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像一个洋葱头,剥去一层还有一层,剥到最后,眼泪就出来了。
  一、迷路,隔阂,神秘的少年
  “真是超好运吔!”我兴奋的往嘴里塞着薯片,含糊着说道,“正觉得最近的生活了无生趣,叔叔就邀请我们去他的别墅小住,幸福,幸福!”
  摩西似乎无所谓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在山区里建别墅不是很奇怪的举动吗?”
  我怔了一下,随即大笑道,“这有什么,你就是爱*心,像个欧吉桑。”
  摩西不再反驳我,转过脸去,看着窗外发呆。
  我也看向窗外,正在下着淅沥的小雨,春天的雨就是这样不紧不慢的,煞是撩人。
  我也明白叔叔这一举措实在怪异,投资兴建的别墅竟然远离城市,在偏僻的山谷中,可听他说那些在城市里久居的人会偶尔想换换口味,过一下隐居的生活。所以还很年轻的叔叔才会跑到山区来创建自己的生意。虽说现在离别墅正式开放还有一星期,可是我想早点到那里,或许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还顺手拉来了摩西。一个人的旅途岂不无聊。
  “喂!前面有没有人要下车啊?”一声粗暴的吼声把我吓到,顺着声音的来源,原来是司机在喊。
  我提高了一点声音叫道,“请问,乾儇山庄到了吗?”
  “什么钱宣山庄?我没听过!”司机有些暴燥的叫道。
  “啊?就是在悠漓谷新开发的……”我被吓得声音小了不少。
  司机不耐地打断我,“悠漓谷是吧,就在这里下车,翻过一座山就到了。”
  说着车猛然停了下来,把我和摩西丢了下去。
  我看着急驰而去的汽车,喃喃道,“我话还没说完呢,该走哪条路啊……”
  我打量了下四周,连绵起伏的都是山脉,山路一条条纵横交错着。而且这条路上冷冷清清的,看来不会有什么人经过正好让我问路吧。
  我有些气馁的看向摩西,他松了松背包的带子,眼神坚定着,大步朝山上走去。
  我惊讶的跟在后面,看着他熟练的绕着山路,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不愧是摩西啊,来之前就连地图也先研究好了。
  可是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就算我再是路痴,一个地点走过三回也就记得了。如果我没记错,这棵大槐树,我从它身边走过七回了。
  可是摩西那踌躇满志的样子又不好让我怀疑什么,我硬是忍着跟随在他后面。
  就在我第十一次经过那棵槐树时,我走不动了,停下了脚步。我一支手撑在树杆上,抬起另一支手看手表,天啊,已经过去二个小时了。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摩西,你认识路吗?”
  摩西停下来,面无表情地转身看我,“不认识。”
  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我咧着嘴干笑道,“那,你怎么走得如此顺畅?”
  “直觉。”摩西慢慢吐出这二个字。
  我在一旁一副受打击的样子,恨恨的叫道,“行,算你狠!”
  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和摩西相处那么久,可以包容他的神经质,可以无视他的冷漠,当然还有可以忍受他那该死的直觉!我开始佩服我自己了。
  就在这时候,刚才还是连绵小雨,一下就急促起来,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样子。
  我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懊恼自己怎么出门不带把伞出来。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必须找到住家才行,可这山上怎么会有住家呢?初春的气候还是满寒冷的,衣服湿透大概会得重感冒的,搞不好什么急性肺炎的也会跑出来,就像某个早逝的明星一样。
  我越想就越生气,望了一眼摩西,他还是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悠闲模样,看了就让我不爽。也不想想刚才是谁害的我走了二个小时的冤枉路。
  我一赌气,甩手冲到摩西前面,大步跑起来。感觉摩西跟在了我的后面,我没理他,自顾着向前跑。没想到,雨水把山路冲刷得又烂又滑,我一没留心,脚底一滑,重重地摔在了泥地上。
  “痛……”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反应,我无力的趴在地上,不想起来。我真没想到好好的假期刚开始就变成这么糟糕的局面。这全都是摩西的错。我用力抓住地上的草,揉烂了它。
  “游迦,没事吧?”摩西从身后跑过来,把我扶起。
  我伸手推开了他,冲他大叫道,“别碰我……离我远点,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和你在一起,麻烦就会发生,真是讨厌死了……”说完这些话,我自己先怔了一下,感觉到摩西向后退了一步,我不敢抬头,我怕看见他受伤的眼神。我想我一定会承受不了。
  我抹去脸上的泥土,身上已沾满了污泥,我没去管它们。转身沉默着继续向前走。
  我一直小心的留意着身后的摩西,他离我大概五六米远,安静的跟在我的后面。
  我开始后悔自己说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话,可是我不愿意承认,还一边任性的说服着自己:本来嘛,都是他不好,没关系的,他不会介意的……
  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里绕了多久了,我困乏的抬起头,天已经暗了下来,泛着淡淡的暮色。而雨也一直没有要停的意思,身上都湿透了。冰冷的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真不好受,还有鞋子里都进水了,走起路来很不舒服,总有种踩空的感觉。我没想到自己的体力会如此不支,三个多小时的山路竟会让我全身无力。
  我想我真的不行了……
  “你们迷路了吗?”一个陌生的声音轻轻的在前方响起。
  我大喜过望的看过去,只见一个打着伞的身影在树丛中出现。
  他慢慢走到我的面前,冲我礼貌的笑道,“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地方吗?”
