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单身,租房住。同一楼层,搬来一对夫妻,女的在工厂上班,男的没工作,常常叫人到他家打牌。经常打到晚上一两点钟,很吵,我提了几次意见,他差点和我翻脸。后来,我觉得远亲不如近邻,不必计较太多,于是我向他道歉,称他为哥,称他媳妇嫂子。他打牌时,我就骑着电动车,接送他媳妇。他钱输完了,我主动买些菜送给他媳妇。他房间水龙头坏了,我义不容辞的维修。谁知道,才过了一个月,他竟然带着他媳妇搬家走了,唉……

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