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黑色光盘

  那天,像往常一样,我九点钟起来吃早点,忽然觉得缺了点什么。于是还没睡醒的黑子十分精辟的提醒了我——林杰那小子已经一个礼拜没来找我了。

  “呵呵,还真是这样。”我说,好久没有见到一张平时都会在你左右转悠的脸,多少都会有些不自在。

  我下了楼,到了306,门开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大得吓人。

  “你真的不管这事?”

  “不是不管,是根本无从管起啊!”

  被质问的是林杰,好奇心促使我没有马上走进去,先听着吧。

  “林杰!你真的对同学们见死不救?”

  啊?这个女生的声音怎么这么惊人?虽然乍一听有些陌生,不过越听我越不自在。是不是先撤了?

  一声断喝把我要逃跑的企图消灭于无形。

  “小狼!进来!”

  而且是两个人一起吼的。

  “不至于吧?”我陪着笑脸,“你们在谈事情,我不想打搅而已。”

  薄荷显然在跟林杰争得面红耳赤中,过来拉着我胳臂道:“你说林杰像不像话,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校园里人心惶惶,他竟然打算袖手旁观!”

  “这个……”我好脾气道,“林杰确实不象话,象话这不早贴墙上了?”

  “你少来跟我拽文!你也是为了这个来找他的对不对?”

  我最后决定诚实点:“你最好先告诉我什么事闹得人心惶惶啊?”

  林杰和薄荷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我。

  “地球人全知道了,你还不知道吗?”林杰道,“也真奇怪了。”

  我说我的确不知道,最近零花钱减少,每天只能吃一顿饭,导致我白天基本都在节能状态,晚上冬眠。“我很久没有参加卧谈会了,就告诉我吧!”

林杰道:“那个游戏的事情!”

  他指着桌子上的一张光盘,我拿起来看,没有标签,显然:“盗版的吧?唉,大家买盗版就要对质量问题有觉悟了,不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吧。”

“我拿来的是刻录的。”薄荷道,“看来你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这个游戏就是最近在学校里非常走红的游戏。他们都说玩这个游戏可以看见真的鬼。”

  “那是什么样的鬼啊?”我说,“不过咱们看鬼,不必到游戏里去吧?”

  薄荷摇头,坐下,看来真的是生气到极点,泄气了。

  ※※※

  “听我说,这个游戏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起初是每个寝室都有一张光盘,但是说明书里写着,一张光盘只能玩一次,玩过一次就会彻底作废了。换言之,就是一次性游戏。后来,声称要玩这个游戏的人一个一个失踪了。我们女生宿舍那边,失踪了二十八个人。我打听过详细情景,都是室友回来,发现电脑开着,光驱里面有游戏盘,但是人不见了。那些游戏盘都是空白的,里面的游戏资料全部消失了。”

  薄荷把地上的塑料袋指给我看,里面果然是一堆一模一样的光盘,正面是全黑色。

  薄荷道:“这些全是失踪的同学用过的光盘。”

  我转向林杰:“你有什么看法?”

  林杰道:“这件事情本身很像一个笑话,你想想,既然失踪的时候没有目击者,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失踪会跟电脑有关呢?而且男生这边,我们都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光盘。”

  “你们女生啊,整天都喜欢看什么鬼故事,最近没有新的了,就自己制造怪谈。小狼,你是没有我经验丰富啊,不信等等看,再过几天期末考试了,看那些失踪人口回不回来!”

  薄荷气的把桌子拍的山响,吼道:“小狼,你相不相信我?”

  这样的形势下,我当然毫不犹豫:“相信,相信,咱们有话好好说。”

  “林杰,你调查过这些光盘吗?”

