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侦察专业见习学员,刚刚到某特战大队,大队长讲话:“你们都TMD不是人,你们是来学TMD杀人的!”所有新学员哗然……

  2.某大队骂人成风,无论干部战士无脏字不成话。某年新任政委第一次全大队讲话:“TZ大队,不是TZ骂人大队!我发誓,在我任期内,我绝对不说一句脏话!我要改变我们部队的骂人现象,啊?看看你们,说话就是妈了个八子,抬手就是嘴巴子(打兵)…… 说到激动之处,一拍桌子: “你们自己说,TZ大队是个什么鸡巴玩意?!”

  3.某学员,意气风发,本科毕业来到特种大队,不满现状。常常发牢骚和怪话,终于导致部队领导无法容忍。穿了几次小鞋之后,一怒之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考研去也。硕士毕业,想分到别的部队。未料那年分配领导一看简历,乖乖,特种部队排长出身!去别的地方不好,浪费人才,加强野战部队基层干部是当务之急。大笔一挥,又回特种大队了。自然是苦不堪言,到处小鞋。一怒之下,老子考博士!结果考上博士,乐呵呵离开特种大队。博士毕业,成绩优异,总参领导接见。问之毕业去向,曰愿留校工作。领导不悦,汝来自基层,要回到基层。领导一句话,博士哭笑不得。第三次来到特种大队,见面都很尴尬。特战老大问,还走不?博士曰,不走了。特战老大问,为啥?特战博士曰,考不上博士后了。老大问,好好干不?特战博士曰,好好干。

  4.某部到军校换防。班长带着战士到院校家属院偷鸡摸狗改善伙食。说实话当时的伙食是不咋的。军校大怒,就把校区到家属区的大铁门锁了,加强岗哨。特种兵们一声不吭。次日,军校警卫连长发现,自己的哨兵都被捆成个粽子,而大铁门没了。特战大队的大队长问下去,兄弟们答曰:拆了换酒喝了。

  5.某侦察连长,攀登技术极佳,但是妻管严。某日,妻子来队,住在连部。妻子发火,连长曰:“再骂我就跳楼!”妻子:“那你跳啊!”连长开窗,飞身而出——三楼。妻子大骇:“不要啊!”到窗户一看,连长已经落地,毫发无损。妻子下楼,指着鼻子又一顿大骂:“奶奶的,特种兵连长了不起啊?!还不是被老婆逼得跳楼了吗?!”

  6.某连长,24岁,一等功臣(在和平时期,有一等功相当牛逼),见过军政一号首长,并且在很多部队内部周刊频繁上镜。乃是该大队牛人也!因对大队主官不满。在连队晚点名时见大队长和政委一起路过。其曰:“我们是TZ部队,要做到万军之中直取上校首级!”大队长和政委愕然……(TZ大队主官乃上校军衔)

  7.某连战士在修围墙。事后问大队长是否合格。大队长曰:这TM修的真TMD圆!战士重修。又问大队长。大队长曰:去了弯都TMD是直的!战士们相当苦恼。最后干脆修成圆形围墙。大队长刚刚喝过酒,见后曰:这帮兔崽子!墙斜的明天就得塌。白修这么直了!

  8.某大队长做车勘察地形,路极为不平。对司机骂到:你TMD会不会开车,这么颠!司机只好放慢车速。大队长骂曰:太TMD颠了,老子都快吐了!司机将车挂一档走相对好一点的路。大队长又曰:你TMD下车,我开!司机坐副驾驶,大队长开车。上车挂5档飞奔,车狂颠!大队长看了看司机曰:老子就TMD喜欢刺激!

  9.我当警卫员时候陪参谋长打扑克牌,其中有我们单位医院院长和一个小车司机。我和院长一组,参谋长和司机一组。参谋长见牌好就大笑,很高兴。牌差则大怒!今日牌不顺,连输。火很大,及其懊恼。院长见状,立刻放他。我不名其中原委,杀其落地之牌。院长用失望和可怜的目光看着我……谁知之后,参谋长对我大吼,你TMD会不会打牌?!你怎么能杀我的牌?!拿回去从新打!!!我当时就蒙了,这牌还能这么打?太官僚了吧?……

  10.一日,单位领导和地方领导喝酒。酒后以是深夜,副团长向团正大门走去。卫兵见有人来,大喊:“口令!” 对方没有回答。卫兵又大喊:“口令!” 对方依然不答。卫兵急呼:“再不回口令我就开枪了!”这时副团长已到卫兵面前,答其曰:“吓我啊? 你枪里有子弹吗? 还吓唬我,你没子弹!”俩卫兵见团副之醉容,及其话。当时就傻了!!具后来卫兵说,那天晚上枪里确实没子弹。

  11.一日,政委下新兵连视察,突有如厕之感。到该连队卫生间,有一新兵也正蹲坑。新兵见政委“两杠四星”立刻站起敬礼新兵曰:“首长好!”政委见其裤子都没提,还是在厕所里。很是尴尬,又好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政委曰:“你累不累啊?” 其意思是,上厕所你还来这么一句干什么,不怕费劲啊?没想到其新兵没能正确领会领导意图。大声曰:“为人民服务!”这真所谓上厕所也是为人民服务!

  12.油彩,乃是部队战士就讨厌之物,因其极为难清洗。一日文工团女兵来队,好奇此物,想尝试一下。众兵坏笑,争之为其图抹!后来文工团领导来电,说那东西在女娃子脸上清洗不去,如何是好?我队领导笑答:“就用洗衣粉!”可想其爱美的女兵苦成何样?

  13.部队野训,众官兵患“烂裆”之疾,影响训练进程。部队领导致电问军医有何解救?军医曰:“出发之时可有药品随部队野训?”领导曰:“没有!”军医曰:“晒日光浴能缓解。”随后就出现了由100人封锁一片无人山头,其山头之上百余官兵光腚晒太阳!场面及其壮观!

  14.刚成为侦察兵,我很兴奋。心想,定要多多的打枪,过足枪瘾,谁知,一日“班机”训练后,在也不想打枪老乡问我为何?我说一日之内3000发,连续一个礼拜,你何感受?老乡闻后恐之,曰:“你耳朵还能听见,手还能吃饭真乃兽也!”

  15.因我在机关任职过,对领导家事也有了解。一日参谋长训其两子:“你们哥俩怎么能打架?亲哥俩打架像个什么样子啊?!!”我闻后心想,参谋长真乃仁父也!未成想,参谋长又曰:“你俩打死一个,以后谁养老子?!”我闻后无语……

  16.在各个军兵种里都有自己的专署医院,一日我也战友同时患腰突。因为本单位医院人满,转到海军医院。发现有一武警也在其海军医院,这武警体格相当牛逼。后来经病友介绍得知,这个武警也是和我们一样转院来的,患有中耳炎,在五官科住院。其武警大哥总是看不起海军,说他们没有“战斗力”,体质没有他们武警好。吹嘘他们是特警如何如何了得。我战友看之不惯一个公安系统的武警向“大部队”挑衅。(海 陆 空 相对武警来说称之大部队)对其宣战,练格斗对打。武警大败~问我战友海军哪的部队的?战友答:“海军陆战旅新兵!”武警大呼上帝……后来全院海军请我们俩个陆军侦察兵喝酒。酒桌上问我们是哪的?我答:“陆军特大!”众人大笑,曰:“这武警真是死都不瞑目啊!!”

279