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学生的时候难免要和老师顶上几句,以下就是其中的经典对话,相信许多年纪大一些 的朋友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文革的时候大家都不安心上课,一次高数课,老师在黑板上奋笔疾书,底下闹成一片, 老师忍无可忍:同学们声音小一点! 一哥们曰:老师,慢慢你就习惯啦! 老师FAINT!

  这个也许不算接嘴:老师拖堂,“最后我还要讲一点……”,后派一男接大声道“强扭 的瓜不甜!”,全场寂静……老师脸铁青:“……下课”……汗……

  这个是比较经典的一段。初中时下课喜欢几个男生一起去扑蝴蝶(现在想想真是无聊到 了极点),结果一同学玩得太兴奋,上课铃声响时,数学老师叫他几遍都没回答。上课5分钟后,此同学跑到门口喊报告,老师生气的说:“我就是喊一条狗,它都会摇尾巴啊!”此同学小声的接到:“我又没尾巴……” 全班暴笑,连老师也忍不住了……

  这个是我小侄子的创意。在数学课上,老师问:“方程式是很有用的,学会了解方程,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我小侄子回答:“没有蛀牙!”

  一绘画老师小有名气,某报上有较大篇幅报道,并附照片,于是在课上总是爱自吹: “最近总有同学和我说,老师你真行,上了报纸还登了照片……”我小声答曰:“寻人启示 么?”结果——老师怒视我至少5分钟,然后讲课。

  高三,几何老师,一BT老太,爱自吹,巨烦人。一日在课上:“我在市教育局都很受重 视的,他们总是请我去一起研究问题,每次都是车接、车送”(注:此老太南方人,说到这 里故意有一停顿以加强语气)。我:“三轮么?” 结果:差点从此被禁止上几何课。

  高中的时候,第一次上劳动课,老师是个老头,自我介绍说“我叫吴树山。” 偶马上 接道:“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全班爆笑,老师面色铁青,偶被罚干重活。寒~~
  按:“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摘自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语文课,老师叫起一昏睡同学回答问题,该同学迷迷糊糊啥也说不出…… 老师说:“你会不会呀?不会也吱一声啊!” 该同学:“吱。” 老师汗。

  我觉得,我们高中数学老师最经典。 我班的一个女孩在后排,在听随身听,耳朵堵着所以说话声很大,但她自己又不知道,她用全班都听得见的声音对她同桌说:“老师过来告诉我一声。”几乎所有同学都听到了。老师也不例外,他看了看那位同学,然后大声回答说:“我不过去。”

  我们高中时候快会考了,上的是地理课,老师在上面报一个地名我们就在下面回答矿产 ,说了很多地方老师突然问了一句:“江南产什么?”全班男生几乎齐声回答:“ 江!南!产!美!女!”全班女生和老师一起笑倒……

  自习课时,教务主任走进来,问班长“帮我找两个人,我要班花”,于是班长就组织全班投票评选起班花来,闹了一节课,终于统一了意见,选出了班里最PL的两MM,于是两MM很羞涩的去找主任,主任说“怎么这么久?跟我去教务处,我要搬花……”

  文革那阵,是又饿又累,坐在最后一排睡觉,旁边即是教室后门,每次下课,都是同桌把我叫醒,然后我径直走出教室沐浴阳光。 某节课中,老师破天荒的叫我回答问题,酣睡中被同桌叫醒,我起身即推门走出教室,五分钟后,我在教室外感觉环境异样,随即快步赶回教室,全体师生做惊恐状。

  这是初中一生物老师的佳作。一次其讲非洲草原上的生态,全班无人听讲,遂怒,曰:“你们都看我呀!你们不看我怎么知道非洲野猫长什么样子啊! ”

  这可是真实的故事。上高中的时候,下课了,同学们都抢着到外面买盒饭。一女生为了比别人先到,绕了个近道走 ,结果前面井盖没盖好,掉了下去!这时候她撑着井盖往上爬,很狼狈,一群初中小孩从身边边跑过去买饭,她一边爬一边说:哎!真难修啊…… 在场的人大惊!

  记的大学时,手机还是一个不普及的物件。在上VC课的时候,老师的手机突然响了,老师故意很洋气的曰“喂……”,吾曰:“小丽呀,我又被关在外面啦…………”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