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妻子到农贸市场买鸡,左挑右选后看中一只芦花公鸡。

  准备买下时,妻子却指着另一只秃头少毛的公鸡说:“这只好,咱们还是买它吧。”

  回家的路上,我问妻子:“都是同样价格的鸡,你为何不买那只羽毛漂亮的芦花公鸡,偏偏选中这只秃头少毛的丑公鸡?”

  妻子白了我一眼,说:“羽毛再漂亮能顶啥用?毛重的那有净重的肉多?!”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