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绝望了,排了无数次的长队,在寒风里苦苦等待,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问了一下黄牛党,他们包揽的火车票已经囊括到农历正月十五了。反正一句话,想正常从窗口买到票几乎不可能了。要回家,只能以翻原价几倍的价格拿张回老家的火车票了,也就是要把一年的积蓄都奉献给他们才可以回家。郁闷啊,辛苦的汗水积累了一年,拱手相送给这些吸血的倒票牛党,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古老的习惯,过年要回家!

  家里还有什么啊!有亲人,有伙伴,有曾经的岁月,有儿时的天真与幻想,有青涩的记忆,有生命里的寄托,有与世无争的蟋蟀,总是在耳边鸣唱,快乐是我们一生的愿望!过年回家,无非是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一个空间,在曾经熟悉的空间里,释放曾经熟悉的快乐和希望。而周围的磁场又给了你坚定的支持,喷涌出更加强大的信号,使你仿佛如同鱼儿又回到了水里,能不舒服么!为了这样的舒服,已经在风里排了15天的队了,再买不到回家的票,新年只能在这个冷漠的城市里捱过了。

  火车票真的有这么紧张么?逢年过节,总是令回乡的人们大伤脑筋。年年难买年年买,年年解决年年空,这样的状态真的成为普通百姓与铁道部的博弈了。老百姓年年过年要回家,火车票年年难买也要挤破脑袋去买。铁道部年年对社会宣布要解决老百姓买票难的问题,可每年还是老样子,火车票好象一年比一年紧张,总是供不应求的样子,大家对这样的诺言已经见怪不怪了。管理部门也难,管理部门的人员更难,谁让没有解决难题的能力了呢!

  已经是晚上了,前面还排着几个人,售票口又和往常一样拉起了窗帘,又没戏了!一天的时间又打水漂了,连个浪花也没有看到,咒骂的力气早都没有了,为了买到回家的火车票,希望已经变成了麻木。走吧,还等什么了,明天不排了,反正这样了,排也是买不到。排队的人群有的还在坚持,但更多的都转身回窝棚了。

  而这时一个穿蓝鸭绒服的中年男子幽灵样挤到我的身边,“兄弟,去那里啊?要票不?”我只是摇了摇头,连回答的愿望也没有了,无非是个黄牛党。他们现在已经与我们成为了对立的两派,虽然他们也要生存,可这样的生存方式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也就显得不被大家所认同。“哎,兄弟,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排队排傻了!”“你才傻了呢!”“那怎么不说话啊?”“无话可谈!”“别,已经观察你好几天了。”“观察我做什么?”“看你排队买票的着急样。”“很酷么?”“别说没有用的了,喊你是因为我这里有张友情票,你要不要?”“什么友情票?没劲!”“给你,你看看再说,不要钱!”“什么?”一张火车票已经塞到了手里,很烫的感觉,仔细一看,晕,是去火星的!

  太讽刺了吧,大过年的,买不到回家的火车票,却拿了一张去火星火车票,这样容易与轻松,得来全不费功夫,铁道部知道了怎么想啊!是不是要集体下岗啊!去火星上过新年,应该不错。可以想象,坐在缓慢转动的火星上,看着地球冒出璀璨的焰火,一定超级的舒服与浪漫。前无古人,暂时后无来者,反正也回不去家了,就去火星过新年了!马上轰鸣的引擎声响起,云也迅速的漫起,可是!

  醒了,床头的闹钟响了,原来是梦,可能因为看春节买票难的新闻太多了,做了这样的梦,可手里的火车票是真的啊,你不信?这火车票那来的!呵呵

  附火车票照片:车票

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