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小哥平时挺乐观一个人,昨晚回来后愁容满面的。我就好奇问了,他说这几年一直是固定的理发师剪的头发,以前每次都会说他头发太厚了,然后帮他打薄,然而最近两次就没有。他忍不住了就问怎么不给我打薄啦?理发师说:我觉得,以后都不用打薄了...

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