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健生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颜健生,你的发动机漏油了!”他不回答,对奔驰说“来一台发动机,一根减震器。”便排出六十六文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天窗又自动开了”颜健生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亲眼所见有人坐在引擎盖上哭呢”颜健生便涨红了脸,额头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发动机漏油是概率事件……!这很正常啊……这个类似的事宝马奥迪都有过,况且我在她生日那天送了蛋糕,她不给面子,这能算我的问题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金融分期”,什么“马来西亚拿督”,什么“国家三包服务”,什么“央视记者采访吊都不吊”,“怎么可能欺骗上帝”之类的话,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整个店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