  林杰委屈道:“刚才调查过了,我的电脑也装了探测软件,上面贴了符,不会错的。这些光盘都是很普通的,而且里面空白的,什么内容也没有。如果说可能有可疑,那就是颜色了,上面用黑色纸贴着,黑色是吸收什么灵力用的。但是盘本身没有可疑啊。话说回来……”

  薄荷道:“话说回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对吧?好,我自己去调查。”

林杰道:“别介,你又没有能力了,犯不上给自己找麻烦。”

我也跟着道:“是了,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监督林杰去调查的。”林杰想说话,被我狠狠踩了一脚,疼的直咧嘴。薄荷很识相道:“好吧,我先走了,有情况给我打电话。”

  ※※※

  “你为什么把这件事情接下来?”薄荷一走,林杰就埋怨我。

  我说:“你不是说根本没有灵异成份吗?我觉得很不对劲啊,平时你碰到这样的情况,不会这么武断的。”林杰道:“必须武断,你想想,事情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根本恶作剧,没有什么可疑点。另一种,那不就是……有人在利用光盘把人带到另一个世界去吗?”

  “对啊。”

  “咱们必须相信是第一种!”林杰道,“如果情况变成第二种,我根本没办法摆平。”

  “胆小鬼。”我说,“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我坐在他的电脑前面,拿着薄荷拿过来的盘:“你就真的一点好奇心也没有?不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林杰想了想,把盘拿过来,用手在上面摩擦几下。

  “这上面果然有淡淡的灵气。”他说,“你也发觉了吧。”

如果是淡淡的光的话,我点头道,的确与众不同,我们就看看吧。薄荷不是说了吗,人都是单独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失踪的,我们有两个人呢,怕什么!

  “你想得倒好!”林杰抱怨道,“可是每次都把我拽进某种危险之中。”

  他说话这会儿我已经把盘放进光驱里了。

“嗯……”我盯着屏幕,大叫一声,“林杰,快来看!”

  二、阿炯失踪

  “只有一个文件?打开啊!”林杰吆喝道。

  “不能打开。”我说,“文件损坏,看来复制的光盘没有用。”

  林杰道:“那你吓唬我干什么?等会儿啊。”

  我转头问他干嘛去。

  “上厕所!”

  这小子,胆子也太小了吧。我摇头,继续琢磨这个游戏。那个文件的名字是行字母,我判断是拼音:“sjsz”根本无法判断啊!我无意识的把鼠标挪到上面,双击。

  屏幕忽然跳了一下,变得一片漆黑。

  运行了?难道这个程序,只能在一个人的情况下运行?

  眼前那团黑暗越来越近了,我听到很小的声音,就在屏幕里……

  林杰嗷一嗓子把我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栽下去。“你在干什么?”

  我恍然大悟,发现面前的屏幕正在冒着滚滚黑烟。林杰蹦过去拔了电源插头,举起一块毛巾递给我。“着火了?”楼道里经过一哥们看着我们两个,充满同情,“别让楼长知道。”

  我们两个陪着笑脸,点头。

  ※※※

  第二天早晨。

  子强打着哈欠举着脸盆进来,看见我正在穿外套,立马像被冬天里打的雷劈到了一样,睁着大如牛的眼睛道:“太阳打哪边出来的?现在……我是不是迟到了?”

  我告诉他,没迟到,现在才七点钟,你每天约会上自习的时间是八点吧?

  子强擦着汗,道:“没错没错,小茉莉不会等我的,幸亏没有晚。”

  小茉莉是他刚刚认识的女朋友,我们都是久仰大名……一听就想笑。不过这次我很严肃,告诉他说:“我起的是早了一点,因为答应帮楼下的林杰打扫卫生。”

  “你要是这么勤快,先扫扫咱们寝室吧!”

  我听见子强这么说,但是他已经找不到我了,我溜的太快。

  ※※※

  林杰的屋里,一片老泥。“我看这不是昨天我弄的。”我说,“你到底多久没有扫过地了?”

  “很久。”林杰在床底下翻东西,说,“偶尔打扫一下感觉不错。对了,你昨天到底看到什么了?”

  我回忆,道:“一片漆黑,屏幕里面有东西,或者说有很多人的声音。我听不真切。”

  “我也怀疑过,”林杰满脸漆黑的爬出来,抓着一把臭袜子,道,“那张盘一定是被特意做出来,通往某个地方的入口。可惜如果是被刻录下来的文件,不会跟原版一样。”

  我说:“如果搞到一张原版的光盘,咱们是不是就可以进去?”林杰道:“那个当然,不过你想过怎么出来吗?别管了,小狼,这是件麻烦事啊!”

