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女生太不自重!”内科的刘医生剔出一小块油肉丢弃在桌上,摇头晃脑的申诉,“这两个月我已经碰到三个年轻女孩HIV呈阳性了!”同桌的人无不惊讶。尤其是程峰,直楞楞的盯着刘医生一张一合的嘴。“昨天那女孩,长得很清秀,打扮得也很朴素。举止谈吐都让人觉着舒服。我还在想这世道这样的女孩已经很少见了。可化验结果出来后我差点跌破眼镜——竟然是HIV阳性啊阳性!”“……虽然国内的AIDS病发率在渐渐提高。但是两个月内三起——”程峰摸了摸下巴,“还都是在我们医院被发现,这个比率可高得有点惊人。”刘医生一个劲的摇头:“世风日下呀世风日下!”众人相视而笑。世风日下这四字,已成为刘医生的口头禅。吃完午餐,程峰还有些时间,便去休息室补充睡眠,才推开门,只见自己常睡的床上竟然躺着一只猫“老白!我刚给你买了个新窝,怎么还抢我的睡铺?”程峰很是没辙。“过去一下,挤挤!”

  “噗!”门口有人在笑,“程峰,你好有出息,竟然跟猫抢窝!”沈晖笑咪咪的倚在门口,一见到他,程峰的睡意立刻消失,汗毛倒竖起无数:这小子,没事怎会来医院?直接点题:“这次又是啥案子?”“有劳您!带我去趟内科吧!”程峰颇为惊讶。

  内科?“内科出什么事了?”认命的披上刚脱下的外套,程峰带着沈晖走向三楼。老白此时也醒了过来,打个哈欠,一眼瞥到沈晖的身影,嗖的蹿下床,紧紧跟在两人的身后。“不是你们医院出事。”沈晖解释,“今天早上有个女孩来向我们报案。她说自己被感染了AIDS,怀疑感染她的对象是她大学里的一位老师——”世风日下呀——程峰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她拿的是你们医院的化验单。所以我想来求证一下。”程峰在刘医生的诊室前停下脚步,拧开门让沈晖先进,一边在他耳边说:“你可来对时候了。”“没错。就是这个女孩!”刘医生推了推眼镜,“我印象很深。”“她现在的情况是——”“发现得太晚了。她体内的病毒已经蠢蠢欲动。唉!”程峰突然蹙眉:“你说过这两个月来有三起HIV呈阳性的案例?”“是啊!”望了眼沈晖,程峰追问:“都是女大学生?”“没错!”刘医生从电脑中调出资料。“年龄全在20-24岁之间。你们自己看吧!”“有没有留下学校名字?”“这倒没有。”沈晖记下她们的基本资料后不无可惜的讲:“我去调查。”次日清早,程峰接到了沈晖简洁的短信:“同一所大学。”随后又发来一条,“XX医科大学”。

  呃!那些女生在还没有成为白衣天使之前,先入了地狱!程峰心情复杂的合上手机盖。传播病毒的男人和医院有什么仇吗?

  与此同时,被举报男人的可疑性大大增强了!沈晖这个初出茅庐的家伙会不会处理这种专业性强又棘手的案件啊?程峰不由自主的替他担心起来。

  XX医科大学

  沈晖远远的观察前方被一群女生包围的中年男子。浅色框的眼镜,干净的相貌,得体的微笑,修长的身材掩在一袭灰色风衣内。怪不得能让女生们如痴如醉——“杨学庆杨老师?”他走上前,出示工作证:“能和你谈谈吗?”男人颇为惊讶的抬了抬眼镜,原本温和的眼闪过一丝锐利。他打量了一番沈晖,微笑:“好的。”

  杨学庆在学校有套的宿舍,学者的书房通常就是一窝故纸堆。杨学庆也不例外,眼睛看得见的地方,不是书就是人体筋络图。“我主要研究中医。”他取下眼镜搁在桌上,转身替客人倒了杯热茶。“谢谢。”沈晖向来对为人师表者很尊重,尤其又在学术氛围如此浓厚的地方,实在让他有些不知如何下手。还是对方率先开口打破僵局:“请问,我能帮到你什么?”开始吧!沈晖吸口气摊开记录本。“您认识柳依依吗?”“柳依依。”男人毫不迟疑,点头,“当然。她是我的学生。”“那么莫彗,沈琴,您也认识吗?”男人惊讶的点头:“都是我班里的学生。”上身前移,“她们——怎么了?”沈晖盯着男人的眼睛:“恕我冒昧,您和这些女生有没有特殊关系?”空气倾刻凝固了。男人绷紧了嘴角又迅速放松,神情自若:“我不知道她们跟你说了些什么。但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真是狡猾的男人。沈晖有点坐不住。“我能去下洗手间吗?”男人点点头:“左转就是。”其实沈晖醉翁之意不在酒,他飞快的搜索了番洗手间内所有的瓶瓶罐罐,遗憾的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药物。毫无收获的沈晖告辞后,在心底对杨学庆下了定义:如果他不是被诬陷,那绝对是个高智商罪犯,一个背德的男人!带着挫败回到局里,沈晖满头乱麻不知该抽哪根丝时,有个资深的同事想帮帮他:“啥案子让你这么为难?”取过他的文件翻了两眼,眉头陡然皱紧了。“小沈——”“嗯哼?”“这种案子我以前也碰到过——天!好象就是这个男人!”

