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可以睁开眼睛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这里是一所医院的单人病房,与其说是医院,倒不如说是一个很普通的卫生所,这里的任何医疗设备都不可能用完善来形容,外面的阳光从花花绿绿的窗户玻璃中艰难的照在房间的地上,四周的墙壁已经开始泛出恶心的黄色,并在裂缝中间出现了很多很多的灰网。一个古典式的吊灯在我头顶上悬着,好象时刻就会掉下来,看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的眼睛似乎已经痊愈了。”那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又忽然响起,这不免吓了我一跳。

  那是一个已经谢了顶的中年男子,他戴着一副很夸张的大眼镜,尤其是在他那又瘦又长的脸上,更显得那么的别扭,从他的衣着来看,他是一位主治医生,在他那脏兮兮的白大褂上,左右各挂着一个小牌子,那上面好象在说明他在这所医院的职位。我很努力的看了看,但是看不清,他就坐在我的床上,眼睛死死的看着我,我觉得他不会眨眼睛,因为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深邃,就像两个圆圆的黑洞镶在他枯干的脸上一样。

   “别动,让我再仔细看看......”他忽然用他那干枯的手按住我的肩膀,他很用力,我感到不舒服。想要挣扎开。
 
 “别动。”他突然愤怒起来。并用大声向我吼道

  我没办法了,随他吧。

  “再观察一段时间,你就可以出院了”他看完之后冷冷的说。那态度让人丝毫联系不到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

  “这段时间你可以下地走走,慢慢的习惯。”他说完,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走去。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上身很僵硬。两只手几乎完全不动,两双腿也像灌了铅一样,每一步都显得那么艰难。远远看去,累似一个人体标本,让人觉得心寒。

  “还有.....不管你怎么走,你都要在半夜12点30分回到你的床上,而且闭上眼睛,这对你的治疗有好处。”他对他的忠告好象没有找到更好的语调来表达,依旧是那么冰冷.
  

  “知道了,你放心吧”对于这样的人,我也不会用好语气来对待他的。

   (二)
 
   我怎么会来到这里的?我是因为什么来到这里的?我为什么要治疗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在那个变态医生出门之后的一刹那,这几个疑问忽然出现在我脑袋中。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的头很疼,疼的快要裂开,而我在想这一系列问题的时候,那种疼痛感就越来越严重。我无法避免这一现实的问题。我努力的回忆着以前的一切,但是什么都只是模糊的感觉,但是我意识到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我是谁 ? 

   我是谁?

  天啊,我连我自己的一切身世都不记得了,我叫什么名字?我今年多大了?我什么时候出生的?我的血型是什么?我的父母为什么不来看我?

  “啊-”我开始咆哮起来,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苦和无助,我渴望有人可以帮帮我,我感到身上所有的血液都涌到我的脑袋里。我失去了控制,我不停的用手击打着我的头,我知道这对目前的情况没什么作用.但是我想做点什么,我觉得我世界将要从零开始.

  我开始焦躁起来,我把我可以用手够到的东西都打翻在地,杯子.水壶.还有一篮子水果......

  水果!

  有人来看望过我?? 我急忙从地上拣起了那个水果篮子.果然,在篮子里,有一张小卡片.

  祝你早日康复,我们等着你回来”

  署名是:纬 

  谁是“纬”.....是我的亲人吗?还是我的朋友?还只是我认识的人?我反复的查看着这张卡片,想要从这上面找到一些线索,结果,这张卡片上除了这句祝福语和那个“纬”字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文字。我有些失望。

  我累了,我的身体很虚弱,而且经过刚才那么的折腾,我的眼睛又开始疼了起来,我需要休息一下。

  我的头接触到枕头的那一刻,我的眼皮就再也睁不动了,我倒在床上就沉沉的睡去。

  “希望他夜里不会醒过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朦胧中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会的,您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其实醒过来,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坏事,呵呵”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在冷笑着。

  我想坐起来,可是我现在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的身体已经变得那么沉,我实在太困了。

  隐约中,一阵死板的脚步声由近到远,门开了,他们走了,仿佛消失的那么干脆,就像他们根本没来过一样......

