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午夜带着怨恨和寂寞的妖,不甘地在世上四处飘荡。

  我要找前世我做人时那个负了我情的男人,虽然,他已经过了不知几世的轮回,或者对面走过时,我也已经认不出他了。但是,我不甘心,绝不甘心!

  我曾经在网上驻留了很久,可是有一天,我在网上看见了一则故事故事是说一个叫尾生的书生,和他的情人约好了在桥下相见,可是他的情人没来,却发大水了,尾生死守在桥下,最后抱着桥柱,被淹死在桥下。

  看了这则故事后,我胡乱走入一个聊天室,见到每一个人我都和人聊起这则故事,问他们知不知道这个故事。原来,每一个人都知道,而且,每一个人都相信。最后,在我无言的时候,有一个天真可爱才十几岁的小姑娘问我:“你说,尾生的情人为什么没来呢?”是啊,情人为什么没来呢?

  而另一个看来满面沧桑的男人却问我:“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那么痴情的人了,你说是不是?”

  我仓皇地逃出聊天室,在午夜的空中疾飞,惊起一大群的蝙蝠,它们和我一样仓皇!我把它们一只一只全部捏死,让它们的血在暗夜里四下飞溅!

  我仓皇无比,又怨恨无比,因为,我回答不了他们!因为,我恨这则故事!因为,这个世界确已没有那么痴情的人了!但是!那决不是尾生!
  
  好黑暗的夜,天上没有一颗星星,我浑身冰冷,半浮半沉的漂在水中,浪花一次一次冲来,打在我的身上,我觉得呼吸不到空气,憋的快要昏过去了,我想大声叫喊,可是我叫不出声来!我无力地挣扎着,可是,徒劳地挣扎只是令我窒息。又一片浪花冲在我脸上……

  我再次从恶梦中惊醒过来,浑身是冷汗。

  外面的阳光很好,可是我很讨厌阳光。因为我是妖,我喜欢也习惯暗夜的生活。传说中,妖是见不得阳光的,一见阳光,妖就会死去,化成一堆灰,或其它的什么。其实,相信这个传说的人都错了,就象相信尾生那则故事的人一样错了。妖并不怕阳光,只是他们讨厌阳光而已,因为,阳光太明亮了,让妖看到世上一切人看不到,或是有些人自以为别的人(或物)看不到的东西。那对一只妖来说实在是一种不幸。



  不过,每一次恶梦后,我就很喜欢阳光,因为阳光让我发现,我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恶梦而已。

  我从睡床上起来,然后穿上我最喜欢的那套衣服。

  每一次发完恶梦,我都会去做一件事。

  一件害人的事。

  我是一只妖,如果一只妖不去害人,那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对不对?
  
  我在大街上走着,有点茫无目的。我喜欢的目标还没出现。

  我不是随便抓一个人来害了就完事的,我要选择一个我喜欢的目标。不要以为一只妖就可以没有自己的喜恶,那是人们犯的又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天黑了,我可不想象个妓女般的站在街边,我走进一间路边的酒吧。

  我在酒吧里一个比较暗淡的角落里坐下,从这里可以看见整个酒吧。这个时间对于泡酒吧的人来说还是太早了,所以整个酒吧里除了服务生以外,就是我,还有一个正扒在桌子上的男人。



  我慢慢吃着那份“热情夏威夷”,红红绿绿的水果把冰淇淋妆饰成一个热情的夏威夷女郎(那里我去过,太热了,不适合我)。等我那份冰淇淋吃完的时候,我看见扒在桌子上睡觉的那个男人坐起来了,他斜对着我。在我看到他的脸的时候,我呆了一呆,不知为什么。我承认那个男人是很英俊,但那并不是一个可以让一只妖发呆的理由。

  那个男人一定发现我在盯着他看,他冲我笑了一下,然后向我举起他的酒杯。我向他举起空的冰淇淋杯,耸了耸肩,我看见他也耸了耸肩,自己喝下了啤酒。我低下头,用银色的小勺轻轻撞击着冰淇淋杯,我心里在暗暗地笑,是的,我找到今天的目标了。

  一杯“热情夏威夷”放在了我面前,我抬头正看见服务生的微笑,我楞了一下,想告诉他我并没有再叫一杯,服务生知趣地轻声说:“是那边那位先生送给你的。”

  “请你帮我对他说声谢谢!”

