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七月又十四,鬼节。
  很不巧的,或者说很巧的,小安的生日就是七月十四日,这个传说鬼门会开放,地府里的鬼会上来“透透气”的日子。
  从小,小安就安慰自己,鬼节是农历七月十四日,而自己的生日是阳历的七月十四日,没关系的。可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心里却总是有一小块阴影,总觉得不好。有时,小安甚至会怪父母,为什么会把她生在这一天,这个不吉利的日子。
  再过几天,就是小安18岁的生日了,可是小安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的心情反而沉重了起来,因为……小安遇到了一个很诡异的老婆婆,在一个气氛很诡异的小店里。
  那天,小安逛街时不知怎么就进了一个灵异品小店,店里光线很暗.小安一进店里,就有一个婆婆在角落里看着小安,然后婆婆招手叫小安过去,问了小安的生日,说是免费给小安占卜一次.
  婆婆说,小安18岁生日那天,阴历和阳历的日子会重合,也就是说,小安18岁生日那天,她真正地和鬼节,和鬼联系在了一起。婆婆盯着小安的眼睛,慢悠悠的吐出一句“一切小心吧”.
  小安被吓得直打哆嗦,心里发毛.
  尽管已经过了很多天了,可是小安一想起婆婆那“一切小心吧”就不由地头皮发麻,她哪有心情过这该死的18岁生日啊.
  “叮……”, 电话响了. 小安接听“小安啊, 明天生日准备怎么过啊, 我们帮你庆祝吧? ” 是小安的好朋友们. “不……不用了.”小安急急的说: “我不过生日的, 你们知道的呀, 我不喜欢过生日的.” “这怎么可以呢? 18岁生日是大日子啊, 成人了呀. 好了好了, 就这样定了, 明天生日, 我们来给你庆祝吧. Bye .” “ 喂…等等啊……喂 ”, 可是对方已经挂断了,小安只好默默地接受了他们的建议. 毕竟, 朋友们是一翻好意.
  二.
  小安茫然的放下电话,走到镜子前,坐下。墙上的挂历明明白白的告诉小安,今天是七月十三日,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小安心里忽然一惊,怎么那么倒霉啊,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清秀,有一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小安却十分坚强,她盯着镜子里的那个女孩,用力地瞪着,直到视线有些模糊了。
  忽然,小安觉得镜子里的那张脸有些扭曲了,怎么回事?小安很奇怪,她看着镜子里那张扭曲着的,却正在阴笑着的脸,有些害怕了。她想回过头,不看那张脸,可是却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控制着她一样,那双手扳着小安的头,使小安不能转过头,连闭上眼睛都不可以,只能迫不得已地看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那张原本属于小安的脸。那张脸越变越奇怪,越变越恐怖。这时,不知从那里吹起了一阵阵的冷风,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小安“吸”在了椅子上。镜子里的那张脸下面的身体,举起了两只手,伸向小安。那双手是属于小安的啊,连手背上的痣也长在同一个地方,不过,小安的痣长在左手上,而这双手上的痣长在右手上,那双手慢慢的逼近小安,指甲忽然变得又长又尖,就快要刺到小安了,小安害怕极了,想叫可是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小安惊恐却也无能为力,她有些绝望了。就在这时,一阵和谐的圣歌传来,霎时,周遭的一切不寻常都消失了,只剩下惊魂未定的小安,瘫坐在椅子上,喘着气。
  圣乐还是那么和谐安谧的传来,小安调整了一下情绪,站起身,拿了手提电话和钥匙,出门了。
  小安她要去教堂。
  三.
  天已经有点灰蒙蒙了,像往下压一样,让人有窒息的感觉,很不舒服。
  小安一路小跑,匆匆进了附近的一座小型的天主教堂。哥特式的建筑,宽敞而明亮。小安那颗惶恐不安的心也随之平静了不少。
  祈祷区只有几个人零零落落的跪着祈祷,小安慢慢的走到第一排,坐下,看着十字架上的天主发愣。这时,穿着道袍的主教走了过来,在小安身边轻轻坐下,“孩子,”主教慈祥的说:“你知道吗?耶稣降临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来给天主深爱的、却有罪的人类赎罪的。也许你不会相信,但天主与你同在。不用害怕,即使你身处的世界对你而言,是陌生的,甚至是不友善的,你也不用害怕。因为,天主与你同在。”
  小安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主教的话,主教却已经缓缓起身走回屏风后面去了。“天主与我同在。”小安重复了一遍,像获得了力量似的,点点头,转身出了教堂。
  四.