  是梦吗 ? 我又睡过去了......


   (三)

  一丝强烈的阳光照在我脸上,迫使我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我想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我的肚子很饿,而且是非常的饿,好象我从来没吃过食物一样,我不知道我昏睡了多长时间,也许我根本就想不起来,只是觉得饿,就这么简单。

  由于我睡了整整一个晚上,我的眼睛恢复的很好,我又重新观察了一遍我所住的这个病房,我觉得比我昨天看到的还要残破,如果不是床边放着点滴架,以及对面墙上那个鲜红的十字,我几乎不敢相信这里就是治疗病人的地方,更令我纳闷的是,整个夜晚,这个病房好象没人来过,护士应该会查房的,甚至连我昨天打碎杯子的碎片还依然在原地,从整个房间的摆设来看,就像静止了一样,毫无生气,这使人非常的难受,好象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压在我的头顶,让人压抑的很.

  “你醒啦”猛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我后面传过来。是那么的突然,我根本就没做任何的准备。

   这真的吓死我了。

   一个清纯漂亮的小护士站在我身后,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好象整个夜晚她都站在我旁边看着我一样,没有动静,连她的呼吸都没有察觉到,她仍然站着不动,保持和那个点滴架一样的直立。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一点也没发现”我吓的瞪着眼睛看着她

  “我早就进来了,我一直看着你睡觉的样子,你睡觉的样子很可爱,我觉得很亲切,你醒了也没朝我这边看,所以没发现我,而且我们做护士的通常走路都会很轻,怕影响到病人休息,算是职业病吧。呵呵”她微笑着说,样子很可爱。

  说真的,我喜欢她微笑的样子,与那个神经质的眼科医生简直判若两人,微笑可以让人心里觉得温暖,而我现在却正好缺少这种东西.

  “请问,这里有食堂吗”我现在真的饿极了.

  “有啊,就在一楼的最里面,不过现在好象已经没有人了,你睡的太久了,现在已经下午2点了。中午饭是从11点30分到13点30分。。我想你只能坚持到下午饭的时间了。”说完,她调皮的向我吐了吐舌头。

  “那这附近有饭店之类的地方吗?我现在很饿,我不明白,在医院里,怎么竟然还会有病人挨着饿。

  “没有,这里很偏僻,连公交车都没有,我们通常都是自己骑自行车的,而且我们都是这个镇上的,上下班都很近的。”她笑着说。

  我心里一阵失望,但是我也弄清楚了我所在的地方,一个镇。可是真奇怪,为什么这个镇上会有医院。却没有饭店呢,难道这个镇上的人,都喜欢各自在家里吃饭吗?朋友之间不会聚会吗?婚丧嫁娶也都在家里办?真是莫名其妙。

  “你叫什么名字?”我叹了口气打趣的问着。

  “你叫我小蕊吧。”她脸好象红了一下,低着头说到

  “很可爱的名字,和你一样可爱”我居然还会说一些逗女孩子开心的话,我自己也不明白这句话是怎么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谢谢啊,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她的脸红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呵呵,我苦笑着,我的名字,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有人会笨到忘记很多事,但是如果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那岂不是会让人笑掉牙。

  “我忘了我叫什么,我连我怎么来到这里的,我都不记得了,你能帮助我吗?”我用乞求的目光望着她,我真的希望能有个人告诉我一切答案。

  “你怎么来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之前我请了3天假,今天是我回来上班的第一天,至于你的名字,你可以去看看你床头上的病历卡啊,呵呵 你真笨。”小蕊捂着嘴笑着。

  我真的笨到了极点,居然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到,是啊,能证明病人身份就只有病历卡了,我急忙爬到床头,伸手拿出了病历卡。

  “怎么…怎…怎么…么”我拿着病历卡,手不停的抖着,汗珠迅速顺着我惨白的脸流了下来,我的目光呆呆的盯在病历卡上的那几行字,那上面分明写着:

