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噩梦
  我叫邱瞳。大学毕业以后,我没有选与择专业对口的工作,而是进了一家摄影楼做了一名摄影师。摄影是我的爱好,并且我一直觉得摄影可以记住时光的某一刻。人的一生太冗长,记忆太多,有的时候会忘记很多不该忘记的东西。如同,我的父亲,好象在某个瞬断的时间,关于他的记忆我总是无法想起。母亲告诉我,父亲在我八岁时病故。其他的,母亲没有说,也不许我问。
  摄影楼在这个城市的北边。我的工作室在二楼,走到阳台上,便可以看见大半个城市。从小到大,我的生活一直都是安澜平静,没有什么大喜大悲。唯一让我感到颤抖的是一个梦。很多时候,我都会做同一个梦。梦里面我看见大片大片的黄沙,一座破旧的城堡下,一个女人背朝着我。那个女人穿着一件奇怪的衣服,缎绸的衣裙上挂着许多银色的小铃铛。风一吹,叮当作响。我忽然就醒过来。我不知道这个梦预示着什么,我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生活依旧像从前一样安和平静。
  这是2005年的年底。这个冬天没下雪,天气干冷干冷的,像生了病似的。
  早上,公司来了个新同事,是个做化妆助理的女孩。经理介绍时,我看了她一眼,长发及肩,面容清秀。她抬眼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猛地震了一下。她的眼睛,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叫邱瞳。我叫林岚。以后,多多指教啊!那个女孩说道。
  我笑笑没有说话,转头上楼工作。
  中午的时候,夏雨打电话约我出去,说有事情要说。夏雨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大学虽不是一个系的,但关系却很好。夏雨大学学的是刑侦,毕业后,进了刑警大队,做了一名刑警。
  夏雨约我在一家叫竹林轩小茶馆见面。我进去时,他已经到了。夏雨穿着件黑色的大衣,在茶馆里显的格外醒目。
  什么事啊,这么急。我放下外套,问道。
  夏雨凑到我跟前,怪事,不可思议的怪事
  我一愣:什么怪事
  夏雨从包里拿出个档案袋,放到我面前,你先看看这个吧!
  我打开档案袋,里面是一份刑事文件,写的是案子的经过。死者叫李良,二十八岁,是一家公司的策划主管,死亡时间是2005年11月26日。现场没有任何争斗的痕迹,初步认为为自杀。
  我把文件合上放到桌子上:这是很普通的案子吗?记录上看不出什么怪异啊!
  夏雨脸色一紧:根据法医的鉴定,死者应该是死于2005年11月26日的十一点左右。也许说出来你不信,就在我刚刚接到案子的时候,在河山路的一家便利店,我还亲眼见到了死者。
  我蹙眉,是不是你看错了?
  那时候,我刚刚接手案子,死者的照片我很熟悉。你也知道我学的是刑侦,记忆的精确是我们学习刑侦的第一个要求啊!
  我陷入沉思。我的专业是犯罪心理。虽然,犯罪心理学对很多离奇怪异的现象都有解释,可是,有些漏洞却令人难以信服。夏雨说的话却让我忽然有种莫名的冷颤。
  夏雨饭都没吃,便走了。我拿起文件也走出了茶馆。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雪。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街上的人有的欢呼,有的嬉笑。一幅瑞雪祥和的景象。回到公司时,公司的人都在阳台上看雪。经理说:瑞雪兆丰年,好大的一场雪。经过林岚身旁时,我忽然听见她说;不过是一场白色的葬礼。我回头看她,她却转身离开。
  晚上,我详细的看了一下李良的资料。李良死前是市华夏广告公司的策划主管。本人在公司很受欢迎,公司很多大型活动都是他策划的。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李良自杀呢?法医鉴定上李良的死亡原因是空白的,公共安全专家在现场找到一张写着鸾镜两个字的纸条。经确认是死者的笔迹。那张纸条是什么意思呢?李良为什么要自杀呢?
  睡觉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窗外泛着星光,照在白色的雪地上。我忽然想起林岚说的那句话:不过是场白色的葬礼。身上忽然一阵颤冷。
  大片大片的黄沙,在眼前弥漫。眼前是一座破旧的城堡。一个女人背对着我。她穿着黑色的衣服,上面却挂满了银色的小钩。忽然,她慢慢的转过身来。我仔细一看,她竟然是林岚。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场梦。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我擦了擦汗,刚准备躺下。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刺耳的音乐伴着闪烁的信号,让我的心莫名的紧缩。我拿起电话一看。原来是夏雨,他说今天去李良家里做调查,问我去不去。
  我拉过被子,说:大哥,我今天还要上班啊!