  小安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很奇怪,还差一天才是十四日,鬼节。怎么路边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烧纸钱了呢?小安经过时,那些人一边把纸钱,扎纸花扔到火里,一边转过头,瞪着小安。
  小安被那些锐利的目光瞪得很不自在,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那些人忽然都站起来,朝着小安转过身,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小安逼近。“不要。”小安喃喃的说,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可是那些人丝毫没有走的意思,还是从四面八方一步一步僵硬的向小安走来。小安吓得又后退了几步,扭头就跑。
  不知跑过了几条街,小安拐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
  五。
  这是一条狭窄的小巷子,小安觉得很奇怪,她还不知道自己公寓附近还有这样一条幽静的小巷子。
  “可能是一条被人们遗忘了的旧巷子吧。”小安自言自语道。
  她向前走了几步,伸长脖子向前张望,现在才不过下午四点左右,可是这条像巷子里却黑乎乎的一片,好像没有出口一样。小安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再向前,退回到巷子外去。她刚一转身,一张苍老的脸突然“轰”的出现在小安眼前,小安惊的大叫了一声,本能的向后对了几步,看清楚原来是一个手里拿着大大的塑胶袋的老婆婆,看样子是靠捡垃圾为生的老人。
  “哎~”善良的小安叹了口气,“婆婆那么大年纪了,还要出来捡垃圾为生,真可怜。婆婆,你需要我帮你吗?”
  老婆婆眼神空洞地正视着前方,似乎根本没看到小安一样。她在原地呆呆的站了几秒,突然对小安咧嘴一笑,两颗牙齿闪着寒光。小安不由得又打了一个哆嗦。“婆婆?你……你怎么了?”小安壮着胆子,靠近婆婆,问道。
  “镜子……就在这里,镜子……就在这里……就在这里……镜子……镜子”婆婆终于开口了,可是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小安很奇怪,又上前一步,问:“什么?婆婆你说……啊?”
  “镜子……在这里……”婆婆就这样不停碎碎念着,拖着巨大的黑色塑胶袋,缓缓从小安身边走过。她拖着的塑胶袋里好像装了什么坚硬又尖锐的东西,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在这空荡荡的巷子里听起来特别迷幻。
  “好奇怪啊,她是在说她自己袋子里的镜子吗?她的袋子里装着的……应该是镜子碎片吧?”小安不解的目送着老婆婆离去,直到婆婆的身影消失在一片黑色中。
  六.
  “呼……”小安舒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身回家时,眼前突然莫名其妙的一亮。小安急忙转身看,“天啊”,失声叫了出来。
  原来,小安背后的小巷的出口不见了,居然有三面超级巨大的镜子竖立着,挡住了小安的去路。“怎么会这样??”小安急忙转身,没想到,另一边居然也出现了相同的三面大镜子。小安就这样被包围在了一个四周都是镜子的小空间里。镜子里呈现出了许许多多的小安的形象,每一个都对着小安阴冷的笑着。
  “天啊,怎么了??”惊惶的小安不知所措,忽然,她感到一阵昏眩,变得有点迷迷糊糊的。
  这时,镜子里最大的那个小安的影像伸出手,很温和的说:“来吧,我不伤害你,进来吧。”小安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小安满脸的诧异,她并不想伸手啊,可是她的双手,她的身体仿佛不受她控制似的,真的向着镜子的方向走去。
  “不行不行,不能过去”小安歇斯底里的大叫,拼命想收回脚步,可是没有用,耳边不停传来温柔的召唤声,小安的理智几乎崩溃了。
  于是,小安的身体机械的向前迈步。
  第一步,有些颤抖。小安仍顽强的反抗着,镜子里的“小安影像”却鼓励她,声音充满兴奋:“很好,来吧,加油,再走几步就可以了,你就进来了。快啊。”
  第二步,仍然很慢,但小安的斗志明显减弱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第三步,小安勉强站稳。镜子里的“小安影像”有些迫不及待了,不停催促:“快,快啊,还有一步,快一点啊。来,抓住我的手吧!”