  我看着面前的少年,大概比我小一二岁——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身体比他的同龄人要单薄的多,纤长的颈,细长的手脚,穿着干净的棉布衣服。苍白的手指轻轻握住伞柄。旧旧的伞面遮住了他的脸,只看见尖尖的下巴和上扬着的唇。
  “啊,那个……”意识到自己失礼的注视,我赶快收回目光,“我们是迷路了,又下着大雨,请问这里附近有没有人家?”
  伞下的人安静着不说话,似乎他的目光能穿越伞面在打量我一样。好半天,他幽幽的说了一句,“顺着左边的小路,再走三十分钟就能看到一个村子了。”
  “啊,太谢谢你了,你是村子里的人吗?”我开心的说着。
  “嗯,是的。”少年轻微点下头,伸直手臂,把伞递给我,“这把伞就借给你吧。”
  “这怎么好意思……”我接过伞,倏地看见少年隐没在伞后,稍纵即逝的笑容。
  我怔了一下,这个笑容……
  少年转身离去了,雨落在他的身上,无声的落下。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雨帘中。
  我看了看手中的伞,想都没想,扔给了身后的摩西,一句话不说就往左边走。
  忽然,我的身上不再有雨滴落下,而眼前的雨还是没有停止。我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身后的摩西虽然离我还不到半米的距离,但是他的冰冷的刻意,还是在我们之间划出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个笨蛋,一定是把雨伞几乎都遮在我的身上。我咬着唇,手握成了拳,指甲深深嵌入了手心,努力不转头去看他。
  二、颂敛,生病,麒麟的诅咒
  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终于可以隐约看见破旧的围墙和紧闭的大门。几乎是没怎么想,就飞奔过去,用力推开了大门。
  我惊喜地看见几十座房屋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村落里,安静地接受春雨的洗礼。
  我随意的走到最近的房子前面,敲了敲有些腐朽的房门,门竟然没有关,轻轻一碰就开启了。我颇有些惊讶的走进去——空荡荡的房屋里没有一个人。
  我离开这座房子,转身又去邻家。就这样我一连推开了三四家的房门,都没有人在。我望着随后而来的摩西,怔怔地发呆。这里并不是没有人,而是根本就没有人居住的迹象。太冷清了,每一间都是如此,灰尘积得厚厚的,从未打扫过。家具也少得可怜,一些基本的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但我清楚的明白,即使可以在这些房里躲雨,可身上湿透了的衣服必须换下来烘干。在这冰冷的房间里根本就解决不了燃眉之急。
  想到这,我所有的欣喜在一瞬间崩溃,竟连支撑身体的最后一点力量也一下被抽走了。我的膝盖一软,险些摔倒。怎么办?这一下死定了。可是是那个少年指引我们到这里的啊。
  我再看摩西,他不见了。我惊异的向四周看去,看到他在离我十米远处的雨中,搀扶着一个人。我急忙跑过去,帮忙扶起倒在地上的人。
  这是个奇怪的女人,穿着古代女人穿的那种层层叠叠的衣裙,甚是繁杂。虽沾满了污泥,但可以看出衣料是很高贵的那种。她的头发零乱的落在额前,脑后的发髻也散开了,落在肩上。她的样子比我还落迫。
  “你没事吧?”我客气地问道,“那个,你是村里的人吗?为什么这里的房子都没人呢?”