  夏雨一听,呵呵一笑,小子,你秀逗了,今天是星期六啊!我抬头看了看窗头的日历,2005年12月17日。星期六。
  我放下被子说,好吧,我收拾下。一会你来接我。
  挂了电话,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我走到窗前,天色已经朦朦亮了,街上已经有少许行人。我想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2、离奇
  李良的家在市内一个居民小区。对于我们的到来,李良的母亲显得格外冷淡。夏雨问了几个问题以后,李良的母亲便不在说话。只是轻声的抽泣。夏雨看了看我,然后站起身来准备离去。李良的母亲忽然抬起头来喃喃的说:鸾镜,是鸾镜。她来了,冤孽啊!
  我看了看夏雨,然后问道:什么鸾镜,你说的她是谁啊!
  李良的母亲摇摇头,不再回答。六十平米的客厅忽然显得诡异阴沉。夏雨拉了拉我,离开了李良家。
  走下楼时,左边有个女人在卖东西。夏雨随便问了她一句关于李良的事。那个女的说:老李家可真苦啊!丈夫死的早,好不容易儿子长大了,现在又死了。唉!
  夏雨看了看她问道,李良的父亲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说:好象是在一家什么科研所,都死了十几年了。
  回去时,夏雨说:李良死的时候,留下了一张写着鸾镜的纸条,今天李良的母亲又喃喃絮语的说什么鸾镜?鸾镜到底是什么呢?
  我拿出文件说:昨天我已经查过了。鸾镜的典故是在晋朝,说的是一个晋罗宾王抓住了一只鸾鸟。传说鸾鸟乃是天上神鸟,叫声宛若绝音美乐。君晋罗宾王想尽一切办法,鸾鸟就是闭口不鸣。后来,有人放了一块镜子在它面前,它便张口鸣音。晋罗宾王非常高兴,于是,赐封那面镜子为鸾镜,让人奉为神物。大约,到了北宋末年,因为战事繁乱。鸾镜便失去踪迹。
  夏雨拧着眉头说:古代的镜子,怎么出现在现在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放下资料,说:李良的资料上说,李良在死前,曾和一个叫程雪敏的女孩通话。程雪敏是李良以前的女朋友。两人关系一直很好,可是,就在李良出事的前段时间,两人却突然分手。
  夏雨点点头说:对,咱们去找程雪敏。
  程雪敏是一家保险公司的接待员。说起李良,程雪敏显得很难过。程雪敏说李良对她很好,他的死,几乎让自己崩溃。
  夏雨顿了顿,问道,那你和李良为什么分手。
  程雪敏稳了稳情绪说:说起来很可笑,原因是因为一面镜子。
  镜子。我和夏雨异口同声问道。
  程雪敏点点头说,是的。那天,我去他家找他。他正在洗澡。当时,我一个人无聊。便进了他的房间。本来我是想找本小说什么的看看的。可是后来,在他的床头翻出了一个红包。我很好奇,于是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块残镜。大概是一面镜子的四分之一。
  那是一块什么样的镜子。夏雨问道。
  应该是一面古镜。我也不太清楚。后来,李良进来了,他看见后非常生气。我和他相处两年从来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后来,他忽然对我说以后不让我再找他。
  那,后来,你找过他吗?
  找过,我找过他几次,他看起来非常害怕,并且对我很粗暴。一直到上个月,他……程雪敏眼泪流了下来。我们没有再问下去。
  回到家以近快中午了。吃饭时,公司打来电话说我的摄影助理小杨死了。我一惊,脑袋翁的一声响了起来。小杨的名字叫杨雷,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跟着我学摄影。平常话不多,却很勤奋,是个好学的孩子,可是……
  等我赶到公司时,夏雨也在。杨雷死在摄影棚里。现场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两个字,鸾镜。和李良一样,初步认为为自杀。
  夏雨拍了我一下说:现场和李良的一样,勘察字迹,是他本人的。
  不可能,他为什么要自杀。前几天,他还对我说想和我一样成为摄影楼的摄影师。他绝对不是自杀。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邱瞳,你冷静点。夏雨按住我的肩膀说,这不是普通的案子。他们两个都是最没有可能自杀的人,他们在现场都留下一张写着鸾镜的纸条。这绝对不是巧合。
  经理拍了拍我说:小邱啊,你就配合夏警官,一定要把杀害小杨的凶手找出来。
  面对死亡,很多人显得慌乱无措。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片凄凉,林岚走到我面前,看着我笑了笑。我回头下楼,隐约背后听见她的话:鸾镜,鸾镜,下一个是谁呢?我回身一看,楼上却已空无一人。
  夏雨望着我说:邱瞳,你相信这个世界有幽灵吗?
