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我建议你在白天读这个故事......

一、入住

  梅丽很高兴,今年“十一”有几天假期可以让她自由支配。她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远离城市的喧嚣,把手头总也忙不完的工作抛到九霄云外,彻底地放松一下。

  再三权衡后,她放弃了随旅行团出游的打算,去那些人满为患的所谓旅游胜地,将是对身心新的考验,梅丽为此曾吃够了苦头,她可不愿这次休假成为一场灾难。

她把本省的地图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终于圈定了这次旅行的目的地。那是距离不远的一个海岛,名气不大,但她知道那儿有未经污染的碧海蓝天,还有诱人的沙滩。

  于是假期的第一天,梅丽就背着旅行包,穿着牛仔短裤和T恤衫,兴冲冲地上路了。天气象她的心情一样开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梅丽的男友出差去了,不能和她一起出行,不过这并没影响她的好心情,梅丽相信单身一人照样能玩得开心,说不定还会在旅途中邂逅一位英俊的男子呢!她还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子,对生活依旧抱有浪漫的幻想。

  汽车行驶了三个小时,到达海岛所在的海滨小城,再从那里转乘游轮。上船后,梅丽很快发现这个海岛并非她想象的那样默默无闻,因为轮船上坐满了游客。她不禁有些担心,这么多人,岛上有地方住吗?当她把想法告诉旁边的一位中年女子时,对方的话马上让她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中年女子说:“一年前,岛上为了接待更多游客,新建了一座十三层的白沙旅馆。”

  十三层?梅丽有些奇怪,为什么不多不少,刚好十三层呢?十三这个数字,在西方是很忌讳的,受其影响,许多中国人也不喜欢它,看来建造这座旅馆的人,一定是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坐在梅丽身旁的中年女子,身材瘦小,皮肤有点病态的白,很少晒到阳光似的,她戴一付金边眼镜,巧妙地掩饰住眼角的鱼尾纹,说实话,她的外表没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但不经意中流露出的某种气质,却使她显得与众不同。梅丽细心揣摩了一下,觉得那是一股处变不惊的大家风范,简言之,这是个见过世面的人。

  交谈中,果然证实她的感觉没错,中年女子是位小有名气的作家,尽管梅丽没读过她的作品,但在一些刊物上见过她的名字。印象中,似乎她写的是有关灵异的文章。

  梅丽很开心,问:“您也是来岛上度假吗?”

  “差不多,不过主要目的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写一篇小说。”

  “哦,你是怎么听说这儿的,以前来过吗?”

  “正因为很少人知道这里,我才来的。”女作家说:“去年在岛上住了两个月,还有一次是今年上半年,我发现在这个岛上写作,灵感特别丰富。”

  “跟我想的一样,不过看情形,这地方知道的人可不少啊。”

  女作家笑起来,“来这里的,可能都抱着和我们相同的想法,看来大家都错了。”

  游轮抵达那个海岛时,已经下午四点多。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空中不知何时已布满了乌云,海风拂过梅丽裸露着的双腿,凉嗖嗖的。梅丽向岛上眺望,远远望见一座高楼巍然挺立。女作家指着高楼说,那就是白沙旅馆,岛上唯一的标志性建筑,一望而知。她看了看天空,说,快点走吧,要下雨了。

  她们加快脚步走近旅馆,梅丽用手指数了数楼层,确实是十三层,不知怎的,这个事实象片阴影掠过她的心上,使她稍感不快。十三层的建筑,在城市中不算什么,但摆在这空旷的地带,却显得异常高大,甚至对人形成了一种威压。梅丽盯着白沙旅馆,觉得它象头盘踞在铅灰色天宇下的庞然巨兽,正用不祥的眼神俯视着她,使她突然产生拔脚逃离的冲动。

  梅丽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可笑想法甩出去,她想自己一定是累了,才会有这样的错觉。她跟着女作家走进白沙旅馆,发现大堂一派富丽堂皇,与她以前住过的三星级宾馆相比也毫不逊色,于是内心残存的那点不快随即烟消云散。

  女作家早已预定了房间,她对梅丽说,我住1025房间,有空过来聊天。两人道了别,女作家直接上了电梯。梅丽独自来到柜台前,此时那儿已经围着一大帮游客,她耐心地等待他们散去,才对柜台后穿红色制服的女孩说:“小姐,给我一个标准间。”女孩查看了电脑,抬起头,脸上露出不无遗憾的表情说:“对不起,我们的房间已经客满了。”

  梅丽始料不及,怔了一怔,问:“你肯定吗?”

