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笑容自她嘴角泛起,款款转身。

  “你来……”“晚”字还未出口,口鼻骤然被捂住,捂得那样紧,那样用力,几乎要将她的腮颊压断。

  美丽的眼睛骇然大睁,惊恐的看着面前狰狞、血红的眸子。

  “唔唔唔唔……”脸因激烈的反抗迅速涨红,精心修剪的尖利的指甲抠破面前人的衣服,直刺进血肉,撕抓,刮磨。

  随着肺中的空气一丝丝消耗殆尽,挣扎一分分微弱无力,脸色由红转白,由白渐青,眼神一点点涣散开去。

  封住口鼻的那只手仍然死死按住没有松开,仿佛不知道她早已没了生气。

  殷红的血自眼睑丝丝渗出,顺着绀青的脸颊缓缓滑下,宛若血泪,触目惊心!

2

  “啊——”

  易小木猛的惊醒,睁开眼,蓝白格子相间的套被和白色纱帐映入眼帘。

  唉,是噩梦。

  梦境如此真实,噬骨的恐惧、后怕仍盘桓在她心头,胸口闷涩得厉害。抹了把冷汗,深吸几口气,早晨清新的空气充盈肺腑,将闷涩与恐惧一点点挤走。

  习惯性的抬手看表,细长的眼睛顿时瞪得有平时两个大——妈呀,离上课只有一刻钟了!

  以她的懒散,换做平时,一定是倒头继续呼呼大睡。但现在是非常时期,班长通知过这一个星期学生会会不定时不定点的抽查点名,旷课若给逮着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迅速爬起来,穿衣洗漱,抓起课本往书包里胡乱一塞。

  百米冲刺。

3

  平日总是稀稀落落的教室几乎满坐。只有学生会查人的时候座位才会如此难找。还好式薇已经帮她占好了位置。

  昨夜没睡足的觉,易小木统统在课堂上补回来。睡饱觉,养好精神,开始写小说——以昨晚噩梦的内容为骨架,添加肌肉、血脉、皮肤。

  想想有半个月了吧,一睡着梦便如期而至,主角似乎是自己,又似乎不是。易小木的脸略方,梦中女子却是一张标准美丽的瓜子脸。哈,是现实里求而不得的东西,便在梦里实现,安慰自己么?

  在梦中真切感受过的喜怒哀乐,写起来格外顺手,于是诞生了这篇讲叙两女三男来来去去纠纠缠缠的故事的连载爱情小说《空城》。没有这半个月的梦,就没有《空城》。冥冥中好像有一部拍好的彩色电影,剪成一段一段,分期植入易小木梦中。

  记得式薇看完稿子后,不可思议的盯着她一向视为爱情白痴的好友,定定看了半天,然后蹦出一句:“小木,你该不会是抄别人的吧?”

  不怪式薇。一个没有恋爱过的人写出这样细腻的感情文字,说出去没几个人会相信。

4

  快下课的时候,式薇捅了捅易小木的胳臂问:“带镜子了没?”易小木从书包里摸出镜子给她,凑趣的揶揄:“又约了文学院的那个许方定?”式薇嘿嘿的笑,算是默认。

  “你这什么破镜子啊?这么灰!”式薇咕哝一句,脸左转右转,补好妆,镜子还给易小木。

  镜面居然罩上一层灰黑。易小木拿卫生纸用力的擦,却擦不去一丝一毫。这沉抑阴森的颜色似是自镜子内部挥散出来的。奇怪了,买的时候镜面明明是十分光洁白净的,怎么这么快就磨灰了?

  镜子是她从旧货店淘来的,木制手柄虽略显陈旧,但镜面质地极好,式样又别致古朴。因为是旧货,价格只要超市里的三分之一。

  果真是便宜没好货

5

  凌晨一点半。

  易小木仍旧坐在台灯前,桌子上摊着CLAMP的经典漫画《圣传》,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整栋宿舍楼,没有睡的除了玩通宵电脑的网虫,大概就只有她这样的失眠患者了,静得可以听见式薇均匀的呼吸声。

  失眠得再厉害,她也不吃安眠药。常言道,是药三分毒。听说文学院的院花就是服用过量安眠药致死,易小木可不想赴她的后尘。

  翻一页书,啜一口牛奶。她并不喜欢带腥味的饮品,只因为这玩意儿有利于睡眠,才强迫自己喝。

  率直血性的龙王至死不悔,妖美的舍脂机关算尽,一个个执着的、分裂的、变态的灵魂在命运巨轮下走向破碎……

  终于看完了。

  已是凌晨两点十分。总算有了些睡意。

  合上书,易小木瞥见封底贴着一张什么东西——是一套大头贴。

  等她看清楚之后,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睡意顿时灰飞烟灭——这是一套情侣照的大头贴,男的戴一副眼镜,模样干净斯文,女的……女的那张脸,她委实再熟悉不过——跟她梦中所见的瓜子脸一模一样!

