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人物

  段林:本书的主角,虽然立场薄弱……沉默寡言的男人,原本普通的人生因为来到陌生的城市从此再无宁日。能够看到鬼的年轻人,拥有让鬼魂成形的能力,埋在这个木讷年轻人身后的秘密究竟还有多少?

  沐紫:神秘的美少年。受了几乎致命的伤可是却离奇的痊愈,冷眼看着一切,偶尔不经意的话却每每戳中靶心。不知为了什么原因留在了段林身边,这样的人对于段林来说究竟是敌是友?他的目的是……

  韩心诺:段林同父异母的弟弟,背着父母和哥哥私下一直有往来,有点过于热心,把自己的兄长再度置身险地的同时自己也差点丧命。

  成瑞:优秀的医生,同时也是韩心诺的学长,是个计画严谨的人,然而自从目睹好友自杀以后,一连串莫名其妙的离奇事情开始让这个冷静的人心里再也不安稳。

  博筱雪:韩心诺的学姐,和第一个死者是隐藏的情侣关系,更是接下来两名死者自杀现场的目击人,她和本次事件究竟有何联系?

  金梓:C市的警官,由于负责本次案件的调查进而和段林一行结交,是个看似严厉实则温和的男人。

  楔子

  我们会幸福的拥有一个宝贝

  给他名字并且祝福他

  听他叫着你妈妈叫着我爸爸

  我会做他最好的朋友 和他一起在泥地里玩耍

  亲爱的你在一旁看着吧

  你会赞赏他

  第一章  堵塞的排水管

  男人咬了咬牙,强行将铁棍继续深入,乌黑的液体顺着排水孔的黑洞钻了出来,晕开……变成刺目的红!

  醉醺醺地从酒吧回来的时候,男人立刻被一楼的管理员叫住了。

  「许先生,请您停一下。」

  「干……干什么?」扶着头,男人感到轻微的晕眩,刚刚研修回来,又被叫去喝酒,原本打算回家能够好好睡一觉,却又被那老东西拦住……妈的!今天一定要早点睡,明天还有一个手术……



  「有事快说!」仗着醉意,男人的语气粗鲁无礼。

  像是见多了这样的人,管理员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拿出一迭纸。

  「许先生,您这几天没回家所以不知道,您家的水管似乎出了问题,二十七层很多住户已经报上来了,说是管道有渗漏现象,大家认为是您家的水管出了问题,偏偏您这段时间不在,所以……」



  「好了,我明天修就是了!」

  脑袋再度顿了顿,在倒下之前男子抢白了一句,随后便踉踉跄跄地走到前面的电梯,赶在最后一秒进去,男人重重地靠在了电梯壁上。

  电梯里面不止男人一人,另外还有一名女子,女人不时偷偷看向自己的闪躲目光,和刻意保持距离而缩在电梯角落的动作,让男人觉得碍眼,乘着酒意,男人于是故意欺身向女子,看着女人尖叫一声,慌乱按下电梯开关不由分说逃跑的样子,男人哈哈大笑。



  「女人……哼!」   

  空无一人的电梯里,男人唱着荒腔走板的久远歌谣。

  二十八层终于赶在男人睡着之前到了,男人踉跄地踏出电梯,一路摇摇晃晃。

  妈的!自己家在最里面,天杀的电梯为什么偏偏设计到正中间?那帮该死的设计师……

  嘴里骂骂咧咧,男人晃晃悠悠前进着,声控的电灯随着男人前进的步伐逐渐亮起,直到最后一盏。

  男人哼着歌,摸出钥匙开门。

  「唔……哇!」

  扑鼻而来的臭味!原本就因为醉酒而不甚舒适的男子,瞬间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止不住的呕意,男人忍不住「哇」地吐在了玄关。

  好臭……胃……好疼……男人摸着自己的胃,脸色铁青地打开了电灯。

  室内一如自己走之前的杂乱,男人一向不喜欢收拾屋子,原本都是女友过来收拾的,不过那个愿意帮自己收拾屋子的女友,前阵子和自己分手了。不喜欢外人进入自己的空间的他,没有叫钟点佣人的结果,就是满地杂乱的屋子。



  不过吐一吐也好,男人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吐在屋内和自己外套上的脏物,让男人大皱其眉,脱下外套,男人随即进了浴室,却在打开浴室门的瞬间捂住了鼻子!

