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有点瘦,有着诗人所共有的忧郁与神经质。 

  在我们寝室里只有我和老三最爱看书。我是什么书都看,除了人物传记与诗集。而老三正好相反,他只喜欢看这两样东西。所以我们每天晚上都躺在床上看自己书,却从不交换。我认为看书是很自我的事,书中的东西只有自己慢慢玩味。而老三却又是与我相左,他每读到让自己感动的地方必定要吵吵嚷嚷一番。他总是一脸兴奋地从床上坐起来,来!寝室里的兄弟,让我给大家读段东西。它一定让你感到热血澎湃。然后就径自读了起来,结果通常都不会达到他所期望的效果。因为我根本不会听他读的蹩脚诗,而屋子里的其它人好像都不会听懂。所以读完经常是屋子里人该干嘛干嘛,只有老六在旁边讪讪地说,三哥,我没有听懂你再给我读一遍吧。弄得老三好不无趣。渐渐老三再也不给我们读那些东西,而是把它们记在一个大大的日记本里了。 

  老三与老大还有老二都是来自农村,刚来学校时也是一样朴素的衣着、浓浓的口音。可是老大老二毫不在意,和他们生活了一段时间就感觉到他们所特有的豪爽。可是老三却是十分在意这些,从入校起就努力去除口音、改变自己的穿着。其实根本没有人注意他家庭出身是否贫农,只是老三自己对此极为敏感而且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自卑。聊天时经常会冒出一句“你不就是想说我农民吗,我本来就是农民。”让人感觉极其不好,所以我基本不怎么和他说话。 

  老三即使对待女同学也是保持这种“农民”状态,所以他在女生中人缘并不好。其实老三长得还不错,听说刚入校时班里女生公认的两个长得不错的男孩里就有他一个,当然另一个更出色那就是我。老三只比我矮一点点,偏分头从来都一丝不苟,一幅深度眼镜下是双因深邃而不停眨动的眼。老三的穿着也是异常的一丝不苟,他是我们寝室里除了老六以外唯一喜欢穿白衬衣男孩。五六月的医学院里,你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少年。一件无尘的白色衬衣、笔直的黑色西裤;头发在微风中不摇不摆,倔强的嘴角没有一丝微笑;苍白的手掌中捧着如同字典般厚的诗集。他总是低着头走路,嘴里念念有词,表情却是凝重并痛苦着。他走的是那样的旁若无人,以至于别人根本无法注意到他。唉,这就是我们寝室的老三,一个患着青春期内分泌紊乱综合症的老三。 

  老三极其期待爱情,这一定与他每天都看那个狗屁爱情诗选有关。这是有一次我偷翻他的大日记本时发现的,日记本上的老三的字十分公整,凡是有“爱”、“情”、“亲”一类的字眼老三都会用红笔小心地勾画着,然后在下面写着自己的感受。语言大胆热情、真挚无比,竟然让我这么厚脸皮的人也脸红起来,因为我发现他竟然在暗恋着我们的英语老师。 

  我知道老三正处思春期,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喜欢我们的英语老师,这真的让我跌破眼镜。因为那个英语老师除了胸部大的可圈可点以外再没有一点出众的,没有想到竟然让老三如此迷恋。“我喜欢您的一颦一笑,喜欢您的一举一动,您站在讲堂时的样子让我爱无法停止,只希望现在的课堂里只有我和您,让我们关在这爱的课堂里一生一世吧。”我第一次发现老三的文笔还不错呢,虽然他没有点明这个“您”是我们的英语老师,但是想想教我们课的除了英语老师是个年轻女性以外就再也没有五十岁以下的女性了。 

  我只看过那日记本一次,那是老三忘了带在身边。那个日记本是老三的命根子,每天都被老三紧紧抓在手里。自从看了老三的日记,我就开始对老三有了极大的兴趣。对此不可不说我的趣味有些低俗下流,因为我喜欢窥视别人的内心。看不到老三的日记,我反而失落了起来。每天坐在课堂上看着英语老师那夸张的胸部,我就会惶惶忽忽。结果被我那鬼异目光弄乱的不只英语老师一个人,老三经常在英语老师频频与我对视时狠狠地瞪我,我更让我确定老三是喜欢英语老师的。有时我也会被英语老师那若即若离的目光搞得心乱乱的,原来那英语老师不光胸部大,眼睛也是极大。睫毛闪动下那双黑漆漆眼睛似乎在对我倾诉些什么,那张如同山东烙饼似的大脸也一下子变得生动了起来。结果那年夏天我与老三一起因为春青躁动而暴走,我开始逃课,而老三难熬内心的苦闷也加入了学校里的文学社。 



  老三的诗开始频频出现在校报上,很快我们学校里的女生也开始注意到这个诗人。因为老三写的都是情诗,诗里倾诉的全都是老三的思恋之情,所以很多女生都追问他诗中那朵玫瑰所指是谁,而老三一直保持着他酷酷的沉默。我在图书馆里的校报上也看到过老三的诗,酸得可以。 

  深蓝玫瑰 
  在我心中 
  盛开着一朵玫瑰 
  如同大海般深邃 
  我想我快要迷失 
  在那蓝色的花蕊 (节选自老三情诗《深蓝玫瑰》第一章第三节) 

