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甜又年轻的女教师生活一向十分严谨,她应一位体育老师---她相当倾慕的人---的邀请,到郊外去骑马,不久,他们一块湖边的一棵树下休息,她经过和自己良心的一番挣扎後,终於为体育老师所屈服了,两人鱼水之欢片刻後,女老师啜泣来说 :

  “如果我的学生知道我做了两次罪恶,我有什麽面子再见他们?”

  “两次! ”男士迷惑地问道。

  “是! ”女老师抹着眼角的泪水。“你要再来一次,不是吗?”

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