  味道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打开门和窗户,男人等到味道稍微散出去一些以后重新进入浴室,盯着地上的排水孔,男人确定味道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许先生,您这几天没回家所以不知道,您家的管道似乎出了问题……」

  刚才管理员说的话忽然浮上男人心头,那个老家伙说的就是这回事吧?

  原本没当回事的他捋起袖子,开始检查自家的排水系统。

  男人拿着拧开的花洒在地上慢慢浇着水,水没有顺着排水管道流走,相反的,水越来越多,在男人脚下积了起来,慢慢地没过了男人的脚跟。

  「果然是堵了……」心里想着,男人的身上不可避免地沾上了水,冰凉的液体让男人原本困乏的精神重新振作。

  毕竟是医生,男人虽然可以容许自己的房屋杂乱,可是,他仍有着大部分医生具备的洁癖。排水管道堵了,那种骯脏的东西如果堵得太久,不知道会有什么脏东西松动了,从里面浮上来呢。



  那种画面男人哪怕只是稍微地想象一下,都觉得浑身不舒服,等不了明天找修理工,男人决定先试试看自己疏通。毕竟是男人,这些事情算不了什么。

  男人开始四处查看,看看有没有能够疏通管道的东西,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马桶疏通器,男人想了想,决定先拿这个试试看,拿着疏通器努力压了几下,排水孔内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之后,男人匆忙移开疏通器,果然,浴室的水下去了一点。



  不过只是一点而已,很快地,排水孔又堵了。

  「妈的……似乎挺大的……能是什么啊……」嘴里嘟囔着,男人不死心地再度压了几下。

  然而让他失望的,水再也没有下去一点,情况并没有好转,可以说甚至是恶化了,因为经过刚才的修理,原本安安静静的排水孔里一直发出一种「咕噜咕噜」的声音,让人听了浑身不舒服。



  「妈的!这让人怎么睡?」向来浅眠的男人搓了搓手掌,更加郁闷了。

  忽然,男人停住了一切动作。

  不对!还有一个声音!好像是……

  男人屏住呼吸,盯着黑洞洞的排水孔……

  「吱……咳……」虽然很小,不过,男人确定自己确实听到了某个声音。

  「糟糕,该不会是有老鼠顺着管道爬上来了吧?」

  男人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住过的老旧公寓,那时候常常有老鼠顺着水管爬上来,那种阴沟里特有的恶臭,只要那个东西一进来就会四散开来,让人窒息的恶臭!

  那算是男人小时候的噩梦。

  想到这里,男人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仿佛再度嗅到了那种童年时闻过的,阴沟里寄生兽特有的腐败臭味……有意加深男人的厌恶般地,男人看到有微黄的液体从排水孔内冒出来,在浴室里晕开……



  虽然男人的理智告诉自己这里是二十八楼,很少有老鼠能够如此厉害,爬过二十七层水道来到自己家,可是既然有了这种怀疑,男人心里的恶心感觉就越发真实。

  男人仿佛看到夜里,顺着自己浴室洁白的瓷砖,一个浑身乌黑,散发恶臭的恶心老鼠冒出来,然后踩着自己的地板,滚在自己明天要穿去上班的西装上,在自己放在厨房的苹果上留下让人厌恶的牙印……



  皱了皱眉头咧着嘴,男人感到浑身一哆嗦,更加没有睡意。

  男人从窗台上找了一根铁制衣架,想办法用钳子将之重新塑型,弄成一根长长的细铁棍,男人决定捅捅看,运气好能够把那东西捅下去,或者……还有比较恶心,不过看起来更加可行的方法,将里面的东西钩上来。



  无论哪种方法,男人决定今天必须要把这个排水管搞通畅,再这么下去,自己一定会精神衰弱。

  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男人将手上尖细的铁棍重重地插了进去……

  啊?!插到了!

  手中感到一种柔软宛如肉类的触感,男人懊恼地想,自己的预感似乎不幸成真了。

  这种东西不像是什么瓶子、头发甚至女人用的卫生棉,而是货真价实的肉的感觉。

  男人咬了咬牙,强行将铁棍继续深入,乌黑的液体顺着排水孔的黑洞钻了出来,晕开……变成刺目的红!