  女孩正欲回答,旁边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一点的女孩走过来说:“1311房不是还空着吗?”

  前面的女孩转头看了同事一眼,梅丽顺着她的视线,见年纪大的女孩快速挤了挤眼睛,年轻的女孩显出如梦方醒的样子说:“啊,我忘记了,还有一个房间,对不起。”梅丽突然觉得,眼前的两个女孩似乎在一瞬间达成了某种默契,她们暧昧的表情下一定隐藏着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梅丽的这种感觉稍纵即逝,她说不清其中有什么不妥,穿制服的女孩已笑容可掬地问:“小姐,您住几天?”梅丽迟疑了一下,终于回答:“三天。”

  “麻烦您,小姐,请问有身份证吗?”

  梅丽把身份证递过去。

  有什么不大对劲的地方,她的内心有个声音对她说:“别呆在这里,岛上一定还有别的旅馆。”

  手续办好了,女孩把房间钥匙递给她,梅丽看着那钥匙上刻着的1311字样,心里咯登一下,是十三楼!该死的,为什么是十三楼?她回头一望,旅馆外面已下起了倾盆大雨,没有选择了,她接过了房门钥匙。

  二、海滩

梅丽乘电梯上了顶楼,找到1311房间,她在门口停住脚步,盯着紧闭的房门,房门涂了白漆,和其他房间没什么不同。她觉得自己真是神经过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疑神疑鬼了?梅丽可从来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

  她把钥匙插进锁孔里,推开门。房间里漆黑一团,但没跳出什么吃人的妖魔鬼怪。梅丽稳了稳情绪,把钥匙放在墙壁的电插座内,房里的灯亮起来。现在梅丽不再害怕了,她环顾房间,里面很宽敞,空调、电视、冰柜一应俱全。她踱到窗边,用力拉开厚厚的窗帘,光亮一泻而进,站在窗口,可以俯瞰大半个海岛,还有远处广袤无边的大海,一切都笼罩在白蒙蒙的雨幕中。

  梅丽把旅行包放在沙发上,取出干净的内衣裤。每次住进旅馆,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个热水澡,去除旅途的疲惫。

  她走进浴室,拧开淋浴器开关,把水温调节到适宜,接着脱光了衣服站到喷头下面。温水流过肌肤的感觉真是惬意,她幸福地叹息一声,一边揉着沾满洗发水泡沫的头发。

  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喷头里出来的突然变成了冷水!梅丽被冰得一哆嗦,急忙跳到一旁,她以为是自己不小心碰到水龙头了,便伸手把龙头往热水方向旋了几下,等水温恢复后,又重新站回去。但洗了不一会,更大的麻烦出现了:淋在身上的竟一下子成了滚烫的热水!

  梅丽尖叫一声,从浴缸里跳出来,忙不迭将烫伤的胳膊放在洗脸盆的冷水里。她气不打一处来:这是什么旅馆,连个淋浴器都不正常!她拿毛巾擦了身子,跑到床边给服务台打电话。接电话的人一个劲说着对不起,并表示马上派人来修理。搁下电话,梅丽的怒火才稍稍平息了些。

  几分钟后,维修工上来了,是个瘦削的年轻人。梅丽打开房门,让他进来,年轻人伸长了脖子,盯着她身后,眸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梅丽仍然很生气,没太在意他的异样表情。年轻人的视线越过梅丽,好象她是个透明人,一个劲地扫视她的房间,口中说:“哪……哪里出问题了?”梅丽没好气地说:“水龙头坏了,忽冷忽热的,我的手臂都被烫伤了!”维修工唯唯诺诺地提着工具箱,钻进浴室检查去了。梅丽则坐在床上,用电视遥控器一个个频道按下来。

  五分钟不到,维修工出来了,急急往门外走。梅丽叫住他:“这么快?是什么毛病?”维修工讪笑一下,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什么……咳,可能是管道的问题……”他说话的时候,目光鬼鬼祟祟地在梅丽的房间里飘来荡去,让梅丽即刻对这个人产生了厌恶。她哼了一声,“到底修好没有?”维修工说:“应该没问题的,你再用的时候,小心点就是了。”说完也不看梅丽一眼,转身一溜烟走了。