  病人已死亡………

 
  (四)

  之后的几天里,我经常和小蕊聊天,我不想孤单的守在这个该死的病房内,我需要有个人来证明我依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她也显得很愿意陪在我身边,好象这就是她的工作,说真的,我还真舍不得她去照顾别的病人,我也从她的眼睛里看得出来,她也很寂寞,她对这份工作丝毫没有兴趣,她总是给人那种惬意的感觉,当然,这对我的康复也是相当有帮助的。

  “那次没有及时给你更换病历卡,真是不好意思”。她坐在我床边,轻声说道。

  “没有关系啦,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不用在意那件事,不过,当时,真的把我吓坏了,我以为我已经……”我看着她,微笑着说。

  “不可以胡说,那不吉利。”小蕊略带气愤的说着,之后又用手轻轻的打一下我的头。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你想听听吗?“我调皮的问着

  “当然啦,说来听听.”

  “我梦见我出院了,之后有很多很多陌生人来接我,我还梦见你拿着好大好大的一束花,好象是黑色的玫瑰,站在医院的门口和我分别,当时我很激动。”我慢慢的描述着。

  “然后呢?”小蕊好象对我的梦很感兴趣。

  “然后激动醒了..呵呵” 我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真坏,故意气我。”小蕊生气的努着嘴。样子很可爱。

  “好啦,好啦,我真的梦见你啦。”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头。

  “不理你了。我走了”她好象真的生气了。

  她蹦蹦跳跳的跑到门口,之后忽然回头向我做了个鬼脸。“傻瓜,鬼才生你的气呢,到时间啦,食堂见。”

  我苦笑了一下,但是我心里却有点甜,是啊,我也饿了。是该吃午饭了,我走出病房……

  几天的时间,我已经对整个医院的环境相当熟悉了,我的病房在4楼,是这栋楼的顶层,同样在4楼的还有7间病房,按照顺序排列为:401号至408号,而我住的病房在中间-403号。但是让我觉得怪怪的是,每次到吃饭的时间,我却没有看见一个病人走出病房,都是一些医生护士和我挤在一个电梯内。

  这是一部非常奇怪的电梯,黄色的门,红色的内壁,顶上还有一个蓝色的灯,如果是晚上的话,那种幽蓝色的灯光会把你心里照的冷冷的。更加让人难以琢磨的是:明明这栋楼只有4层,为什么电梯上的楼层指示灯会有一个被锁住的“5F”,我也为了搞清楚,特意去外面看了看,的确是4层。难道以前是5层楼,改建成4层……

  很快,电梯在一层停住了,门打开后,看见小蕊在门口微笑地看着我。

  “走,听说今天的伙食不错,大吃一顿。”小蕊拉着我,向远处的食堂走去。

  其实我心里有很多疑问想告诉小蕊,但是我知道,一个男人太唠叨会让人讨厌的,反正我来是治病的,那些不牵扯到病情的事情没有必要知道的那么详细。何况现在的我,已经没有精力去搞清楚太多问题,我连我自己的身世都毫不清楚,怎么还会对医院的事情感兴趣。

  今天的午饭真的很美味,我好久没有吃得那么饱了。

  吃过饭之后,我和小蕊决定去医院外面走走,春天的阳光很轻柔的照在我的脸上,微风也知趣的在我的身边不停的绕着,不时的带来一阵阵花和泥土混合在一起的香味,我们慢慢的走着,彼此开着玩笑,我希望自己永远停留在这样的时空里,不过想到始终都要回到那个灰暗的病房里,我不免的悲伤了起来。

  “怎么了?你好象不高兴。”小蕊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问号。

  “没什么。”我不想让她知道。

  “那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好象已经绕医院很多圈了,呵呵。”她开着玩笑。

  我的心里一阵发酸。

  “好吧。”我装出无所谓。

  “小蕊,你去我办公室,我有事和你说。”那个变态的大眼镜忽然出现在我们

下页(1/6)
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