  十几个夜晚不同的梦境,同一张精致的、虚幻的脸,竟然在现实中真实存在!

  易小木惊起了一身冷汗,寒毛都竖起来。

  邪,太邪了!

  这本漫画和上午那面镜子一样,是在一家名为袁记旧物店的铺子买回来的。想到这里,易小木顿时记起那面买了才半个月就磨灰了的镜子。

  怪事,镜面灰黑的雾一样的东西居然消失了,白亮耀眼。

  镜子里映出一张苍白的脸,两圈黑眼圈分外醒目,都是用眼过度、失眠惹的祸。现在以皮肤白皙为美,她的皮肤却是缺少血色的、病态的苍白,是不健康的颜色。

  一张纤瘦的脸倏忽自镜子里飘过。易小木本来已受了不小惊吓的心重重一跳。“式薇,你下床怎么不弄出一点儿声啊?深更半夜的,吓死……”她转过头去,然后就愣住了。

  身后哪儿有人的影子?

  寝室里有四张铺位,上层是床,下层是桌子柜子。另两位室友几个月前先后搬出去和男友过上了小日子,四人宿舍总是只有她和式薇两个人。此时式薇躺在自己铺上,沉沉酣睡着。

  易小木立马转头。镜子里,一张苍白的、略方的脸,与她对视的眼神透着紧张与恐惧——分明就是她自己嘛!

  她最近总有些神情恍惚、神经兮兮,写小说、失眠害的。式薇苦口婆心的提醒过她好几回:“走路不要心不在焉的,当心被车撞死!”

  镜子里闪过的脸是幻觉吗?镜面擦不去却自动离奇消失的灰黑和大头贴里的女生又怎么解释?

  易小木灯都不敢关,爬上床,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春卷,只留鼻孔在外呼吸。

6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猪,还在睡啊?十点半了!”是式薇打来的。易小木迷迷糊糊的问:“今天不是没课吗?”“是没课,许方定请吃饭,要不要来?”“去,当然去,在哪儿见?”易小木忙不迭说。“水云天餐厅,快点儿啊,等你。”

  式薇并不是长相特别出众的美女,但打扮入时而得体,也颇能吸引眼球,身边一向不乏追求者。易小木没少跟着她蹭吃蹭喝。

  一睹许方定庐山真面目之后,易小木总算有些了解为何式薇认识他没多久就迷得神魂颠倒,一提“许方定”三个字就笑得像一野人——如同台湾偶像剧男主角般帅气的脸孔,一米八的个子,衣着、发型都搭配的恰到好处,无可挑剔。

  吃饭时易小木低声问式薇:“昨天上课的时候,你用我的镜子,镜子是不是很灰,像罩上一层雾?”式薇疑惑的望她一眼:“是啊,怎么啦?”

  “没什么。”确定自己没有患幻想症,易小木暗自松了口气,安下心来吃饭。才吃几口,手机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便没接。十几秒后,那个陌生号码再次拨过来,铃声坚持不懈的闹。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易小木有点无奈的拿起手机,“喂?”

  “你是袁情的朋友吧,我是罗修。”一把陌生的男声。

  “你大概是打错了,我不认识袁情。”

  易小木讲电话,式薇低头吃饭,都没注意到许方定听到袁情这个名字时眉毛明显的跳动了一下。

  手机那头估计是怔了怔,然后问:“你是不是写《空城》的易小木?”

  “《空城》?”易小木也愣了一下,“对,是我写的。”《空城》在C大网站文学版块上连载,C大的学生知道易小木这个人不奇怪,但对方竟连她的手机号码也打听到,那绝对费了不少心思。

  那头不死心的追问一句:“你真的不认识袁情?”

  “真不认识。”易小木不再掩饰自己的不耐烦。

  “噢,那打扰了,拜拜。”手机里传来挂断的嘟嘟声。

  许方定抬头问:“《空城》是小说?”易小木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式薇笑着说:“《空城》就贴在学校网站上,有空去捧捧场,增加点人气。”

7

  下午许方定请客滑冰。

  式薇的技术不好,勉强能站稳,滑起来容易摔倒。对于滑冰,式薇有自己的一套哲学。

  “女的滑冰技术不要太好,好也要藏拙,否则男的自惭形秽,望而却步。摔倒了也不要紧,正好给男的提供英雄救美的机会嘛。摔的姿势尽量优雅好看,痛不痛倒是其次。”

  不然以式薇的冰雪聪明,怎么会滑了十几次还是这种勉强拿得出手的烂水平?

