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前很相信兔子,原因很简单,谁会去怀疑一只兔子呢?它们是那么的可爱,看起来又是那么的温存,就象我眼前遇见的这一只。
  
  “噢——好可爱的小白兔,”

  矫情做作的语句从嘴里自然而然吐出之后,我马上就警觉起来,我现在不过就是极度无聊,信步来到这个城中花园漫个步罢了,虽然天空的确蔚蓝,绿草也的确如茵,和风也徐徐吹送,但也不用因此就矫情做作吧。
  
  “这是谁家的兔子呢?”我又自言自语说了起来,“要是没人要,抱回家去让老妈给整个兔子煲也不错。”
  
  “我有主人的。”一个怪声响起。
  
  “谁?”我厉声喝道,继而环视左右,左右无人。
  
  “是我啊,一只好可爱的小白兔。”
  
  我低头一看,还真是这只兔子在瞪着红眼睛看着我,嘴巴嚅动着。
  
  “我靠,几天不出门,连兔子也说人话了,嗬。。。”我经常用傻笑来解释惊讶。
  
  “我本来就是个人。。。”兔声幽幽。
  
  “啊——呃——噢——”
  
  “后来给一只兔子骗了,我吻了它一下,我就变成了兔子,而兔子就变成了我。。。”
  
  “噢——呃——啊——”
  
  “所以。。。千万别相信兔子。”
  
  “可是你就是兔子啊?”
  
  “我说过,我是人,我是人!”兔子急了。
  
  “好吧好吧,你是人你是人,”我决定妥协,既然兔子说人话已经够我奇怪的了,再来多几个奇怪也没什么问题。
  
  “你们总是不相信我,也没有人肯帮助我,”兔声又幽幽起来。
  
  “帮助你什么?”
  
  “我本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又有爱心,从小我就喜欢养小动物,它们死了我都会伤心好几天的。。。”
  
  我听了一乐,心想它们死了我一般都会肚子撑上好几个小时。
  
  “你不信吗?一会你就会看到我本来的样子。”
  
  “噢——你一会儿还要变身吗?”我满怀期待地说。
  
  “当然不是,一会儿你会看到我的主人,一个女孩子来找我,她就是我的身体,也就是那只该死的兔子,而我却在这里做着该死的兔子。”
  
  “你的意思是你们交换了身体,是吗?”我给这个喜欢说绕口令的兔子做了一个简洁的总结。
  
  “对对对,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因为她是兔子,所以她不会说话的,只会用手势。”
  
  “聋哑人?”
  
  “不,她就是一只该死的兔子。”
  
  “可是现在你才是一只该死的兔子啊,”我调笑起来。
  
  “所以我讨厌做一只该死的兔子!”我似乎感觉到了兔子的咬牙切齿。
  
  “就算你不愿意,可你已经是只兔子了啊,”我开始有点同情它了,其实我从小就同情心泛滥,幼儿园的时候还深深同情过小女生,认为她们真可怜,连小鸡鸡都没有。
  
  “我在等待,等一个能帮助我的人出现,到时候我就可以变回人的。”
  
  “那个人出现了吗?”
  
  兔子不说话了,直勾勾看着我。
  
  “你。。。你。。。你的意思那个人是我?”我完全不相信自己会有机会当一回救世主,那一般是武打片里男主角干的事。
  
  “你愿意吗?”兔子说。
  
  “这个嘛,你得先说说要我干什么,如果难度不大,不祸国殃民,不破坏祖国统一,那么,我还是可以考虑的,为善最乐嘛,呵呵。”
  
  “谢谢你,其实这事也不难,你只要让我的主人。。。那只该死的兔子爱上你,然后她主动吻了你一下后,你再来吻我一下,我就可以变回我了。”
  
  “那兔子呢?”
  
  “当然是变回兔子了,笨蛋!”
  