  梅丽喃喃自语:“真是个怪人。”关上房门,回到浴室。她摸了摸胳膊上被烫得红红的皮肤,终究不敢再使用淋浴喷头,便往浴缸里放满了热水。

  洗完澡,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梅丽换上棉布裙子和凉鞋,走出房间,进了电梯。电梯在十二楼停住,进来一位男子。梅丽眼前一亮,好英俊的男子!他大约三十左右,穿黑色V领T恤,身材挺拔,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男子看见梅丽,向她点点头,微微一笑。梅丽赶紧回报一笑,眼睛却不敢直视对方,偏过头看着电梯的另一个角落,一颗心砰砰地跳。

  电梯到了底楼,男子很有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女士先行,梅丽感激地看他一眼,步出电梯。她很想回过头看一下,但觉得那样做未免过于轻佻,便克制住自己,目不斜视地向餐厅走去,在拐进餐厅的一刹,她飞快地回眸扫了一眼,但那位英俊男子已不见踪影。

  梅丽怅然若失地在餐厅落座,点了份套餐,饭菜味道还可以,但她觉得没什么食欲,吃到一半就起身买单,走出了白沙旅馆。

  夜幕已经降临,天上悬着一轮明月,还散布着无数星辰,光线很充足。梅丽看见很多游客,三三两两往海滩方向行去,她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带着依稀咸味的风自海上吹来,轻抚着她的脸庞,梅丽只觉神清气爽,心情也跃动起来。很久以前,当她还是个小女孩时,父母领着她到海边玩,面对大海,她总是浮想联翩,想像那深不可测的海底,一定潜藏着无穷无尽的秘密。

  等她的思绪从快乐的童年扯回来,其他人的笑声已被抛在了身后很遥远的地方,梅丽四下张望,发现自己孑然一身,一股孤独感骤然袭来,她在心底有点抱怨自己的男友了,对他而言,到底是爱人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突如其来的,周围陷入一片黑暗,梅丽抬头一看,原来月亮被乌云遮住了。这时,远处隐隐约约的人声好象一下子全消失了,除了一波波的浪涛声,四下一片静默。这寂静来得十分突然,而且透着说不出的诡异。梅丽莫名其妙地慌张起来,正想返回,却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住了。

  在离她几十米外的海面上,有个白乎乎的东西,黑暗中,看不清是什么,那个东西似乎飘浮在海面上,并且缓缓向梅丽所站之处漂来。梅丽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她口干舌燥,快透不过气来。是人吗?不可能,没有人能立在水面!她觉得那不管是什么,但绝对不怀善意。

  那个白白的东西突然加快了速度,飞速朝她逼近。梅丽猛然清醒过来,撒开双腿拼命往相反的方向跑去,风在她耳边呼呼地刮过,梅丽觉得自己的肺腔痛得要四分五裂了。

  狂奔中,她一头撞到什么人身上,接着一双有力的臂膀抓住了她,“你怎么啦?”她仰起头,看见一张男人的脸。是电梯里遇见的男子。

  梅丽快虚脱了,身子一软,倒在男子的臂弯里,惊惶地说:“后面……后面有个东西在追我!”男子往她身后看了看,问:“什么东西?”梅丽鼓起勇气回头一看,身后的海滩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那个白乎乎的东西不见了!

  梅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可是,那是真真切切的呀!男子笑起来,“你后面没有人。”月亮不知何时又从云层中钻了出来,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的眼神清澈,还带着一缕温情。梅丽发现自己还紧紧握着他的手,脸一烫,急忙松开手,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大概是我眼花了。”

  但是,刚才真的是她眼花了吗?

  男子说:“单身女子夜里跑这么远的海滩上,会有危险的,我送你回去吧。”

  梅丽点点头,迈了一步才发觉脚趾头凉凉的,原来刚才奔跑的时候,把凉鞋也跑掉了。男子知道后说:“你等一下,我去找找看。”说实话,梅丽也没勇气再回去找丢失的鞋子,便站在原地看着男子在沙滩上巡视。

  不一会儿,男子回来了,手里拿着她跑丢的那双凉鞋,梅丽感激地接过来,真诚地说了一声“谢谢你”。男子笑着说,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两人并肩向白沙旅馆的方向行去,梅丽仍然心有余悸,只有贴在男子身旁,才觉得有安全感。而白沙旅馆的灯光,此时在她眼里,也变得说不出的亲切

三、

下页(1/4)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