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姐姐家蹭完饭,临走时,她递给我一瓶酒,说是自己酿的葡萄酒,让我带回去喝。我说我不要,不喜欢喝这个。一旁的姐夫开口道:“你还是带回去吧,你不是不喜欢洗碗么?”我好奇问:“咋滴,这酒还能帮我洗碗?”姐夫看了我姐一眼:“那当然了,这个酒可神奇了。你姐一喝就头晕,非要靠着休息会,等我将碗筷收拾好了,她头才不晕了。”

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