  从那时就已经可以看出,老三有写情色小说的天赋。而我现在可以写出这么乱七八糟的故事大学是有很大关系的,只不过在那时我一个字不写,却是满肚子坏心眼子。虽然老三发表在校报上的情诗都是藏头露尾的,但我却知道他是为谁。有一天晚上老六拿着校报用情地读着老三的诗,那声音像是被人掐住脖子的母鸡。读完以后老六兴奋地高叫,三哥你的诗写得太好了,是不是写给文学社里的女生的。老三躺在床上闭着双眼,神采飞扬的样子让我怀疑他正在与英语老师神交。就我们社里那几个女的,真是俗不可耐!我也见过文学社的那几个女生,如果俗雅的标准是以为胸部来衡量的话,那我们的英语老师还真算得上高雅中的高雅。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英语老师了。我天天不是在外面玩电子游戏就是泡图书馆,就是同寝室里的人见到我也仅限于早晚。再次见识到英语老师的高雅已经是快要期未考试了,我们寝室八个人一起出去喝酒,八个人并排走在校园里,迎面就撞见了英语老师。她穿着一步裙,上身的那对傲人的“高雅”被包裹在粉红色小领衬衣里。英语老师冲着我们阔步走来,胸部也跟着一摇一晃。我们都情不自禁地站了下来,老三更是老远就喊,X老师好。英语老师一一跟我们打着招呼,因为好久没有去上英语课,我躲在别人身后不去跟她打招呼,可是还是被英语老师一眼就看到了。哎,你也是我们班的吧。最近怎么没有来上课?我支支吾吾地说自己病了。她打断了我的话,下节课你得来,要不然你考试就要小心了。英语老师说这话时语气轻松、嘴角上扬,弄得我头直晕,等我清醒过来发现老三的脸都绿了。 

  没办法,英语课是怎么也得上了。我坐在课堂上扶着腮帮子发呆,英语老师上课时就像《动物世界》里发情的母鹿一样在课桌间跑来跳去,我根本没有办法看小说。我歪着头正看见老三,老三的目光就像想要抓住猎物的狮子一样凶猛,紧紧盯着英语老师,我看了不禁想笑。英语老师在经过我身边时突然身子猛转了九十度,手中的书一拍我的头。你说,这道题选什么?我抬起头,正迎上那对汹涌澎湃的胸部。我根本不知道英语老师在讲什么,站起来就跟她有一句没有一句地打着哈哈,也不知我说了什么句,英语老师笑得花枝乱颤,她又用书拍了拍我的头。你快坐下吧,胡说八道。来,谁知道答案告诉我。还没等我坐下,老三就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他那双小眼睛紧紧盯着我和英语老师,好久都没有说话。英语老师看着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站在那里也忘了坐下。老三慢慢转着头环视了课堂一周,然后重新把目光放在英语老师脸上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全班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老三看。要不是看老三的脸色跟死了亲戚一样难看,我一定会大笑。我躲在英语老师后面,我看见英语老师脸红红的,胸部紧张地一起一伏的。更可怕的是老三马上又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看着自己手里的英语书,弄得英语老师站在那动都不敢动,班里其它人都小心地用眼瞟着老三。有些女生一边回头一边用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胸口,生怕看到老三变成可怕的怪物。我看英语老师跟木头人似的,就在她后面轻轻碰了她一下,老师下课了。这时英语老师身子一颤用力嘘了口气。 

  同学们下课了。 

  班里的同学都急忙跑出课堂,就连老大他们都没有回头叫我们,看来他们都受惊不小。英语老师慢慢走回课桌整理着自己东西,她一遍一遍打开夹子又合上,显然是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走出来。老三却还是笔直地坐在那,仔细地看着手里的英语书,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等我突然意识到的时候,班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了。我连忙站了起来,当我走到门口时,老三叫了我一声,我没有理他就走出教室。刚走出教室老三就从身后拉住了我,咬牙切齿地说,老八你怎么能这样?我怎么了?我不想和老三说什么。结果老三竟然想拉我的领子,他个子没有高,力气也没有我大,奇怪他在农村是不是不干一点活。我随便一甩手,老三就踉跄着差点没有跌倒,可是他的手却没有松开,结果人却是半倚在我的身上。英语老师正好从教室里走出来,看到这情形吓得啊地叫了一声。老三看都没看英语老师一眼就没有好气地说,你看什么看?英语老师吓得跑了起来,那样子活像某种受到惊吓的动物。我不耐烦把老三推到墙角,老三你少来劲,我怎么你了?老三不说话,蹲在那哽咽了起来。被他这一闹,我也莫明其妙烦躁了起来。KAO,怎么弄得跟三角关系似的,有我什么事呀。 


  晚上寝室里的气氛异常紧张,全寝室的人都在看着老三,我还像平时一样坐在床上看着小说。老三一声不响地躺在床上,双手平放胸前,一双小眼真盯着头上的床板。老大偷偷问我,老八,老三这是咋啦?他上午是怎么回事呀。我眼皮都不抬,谁知道?老三一句话也不说,原来他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发现老三还在躺着。他穿着昨天的衣服,双手平放胸前,好像从昨晚就从来没有动弹过一样。我害怕他会精神失常,就叫醒老大和其它兄弟。大家围着老三没有一点办法,老三突然张开眼睛,我们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老三奇怪地看着我们,你们干吗呢?再不去上课就晚了。他破天荒地还冲我笑了笑,我发现那天他上课时没有带着他的日记本。 

  结果那天没有来上课的只有我们的英语老师,代课的老师说她今天病得很厉害。女生们却说昨晚老师宿舍那边好像闹鬼了,听说有人半夜尖叫好像就是英语老师。我们大声说着英语老师的名字,而老三却笑呵呵地听着不说一句话。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