  麻烦的确麻烦,可是薄荷……

  我手机忽然响了,号码是薄荷的,可声音不是:“你是小狼吗?”

  “我是,你是……”

  “我是薄荷的室友,我叫李樱樱,樱桃的樱。薄荷……可能出事了。”

  “啊?”

  ※※※

  餐饮中心,我跟林杰等了好久,才看见个女生犹豫着过来。林杰眼睛一亮,不住的捅我:“唉,没想到咱们学校还有这么漂亮的女生啊?”

  是吗?这个花痴。

  她坐在我们面前的位子上,有些腼腆。

  “你就是小狼吧?”

  我点头,道:“不错,这个是林杰。咱们以前见过?”

  李樱樱把头摇的好像拨浪鼓:“没有,没有。我只是经常听薄荷谈起你,你跟我想象的,差不多。”我笑笑,道:“那、说说薄荷到底怎么了吧?她手机在你那里是吧?”

  李樱樱拿出个手机,果然是薄荷用过的。

  “其实这个,是我捡的。我回来的时候,它就在电脑旁边,上面有你的号,可是薄荷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拨出去。电脑开着,里面是那张游戏盘——你们也知道了吧?我们大家都劝薄荷不要玩那个游戏,可她偏偏不听。”

  原来薄荷有一张盘,却没有拿给我们。我瞅一眼林杰,他光顾看李樱樱了,眼睛发直。“薄荷玩这个游戏了?那么,那张盘还在吗?”

  李樱樱拿出一张黑色的光盘,果然,跟昨天那二十几张一样,上面几乎没有什么线索了。

  林杰忽然说:“她不会赌气回家了吧?你们给她家里打过电话了吗?”

  李樱樱急忙道:“当然打过了,她没回家,她的养父母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也不能说啊。这事情很紧急,我们担心她的安危啊!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轮到林杰摇头好比拨浪鼓:“不是不是,我绝对相信你,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这个收下吧,是特制的避鬼招吉的符咒,你把它贴在你们寝室的电脑上,保证没事。回头我们有情况马上打电话给你——可以给我留个手机号吗?还有你们寝室的电话。”

  ※※※

  “你太积极了吧?”走在校园里,我斜眼看着林杰,“为什么这回答应的这样痛快啊?”林杰垂头丧气,不过不是被我说的:“你说樱樱为什么把电话留给你啊?是我跟他要的。”我说:“她本来就是找我啊!别闹气了,赶快想想怎么查吧。”

  “当然是从光盘的来源查了!”林杰道,“我觉得这件事情不是人干的,既然不是人,咱们校园里有个现成的家伙,找他肯定没错。”

  “阿炯?”我说,“他不是忙着呢吗?虽然不知道忙什么。”

  ※※※

  学生心理咨询办公室。

  林杰出的主意,到头来还得我来找人。看看周围没别的同学,我象征性敲了敲门就进去,穆烟从一大堆的资料里抬起头,很高兴的说:“你终于来找我了?”我道:“是啊,我有事,你知道阿炯最近忙什么吗?”

  穆烟站起来,放下手里的圆珠笔:“还真不知道,有一阵子没见过他了。不过你应该见过啊?”我不明白,穆烟又道:“他现在代替了你们那个鬼教师骆林,在学校里讲课呢!”

  啊?

  穆烟摇头道:“一看你就没有好好学习!是不是逃课了又?”

  “什么啊,最近没课,等着考试呢。”我说,“你知不知道游戏光盘的事?”穆烟摇头,说:“我最近忙着工作,哪有时间玩游戏。”

  ※※※

  林杰在门口等我,没走近就喊:“怎么样?他在吗?”

  我说干脆,咱们去找骆林吧,反正离教师宿舍也不远。

  ※※※

  “你们两个找谁啊?”看门大爷颤巍巍的上来,我跟林杰一通微笑,指着骆林的宿舍道:“骆林老师,我们敲了半天他都不开门。”

  大爷说:“那就是不在了!下次再来吧。”

  “不对啊,”我说,“里面开着灯呢,而且好像有声音啊。”

  林杰把耳朵贴着门板,道:“不错,好像好多人说话的声

下页(1/6)
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