  我看见服务生走过去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笑着向我望过来。

  酒吧里的人开始多起来。

  外面走进来几个男人,径直走到他对面坐下,我想那是他的朋友。

  坐到了深夜,我想我应该离开了。

  买了单,我向门口走去,我看见他和他的朋友正在大杯大杯地喝着啤酒。走过他身边时,我轻轻弯下腰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句“谢谢”。我直起腰向外走去的时候,我听见他在对他的朋友说:“等一下。”然后我听见那帮男人暧昧的笑声。

  我轻轻笑了。

  在门口,我听见他喊我:“小姐,请等一下!”

  “什么?”我回转过身看着他。

  “你好象是第一次来这里?”他有少许的不安。

  “是啊,你常来的吗?”我笑着反问他。

  “啊,有时吧,你下次还会来吗?”

  我伸手拦了一辆的士,他为我打开车门,期待地看着我。我坐上车,向他挥了挥手,轻声说:“也许会,也许也不会。”
再去那个酒吧是几天以后的事了,我留意了一下,那酒吧的名字叫“Waiting for Bar”,看到那名字,我的心里动了一动,那种“动心”的感觉让我很熟悉又很陌生,因为那是我做人的时候的感觉,在这一千多年里,我都忘记了。
那天我去得比较迟,酒吧里已经很多人了。上次我坐的角落里的那个座位是空的,不过我没有看见他。

  吃完两客冰淇淋已经是深夜了,他还没来,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叫买单的时候,是上次给我送冰淇淋的那个服务生,他笑着对我说:“老板吩咐说,您的单免了。”

  “老板?”我看着那个服务生,“我好象不认识你们老板?”

  “您认识他的,就是上次您来这儿时请您吃冰淇淋的那位。”

  “哦?”我笑了。

  “他还吩咐说这个座位每天都给您留着。”

  “哦!那你转告他,说我多谢他,我改天请他吃饭。”我拿起包站起来。

  “我一定会转告给他的,您走好!”

  我走到门口,那个服务生一直送我出来,“你们老板叫什么?”

  “他叫林杰,双木林,杰出的杰。”他边回答我,边招手叫车。一辆的士停下,门打开来,下来的却正是林杰。

  “正好,老板来了。”服务生笑着说,“您有什么话,可以自己和他说了。”

  “和我说什么?”林杰笑着问我。

  “说要谢谢你请我吃冰淇淋,所以我想请你吃饭。”我看见服务生识趣地走进酒吧里去了。
  
  我和林杰认识有一个多月了。

  在这一个多月中,大部分的夜晚我都泡在“Waiting for Bar”里,每一次我都在等着林杰在深夜里把我带出去,然后那夜我不用回去,我就可以……可是,每一次他都把我送上车或送去我的住处。我想我可以暗示他一下,不知为什么,试了几次,我都没有说出口,我好象是一个女人那样,怕他误解我放荡。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发现我心里的怨恨和寂寞已没有那么深了。

  再次从恶梦中醒来,我的怨恨又一次象爆发的火山一样,从我心底的深处喷发出来。我想立刻去杀了林杰,但是却又不能,我觉得无论如何,我很难那样恨他。

  我于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想着前世的一切,而在心里把林杰当作是那个负心的男人。

  那一世,我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我无意中认识了一个书生,不经意地我就爱上了他,他也爱我。但是,我的家庭是坚决反对的,因为,他是那么贫穷,而且,我父亲已为我物色了一个门户相当的花花公子。

  我于是和他约了要逃出去。

  那天,我如约来到我们约好相见的地方,那是位于这座城市一个市集处的小桥,为了不让人看到我,我们约好了在桥下相见。

  我从早晨就开始等,可是等了很久还是没见他来。

  就在那时,桥下水却突然涨了起来。我紧紧抱着桥柱,当水淹到我的脚的时候,我想,他一定正走在路上了,只是不知有什么事耽误了,我要再等一下。当水淹到我的腿的时候,我想,他一定快要到了,他一定知道小河涨水了,他一会儿就会出现在我视线里,我不能放弃。当水淹到我的腰的时候,我心里害怕极了,我想走出桥下,可是我的脚已经站不住了。就在我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水已经淹到了我的颈,我想大叫,可是,一个好大的浪打来,我的手一松就整个被淹没了……

 那个负了情的,没有来找我的人,就是尾生!