  血!

  妈的!即使心里告诉自己过里面可能是老鼠,可是男人一想到自己正在捅着一只老鼠,还是有一种强烈的反胃的感觉,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红色,男人嗅到了一种恶臭!

  那东西已经死了吧?死在管道里,它的尸体把排水孔堵住了,所以排水系统才出问题。该死!

  想到这里男人毫不迟疑,决定将那东西弄出来。

  夏天,尸体腐烂得很快,而水会加剧尸体的腐败,现在已经如此的臭,以后怕是会更严重……

  男人小心翼翼地调整着铁棍的角度,慢慢将那东西蹭上来,随着慢慢变长的铁棍,男人知道那个藏在自己管道下,不知腐败多少天的烂肉终于要被自己挑出来,虽然心里做了无数建设,男人还是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吞了一口口水。

  好……一、二、三……挑!

  或许是太过用力,男人感到那个东西在自己的一挑之下,竟然飞向了自己,来不及躲闪,那个发着恶臭的黑乎乎的物体,就那样飞入了自己怀中……  

  呕……男人颤抖地想要将那东西甩出去,可是……甩不掉!

  男人闭着眼睛用力,那东西非但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落在地上滚开,竟然……

  手……被什么小小的爪子一样的东西抓住了……该不会……那东西还活着吧?

  忍住心里的厌恶,男人慢慢睁开眼睛,迎上手里那东西只有一缝大小的视线……

  「啊!啊!啊……啊─」

  男人充满恐惧的吼声瞬间划破了浴室

  于是,第二天,「C市某公寓一男子家中于排水管内发现腐烂婴尸」的消息,便成为C市各大报纸的头条,全民皆知。

  暑假过了一半的时候,段林接到了一通电话。

  「哥哥,好久没见了,你……能不能过来看看我?」

  弟弟踌躇而嗫嚅的声音让段林怔了怔,欲言又止的声音,似乎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不是弟弟的作风,没有多想,段林半晌轻轻「嗯」了一声,答应了弟弟的请求。经过一天的车程,段林来到了弟弟所在的C市。



  C市是一个大中转站,车站人来人往,段林找了很久,也没有看到要来接自己的弟弟,最后还是弟弟找到了他。

  看着远处向自己招手的年轻人,段林快步走了过去。

  弟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唯一算是变化的就是个子,似乎又高了不少,上次见面还和自己持平的身高如今已经远远抛离了自己,比自己高出半个头。

  发觉弟弟一直向自己身后看的目光,段林简单地把身后的少年介绍给了弟弟。

  「我朋友,沐紫;这是我弟弟,韩心诺。」

  后面的话是对沐紫说的,虽然沐紫似乎对自己介绍不介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弟弟却是打量了半天,半晌微笑着对沐紫点了点头,「认识你很高兴,我不知道哥哥还有这样的朋友。对了,哥,这次是住在家里还是我那里?」

  听着弟弟这样问道,段林想了想,「去你那里吧,爸爸那边我改天去探望。」  

  弟弟点了点头,随即招了一辆计程车。

  和兄弟不同姓氏,难得回乡却不先去探望父母,这些都是很奇怪的事情吧?不过沐紫什么也没问,那个人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吧!坐在后座,静静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段林淡淡想着。



  自己的家庭说来比较复杂,父亲母亲家入赘的女婿,然而母亲生下自己之后就去世了,年纪轻轻的父亲自然很快再婚了,所以自己是由外公带大的。

  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记不起来多少了,加上外公对女婿也不太提起,是以段林对父亲并没有什么印象。

  父亲工作很忙,很少过来看望他,只有他被大学录取之后、背着外公,父亲曾经带着继母和一个男孩来学校看望过他一次。

  「这是你弟弟。」父亲生硬地讲道。

  也难怪,本来就是很生疏的父子,父亲会带家人过来看望自己,原本就是很奇怪的事情。

  短短的会面,自己应该叫做继母的女人似乎不愿意多待,沉默地用餐过后,父亲留下了一张信用卡和手机之后就匆匆告辞了,以为事情

下页(1/15)转
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