  易小木也有搭档,是许方定的一顶上寸草不生的哥们儿阿灿。易小木见到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果她是阿灿,就绝不跟许方定交朋友,因为对比实在是太鲜明。

  余光瞥见光头阿灿嘴唇微动,易小木忙抢先说:“我先去滑了。”手往牛仔裤口袋里一插,“呼”的滑开了,潇洒从容。阿灿没料到她技术这么溜,脸上一躁,把险些出口的教她滑之类的话咽回肚中,微微伸出的手转个弯去抓后脑勺,掩饰尴尬。

  累了,易小木去场边的石条凳休息,目光在场中搜寻到式薇和许方定,不由笑了。呵,俨然一对璧人。突然,她像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眼睛陡然大睁,目光发直。她的视线定在场中一个独自滑冰的男生身上,那人戴一副眼镜,干净斯文,带着浓浓的书卷气,竟然是她昨夜在大头贴里见过的人!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易小木异样的目光,那个男生直朝她滑过来。她赶紧尴尬的移开视线,表情颇不自然。男生在她旁边坐下,微笑道:“你是易小木吧?我看过你的《空城》。”易小木有点机械的点点头,问:“你是?”“我叫罗修。”

  罗修!这个人竟然就是给她打那个莫名其妙电话的罗修!

  “你真不认得袁情?文学院的袁情。”“从没听说过这个人。”易小木十二分的无奈。

  罗修直视她的眼睛,仿佛想看穿她是否撒谎。易小木不悦的皱眉,对方怀疑的眼神让她不快。

  “咦?阿修!”一个声音打破尴尬的局面,阿灿滑到俩人跟前,惊奇的问,“你们认识?”“刚认识的,怎么,你们俩……”易小木疑惑的指指阿灿,再指指罗修。阿灿哈哈一笑:“我、阿修、阿定都是一个班的。你们慢慢聊。”阿灿笑嘻嘻的滑走。

  “《空城》的结局什么时候出?”罗修适时换个话题。

  “不确定,还没动笔写。”易小木突然想起,昨夜竟是一夜无梦。

  “杀易梦的凶手是谁呢?能不能先透露一点?”易梦是《空城》女主角的名字。

  “你觉得呢?”

  “都有杀人动机,都有嫌疑,不好猜。你设定的是哪一个?”

  “我还没想好。”易小木耸耸肩,双手一摊。

  “这样啊。”罗修看起来有些失望。

  俩人又聊一会儿,罗修起身告辞。

  易小木总觉得有些奇怪。《空城》并不是一篇让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的小说,它的情节并未跳出一般爱情小说的俗套,罗修何以对它,确切的说是对它的结局这么感兴趣?

  她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决定暂且不去管这些事,目光移到场中的式薇和许方定身上。突然,她面色一变,脱口喊道:“式薇,当心!”

  一双穿红色溜冰鞋的脚蓦的横在式薇之前,式薇收势不及,向前扑倒,手掌、膝盖蹭得破皮出血,许方定也被带倒。易小木愤怒的盯着穿红色溜冰鞋的女生,霍的站起来。她看得真切,那女的是故意的!阿灿忙滑过来拦住她,低声说:“你不要过去,让阿定解决。”

  许方定扶起式薇,两人都狼狈不堪。他盯着肇事者,怒道:“颜慧菁,你是故意的!”颜慧菁挑衅般冷笑:“是又怎么样?”“你——”许方定怒不可遏,手扬起。颜慧菁仰起脸,犹自冷笑。许方定的手僵了一僵,还是收回去,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直跳。

  式薇看得出许方定和颜慧菁的关系绝不一般,现在如果意气用事,只怕是火上浇油。她横了颜慧菁一眼,拉着许方定转身就走。

  “唉——”阿灿看得直摇头,“颜慧菁是许方定的前前女友,两人高中时就在一起了。颜慧菁的高考成绩比一本线高三十多分,为阿定跟他跑到这二类学校,后来阿定认识了袁情,要跟颜慧菁分手,颜慧菁气得发疯,几次找袁情的麻烦,这回只是拌式薇一脚,还算是轻的。”

  “袁情?”这个名字易小木从罗修那儿听到过好

下页(1/4)
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