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粘连

我每一秒钟都在后悔,
离开了你。

那男人告诉我,
他们那段时间曾不断地争吵,
一次比一次激烈,
毫不让步地争吵。

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
为了谁给予谁的多少。

可不论争吵多少次,
他们都没有能够分开。
也许恨有多少,
也代表着爱有多少,
没有了相互的痴缠,
也就没有了互相的憎恨吧。

女的十二岁就跟了他,
实在是分不开了,
他已经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是一种习惯,
是呼吸的空气。

如果有一个人,
已经和你纠结粘连在了一起,
他的消失,
你真的能承受么?

把自己的人生交给那个人,
就算他再不珍惜,
你真的有勇气夺回吗?

如果你有勇气夺回,
你敢直视生活的面目全非吗?

所以那个女人活得太紧张太紧张,
一件小事可以让她失控,
一句话也能逼着她抓狂。

她很迷惘。

她不停地试探,
她每天闻他的衣裤,
她偷听他每一个电话,
她扮作其他的女人给他发简讯……

她在寻找什么答案?
那个答案,
她能不能承受?

可是,
我们总是习惯于寻找那些我们根本就无法承受的东西。

男人说决定离开女的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话:
我累了。

女人痛哭,癫狂,尖叫,咒骂。
她拉着男人的手,
她掐着男人的手,
她抓着男人的手,
她不停地说对不起,
她咬牙切齿地诅咒他。

爱已覆水。

要明白这一句话,
还要经历怎样的挣扎?

女人的手拉得太过用力,
男人挣脱的时候感到一丝刺痛,
好象被她吸住了一样。

男人发现手上血肉模糊,
女人掩面倒在了地上,
她哭泣,流出来的却也是血。

分手的地方是一个荒凉的地方,
也许分手的地方总是荒凉的地方。

夜风轻吹,树影摇曳。

男人心中一动,抱住了女人。

这样的爱,谁也走不出去了吧。

你是为了什么,
还抓住了那个人?
是为了赌注一样孤苦伶仃的命运,
还是为了,
多年前只属于他的如痴如醉的微笑。

男人感觉到有一种力量,
紧紧地,
把他和女人的皮肤粘连在了一起。

女人带着幸福的笑容,
垂下了手,
男人这才注意到,
她刚在掩面哭泣的时候,
皮肤的怪异沾力,
让女人把自己的脸剥了下来。

我脸色苍白地冷笑,
你编这个故事是想我相信那女孩子不是被你杀害的吗?

面对我的质问,
男人并没有反驳,
甚至连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他看着窗外,
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这才看见他的右手。

男人的右手上粘连着一片已经萎缩的表皮,
上面还连着一些女人的毛发。


12.双蕊

你相信吗?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花,
叫做双蕊,
凡是把它吃掉的人,
就能看到幸福。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传说,
但是对许多人来说,
他们宁愿相信。

那个女人也对这样的传说深信不疑。
从他被那个男人抢回家里以后。

她是自愿的,
自愿被抢了回来,
自愿和男人上床,
自愿像牛像马一样被他奴役,
自愿每天遭到遍体鳞伤的毒打。

一切,都是自愿的。
其实我们在这个世界里的诸般苦难,
很多都是自愿来的。
至少,
也是自愿的选择的。

她在这以前,是个很幸福的女人。
除了爱情她什么都拥有。
金钱,地位,名誉,美貌。
如果这个世界有神的话,
她一定是神的女儿。

那男人是她家的仇人,
是来复仇的。
当女人第一眼看见他的身影的时候。
她的命运就改变了。

那是一个太孤独太孤独的身影罢。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不管他的眼神多坚强,
不管他多敏捷,多镇定,
你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明白他很孤独。

女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她是神的女儿,
她生活在幸福的国度里。
她在想自己如果能够做点什么也许这个男人就不再痛苦。

于是,
男人不敌,扑了过来,
或者,
那女人迎了上去。

接下来的日子像噩梦一样。
在噩梦一样的日子里女人一下子就老了许多岁。
那男人不会跟他说一句话,
他只会在女人身上发泄,
他骂她,他打她,他咬她。
带着所有的仇恨。
然后他会躲在墙角研究他的复仇计划,
然后他会躲在墙角偷偷地哭泣。

女人咬住了唇,
她始终坚信,
她的怜悯不属于自己,
而属于这个男人。

后来她听说了双蕊的故事

那时候她已经不再是公主,
她衣衫褴褛,胡乱挽着头发,身体开始肥胖,说话粗声粗气。
她被救回家的时候他的家里人都不认识她了。

没关系,
这个世界上还有双蕊。

有人献上了双蕊。
纯白的花,纯得无法玷污,
也对,
纯洁的东西都是幸福的。

一支花,
真的可以改变命运吗?
不要怀疑,
有时候一句话也能。

于是女人又回到了幸福的生活。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立刻明白双蕊也能扭转那个可悲的男人的命数。

她又悄悄回到了那男人躲藏的肮脏小屋。

她握着双蕊,
很小心地,
害怕一用力就握碎了他的幸福。

男人不在,
锅里的水沸腾着。
那些飘渺的水汽就像我们无法预测的人生。

女人望着锅里的水,
水的倒影里她在微笑。

接着只要把双蕊放进水里。

多么简单,
幸福。
远离所有的苦难和悲伤。

这时,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
男人的刀从后面插进了她的脖子。

她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我早就防范着你这个臭婊子!!!,我早就知道你会有想下毒害我的一天!!!”

女人啊啊地呻吟着,却不能说出话来,鲜血滴在了煮着水的小破锅里面。

女人倒下的时候突然想起双蕊花还捏在自己手上。


13.闪灵

你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你开始害怕黑夜的吗?

