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福把手指摆成枪的形状,对准同桌女孩的脑壳,“砰”的一枪,然后问她:“如果这是真枪,子弹穿过去了,你却没死,为什么?”

  女孩呆了五秒,弱弱地说:“是、是因为我没有脑子吗?”

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