  女人抬起脸来,我惊异她那张没有血色的苍白的脸,还隐隐泛着青色。雨水落满了她的脸,更显病态。她用无神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摩西,忽然,她的瞳孔一下放大,用扭曲的音调高声叫道,“啊,你们,不要去村后的小旅馆啊,哈哈,这里的人都被诅咒了,会死得很惨!”接着,她对我们笑了,先是隐隐的笑,后来开始放声大笑起来。她边狂笑着边从我们的身边跑开,没跑几步就一下摔倒了,还没等我们去扶她,她又快速的爬起,继续边跑边笑,再摔倒,爬起……就这样,伴着笑声,她跌撞的身影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那个女人缺钙吗?”我抓抓头,疑惑的说道。
  “她说村后有个旅馆,去吗?”摩西冷漠的说道。
  我怔了一下,好像还不能突然适应和摩西说话,沉默了一会,我开口道,“当然,再不把衣服烘干,我真要死得很惨了了,谁还理那个脱线女人的话啊!” 说完,我自顾着向村后走去。摩西打着伞跟在了我的后面。
  真的,身边经过的房屋都寂静得只能听见雨滴滴落的声音,半掩着的门里透出来的没有一丝人类的气息,只有发霉的味道,让我更加不爽起来。
  可是现在的我顾不了那么多,径直向前走去。
  没走多久,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大片湖泊,深深的绿色,像死水般,即使在雨水的洗礼下,湖面上荡起圈圈涟漪,但是那种从水的底部透上来的凝固感,没有一丝生气。而湖上,一块宽厚的木板立在岸边,那大概是桥吧。

  我走上了桥,桥的另一边联结的不是岸,而是一座二层的楼,就像是水上房屋一样,十分罕见。我加快了脚步,几步就跳到了屋檐下。大力的敲着唯一的门。
  我显得很不耐了,可是门那边还是没什么动静。就在我极度狂燥的想要踹门时,一个声音夹杂着雨声飘了过来,适时地阻止了我的暴举。
  “喂,喂,我们就那一道门呢。”一个稍显尖细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
  我抬头看去,二楼的走廊上,有个人正扶着栏杆,探下身子看着我。是张浓眉大眼的脸,就连肤色也是健康的古铜色,实在让我怀疑刚才那种声音是不是由他发出来的。
  这时,像是证明般,楼上那个人又开口了,“你们是什么人?”
  果然就是刚才的“天籁”,唉,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我大声说道,“先让我们进来好吗?我们都湿透了。”
  楼上的人看着我们想了一下,说道,“算了,你们进来吧。”
  这时候,门那边就有脚步声传来,门也吱呀一声开了。
  门后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可我也无心注意了,推开门就闯了进去,一边大声嚷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楼上那个男人此刻也下楼来到了正厅,他双手交叠放在胸前,眯起眼睛,“你们还真落迫。”
  我看了一下身上的污浊,无奈的笑道,“可以先洗个澡吗?我快发霉了。”
  那个男人示意了一下刚才为我开门的女人,“瞳,带他去洗澡。”
  我跟着那个叫瞳的女人去浴室,看着她那美丽的背影,心想这种鬼地方竟也有美女呢。
  进了浴室,我疲惫了一天的身体在热水的洗刷下得到了最好的舒解,一下放松了下来。
  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从浴室中出来,神清气爽地对摩西说,“喂,换你了。”
  摩西把手中的雨伞放置在门边的伞架中,放下背包,进了浴室
  看样子是这里主人的那个男人见我恢复了精神,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我叫颂敛,是这间旅馆的主人,你们是谁?不是村里的人啊。”
  我点点头,“我叫游迦,进去洗澡的那个叫安摩西,我们去悠漓谷,可没想到在山上迷路了,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村子避雨。”
  “悠漓谷吗?是在相反的一座山中。你们走错了方向。”颂敛有些嘲笑的意味。
  我实在不太习惯那种细细又略带高亢的声音从长相这么粗犷的人口中冒出来,我皱皱眉,“是啊,我们还真是不幸。不过你们既然这里是旅馆,我们也可以住下来的对吧?”
  颂敛扬起了眉角

下页(1/6)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