  “程峰——”沈晕兴奋的冲进程峰的办公室,喊,“原来十年前那男人就已经被举报过了!”程峰捂住耳朵,眯起一只眼看他:“十年?你确定是十年前?”“你知道CRN么?”沈晖等不及程峰回答抢着说,“就是我国的犯罪纪录数据库!今天有个老同事说他在十年前也处理过相同的案件,于是我们就进入CRN搜索类似案件,果然让我找到了一份十年前的COLD CASE!”不用查找繁复的索引,不需翻开积满灰尘的案卷,只要输入关键字,就能够得到你所想要的东西。网络真是个好玩意儿。这个意外的发现让沈晖对男人的怀疑更加深了一层。“绝对没错!”他把打印的资料摊在桌上。“你看,是不是他?名字,相貌,连住址都没有变!我问过当年查这案子的人,他们还记得,说这男人是医科的讲师,相貌气质都非常出众,从外表看没有任何患病症状,而且很受学生欢迎。”“所以这样的家伙很难让人怀疑是个无耻败类?”“对。何况当时又是匿名举报,完全有可能是别人对他的打击陷害。所以这案子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很少有AIDS受害者愿意抛头露面出来指证感染他/她的人。”程峰拧紧眉头,看看照片,又看看沈晖充满期待的眼睛。冷不防“喵”的一声,老白跳上了桌,踩着文纸踏了几圈,被程峰一把抱进怀里按在腿上,质疑道:“据我所知,艾滋病患者的皮肤在一定的时期会呈现出皮诊及溃烂等病状。身体各个器官机能也会相继损耗衰竭。”“是的。”“他有这些表现吗?”“——没有。会不会是在潜伏期?”“你知道潜伏期最长是多久?”程峰伸出手指,“八年。八年后,50%的感染者会发展成艾滋病。一旦发作,平均寿命9个月。”“如果他在感染初期就用药物控制,完全有不发作的可能。”程峰觉得沈晖认真提问的模样好可爱。忍不住伸手刮了下他尖尖的下巴——这个动作实属调戏且太过明显,沈晖楞了楞,反手砸了他一拳,笑骂:“你敢非礼警察?!”原来只有一拳报复啊!程峰坏笑,早知道他就多摸两下了。“看在你让我非礼的份上我教你一招。”他打开电脑,联上网络。“每个省市都有艾滋病控制中心。只要在当地医院确诊过HIV阳性的病人,都会记录在案。同时,病人需要固定时间在指定地点取药——抗艾药物的控制是非常严格的。除了国家,绝无私售。”“你的意思是,如果他没有确诊,是没有途径取得药物的?”沈晖的眼睛又亮了。“那我们只要蹲点就能够知道他是不是感染者?!”程峰笑笑,“不需要你去蹲点,只要记录上有他的名字,不过——”国内的艾滋病中心,包括香港,他非常仔细的搜索了一遍,完全没有这个男人的记录。程峰不太相信眼前的搜索结果,自言自语:“难道他是在国外确诊从国外取药?”“有可能!他的校长告诉我,他每隔三个月就要去趟美国探望他的父亲。”

  “有没有准确时间?”“本周六走,周二回来。”“如果他有带药物回来——”程峰笑得极其腹黑,顺手又勾了下他的下巴,引来沈晖怒目相对。“相信你一定能搞定海关!”此时此刻,老白正蹲在程峰的腿上歪着脑袋紧紧盯着资料上男人的照片不放。忽然张嘴打了个哈欠,顺便吐出一声长音:啊喵~~~~呜~~~~~~

  周二傍晚,刚结束门诊的程峰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心里记挂着沈晖,他现在应该已经在海关截到男人了吧?不知有没有什么发现?瞥到老白就趴在窗台上晒夕阳,惬意得很!心想,最近它倒是异常的低调,基本在他身边晃荡,总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活动。一片俱静中,电话突然间叮零零的响了起来。程峰的心都被颤抖了——“谁?”“程医生,快来急诊室!有车祸病人!”程峰捞起白大褂冲出办公室,意外的在急诊室门口撞上了沈晖。“你回来了?等会儿再说我有病人——”“程峰——”沈晖拉住他,“你先听我讲。被撞伤的人就是杨学庆!”   程峰楞了楞,倾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有没有发现药物?”沈晖摇摇头:“但他还是有极大的可能性——”“明白。”程峰走进急诊室,戴上手套和口罩,严肃的提醒护士,“我们现在救治的病人,极有可能是AIDS病毒携带者。各位,小心。”