  小安的手又不自觉的伸了过去,就在接触到镜子平面的时候,小安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平安夜》,小安最喜欢的铃声。镜子里的“小安影像”好像吃了一惊,马上又露出惊惶的样子,“圣歌!”她忿忿的说,一挥手,周围的一切不寻常,又怪异的消失了。
  小安喘着气,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小巷子里,而是在自己公寓前的绿化地上,包包里的手机仍然坚持不懈的唱着《平安夜》。小安急忙从包里翻出手机,接听。
  “小安,是我幽嘉啊。”手机里传来幽嘉急急的声音。幽嘉是小安最好的朋友,从小玩到大,有一点点特殊能力。“你没事吧?我刚刚看电视时忽然觉得心很慌慌的,就忙用纸牌算了一下……你知道我算的一向很准,不过也会有出错的时候吧……小安,你……真的没事吧?”
  “幽嘉,我……我……”小安略带哭腔地说:“我可以到你那里去吗?”
  听到好友这样的语气,幽嘉知道,自己并没有算错。
  挂了电话,幽嘉又坐回桌前,看着纸牌。
  “这次纸牌的排列顺序,很少见。”幽嘉抽出最后一张牌,微微怔了一下,很不情愿的说:“小安现在是……大劫难逃。”

七.
  小安一路小跑,,跌跌撞撞的冲出了自己公寓所在的住宅区,来到马路上。
  很巧的,街对面有一辆计程车亮着空车灯,缓缓的向小安驶来,看样子是在招徕生意。小安想也没想就伸手拦下了这辆车,坐了上去。
  车上冷气似乎开得特别大,凉丝丝的。“小姐,去哪?”司机瞟了一眼小安,低沉的说。声音比冷气更冷。
  “去……去……”小安经过刚才的惊吓,竟然连幽嘉的住址都不记得了“就是……嗯,你就沿着这条路一直开,第二个路口左转就可以了。”幸好她还记得怎么走。
  “好。”司机目视前方,踩下油门,车子一下子窜了出去。
  车飞速的行驶着,四周却死一般的寂静,连风声都没有。小安紧紧地抓住门上的扶手,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在幽嘉的公寓前停了下来。
  “小姐,到了。”司机边说,边转过头看着小安。那是一张异常苍白的脸,嘴唇却又是鲜红的。“你……确定这里是你的目的地吗?”冰冷的话语,没有声调,像从地下传来的一样。
  “啊?…没错啊,我就是到这里。”小安被问的有点莫名其妙。
  “确定吗?”
  “是.”小安边回答,边递上一张十元的纸币。
  司机微微低下头,看了看小安递上的钱,又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说:“我不收钱,你有镜子嘛?给我镜子。”
  “什么?你要什么?”
  “镜子!给我镜子!”司机有点生气了,瞪着小安说道。
  镜子?又是镜子?小安皱了皱眉头,赶紧从包里找出自己平时随身带的化妆镜,递过去。小安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辆奇怪的车子,离开这个奇怪的司机
  司机一把抓过小安手中的镜子,用力握碎。当他摊开手心时,只剩下了一堆闪着寒光的玻璃渣子。司机眯起眼睛看着手中的镜子碎片,贪婪的咽了一下口水,一把把那些碎片倒入口中,咀嚼起来。殷红色的血立刻从嘴角流了出来,在苍白的皮肤上显得特别鲜艳。小安惊呆了,整个人都不会动了。
  越来越多的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可是司机却丝毫不去理会,仍然津津有味的咀嚼着,仿佛没有感觉一样。不一会,司机口中的镜子碎片就吃完了,他对着小安咧开嘴笑了笑,问:“还有镜子吗?”
  “啊!”小安回过神,尖叫着打开车门逃了出去……
  八.
  门铃响了,幽嘉忙起身去开门。
  门外,小安无力的倚着墙,看到来开门的幽嘉时,还没开口说话,眼泪已经是宣泄而下。
  “快进来,进来吧……”看到小安变得那么虚弱憔悴,幽嘉心里难过极了。
  一进门,小安就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抱着一个糖果抱枕,不停啜泣。幽嘉泡了一杯蜂蜜茶给小安,然后就静静的坐在小安身边,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等小安哭得差不多了,幽嘉才开口:“好点了吗?哭出来,发泄出来会好一点的。”
  “嗯。”小安捧着茶杯,仰起满是泪痕的脸,说:“幽嘉,我真的很害怕,但是我知道,害怕没有用……幽嘉,你知道我是怎么了吗?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就真的只是因为……明

下页(1/3)
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