就是你杀了她那天起。

你杀了她,却忘记了把她的尸体埋在哪里了。

从此,你发现身边有许多怪事发生了。

你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
发现卫生间有许多她的发丝。

你总是听见有人为你收拾餐具,
回过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她的照片总是出现在你的桌上。

到了晚上,
恐惧更是包围着你。

写字台下面常常传来她的哭声,
窗户上看见模糊的脸,
有时候甚至看见她满脸是血从床底下钻出来。

你是个孤僻的人,
她被你杀死以后就一个人生活着。

你不够勇敢,
每天晚上必须点着灯才能入睡。

你曾多么害怕失去她,
现在却多么害怕她出现。

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每一个转身,
可能,
都会有一双绝望的眼睛凝望。

究竟,
她的尸体在哪里?

终于有一天,
你低头洗脸的时候想了起来。

那一天,
你就站在这洗手池边,小心地洗着手上的血迹。

你吃掉了她,
因为你相信这样她才永远不会离开你。

现在你不能承受的,
是她永不止的怨恨,
还是无法自拔的失去感?

你不敢抬起头看自己,
你害怕,
因为现在,
她就是你,
你就是她。

如果你抬起头就看到她了。
如果你抬起头就看到她了。


14.爬行

妻子再没有说一句话,
只是开始爬行。

她爬行的方式很怪,
全身像受到什么重压一样匍匐着,
然后脊背用力地向上顶。

她游走在家的每个角落,
无声地,

从我第一次出手打她开始,
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这些年我对她不好,
她也对我不好,
可是两个难以相处的人却相处了这么多年。

这很奇怪,
有时候水火不容的两人总是拖拖拉拉地纠缠一生,
相亲相爱的一对却不能长相厮守。

她是个很好强的人,
她对我是带着歧视的。
可是当她为了我第一次堕胎以后,
这样的情况变完全相反了。

于是我看着她,
我明白,
这个人其实很自卑。

她害怕,
害怕我会抛弃她,
但是她不愿让我发现,
如果被我发现,
好象就彻底交出了自己。

我抓住了这点,
对她恶劣着。
我羞辱她,
我讥笑她,
她克制着全身颤抖但是一言不发。

终于我出手打了她。
她倒在了地上,
我连忙上去看看她是不是被我打死了。
她却开始了爬行。

她的头仰得高高地,
用高傲的眼神看着我。

她的眼神激怒了我,
我一脚蹬到了她的肚子上。

她歪倒了在旁边,
可不一会儿,
又以爬行的姿势出现在我的面前。

从那一次,
我常常打她,
她不还手,
不说话,
继续爬行着在家里生活着。

每次我看见她以那种奇怪的方式爬行,
然后抬起头,
用很平静的眼神看着,
我的脊背就一阵寒冷。

终于有一天回家,
她缓缓从卧室爬出看着我的时候。
我静静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看着我,
我看着她。

岁月为什么会挑选我们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

警察来了以后,
我面无表情地站在走廊里。

你确定你太太死的时候你不在家吗?
警察问。

我冷笑,
我不怕他发现我并不难过,
因为我制作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当然,我就在这走廊的尽头发现她的尸体的。
我向后扬扬手。

这时我看见。
妻子向壁虎一样在墙壁上爬行着,
她被扭断的脖子上晃晃悠悠地挂着头颅,
睁着无言的眼睛,
朝着我默默地窥探


15.停止

那女人苏醒过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赤裸地倒在手术台上。
她全身无法动弹,
可是视线清晰,意识清醒。

女人的胸腔被精密的外科手术打开,
却不会导致死亡。
一面镜子用适当的角度横在她的身边,
这样,
她可以亲眼看见自己正在跳动的心脏。

我的导师轻轻地走了上去,
亲吻着女人的额头。

我递上去一把镊子。

导师握着镊子,
女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银色的光停顿在自己的冠状动脉上,
泪流满面。

当那女人终于死于心肌梗塞的时候,
我的导师疲惫地走向角落,
低声呜咽着。

我爱怜地走到他面前,
吻去他脸上伤心的泪水。

他是我的导师,
我的主人,
我的偶像。

一个最敏感最脆弱也最强大的男人。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

每一次,
那些女人都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生命停止。
有的是被切除肾脏,
有的是被破坏肺部。
导师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目睹自己生命的终结。

她们都爱过导师,
可是最后都停止了对他的爱。

既然都是离别,
我们完全有理由自己来结束这一切。

如果可以的话,
让我来陪伴你这一生吧。
我说。
我爱你。

他绝望地摇摇头说:
对不起,我的孩子,
我不能爱你,
因为我不能承受你的离开。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说。
从来不会,以后永远都不会。

可是,我们的相爱,
总会因为时间而停止的。
没有办法,
再强大的人也无法战胜时间。

我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说:
总有办法的。

当我再一次回到我们的密室前的时候,
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

有人告诉我,
警察包围了这里。
当他们要 ** 我的导师的时候,
他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de-tona-tor。

每个人都觉得他是畏罪自杀。
可是,
只有我明白他的意思。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明白他的意思。

他突然结束自己,
这样他生命中剩下的爱着我的时间,
永远都不会停止。

只有死亡,
能取代时间。

后来我隐姓埋名,过着简单的生活。
周围的人来人往,
我再也不太留意。

导师告诉了我一个道理。
思念会被时间取代,而时间又被死亡取代。
和许多人的眼里看见的恰恰相反,
因为他们太懦弱。

永恒的果实,
就是给最勇敢的人采摘的。

我还是常常悄悄来到密室的废墟外,
对我来说这里没有回忆,
只有幸福。

因为时间,
停止在了我们相爱的时候。

人们传说这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变态连环杀手,
可对我来说,
这里只不过是埋葬

下页(1/3)
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