  我的心里一缩,夏雨,你我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更何况你还是学刑侦的。
  夏雨叹了一口气说,是的,以前我也不信。我记得第一次上刑侦课时,教授对我们说,世界上的事,不论怎样都是有原因的。很多东西都是表象,等你见到他的实质,你就会明白。可是,参加工作以后,队里的老古对我说,他当了三十年的公共安全专家。遇见过很多奇怪的案子。有的成了悬案,有的被其他的案子覆盖。当时,我心里想,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破案的能力,便随便找借口敷衍。可是,今天我的坚持却有点动摇,像李良和杨雷的案子,你也亲眼看到了。两个人不明不白的自杀了。现场留给我们鸾镜两个字。是不是真的有什么……
  夏雨,很多事情只是表象。也许,他们是被人用潜意识杀掉的。科学是博大精神的,正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解决,所以我们不能找借口推卸。我相信,李良和杨雷的死绝对是有原因的。
  潜意识,邱瞳,你说他们是被潜意识杀掉的,什么是潜意识啊!
  我吸了一口气说。潜意识是人的第二个记忆。有人说人类对自己潜意识的应运仅仅才用了百分之二十。心理学家认为,人类可以通过催眠来引导潜意识的发掘。根据美国心理学家的学术表示,如果一个人被催眠,他的潜意识可以受催眠者的控制,然后做出一些自己不会做的事情。
  你是说他们是被人催眠才自杀的。
  我点点头,也许吧,很多事情现在还不能确定的。对了,你说你曾经在李良死后见过他。

  夏雨一听,说道,是啊!
  那能和我详细说说吗?我问道。
  夏雨点点头说,哦,那天是2005年的11月二十八号,也就是李良死后的第二天。我从队里出来已经很晚了。走到河山路时,我见一家便利店还开着门,便想着去买盒烟。进去后,我发现还有个人在买东西。我付钱转身离开时,无意间抬眼看了一下,那个人看起来很面熟,却想不起来在那见过。 我顿了顿便转身走了。到车上后,我心里猛的一震,这才想起,那个人就是我刚刚接手的案子里的死者李良。我赶忙返回便利店,他已经走了。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啊!因为李良的尸体就躺在法医科啊,可是,在便利店我见到的是谁呢?
  会不会是李良还有孪生兄弟啊!我问道。
  夏雨摇摇头说:不可能,李良家的资料显示,李良是独生子。
  远处有人在放烟火,元旦快到了。是的,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到了。可是,旧岁离去时,却留给我们这么多谜题。夏雨接到电话,回队里商讨杨雷的案子了。我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公司。走到人民路时,手机忽然响了,一个陌生的号。我迟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邱瞳,我是林岚。我在Enchant酒吧。我有话对你说。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人声和音乐。
  Enchant酒吧在河山路,白天静静的,一到晚上便成了人们放纵的舞台。不管是公司的白领还是普通的职员,到那里全部是黑暗的精灵。
  我推门走进时,看见了林岚。她坐在门旁的一个角落。看见我,她向我挥了挥手。我穿过狂舞的人群走了过去。
  林岚穿着一件银色的吊带连衣裙,长发披肩,简单的化了点妆。在舞动的人群中,显得轻雅妩媚。
  我点了杯柠檬水,林岚笑着说:来这里很少有人喝这么纯洁的东西。
  我笑笑说:多年的习惯。不喜欢味道辛辣的东西。对了,找我什么事啊!
  林岚放下酒杯说:关于杨雷。
  杨雷?我一惊,问道。
  林岚点点头说,对,杨雷死前曾经见过一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抬眼看着林岚。
  林岚笑了笑说,因为那天,公

下页(1/5)
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