  两小时以后,程峰在自己的办公室找到了沈晖。“怎么回事?”他轻轻的坐在沈晖的身边。沈晖的神情很受打击,老白在他腿边摇着尾巴来回走,似乎很担心他的模样。“我们在海关把他拦下,检查了他的行礼。没有发现任何抗艾药物。”他抽了抽鼻子,“我不甘心,决定吓吓他,邀请他做HIV测试——他很激烈的拒绝,几乎是逃走的。谁知道他为了躲避我们,被一辆机场大巴撞了……”“不是你的错。”程峰拍拍他的肩膀,年轻的男人还没有经历过太大的人生波折,这个意外恐怕会令他内疚一辈子。“杨学庆没有生命危险。”沈晖的脸捂在他的双手中,肩膀轻颤。程峰迟疑了一下,抱住他的肩膀。意外的温暖令沈晖微微惊讶,但他很快习惯了并把脸孔慢慢移进程峰的怀里,程峰安慰孩子般的轻轻拍他的背,虽然很享受沈晖对自己的依赖和信任,但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程峰用力紧抱他的腰:“我有礼物送给你。”“呃——”一张表格。“虽然我很同情杨先生的遭遇,但这次车祸让我们理直气壮的得到了他的血液报告!”沈晖瞪大眼睛——“HIV阳性!”这正是他期盼已久的结果,但是,“为什么他没有用任何药物也能控制病毒的发作?”“我们太小看他了。”程峰叹口气,“你忘了他的专业。他是一名中医。我想他一定在自己调制药物疗理自己。”“……但是,中医治疗AIDS似乎还是项刚刚启动的工程——他有这么厉害?”“我也想到了这一点。”程峰仰头对着天花板发呆,寻思自己是否遗漏了线索,忽然间,他想起一件事,“你们有没有查过他的母亲?”“耶?”“杨教授每三个月去美国看一次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哪?”沈晖还不是很明白程峰的意思。但他仍是打电话请局里的同事帮他调查男人远在美国的家庭状况。传真机嘟嘟的响起,沈晖拿着余温尚存的传真呆若木鸡!“怎么了?”程峰取过他手上的纸,扫了两眼,刹时无语。杨学庆的母亲早在42年前就因输血感染死于AIDS。且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将病毒传给了母乳喂养的孩子,他的双胞胎妹妹,也步了母亲的后尘。沈晖瞬间明白了一件事:“因为母亲医院输血被感染,所以他才会对医科的女学生下毒手——”“他是在恶意传播病毒。”专业人士一锤定音:“故意杀人。”“可惜,如果没人有愿意指证他,”程峰担心的是世俗的偏见。哪个女孩敢站在法庭上指证一个男人和自己SEX而致使她感染AIDS?“他依旧能够逍遥法外!”沈晖激动的跳起来:“我去找她们!”“还有一个医学问题——”甩了个哥们你冷静点儿的眼神,程峰提出了最令他头痛的事,“杨学庆肯定也在当时就被感染。但
  只有他活了下来。”迷惑不解的摇头,“除非——”“除非?”“——检测他的DNA吧!”

  又是一抹如血的残阳。程峰刚刚收到沈晖的消息。受AIDS感染的莫彗和沈琴都不愿意出面指证杨庆学。她们的人生已经注定悲惨,不愿意再受一次世俗的伤害。另一个女孩,行踪不明。

  从化验室取到男人的DNA报告后,程峰步履沉重的赶回办公室,却在途中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蹲在地上的年轻女孩。“对不起!”他很抱歉。女孩安静的笑笑,示意无碍。她继续转身轻轻抚摸身边一只白色老猫的长毛——老白?程峰瞪它:自己可从没见这只猫跟女孩打过交道!原来也是只色猫!“喵~~~~~”老白舔舔女孩的手,女孩笑了。她有一张清秀动人的脸庞,装扮朴素却依然气质不俗,只是面色苍白,神情中透露着一种因绝望而超脱的淡然。程峰从未见过女孩,但竟有种熟悉的感觉萦绕心头,突然想起什么,他试探着唤她:“依依——柳依依!”女孩惊讶的抬头:“你……认识我?”程峰注视着她漂亮却惨淡的眼眸,直问:“愿不愿意指证故意谋杀你的人?”

  病床前,肩膀胸口裹满纱布的男人接受着警方最后的

下页(1/4)
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