  “你才笨蛋呢,”我连忙反击。
  
  “你就是笨蛋!”兔子似乎也不爱做笨蛋。
  
  “哈,你不是笨蛋会让人骗了做兔子?哈。”我气它。

  二
  
  
  两个笨蛋正在争论谁是笨蛋的时候,一个道骨仙风的女孩飘了过来。
  
  说她道骨是因为她太瘦了,瘦得从衣服上就可以看出里面骨头的突兀感觉来。说她仙风是因为她太美了,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白得刺眼的皮肤是半透明的,能隐约看到里面包裹着的静脉和动脉。下巴又尖又细,在整张瓜子脸型里就是那瓜子的尖角。鼻子和小嘴可以忽略不看,因为你一望到这张脸,你就不能再想从她的眼睛里挪开了,那双眼睛如果你用了“惊世骇俗”来形容,别人也不会认为你在夸张。

后来我仔细分析,也许她的眼睛也不是特别的大,主要是那张脸小。还有那紫褐色的眸子,呈扇形张开的睫毛,配角是两条长度明显短于眼睛的一字眉毛,那眉毛相隔有点远,这种搭配最容易给人的错觉就是:她看到你很惊讶。
  
  其实真正惊讶的是我,同时也在心里立下誓言,我一定要助人为乐,按兔子说得去做。
  
  兔子在女孩出现后就不再说话了,女孩冲我微微一笑,我报以惶恐一笑。女孩抱起兔子远去,我呆呆地用眼光去热烈抚摸她的背影。
  
  这时候我只记起了兔子

的一句话,她天天这个时候都会来这儿散步,那是一个医生对贫血病人的忠告和嘱咐。
  
  
  第二天我准时到了老地方,没见到女孩,兔子却是早就等在那儿了。我们于是开始密谋“偷心”事宜。
  
  我首先开口说:“她不会说话,我如何和她沟通?”
  
  “你别急,我已经帮你作好了一个计划,首先你要天天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最好带上一本英语书什么的,然后就天天偶遇,混个脸熟先。”兔子胸有成竹地说。
  
  “可是不能交流,光是脸熟顶个屁用。”
  
  “我叫你别急嘛,还有第二步第三步呢,”兔子没好气地说。
  
  “你能不能一次说完啊。”
  
  “这个第二步嘛,她每天晚上都上网,对了,你会上网吗?会?那就好,是这样的,她最近在QQ上认识了一个男孩,名字叫‘我若有情我不老’,呵呵,别发抖,我第一次看到也觉得酸得不行,但是这家伙有招,嘴皮子厉害,总之,现在主人她天天晚上准时就和他聊到半夜。”
  
  “你说这个干嘛,那样我岂不是没机会了,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个酸家伙帮你呢?”我心里涌起另一种酸意来,嘴里恨恨地说。
  
  “我能找到他还用得着找你吗?”兔子并不考虑我的感受,继续它的说话:“你听我说完嘛,你会用QQ吗?会啊,那你应该知道有一种黑客软件,能把别人QQ给偷过来,不知道?唉,你真是一个笨蛋,这样吧,我说个地址,你去下载。”
  
  “你知道他们都聊些什么吗?”我心里有点不太踏实。
  
  “笨蛋,偷了QQ不就知道了吗?”
  
  “兔子,你真厉害,什么都懂。”我脑海里又泛起那女孩的大眼睛,突然感到这只兔子无比可爱,于是讨好地说。
  
  “那当然,我可不是笨蛋。”

  
  
  有了兔子的资料,我的黑客行动非常顺利,当我一取得“我若有情我不老”的密码后,立即就改了一个既长且复杂的密码,以保安全。
  
  然后我就开了一瓶啤酒,舒舒服服坐下来开始欣赏“聊天记录”,心跳也似乎开始加急了一些,做贼的兴奋以及得手的窃喜搅混在一起,这是一种想狂笑又要掩嘴自乐的矛盾感受。
  
  ——情感总是在压抑的时候最强烈,蕴育的时候最汹涌,你说是吗?
  
  ——不老,你说得好深奥,但我想你说得有道理的。
  
  ——疯狂的念头总在我青春的梦中*动,我却不想制止它,因为,其实我怕失去了疯狂,我就一无所有。
  
  ——不老,你真会疯狂吗?
  
