来了,合伙耍他们玩呢,现在三个家伙没准在寝室睡得正香呢,他又被摆了一道。
  他想起范伟的那句台词:相信你我就是第二次上当!
  回去的路上经过海赢网吧,卷帘门没拉下,里面灯火通明,正在非法营业中,他们临时决定不回寝室了,一人找了台机器,杀CS一直杀到天亮。
  孟西京在电脑里摇身一变成了美国种的反恐精英,长枪短枪交替使用,残忍的击毙了

下页(1/4)
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