  我不知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故事里,在桥下痴情等待的,最后被水淹没的那个人,却成了尾生!

  我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怪物,绿色的皮肤,非常高大,一双红色的眼睛瞪着人,象随时要择人而噬似的。那是河里的夜叉。

  我成为夜叉的侍者,我每天为夜叉梳头,其实它光秃秃的头顶,只在齐耳根下有一圈红色的毛发。但是它好象很喜爱它的红发,我要很小心地梳,不能弄掉一根,因为,我亲眼看见它把一个为它梳头的女孩子吞下去,只是她弄掉了它的一根头发。

  我不知道自己是死了,或者是还活着。

  就这样子,一过就是一千多年,在这一千多年里,我唯一想的一件事,就是恨,不停地恨,恨那个负了情的尾生!

  一千多年的时间将不知是死是活的我炼成了一只妖。

  河里的水越来越糟糕了,原来碧绿的水都成了黑色的。夜叉要离开这条河,在它临走的时候,很凶恶的夜叉很温柔地对我说:“你不必跟着我了,你可以去投胎了。”那是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夜叉唯一对我说的一句话。

  我没去投胎,我在世上飘荡着,因为我不甘心,我要找那个负情的人,这一千多年的苦我不能白受,我要报复。

  可是,我开始做恶梦,这是以前没有的,我总是梦见我被水冲走的那一霎那。每一次做完恶梦后,我的怨恨就象火山爆发一样,我于是就去找一个男人,当他想着要占我的便宜的时候,我就咬住他的喉咙,不停吸他的血,让他在恐惧中慢慢地死去,然后把他的灵魂禁锢在我住的山洞的石头里。

  想着这一切,我的怨恨已不可抑制了。
 我去找林杰,但是没找到。晚上的时候,林杰打电话给我,问我明天去不去蹬山。我当然要去,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我没理由放弃。
  
  我和林杰蹬上山腰的景点的时候,已是下午了。因为是旅游景点,人也很多。我想我要把他引到偏僻的地方。

  在山腰的一个岔路口,有一边是没有修建的土路。

  我对林杰说:“我们走走这边吧,从修得那么好的路蹬上山都没什么意思。”

  “我是没问题,可是你行不行?”

  “说不定最后不行的那个是你呢!”我笑着说。

  “哦,这么自信?”林杰笑着打量着我,“好,听你的,就让你的大女子主义满足一次吧!”

  我歪着头盯着他看了一下,我看见他的眼里有一种无比的疼爱正流露出来,我怕自己的决心会在这眼光下动摇,忙转了身向那条土路上走去。

快到山顶的时候,天忽然变了,乌云聚向了山顶。

  “要下雨了,我们还是下山吧!”林杰叫住我。

  “可是,还有一点点就到山顶了呀!”我是不怕雨的,我在水里生活了一千多年,是只不折不扣的水妖。

  “那好,我们快点,要不呆会儿可没处躲雨了。”

  山里的天真是说变就变,我们刚上了山顶,就听见空中雷声滚滚,跟着,瓢泼的大雨就倒了下来。

  “糟了,”林杰看着天说,“已经快到傍晚了,不知雨几时会停。”

  “要不,我们现在下山吧。”我看着林杰,心里有点犹豫。

  “不行,这么大的雨,说不定会发山洪,万一我们走到山谷,碰上山洪暴发,那就真的完了。”

  “那躲躲雨吧!”我向一棵高大的树下跑去。

  林杰却在后面一把抓住了我,“不行,雷电会打中那些树的,太危险了。”天空中正有耀眼的闪电撕开天幕,跟着一个惊雷在我耳边炸响。

  “啊!”我叫了一声,整个人软了下去,林杰一把抱住我,我浑身发着抖。我是一只妖,传说中妖都是怕雷电的,那是真的,因为雷电是上天用来打妖的。

  “不用害怕,我会在你身边的。”林杰轻轻拍着我的手臂,我也紧紧偎着他,我觉到他身上的

下页(1/2)
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