  ——会的,会的,我会的。哪怕让我疯狂一辈子,我怕停下来后,我的青春已逝,我的生命凋零。
  
  ——不老,你心中只要有情,你就会不老的,这就是你起这个名字的原因是吗?
  
  ——哈哈。。。我若有情我不老,可是天要我老,情有何用?有何用???
  
  ——别这么说,只要心中有情,这就够了,不是吗?
  
  ——。。。
  
  看到这里,我早已忍不住狂灌啤酒,这个“我若有情我不老”真他妈让我大开了眼界。泡妞泡到他这么悲怆的也只有当年的贝多芬可媲美了。更让我喷酒的是可惜了他费尽心机起的好名字,在女孩嘴里简化成了“不老、不老”地叫,感觉象在称呼一个老头,什么“李老、王老、张老”的。
  
  正在我被长长的“聊天记录”逗得手舞足蹈的时候,电脑里响起“滴滴”的声音,好友栏里一个人头晃动起来,我看了一下表,果然准时啊。
  
  上来的当然是那个女孩了,因为这个“我若有情我不老”还算专一,好友栏里就一个头像,名字是“悄悄”。
  
  悄悄开口了:不老,你早就来了吗?
  
  我:。。。
  
  悄悄:怎么了?你在吗?
  
  我:悄悄,你刷新一下吧。
  
  悄悄:咦?你改名了?为什么叫“小楼”?
  
  我:我若有情也终老,不如躲进小楼成一统。
  
  悄悄:唉。。。你总是很忧伤。
  
  我:悄悄,你可知道,人间的嘈杂令我心烦,但愿我耳不闻嘴无言。
  
  悄悄:可是,当你什么也听不见又不能说话时,你会更忧伤的。
  
  我:不不不,我已听得太多,说得太多,悄悄,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悄悄:好啊。
  
  我:我爱上了一个女孩,我每天都会在远远的地方注视着她,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眼睛里面好象有好大好大一个湖,很安详很宁静,我喜欢这种感觉,我愿意一辈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她也看着我,什么话也不说,彼此就能理解着对方。。。
  
  悄悄:你说得好美,真有那样的女孩吗?
  
  我:是的,我天天都会在远处看着她,她总是很准时,带着她的小白兔,长长的裙子总会令我想到飘起来的感觉。
  
  悄悄:我也喜欢小白兔。。。
  
  我:那只小白兔好顽皮,总是到处躲起来,让她到处找,但我从来没见到她为了找兔子而生气,现在有这么好脾气的女孩子真是难得。
  
  悄悄:呵呵,我也总在找我的兔子,看来兔子都一样麻烦和顽皮。。。
  
  我:是啊,昨天我就帮她找到了兔子,当时她对我笑了一下,我感到我的世界都醉了。。。
  
  悄悄:那个女孩子真幸福,你每天都会去等她吗?
  
  我:是的,就在城中公园,今天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长裙,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穿这种裙子,也许不是第一次,但她每一次都让我有新的感受。。。
  
  悄悄:你是说在城中公园?粉红色裙子?
  
  我:是啊,怎么了?你知道那个公园吗?那里有好大好大一片草坪,她就在草坪上飘来飘去,象粉色蝴蝶。。。
  
  悄悄:啊。。。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美吗?
  
  我:当然,她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最美的,悄悄,你不祝福我吗?
  
  悄悄:这个。。。当然。。。我。。。祝福你。
  
  我:谢谢,我就知道你会为我高兴的,我每天晚上想到明天又能见到她,总是兴奋得睡不着,可是每次见到她我又胆怯得不敢走近,悄悄,你说我该怎么办?
  
  悄悄: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是的是的,悄悄,你不用教我,就让我好好享受享受这种相思的美妙和折磨吧。


  
  
  第二天,我在城中公园还是先见到了兔子。
  
  “喂,你这个笨蛋昨晚对我主人说了什么?让她一晚上呆呆地坐到天亮?”兔子一见我就厉声问。
  
  “是吗?”这个消息多少有点让我意外和惊喜,“我没说什么啊,我只是告诉她你的计划罢了。”
  
  “你说什么?”兔

下页(1/3)
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