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喂
  男:喂、喂
  女:喂,没原因的这些
  男:我说她的“处”给了我的
  女:我知道啊
  男:你又知道?
  女:当然知道了,她的事情!我跟她很friend的
  男:哦?!哪为什么你会泡我呢?明知道我已经操过她?
  女:啊…我也不知道啊,这些事情…哦,那就算了吧,既然你都不那个…对吧
  男:我要操的
  女:我知道啊,你说了很多遍了,大哥
  男:对啊,那你是不是今天晚上给我操呢?
  女:大哥,现在在军训那里啊,怎么给你…
  男:啊?!
  女:我现在在军训那里啊
  男:究竟在哪里啊
  女:军训基地啊,你知不知道在哪里呢?
  男:什么时候回来
  女:嗯,没那么早,咳咳…
  男:什么时候呢?
  女:今天第六天,明天最后一天,嗯
  男:那你泡我,我要操的
  女:星期二
  男:啊?!
  女:星期二才回
  男:星期二啊,那你星期二给我操吧
  女:你操完跑的啦,我知道的,你这种人
  男:不会的
  女:是的,信你才怪
  男:那你泡我,早就料到的了
  女:哪有那么快?你跟她也没那么快啦,你还跟她玩了很久呢…什么嘛,对不对?
  男:那你给不给我操?
  女:就算是(给)也没那么快!
  男:那你又泡我?干嘛?我要操了才泡的,(对)每一个妞都是这样
  女:是呀?
  男:是啊!
  女:那我就没话可说了,这些呀
  男:哦~~~
  女:好久…
  男:我觉得
  女:你跟她?
  男:什么?
  女:你先说…
  男:我觉得(头当)你扎辫子好看过披头发
  女:哦,知道啊
  男:你扎辫子好看些...得,星期二回来给我操吧
  女:不,不行啊
  男:什么?
  女:不行啊
  男:那你(为什么)又打(电话)来泡我?
  女:我“那里”不行啊,你明不明白啊?
  男:为什么?是否有头“猪”(处女膜)拦住了?
  女:对啊
  男:那就行,给我操
  女:那天不行,你明不明白呢?
  男:为什么?
  女:我那里每日…我整个暑假都在那里啊,神经病
  男:为什么呢?
  女:我没来那个啊
  男:什么?!!
  女:我没来那个的…
  男:那就是给别人操过了?
  女:不是啊!!!!!
  男:怀孕了?
  女:不是啊!神经病,哈哈!
  男:不来那个啊?
  女:是啊,我没来那个,整个暑假都没来那个,怎么办才好啊?
  男:啊呀,我知道个B啊,那就给我先操了再说吧
  女:去S吧你,那让我妈知道了怎么办?
  男:神经病的,这个年代还有说那个什么的吗?
  女:有啊,哈哈
  男:哪有说那个什么的呢?
  女:不进去,不进去也不会给妈妈知道的啦
  男:哪为什么要给你妈知道呢?你都神经病
  女:那我要有在才行啊
  男:在又怎么样?你说骑自行车把处女膜搞破了就行啦
  女:哈,怎么你(说得)那么经典啊?
  男:是啊,星期二回来找我吧
  女:哦,88
  男:穿得性感点
  女:嗯,S吧,你去
  男:啊?
  女:不跟你说
  男:穿得性感点啊!
  女:不跟你说啊!
  男:那你泡我就料到给我操的啦
  女:我就不要急,我就不要星期二
  男:哪什么时候啊?星期三好吗?
  女:啊?!
  男:那就星期三啦
  女:哇,为什么你会这样啊?
  男:是啊
  女:不行啊
  男:喂,吴玉贤现在去哪里读(上学)呢?
  女:啊
  男:去哪里读(上学)呢?她…
  女:你想知道啊?!
  男:是啊
  女:连创啊
  男:什么?!!
  女:连创啊
  男:究竟是在哪里啊?
  女:嗯,桂城的
  男:我鬼知道(B)在哪里啊?!
  女:哈,那我说给你听也没用啊,对吧?
  男:咳,到时回来给我电话吧
  女:哦
  男:就这样吧
  女:洗不洗澡?S?(室友问)
  男:啊?!
  女:没事啊,是别人在问我呢?
  男:哦!得了!到时洗干净来找我吧
  女:你S吧你
  男:星期二回来是吧?
  女:啊?!
  男:星期二回来是吧?回到了给我电话对啦
  女:哦
  男:就这样吧
  

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